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江青在毛主席去世前几小时都干了什么(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27日 转载)
    
    来源:新华网
     毛泽东的生命列车,已经驶近他的终点站。
    
江青在毛主席去世前几小时都干了什么

    
    毛主席逝世后,江青在她住地游泳池院内的留影
    
    9月上旬,毛泽东已处于弥留状态。争夺中国最高领导权的斗争,已经进入了最激烈的阶段。
    
    9 月2日,“小兄弟”陈阿大来到北京,王洪文马上“接见”。陈阿大一回到上海,便传达了北京最新消息:“中央两条路线斗争非常激烈。这是党内的第十一次路线斗争。江青同志、春桥同志、文元同志、洪文同志是正确路线的代表。只有紧跟他们,才可能在第十一次路线斗争中不犯错误!”
    
    9月8日,江青来到北京新华印刷厂,请工人们吃文冠果。这种壁厚的果子并不可口,江青却大讲其中的典故:“你们知道吗?文冠果的另一个名字叫文官果,象征着‘文官夺权’!”
    
    江青的话,透露了四个“文官”----王、张、江、姚的心声。
    
    江青并没有参加值班。但是,在毛泽东病重的日子,她不住钓鱼台,住中南海。她在中南海的住处,就在毛泽东住处旁边。
    
    9月8日,毛泽东的病情已经处于非常危急之中。
    
    据毛泽东医疗组李志绥、陶寿淇、吴洁、陶桓乐、周光裕、方圻、王新德、翟树职、潘屏南、朱水寿、薛世文等在1976年10月14日所写的材料,这样记述当时的情景:
    
    9月8日,江青一定要主席翻身,医护人员坚决说不能翻,翻了危险。江青硬给主席翻身,结果翻身后主席颜面青紫,血压上升,江青看情况不好,扬长而去。
    
    8日晚我们在抢救过程中,大家分头紧张工作,江青进来大吼“不值勤的都出去”,我们没有听她的。
    
    在毛主席病重的时候,江青拉毛主席医疗组的医生给她查身体。她还要把主席正在用的心电图示波监护器拿去她自己用,我们没有同意。去天津小靳庄时,不顾主席病重,还要医疗组一些医生陪她去,我们坚决不同意才作罢。
    
    主席生前,江青对医护人员横加指责,经常谩骂“医生是资产阶级的,护士是修正主义的”,干扰治疗。主席逝世之后,我们都很悲痛,江青却说:“你们不能愁眉苦脸啦,看我现在就很高兴。”
    
    毛泽东医疗组的这一揭发材料,载入中共中央《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反党集团罪证(材料之一)》。
    
    9月8日下午六时多──离毛泽东去世只有五个多小时,江青却心血来潮,突然跑到北京新华印刷厂。
    
    江青怎么会忽然跑到新华印刷厂呢?
    
    据说,江青获得“情报”:有“特务”在那里搞她的“情报”,搞中共中央的“情报”!
    
    江青所说的“特务”,并不是国民党特务,而是“党内最大的走资派派来的高级特务”!
    
    到新华印刷厂搞什么情报呢?
    
    这是因为当时中央领导人的一些讲话稿,在新华印刷厂排印。
    
    江青突然跑到新华印刷厂,为的是在那里“查特务”!
    
    据新华印刷厂连秀荣、韩致仁、李同彦、赵家玉、伊淑珍、姜信之、张世忠、葛运通、罗孟琦等九人在1976年10月30日所写的材料说:
    
    江青事先没有通知,突然来厂。江青一来直奔防震棚(引者注:在唐山地震之后,当时北京普遍搭建防震棚)。
    
    
    
    
     当时棚里没有人等候。连秀荣同志赶来时,江对连发脾气。江说:“我就请了一个小时假,你知道我从哪里来吗?我从大寨来。”
    
    当迟群、谢静宜来了以后,江急着问迟群:“你给我带来材料没有?”江青拿过材料批划。江与迟、谢三人低语一阵子。
    
    后来,江突然问:“小谢,我问你的问题,你为什么不答,你知道吗?党内最大的走资派派来高级特务,监视我,搞我的情报。”
    
    又说:“工人同志们要擦亮眼睛,提高警惕,谁是特务,站出来,自首,保护自首的。”
    
    又问迟、谢说:“你别急,会弄清楚的。”
    
    江又说:“我怕什么,我什么都不怕。”
    
