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毛泽东评张爱萍上将“好犯上” 邓小平称“惹不起” (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01日 转载)
    
    来源:天天新报
     开国上将张爱萍----毛泽东说他:“好犯上!”叶剑英说他:“浑身是刺!”邓小平说他:“惹不起!”儿子张胜评价他是:“一个天真的共产主义者。” 本书是张爱萍次子张胜所作,回顾了父亲的人生经历。张胜在上世纪80年代曾任职总参,后下海经商。因此,本书记录的既是父亲与儿子的对话,也是老一代上将与新一代军人的对话。本文回忆了张爱萍在国防改革大潮中的往事。
    毛泽东评张爱萍上将“好犯上” 邓小平称“惹不起” 
    
    2004 年七月十日上午,张爱萍将军逝世周年纪念座谈会暨《诗魂剑魄理念之光--张爱萍将军逝世周年纪念》首发式在北京京西宾馆隆重举行。座谈会由北京新四军暨华中抗日根据地研究会四师(淮北)分会主办,邓力群、伍绍祖、马宾、张?秀等应邀到会,新四军老战士及下一代与邵华、周秉德等知名人士近百人参加座谈。图为张爱萍将军之子张胜在发言中向与会人士表示感谢。
    毛泽东评张爱萍上将“好犯上” 邓小平称“惹不起” 


    
    1984年4月30日晚,国防科工委在人民大会堂举行庆祝大会。胡耀邦(左)向张爱萍祝贺通信卫星发射成功。
    
    “这个手,我举不起来”
    
    1984年10月20日,中共十二届三中全会召开了。会议通过了一个文件:《中共中央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中国开始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国防科技工业这个高度集中的产业,该如何去适应这个开放的、自由竞争的大市场呢?
    
    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继四(电子)、六(船舶)机部之后,将二(核)、三(航空)、五(兵器)、七 (航天)4个工业部由国务院直接领导。与国民经济各部门一样,纳入整个国家规划,由国务院统一组织和管理。国防科工委不再归口管理上述4个工业部的全面业务工作。这意味着延续了30年的我国独立的军事工业体系,从此将不复存在。
    
    
     “再有,军队不是单纯的买武器。从战争需要出发,不仅要考虑军品的价格和质量,还要考虑生产企业的战时应急能力和技术发展趋势;而民品,买的人只考虑价格和质量就够了,没有哪个人会考虑企业的稳定和未来的发展。因此,军品竞争决不能是简单的优胜劣汰,将失败者彻底淘汰出局。”
    
    “我不反对改革,我说的是改革步子大小的问题。在国际高科技激烈竞争的时代,我们能取得这样的成果,谈何容易。弯子太大、太猛了,多少年都捋不顺。掉下来,再赶就难了。”
    
    我第一次看到父亲违心地去做他不情愿去做的事情,第一次看到他有自己的见解而不去陈述。那个浑身是刺的张爱萍上哪里去了呢?
    
    我对他说,我认为你的意见是正确的,但是,你为什么不力陈你的意见呢?
    
    父亲说:“怎么没有提过?你没有看到这句话吗?‘等将来有了钱,可以买上它一万架飞机’。国防工业,国家安全,究竟走什么路?这才是问题的要害和原因。”
    
    但父亲似乎有他自己的看法:“我们这个大国能靠买武器过日子吗?既然在根本路线上都动摇了,我说何益呢?”后来在重新印发文件时,“等将来有了钱,可以买上它一万架飞机”这句话给删掉了。
    
    回函小平:“如此国防部长理应撤职!”
    
    他曾想过要说些什么,但最后都放弃了。他说:“没有意义了。”
    
    这究竟是为什么呢?我想起来不久前发生的一件事。
    
    父亲以国防部长身份率领军事代表团访问美国。他从国际战略格局的利害关系出发说服了美国国防部长温伯格和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维西,达成了中美两军的军事技术交流协议。这是有史以来第一份中美两军最高层的协议。可谁知道,外交部驻美使馆有人递了封告状信,说张爱萍违反中央确定的不结盟的原则,和敌对势力搞战略同盟。
    
    其实,仅仅是因为美方不同意非军事人员进入参联会大本营,这个人觉得丢了面子,说这是歧视性政策,应该取消会谈。父亲说,那你就不要去吧。于是就有了这封告状信。小平同志看到信后,给了杨尚昆,说让爱萍先看一下。杨把信给了我父亲,父亲顿时就被激怒了,说了声:“无耻!”顺手在信上批了几个字:“如此国防部长理应撤职!”
    
