[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毛泽东媳妇回忆:毛泽东与毛泽全的兄弟情 (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20日 转载)
    
    来源:解放军报
     今年是我的丈夫毛泽全诞辰100周年。我以86岁的高龄,写下毛泽东与我们一家人以及韶山乡亲们之间的一些往事,既表达对他们的怀念,也是为给后人留下一份纪念。
    
    我和毛泽全相识是在1942年冬,当时他在华野一师二旅供给部任副部长,我在苏中二分区供给部任会计股长,后来二旅与二分区合并,我们便在一起工作了。当时他的姓名是王勋,共同工作一段时间后,经常接触互相有了了解,经分区政委陈时夫、司令员段焕竞从中撮合,我们于1943年春结婚了。当时他只简单说过他原名叫毛泽全,1938年从延安党校毕业,分配到皖南新四军军部岩寺兵站当指导员。
    
毛泽东媳妇回忆:毛泽东与毛泽全的兄弟情

    
    毛泽全是毛泽东没出五服的堂弟。照片右一是徐寄萍、右二是毛泽全,左一是毛泽全的亲哥哥,前排右一是毛泽全的三女儿毛远平,右二是毛泽全的大女儿毛远慧。
    
    1950年部队过江后,23军驻扎在宁波,军后勤部驻章桥镇,我这时已经临产,因为前两个孩子都是在战争年代生产,这次想好好坐个月子调养一下。临产前托人把我妈妈从上海接了过来。
    
    当时我们一家住在章桥一个殷实的老百姓家里。3月26日下午,医生到家里来接生。我妈妈一直守在身边,孩子顺产生下来了。刚生下小孩没两天,毛泽全接到调令,要他即时去南京军区后勤部报到。因23军很快要去打舟山,我们不能留守。在小女儿远平出生的第8天,我们出发随行南京。记得当时我们老少5人加上警卫员、运输员3人连同全部家当,乘坐一辆军用小吉普加一个拖斗从章桥出发,经杭州、上海一路颠簸到达南京华侨路军区招待所。我们俩都分配在南京军区后勤生产部工作,泽全任部长,我任财务科副科长。
    
    1950年春我们调到南京华东军区后勤部工作,王勋经组织批准恢复了原名毛泽全。1950年夏他出差去北京,回来后告诉我,他此次去中南海见到了毛主席。主席问他延安分别后到哪里工作去了,怎么一直未听到消息。他告诉主席自己曾改名王勋。主席诙谐地说:好嘛!王字的笔画端端正正,不像毛字底下还有个尾巴呢!接着询问了他10余年来工作学习及组成家庭的情况,并向当时在场的陈毅同志介绍“这是我的弟弟毛泽全”,陈司令员笑道:“知道!我们在皖南盐城军部都见过。”1952年,我们又从华东军区调北京总后勤部工作。
    
    1952年“十一”刚过,正值中秋佳节下午,中南海来车接我们一家去见毛主席。泽全和我及远慧、远玲、远平三个女儿一道去的。进了中南海西门车开到一个院内,只见毛主席正坐在一个凉棚下的藤椅上看材料。见我们来,他很高兴地站起来说:“哟!泽全,你还有这么一大家子,好!好!”我们俩赶紧走上前和主席握手,孩子也上前去喊:“伯伯好!”“好、好,娃娃们好。”主席高兴地边答应边招呼:“坐、坐,大家都坐下来。”我见主席这样热情而随和,也就放开情绪不再拘束了。主席问我家庭和工作情况,我说我是1940年在上海参加了学生协会,1941年随一批同学到苏北新四军一师参军,父亲是教员,已病故,现有母亲和两个妹妹,两个妹妹在上海工作,是解放前入党的地下党员。主席连连说:“好!好!你们是革命家庭!”他风趣地问我:“你是从上海去革命根据地的高中学生,为什么要找泽全这样一个土包子,种过地的泥巴坨子?”见我不好回答,他接着对我俩说:“这很好,你们一个是工农分子,一个是革命知识分子,我党就是要知识分子工农化,工农干部知识化,互相取长补短,互相帮助学习。”主席还关心地问我:“看上去你身体较瘦弱,有什么病?”我说:“没大病,只是常头痛。”主席说:“你去医院看看耳朵,有时耳朵有病治好了,头就不痛了。”我感激地答应着。接着他又问孩子们在哪儿上学,远慧说:“我在十一小学三年级,妹妹远玲在五一幼儿园,今天同学知道接我到中南海见毛主席,都要我代问主席好!”毛主席高兴得一个劲儿地笑。谈了一会儿话,叶子龙同志过来说进屋吃饭吧。主席说:“娃娃们不能吃辣椒,今天添盆炒鸡蛋给娃娃吃。”
    
