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纪念蒋经国诞辰百年:从独夫到伟人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15日 转载)
    
    来源:天益网
     李钟琴/在大权独揽的情况下,得到下面一片赞扬之声,这算什么成功呢?只能说明在威权政治的高压之下,人们不敢畅所欲言。认识到这一点,说明蒋经国保持了一个大政治家的清醒头脑,他晚年一跃成为伟人,可见也非偶然 (博讯 boxun.com)

    
    一
    
    有的政治家,生前大权在握、唯我独尊,死后却身败名裂、家人不保;有的政治家,生前仿佛是缔造历史的伟人,死后其头上的光环却日渐暗淡;有的政治家,在台上之时风光无限,其实只不过是历史上的匆匆过客;而有的政治家,生前推动了历史的进程,死后其历史作用日益彰显,是当之无愧的历史伟人。蒋经国先生,就是这样一个伟大人物。
    
    按说,蒋经国是靠其父亲才一步一步走上权力顶峰的,并非中国人传统观念中的“创业之君”。在二十世纪蒋家还搞“世袭制”,蒋经国能做个“守成庸主”就不错了,离“历史伟人”相距甚远。
    
    而在蒋经国离世十几年之后,他却成了海峡两岸为大多数人所公认的“历史伟人”。马英九在蒋经国逝世十五周年的时候写过一篇追思文章,文中说,“15 年来,在‘谁对台湾贡献最大?’的民调中,蒋经国始终高居第一。”台湾《天下》杂志的民调也显示,蒋经国在去世十几年后依然被民众视为“最美的政治人物” 之一。
    
    二
    
    2007年5月14 日,《南方都市报》刊登了记者对蒋经国的儿媳蒋方智怡的专访,蒋方智怡说:“经国先生年轻时就完全推崇民主,他认为,主权是在民的,一切都是以人民的利益为最大目标。所以,他晚年做那些事情的出发点,完全是为了使台湾步入另外一个更好、更完美的阶段。”
    
    中国人有“为长者讳”、“为尊者讳”的传统,而且讲究“子为父隐”、“父为子隐”,所以政治人物的后代对其先辈的评论,我们只作参考,不可尽信。蒋方智怡女士说蒋经国“年轻时就完全推崇民主”,就很有些靠不住。
    
    1925年10月,16岁的蒋经国赴苏联留学,就读于莫斯科中山大学。用蒋经国后来的话说,他在苏联做“人质”长达十二年。在苏联的十二年间,正值斯大林执政时期,红色恐怖无处不在。蒋经国在苏联做过苦力,备受磨难,而且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可能是为了自保,他表现得非常激进,大骂蒋介石“叛变革命 ”,公开声明与父亲脱离父子关系,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37年,国共合作共同抗日,27岁的蒋经国经斯大林批准,得以回国。蒋介石没有计较他在苏联对自己的谩骂,次年便任命他为赣县县长。
    
    在此后十余年的从政生涯中,没听说过蒋经国有什么“推崇民主”的言行。
    
    国民党退守台湾之后,戒严长达38年,只鼓励发展经济,严禁人民自由组党,严禁民间办报办刊,人民毫无民主权利,政治改革成为禁区,台湾岛上,万马齐喑。六十年代,蒋经国长期掌控国民党情报系统,崇尚特务政治,这更与民主政治格格不入。蒋经国“年轻时就完全推崇民主”之语,不知从何谈起?
    
    
    
    
    
    
    1984年10月15日,江南在旧金山遭枪杀,此案震惊海内外。美国联邦调查局迅速侦破此案,查出了暗杀江南的三个凶手。石破天惊的是,美国联邦调查局向新闻界披露,有台湾情治人员介入江南命案,蒋经国次子蒋孝武难逃干系。顿时,蒋经国和台湾当局立即陷入了全世界正义舆论的声讨之中,在国际上名声扫地,更加孤立。
    