     哪晓得秘书见是小平同志处来的,既然首长批的有话,就把信给退回去了。邓小平一看真气坏了,对我父亲说,你这个张爱萍,看看,看看,你自己写的是些什么?我父亲还嘴硬:“违反了中央规定的国防部长是该撤职嘛!”
    
    事后,我们都说他,小平同志这样处理,已经很够意思了,你怎么这样任性呢?他也很沮丧,一言不发。
    
    我感到他去意已定。
    
    反问美国防部长:“是谁要向你买武器了?”
    
    其实,国防改革的预警信号在两年后就发出了。
    
    1986年3月,王大珩、王淦昌、杨嘉樨、陈芳允4位科学家向中共中央上书,力陈我国在国际高科技领域竞争中面临的严峻势态,呼吁继续下大力量跟踪世界先进水平,争取在有优势的领域有所突破。
    
    中央采纳了这个建议。于是,由国家科委和国防科工委组织,邀请了124位专家,制订了代号为“863”的《高技术研究发展计划》。11月,中共中央、国务院正式批准实施。
    
    1986年的军委扩大会议上,再次重申,武器装备现代化的关键是国防科技。
    
    2000年,随着“寓军于民”的提出,我国延续了半个世纪的国防科技工业体系最终成为历史。
    
    军工集团公司的结构安排,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要求相比,仍然存在许多不相适应的地方。从军方的采购来看,也存在着危险倾向。
    
    《华盛顿邮报》说,从俄罗斯进口武器,现在该是中国“断奶”的时候了,否则就该上瘾了。进口的确比自己研发更合算,但从政治和军事上讲,大国不应该拥有自己的武器研发能力吗?进入90年代后,世界上只有俄罗斯能向中国提供武器,但俄罗斯的国防工业正停滞不前,如果在俄罗斯这棵树上吊死,那么中国武器装备也只能停留在上个世纪80年代的水平了。中国经济远比俄罗斯有活力,也更有资助国防工业的经济实力,自力更生,本身就是创造就业机会,让国防工业焕发青春,为什么就不做呢?新式装备的下线到最后的使用,还有漫长的过程,军人们的感受就更直接了。有几个懂得俄语的啊?
    
    父亲回忆说:“耿飙和刘华清访美后,布朗(美国防部长)来华。和我谈话时趾高气扬的,张口就是,我们美国是不能卖武器给你们的!我一听就火了,但外交场合不好吵架,我就反问他,是谁要向你买武器了?他一下呆住了,答不上来。是啊,没有人向他提出过嘛,耿飙、刘华清提的是技术合作。我哪里能饶过他,说你美国是卖给过中国人武器,抗战胜利后好打内战,不过,这倒是帮助我们更快地打败了蒋介石。我在这里要谢谢你!
    
    
     在座的美方人员有点蒙。翻译解释说,解放战争后期,我们用的也都是美式装备,只不过那全是从蒋介石手里夺过来的,所以张副总理要谢谢你们。他们愣了一下,也哄然大笑起来。”
    
    父亲的腿在“文革”中摔断了,闲暇时妈妈总是督促我们拉着父亲一起活动(当时我从军区调入总参工作)。我们常常是晚饭后,边走边谈。尤其对下面部队反映的一些问题,我感觉得到,他听得很专注。
    
    当时,以苏联二战模式为框架的对未来反侵略战争的宏观构想的诞生,冲破了我军多年来军事思想的禁锢,成为新时期军事思想领域的第一次突破。但战略方针的修订,势必带动和影响国防建设的其他领域。加之许多领导都相继发表了以苏联卫国战争为参照背景的针对未来反侵略战争的文章,在这种氛围下,各个相关领域制定和实行的规划、方针,不可避免的带上大打、早打的全面战争的背景,这就使本身已经捉襟见肘的国防经费无形中面临了更大的压力。
    