     另一位乡亲提出请毛主席写个条子给湖南省政府,替他在湖南安排一个参事之类的工作,主席神色立刻严肃起来。他说:“建国后韶山很多乡亲想来北京看看,我是很欢迎的,但一年不能来得太多,来的多了我招呼不起哟,你们来去的一切费用都是我的稿费付的,另外还要给当地政府添麻烦,所以不能多来。生活确有困难,我可以接济点,至于安排学习工作这类要求就办不到了。你们也不要打着我的旗号找湖南当地政府麻烦,这点请你们原谅,也请回去后和其他亲友们说清楚!”后来听邹普勋对我们说,这次来的乡亲们每个人添了一套绒衣裤、一套棉衣裤,规格比上次降低了,主席也真有些招待不起了。
    
    1956年4月的一天,晚10时许,中南海来电话,通知我们立即和刚从韶山东茅塘家乡来的纯珠哥一道去见毛主席。这次是到主席办公室。房子不大,放了一张办公桌,几张沙发。我们一进门,主席就爽朗地说:“我刚睡醒,现在是我最精神的时候,大家先吃饭后谈。”其实我们已吃过晚饭,当时就在办公桌旁放了两个不大的方桌,桌上有几小碟炒茄子、辣椒、苦瓜、西红柿炒鸡蛋。主席指着西红柿说:“这东西我就不爱吃,可医生说有营养,鸡蛋呢,医生一会说应多吃,一会又说不能多吃,我就不管那一套,医生的话不可全听也不可不听。”饭后,主席向纯珠询问家乡农业合作化的情况,问农民对合作化喜不喜欢。纯珠说,喜欢。主席说:“真喜欢还是假喜欢?”接着问每个农业合作化范围有多大?每户是不是还自家喂猪?纯珠一一作了回答。
    
    主席说:“农业社目前宜小不宜大,回去后告诉乡亲们每户还是要多喂猪,猪多肥多,地里肥足就能多打粮食。”纯珠连连说是。纯珠是种田能手,他想不到主席对种地养猪这类事操这么大的心。主席又问“你母亲身体好吗?”纯珠回答:“身体还健康,还能喂猪喂鸡,只是下的鸡蛋自己舍不得吃,卖了换钱用。”主席即说:“拿200元给你带给婶母买点吃的补补身体。”说完要秘书去拿钱,泽全在旁即说:“不用了,我们常寄钱回去。”接着主席又问道:“泽全,你现在工作任务紧吗?”泽全回答:“现在正在总后办的干部哲学学习班学习。”主席听后说:“那正好,你学习完后和总后领导请个假到湖南跑一趟,到你过去打过工、种过地的地方去了解一下农业合作化的情况和问题,回来后向我汇报。”说完主席又坐到办公桌旁用毛笔给毛禹居写了封复信,要纯珠带回去。主席写完信后对我说:“上次你不是想拍张合影吗?那天没拍成,今天就拍吧。”摄影师来后,主席说:“我们就这样自然地坐着拍好吧?”我笑着要求:“还是站在一起合拍吧。”“好!依你的意见。”主席说道。就这样,主席在中间,毛泽全和我及纯珠站两边,远慧、远平在前面,后面是两盆令箭荷花,这是我和孩子们最后一次见主席,也算留下这张合影作为珍贵的纪念。
    
    1957年秋,毛泽全调总后内蒙古集宁办事处工作,走时未打搅主席,到集宁后才写信告诉主席,并要求寄一张主席全家相片。不久,主席的机要秘书高智同志复一回信说主席没有全家合影,并希望我们在新单位好好工作,信中附来主席站在湖边垂柳下的个人相片一张。此后我们虽曾多次进京,但再也没有见过主席,直到他老人家去世,才在松柏丛中见到了他老人家的遗容。
    