    虽然暗杀江南之事没有证据证明是由蒋经国亲自授意的,但舆论矛头纷纷对准蒋经国及其儿子蒋孝武。
    
    蒋经国之过人之处,在于处乱不惊,并勇于承担责任。他立即下令逮捕“情报局长”汪希苓、“副局长”胡仪敏、“第三处副处长”陈虎门,要求“彻查此案”。1985年1月13日,由“中央社”发布消息,承认“情报局”官员介入“江南命案”。
    
    如果蒋经国继续捂盖子,封锁舆论,只会激起国际社会更强烈的谴责和制裁。他在短时间内公开承认“情报局”官员介入“江南命案”,使得舆论由对他本人的谴责,改为要求他彻查此案,惩办凶手。虽然三个凶手和胡敏仪、陈虎门等人经审判皆被判刑,但舆论揪住蒋孝武不放,蒋经国无奈之下,只好将蒋孝武“流放” 到新加坡任“商务代表”,蒋孝武从此淡出政坛。
    
    此事对蒋经国打击极大。据其身边的人回忆,蒋经国一见到蒋孝武就摔东西,骂之为“蠢货”。“江南命案”之后,蒋家子弟名声扫地,蒋经国这才彻底打消了让儿子接班的企图。
    
    据《蒋家父子的家庭生活》一文披露,蒋介石在位时,为了防止蒋纬国与蒋经国争位子,一直让蒋纬国坐冷板凳。蒋经国即位后,蒋纬国仍受其兄压制。蒋经国晚年健康恶化,问蒋纬国:“怎么,你来接班吧!”蒋纬国回答:“太晚了,我什么班底都没有,怎么接!”
    
    这段兄弟之间的对话,外人是如何知道的?其真实性大可存疑。但可以确定无疑的是,江南命案之后,蒋经国开始重新考虑身后问题和台湾的未来了。
    
    1985年8月16日,就在“江南命案”处理完之后,蒋经国在接受美国《时代》杂志专访时,特别声明:“台湾领袖将依法选举产生,从未考虑由蒋家人士继任。”
    
    六
    
    蒋经国在“威权政治”时代,并不想放弃国民党一党专制,并不想放开言路,并不想从上到下地搞普选,总之,并不想从根本上改革腐朽的政治制度。为了赢得人民的支持,他热衷于大做“亲民秀”。
    
    据李敖《论定蒋经国》一文统计,蒋经国从1978年到1981年的四年间,下乡197次,“与民同乐”155天。视察一条建设中的公路,竟进山21次。1980年永安发生矿难,蒋经国挨家挨户前去慰问,可谓“一生劳瘁”、“力疾为公”。
    
    其实这只是“为政的小道而非大道”。作为一个政权的首脑,与其到难民家中流下几滴眼泪,不如将精力和时间花在如何改良制度上,这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
    
    观察蒋经国此时的所做所为,充其量只是一个“守成庸主”的形象,与大政治家无缘,更与伟人无缘。
    
    而江南命案的发生,使蒋经国认识到,他在当代的名誉声望,他在历史上的地位,因江南命案而受到毁灭性的破坏,不仅连“守成庸主”的地位也丢了,弄不好还会被后世戴上一顶“独裁暴君”的帽子,在历史上甚至会沦为一个阴险小人的角色。而且,他数十年的“亲民秀”,他的接班人计划,也随着暗杀江南的枪声彻底破产了。
    
    他一定陷入深深的苦闷之中。
    
    七
    
    专制制度的最不可靠之处,在于人治而非法治,生杀予夺皆取决于最高统治者,这使全国上下除了最高统治者之外,所有人的身家性命皆有可能被突然剥夺,上至开国元勋,下到平民百姓,概莫能外。斯大林时期的血腥暴政,足以说明问题。
    
    
    