    一直到1982年新一届军委成立后,他们才慢慢意识到,这个宏观构想将会给各个领域带来多大的挑战。训练领域提出了在8个重要方向上陆续组织大演习,而每次演习都将是几个亿的花费。国防工程的费用就更大得惊人了,在战略战役的浅近纵深内构筑坚固的防御阵地,那将是怎样的一个天文数字?更不用说,在各个可能的作战方向上囤积强大的反突击预备兵团,这就使武器装备的生产和国防工业面临一个更为吓人的数字,要储备上千万人份的武器装备,不用说新武器的研究了,就是把几年的装备费都给它,恐怕也是杯水车薪。
    
    父亲回忆时感慨地说:“当时很难说服那些同志,谁上来都是要得越多越好。我给他们说,储备这样多的老式装备,有意义吗?结果只能是搞得自己无力发展。有些同志,心情是好的,经验是有的,不容否定,但观念、知识、能力、魄力都不行,目光短浅且狭隘,所以管你什么破铜烂铁都拿来凑数。当然,他们确有实际困难。但问题在于决断。说到底,不在下面,还是出在军委,不敢拍这个板嘛!”
    
    军队面临巨大困难,计划中的“803”演习停止了。我们原想缓口气也好,明年继续干,但紧接着,杨尚昆又亲自叫停了“804”演习,然后,无限期推迟了“805”、“806”、“807”……军队建设走进了一个转换时期。
    
    
     在当时,战略研究还是个禁区。记得当时全军只有一本军事科学院编的《战略学纲要》,还是未定稿,通篇是诠释毛泽东的积极防御思想。所以,在当时我还不可能意识到,父亲提出的问题,实际上已经突破了军事战略的层面,涉及到了国防发展战略的范畴。
    
    但在最高统帅部和各大战区、各军兵种的领率机关里,活跃着一群具有现代知识结构和改革观念的青年军官们。当我把和父亲的谈话告诉这些青年人时,立即引起了共鸣。大家认为,现代战争离不开国家经济实力的支持,于是一个层次更高的、范畴更大的国防发展战略提出来了。它涵盖了作战指导和战争准备;涵盖了军队建设和国家国防力量的建设和发展。它属于国家大战略和国家安全战略的层面。这在当时,无论是对高级干部还是领率机关,都应该是个新的课题。
    
    “要说,你自己说去吧。我说的已经太多了”
    
    其实,对战争形势的判断,邓小平早有他自己的说法。1980年对来访的外国人谈起,说是5年打不起来;不到1年,他又说,我看这个仗,10年至20年也打不起来;后来他又提出更长的时间预测。这对“文革”以来要随时准备打仗的提法,应该说在观念上是一个重大突破。但遗憾的是,并没有形成对军队建设具有约束力的纲领性文件。
    
    我们这些年轻军人向军委提交了《关于制定和平时期国防力量发展方针的建议》:
    
    “……目前应该抓住国际上出现的有利的和平时机,把国防建设的指导思想从立足早打、大打、打核战争的临战状态,坚决果断地转入到和平时期建设的轨道上来,从根本上增强国防实力,迎接第三次新技术革命浪潮带来的军事领域的变革,为下一场战争做好准备。”
    
    我向父亲提出,请他把我们的研究成果提供军委研究。但父亲不愿意,他说:“要说,你自己说去吧。我说的已经太多了。”
    
    我似乎感觉到这里潜藏着什么难言。但想想也好。在这之前,《动态清样》登载了建议的基本内容,并分送给政治局和军委的主要领导人。但没想到,这竟招惹来不少麻烦,搞得上上下下都紧张起来。上面传出话来,什么人在这里瞎发议论!后来还是父亲在这份清样上批了句话,才不了了之。他的批示是:“我们这些老同志是不是也应该学习一下这些年轻人的精神?”
    
    
    
    
     详细阐述对制定战略计划的体会
    
    和平来到了。但军队究竟怎样利用这个难得的和平机会为战争做好准备呢?转入和平时期的军队又该做些什么呢?今后军队发展的目标和道路又是什么?全军将士又应该怎样去奋斗?我们真的不满足仅仅“忍耐”两个字。
    
    我对父亲谈了自己的看法,军队冬眠;国防工业又让人家拿走了,我们还能干什么?
    
    父亲静静地听着,长时间地沉默着,没有回答我的话。我很难受,你们为什么都如此沉默?
    
    大概是一个月后吧,他忽然找我去,说是抽个空子,谈谈你们的大作。我坐下还没张口,他突然发问:“你对今后的战争怎么看?”
    