    毛泽全早年从韶山跑出来追随毛泽东走上革命道路。这位比亲哥还要亲的堂哥、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缔造者不幸去世,毛泽全因悲痛过度而昏厥两次,住进了301医院救治。他们兄弟之间的感情和他对毛主席的爱戴是深厚的。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10公斤TNT炸专列——毛泽东访苏前后两岸谍战纪实
  • 毛泽东最爱的红烧肉不许放酱油:那是怎么变红的呢?
  • 官方文件铁证如山:毛泽东时代千方百计减少人口
  • 毛泽东:旧中国算得上财团的,只有荣氏一家 (图)
  • 毛泽东也曾为纣王
  • 难解的历史迷团:毛泽东穿睡衣进军营究竟讲了些什么?
  • 清华副书记刘冰写信给毛泽东报告谢静宜作风问题的后果
  • 苏中“七战七捷”:毛泽东意料之外的战略初战 (图)
  • 班禅喇嘛给毛泽东、周恩来的七万言书
  • 专机为毛泽东空运活鱼
  • 毛泽东:关于播发《彭佩云等在文化革命中究竟干些什么?》大字报的批语
  • 这一结论令网坛哗然——毛泽东最新考证曝光(图)
  • 皖南事变,毛泽东的陷阱:除掉心腹之患项英
  • 毛泽东铁青着脸,周恩来开始救场——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内幕
  • 美外交官赫尔利究竟做了什么?毛泽东发誓赶走他 (图)
  • 毛泽东与邵华:《上邪》一篇,要多读。余不尽 (图)
  • 毛泽东为什么也曾高呼达赖万岁 (图)
  • 毛泽东24岁致黎锦熙书:愚于近人,独服曾文正
  • 毛泽东在制造的张东荪案件中,彭真不在知情者的范围中
  • 十四世达赖喇嘛为拥护协议事致毛泽东主席的电报(图)
  • 规模罕见:近3万人清明节赴韶山祭奠毛泽东 (图)
  • 活跃在几内亚政坛的毛泽东届校友 对华友好(图)
  • 汪洋“腾笼换鸟”和毛泽东“消灭麻雀”
  • 张清扬中国姑娘骑着毛泽东头像照相引发网络热议
  • 第十届毛泽东思想研讨会在西柏坡召开
  • 官办忽悠:乌有之乡和祖国网、“毛泽东旗帜”网一样
  • 毛泽东侄女提“不折腾”提案:建共产主义示范区(图)
  • 驻京办暴殴访民眼眶骨折,毛泽东诞辰日竟成悼民受难日(图)
  • 毛泽东纪念堂外的遭遇(图)
  • 大陆纪念毛泽东诞辰115周年活动遭警察干预(图)
  • 十万人齐聚给毛泽东过115岁生日 (图)
  • 毛泽东诞辰115周年,纪念堂外抓访民忙(图)
  • 毛泽东诞辰 韶山10万人聚庆齐唱红色经典 (图)
  • 网友纪念毛泽东诞辰因“安全隐患”受阻
  • 毛泽东最早手稿《满江红和郭沫若》被发现 (图)
  • 韶山毛泽东广场改扩建即将竣工(图)
  • 毛泽东语录在中国又不胫而走
  • 刘晓波:大竖毛泽东雕塑就是维护毛泽东神话(图)
  • 毛泽东石膏像成神-求海外华人管一管这缺德事/余明
  • 毛泽东去世三十周年:苦涩的笑话/彭小明
  •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 铁流:残害在校大学生是毛泽东欠下的最大一笔血债
  • 洪秀全及其后行者毛泽东们对外来文化的态度
  • 从毛泽东荒淫糜乱的私生活看今日官员玩弄幼女
  • 胡锦涛暗中贬损毛泽东/邵阳陆
  • 看看对毛泽东词<<沁园春﹑雪>>的新解释
  • “11.5%的家庭供奉毛泽东塑像”可信否/杨宗岳
  • 醒醒吧中国男人:一个女人眼中的毛泽东
  • 毛泽东的“文革”取法于雍正的“文字狱”/刘梦溪
  • 王亘坚:毛泽东思想的核心——权术
  • 没有毛泽东中国会有大米吗
  • 毛泽东的《为人民服务》/汪华斌
  • 王亘坚:毛泽东思想的核心——权术
  • 艾风:毛泽东,中国的灾星
  • 毛泽东的俭朴生活/吴连登
  • 19岁时的毛泽东的一篇作文闪耀着睿智的光芒 
  • 从贺子珍九年怀十胎看毛泽东旺盛的性欲
  • 仇和:老将军们绝大部分对毛泽东都是感恩的
  • 吴康民﹕汪洋“腾笼换鸟”和毛泽东“消灭麻雀”
  • 活在毛泽东时代的鲁迅必然成为囚徒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