    这时候,毛泽东已经处于生命的最后时刻。
    
    守在毛泽东床前的是张玉凤。
    
    医生们忙于抢救垂死的毛泽东。
    
    江青从新华印刷厂回来后,曾在毛泽东床前守候,夜深离去。
    
    9月8日子夜,毛泽东气息微弱。
    
    当9月9日零点刚过,才十分钟,毛泽东停止了呼吸。
    
    张玉凤奔出毛泽东卧室,疾步走向毛泽东书房,向守候在那里的华国锋、王洪文、张春桥、姚文元、汪东兴报告噩耗。
    
    住处不过一箭之遥的江青,迅速得到报告,马上奔了过来。
    
    后来,姚文元曾这样描述他在现场所见:
    
    她头发散乱,神色慌张,进门便扑在主席遗体上一面痛哭,一面呼喊:“医生呵!你们快救救主席呵!你们为什么不救救他呀!”
    
    她嗓子都哭哑了,仍不肯离去。其悲痛之状,催人泪下。
    
    姚文元所述,应当是真实的。不管怎么说,江青跟毛泽东从1938年结合,到1976年,毕竟有着三十八年的夫妻感情。
    
    毛泽东是在1976年9月9日凌晨零时十分离世。他,终年八十三岁。自1935年遵义会议确立了他在中共的领袖地位以来,至1976年,长达四十一年。
    
    这“八十三”、“四十一”,恰巧构成“八三四一”----他的警卫部队的番号。尽管这是偶然的巧合,可是却也是太巧的巧合!
    
    毛泽东的去世引起中国的政治大地震,其烈度远非前不久发生的唐山大地震所能比拟的。
    
    中国人崇拜龙,向来以为龙年是“吉利的年头”。中国人在龙年的出生率比平常年份高,因为中国人以为在龙年出生、属龙的人会是幸运的人。
    
    1976年是龙年。可是,对于中国来说,1976年却是天灾与人祸交错频降的一年:
    
    1月8日,七十八岁的周恩来因患膀胱癌病逝;
    
    3月8日,吉林地区降了一次世所罕见的陨石雨;
    
    4月清明节,爆发天安门事件,广大群众遭到镇压;
    
    5月29日,云南西部地震;
    
    7月6日,九十岁的朱德因病去世;
    
    7月28日,河北唐山大地震;
    
    8月16日,四川松潘、平武大地震;
    
    9月9日,八十三岁的毛泽东因病去世。
    
    毛泽东之逝,成为中国政治舞台上的一次最强烈的大地震。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玉凤眼中江青毛泽东的关系:常人很难理解 (图)
  • 江青一听,脸都黑了——江青替侯宝林改姓的传说(图)
  • 江青说:“军队有两霸,一是许世友,二是韩先楚。”
  • 鲁丁:樊立勤谈毛泽东和江青的关系
  • 贴身护士回忆江青被抓真实情况:她不是个泼妇
  • 江青拆开信封,脸色大变,随后就昏了过去(图)
  • “文化大革命”和非理性的毛泽东:江青得了子宫颈口糜烂
  • 江青之墓有乾坤
  • 杨银禄:我见到的江青三次流眼泪
  • 江青的后事 她的遗体是如何处理的 (图)
  • 邓小平跟意大利记者谈江青: 江青坏透了,毛主席有责任
  • 江青的后事遗体是如何处理的?(图)
  • 于光远爆江青的几件猛料 (图)
  • 唯一敢责骂毛泽东的女人 取代了江青“家人”地位 (图)
  • “魔爪”伸向军队 林彪差点儿毙了江青(图)
  • 江青女儿李讷与丈夫近照 (图)
  • 江青最疯狂年代:借考题整倒俩高级干部 (图)
  • 王广宇:在中央文革办事组与江青打交道
  • 江青从来不敢欺负厨师 但往死里整秘书
  • 毛泽东与江青的温馨家庭生活照片 (图)
  • 浩然手上有百多个右派作家致江青的效忠信
  • 江青“反革命集团”重要案犯徐景贤在上海病亡
  • 柯云路:江青“失宠”缘由大揭秘
  • 變老鼠,化江青/李碧華
  • 江青,一个被邪恶势力迫害致死的女人
  • 赵达功:怀念江青同志
  • 邓正来:江青同志会是处女吗?
  • 红颜祸水是江青?——致袁鹰先生的公开信/张成觉
  • 就江青的历史评价与清风君商榷/西风独自凉
  • 读史杂感:李登辉、毛泽东、江青和蒋介石/西风独自凉
  • 从评价江青说开去/张成觉
  • 王稼祥朱仲丽夫妇:完全如实地写江青能出版吗?/师东兵
  • 一个共产党员对邓小平,华国锋,江青的反覆认识
  • 贴身护士回忆江青被抓真实情况:她不是个泼妇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