    我说,一句话怎么说得清楚。
    
    “应该能说清楚,也必须说清楚。”
    
    “你们提出的,抓住相对稳定的和平时期这个机遇,积聚力量,这没有错;要制定一个统一全军行动的方针也没有错。但问题是,怎样准备战争?怎样建设军队?建设出一支什么样的军队?你们的依据又是什么?”
    
    他用手杖顿了一下说:“答案是,战争!”
    
    “仅仅停留在战争可能推迟的结论上,是远远不够的。我经常说的,未来的敌人是谁;在哪里打;打一场多大规模、什么样式的战争?我们基本的打法又是什么?这些关于战争研究的结论,正是今天我们建设军队的依据。但你们没有回答清楚,这也正是你们这个建议不足之处。你看,是不是这样?”
    
    “精简固然不错,但精简成一支什么样的军队才是符合现代战争要求的呢?理由又在哪里?”
    
    他开始详细地阐述自己对制定战略计划的体会:“一个好的战略计划的核心是对今后战争的认识。这个问题搞透了,军队建设的依据就有了。国防体制、三军比例、人员数量、武器装备型号数量、作战部队的编成等等,就有了依据。
    
    
     “最后才是实施计划。要落实就要有个步骤,先减掉多少兵员,先装备哪些部队,分几步到位,等等。对国防工业来说,上哪些,下哪些,按什么比例发展。现在我们是有点本末倒置,上来就讲给我砍掉多少多少万,那怎么行呢?削减兵员、调整比例、研制武器,统统都是为战争服务的。一句话,打什么样的仗,就组建什么样的军队,失去了对战争分析的结论,军队建设就失去了龙头,就是盲目的,经验主义的。
    
    “过去彭老总在的时候,我们也搞过。我们在脑子里对未来战争都有一个宏观构想,根据当时的战略环境,设想敌人主要来自海上,所以加大了守备部队和战役反击力量的建设。后来批他的海防思想,就是指的这个。60年代转向北面,针对苏军作战的特点和三北地形,加大了战略纵深,组建机械化集团军。那时也困难,比现在还困难,但不是无所作为。毛泽东抓两手,原子武器,大办民兵师,就是基于对战争的认识,那时就是准备帝国主义对我全面入侵的。一个让你不敢打;一个让你打不起。
    
    “今后呢?你们好好研究一下。对未来可能面临的战争,不是军委几个人能提出来的,军委只能指出这个方向,这应该是全军的任务,尤其是你们作战、训练部门应该拿出来的。
    
    “我已经老了,很多话,说了一辈子,也不想再说了。还是那句话,不要好高骛远,把自己分内的工作做好……”
    
    “向外国买武器,这是绝对靠不住的”
    
    在父亲临退休前的一个月,我把研究成果《新时期军事斗争的形势、任务与战略指导》摆在父亲的桌上,这是一本集全军智慧的论文集,由迟浩田总参谋长作序,熊光楷、贺承选、廖锡龙、刘存智、张序三、糜振玉等对世界军事动态和我国周边热点地区的未来作战提出了建议。父亲一边翻看一边说:“是送给我的礼物吗?”他概略翻了一下,又说:“这么一大本子,我看不完,还是有空听你摆摆龙门阵吧。”遂大笔一挥,在封面上写道:“儿子送给我的生日礼物。”我这才看到,桌上放着他的小孙子画的贺卡,噢!今天是他的生日。
    
    早在一年前,1986年12月,军委扩大会议。我参加文件起草。我问父亲,你准备讲点什么?要不要我帮你拉个提纲?
    
    父亲说:“我没有什么可讲的。”
    
    我说,我们整理了一个材料,把下面部队反映的问题汇总了,你看看?
    
    他说:“不用了,问题不在下面。”
    
    
     我的朋友们都说,你爸也太不识时务了!
    
    我从来没有被父亲劈头盖脸地如此骂过。他当着家里人和秘书、工作人员很多人的面,痛斥了我一番。他怒火难消:“木必先朽而虫始蛀之!我看要垮台就垮在这上面。”
    
    他说:“不错,军队经商的目的是为了以军养军,我不否定这些同志的出发点。但要害不在这里。不是个养不养得起军队的问题,而是用这种方式养出来的,是一支什么样的军队?”
    
    “是人民可以信赖的军队吗?是在外敌入侵时能够英勇作战、不怕牺牲的军队吗?”
    