    
    独裁者大权在握之时,最担心的是他死后所托非人。因为独裁者掌握权力之后,就仿佛骑上了老虎。他利用强权作恶越多,越是感到骑虎难下。如果一旦他失去权力,不仅他自己可能遭到清算,他的家人也凶多吉少。所以他所能够做的,是继续巩固强权,直到死去,他已经没有退路可走。他死去谁来接班?当然只有他的儿子才最令他感到放心,因为只有儿子才不会清算老子。当他无子可传之时,或儿子无德无才难孚众望之时,他会选一个他信得过的人来接班。但是,千古之事,知人为难。这个接班人掌握极权之后会做出什么事来,他肯定是不放心的,知人知面不知心啊!有的独裁者还没死,就已经换了好几个接班人,很能说明问题。自古一些所谓“大有为”的专制帝王,往往就是在选择接班人上栽了跟头,最终导致国破家亡。
    
    蒋经国早年有在上海整治金融秩序、“打老虎 ”的经历,他对国民党的贪腐和黑暗应该有深刻认识。而且,国民党一党专政之时,党内的政治斗争比多党制国家党派间的斗争更残酷、更血腥。所以,他到了晚年,在传位于子的努力破灭之后,可能认识到,与其将权力交给国民党内的某个人,还不如还权于民,让人民自己去选择领导人。
    
    八
    
    人在没得到权力之时,是非常希望得到民主权利的;但他一旦掌握了权力,便热衷于巩固权力、享用权力,极力剥夺别人的权利。
    
    蒋经国是聪明人,他非常明白专制制度的弊端,也非常明白民主制度的好处。蒋氏父子是亲美的,美国的民主政治制度,不可能不对他们形成影响。所以说,蒋氏父子与一般的独裁者又有所区别。有人曾说,蒋介石是“独裁无胆,民主无量”。蒋经国也是“独裁无胆”,有别于其父的是,他“民主有量”。
    
    蒋氏父子经营台湾,一个极易被人忽略然而又极为重要的措施,是“封闭‘中央’,开放地方”,即蒋氏父子掌握最高权力不动摇,但允许在基层搞民主选举。这一举措,极大激活了地方的民主政治,在一定程度上改善了地方官员只对上级负责不对人民负责的恶政,同时,也使民众进一步发展民主制度的诉求日益高涨。进入七十年代,台湾的民主运动此起彼伏,对蒋氏父子的独裁统治形成了有力的挑战。1977年的《美丽岛》事件,虽然被蒋经国镇压下去,但蒋经国已经不敢对施明德等民主人士大开杀戒了,他要求法院“不得判任何人死刑”。
    
    美国人也不喜欢蒋氏父子搞专制,对其日益疏远,最终与之断绝关系。所以在江南命案调查中,美国人对蒋家一点情面也不留。美国人的态度,也对蒋经国造成了强大的压力。
    
    在蒋经国生命之火即将熄灭之时,他毅然决定还权于民,让人民来选择他的接班人。
    
    九
    
    江南事件一年之后,1986年3月,蒋经国下令成立“政治革新小组”,开始研究政治体制改革问题。当年9月,蒋经国表示将要解除实行38年的解严令,并开放党禁,开放报禁。此言一出,令台湾民众如久旱之逢甘霖。那些多年来坚持不懈为争取民主权利而斗争的人士,迫不及待地于9月28日在台北圆山饭店集会,宣布成立民主进步党,即后来用选票打败国民党成为台湾执政党的“民进党”。
    
    
    
    
    这可吓坏了那些满脑子专制思维的国民党大员,情治部门的负责人还向蒋经国呈上了一份抓人名单。但蒋经国没有批准,他对幕僚们说:“使用权力容易,难就难在晓得什么时候不去用它。”
    
    10月10日,蒋经国在庆祝“双十节”大会上发表讲话,表示要对历史、对十亿同胞、对全体华侨有个交待。随后指示立法院对“人民团体组织法”、“选举罢免法”、“国家安全法”进行修订,尽快完成立法程序,开启台湾民主宪政之门。
    
    次年7月15日,台澎金马地区长达38年的“戒严”宣布解除,人民可以自由组党、自由办报办刊,台湾从此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时期,蒋经国也由此而完成了由独夫到伟人的跨越。
    
    马英九在纪念蒋经国逝世十五周年的文章中回忆说:“当年(1987年)的12月25日,经国先生坐着轮椅出席在台北中山堂举行的行宪纪念日大会,当时民进党籍‘国大’代表在台下高举白布条抗议、鼓噪,经国先生不以为意,先向代表们简短致意,然后由‘国大’何宜武秘书长在喧哗声中宣读‘总统’讲词,重申民主改革的决心。经国先生离开会场前,特别转头深深看了看鼓噪的人群一眼。当时经国先生的表情和现场情境,让英九留下永难忘怀的印象。”
    
    半个月后,1988年1月13日,蒋经国突然吐血,油尽灯枯,与世长辞。
    
    十
    
    什么是伟人?笔者以为,伟人不是毫无私欲毫无缺点的完人,不是影响巨大粉丝众多的强人,不是一人雄起万众雌伏的独夫,更不是搞得举国若狂民不聊生的祸害。真正的伟人,必有定国安民之业,有泽被后世之功。美利坚因为有了华盛顿,才顺利走上了民主宪政之路,在短短二百年间成为世界上头号强国,华盛顿才是名副其实的伟人。
    
    蒋经国身上有许多优良品质,如知人善任、廉洁奉公、勤政爱民、平易近人、宽容大度,等等。张学良曾赞叹道:“蒋经国这个人好厉害……到台湾后,要不是蒋经国,蒋介石就没有了。” 但是,蒋经国搞过特务政治,镇压过民主运动,搞了几十年的独裁,有情人(用现在的话说是包过“二奶”),有私生子……但这些劣迹,相比于他对台湾民主进程所做出的贡献,已经微小到可以忽略不计。
    
    蒋经国的不同凡响之处,在于他敢想敢做,有承担历史责任的勇气,更有定国安民的能力。
    
    若是政治侏儒,在改革之前,一定担心会不会遭到党内势力的反对,一定担心放开党禁报禁之后会不会导致天下大乱,一定担心会不会丢掉政权,一定担心会不会就此亡党……这些责任实在是太重大了,若不是有心胸、有担当的伟人,谁敢冒此政治风险?
    
    果然,国民党内有许多人向蒋经国提出质疑,国民党大佬、“国策顾问”沈昌焕跑来提醒蒋经国:“这样做,国民党将来可能失去政权的!”
    
    蒋经国却淡淡地回答:“世上没有永远的执政党!”
    
    这才是真正的“天下为公”!
    
    国民党后来在台湾失去了政权,与蒋经国放开党禁报禁肯定是有关系的,但归根结蒂,还是缘于国民党失去了人民的支持。蒋经国抛弃了一个失去民心的党派,他本人却成了人心所向的伟人。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修正历史错误挑战胸襟和智慧:谁修理了蒋经国的权威?
  • 老同学蒋经国与邓小平“和解”失之交臂(图)
  • 书信揭秘:蒋经国让蒋介石放弃西南退守台湾 (图)
  • 蒋经国身世之谜:是不是蒋介石亲生又有何妨
  • 蒋经国如何赢得尊敬——蒋氏父子独裁的差别 (图)
  • 一同留学苏联“小工人”蒋经国爱听邓小平讲故事(图)
  • 蒋经国过世后谒灵的香港艺人,有很多熟面孔 (图)
  • 百姓杂志:蒋经国的情治生涯
  • 蒋纬国透露 蒋经国非蒋介石亲生(图)
  • 蒋经国论俄罗斯
  • 蒋经国日记摘选
  • 蒋经国史达林莫斯科会谈秘辛
  • 邓小平拍板,蒋经国震怒——“自立晚报”首次“登陆”
  • 杨尚昆曾致信蒋经国 主张谈判谋求统一
  • 蒋经国儿媳寄望后代:以中国人为傲
  • 蒋经国夫人苦守空闺 抑郁难忍 (图)
  • 总得有人当蒋经国
  • 铁流:历史伟人蒋经国-写在蒋经国逝世二十周年
  • 紀念 蒋经国先生逝世20年(图)
  • 解龙将军:毛泽东与蒋经国是表兄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