    “军队一旦向钱看了,军队的光荣就完全玷污了,解放军就再也不是人民军队了,党也不成其为共产党了。这根本不是个方法问题,而是个立场问题。”
    
    但真正使他如此愤怒的还不仅在于此。
    
    在这样一个浅显简单的道理面前,怎么就得不到认同呢?他,作为一个军委和国务院的领导人,作为一个主管我军武器装备和国防科技工业领域的最高领导者,怎么就制止不了呢?
    
    批评国防科工委:“不要把人格也变成商品!”
    
    1985年3月14日,父亲给国防科工委党委写了一封信。他用词激愤:“有些人要去搞企业、公司经商,就让他们离开军队或政府去搞好了!这种官商或军商,实不是我们共产党领导的军队干的,只有军阀国民党可以。热衷于经商,必然导致腐败。尤其是国防科工委机关,不去向科学技术高峰攀登,而热衷于赚钱,实在可悲!
    
    “不要把自己的人格也变成商品!我自己长期以来,有一句警告自己的话:‘勿逐名利自蒙耻’,不知以为然否?请恕直言!其目的,不外望国防科技战线的同志发扬国防科技战线的优良传统而已。”
    
    有一次,来人闲聊,说到国防科工委还在经商,父亲愤然斥道:
    
    “什么公司、公司的,就是借公肥私。什么中心!我看就是以钱为中心!”
    
    人家对他说:现在社会上都这样。他回答:“我们是干什么的?是搞原子弹的!能和人家一样吗?”
    
    人家又说:首长没听说吗?搞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
    
    父亲大怒:“是谁说的这个话,就让谁去卖茶叶蛋好了!”他愤愤地用手杖戳着地板,说:“现在就把他从我这里撵出去!”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玉凤与毛泽东的关系常人很难理解
  • 张玉凤眼中江青毛泽东的关系:常人很难理解 (图)
  • 晚景凄凉的张国焘如何评价文革和毛泽东?(图)
  • 历史的评价毛泽东/林山
  • 数风流人物:毛泽东与邓小平的六大共同点 (图)
  • 毛泽东的侄女63岁死于狱中 为何两次自杀?(图)
  • 刘少奇的剥削有功与毛泽东的三反五反
  • 真相:毛泽东与刘少奇的矛盾起源于中共八大
  • 胡锦涛:毛泽东早死早好
  • 毛泽东亲批处死的七个犯罪官员 (图)
  • 鲁丁:樊立勤谈毛泽东和江青的关系
  • 史正平:揭秘:有多少“秘密小组”曾为毛泽东服务
  • 82岁老人告诉你毛泽东时代的腐败/82岁萧一湘
  • 毛泽东罪恶展示录
  • 细数毛泽东亲人的新闻旧事
  • 毛泽东的皇权专制主义/尹振环
  • 毛泽东抗日时期的部分言论
  • 从洪秀全孙中山到毛泽东看中国革命邪教的一脉相承
  • 国民党特务监视毛泽东在重庆活动记录曝光 (图)
  • 汪洋“腾笼换鸟”和毛泽东“消灭麻雀”
  • 张清扬中国姑娘骑着毛泽东头像照相引发网络热议
  • 第十届毛泽东思想研讨会在西柏坡召开
  • 官办忽悠:乌有之乡和祖国网、“毛泽东旗帜”网一样
  • 毛泽东侄女提“不折腾”提案:建共产主义示范区(图)
  • 驻京办暴殴访民眼眶骨折,毛泽东诞辰日竟成悼民受难日(图)
  • 毛泽东纪念堂外的遭遇(图)
  • 大陆纪念毛泽东诞辰115周年活动遭警察干预(图)
  • 十万人齐聚给毛泽东过115岁生日 (图)
  • 毛泽东诞辰115周年,纪念堂外抓访民忙(图)
  • 毛泽东诞辰 韶山10万人聚庆齐唱红色经典 (图)
  • 网友纪念毛泽东诞辰因“安全隐患”受阻
  • 毛泽东最早手稿《满江红和郭沫若》被发现 (图)
  • 韶山毛泽东广场改扩建即将竣工(图)
  • 毛泽东语录在中国又不胫而走
  • 刘晓波:大竖毛泽东雕塑就是维护毛泽东神话(图)
  • 毛泽东的餐單菜譜/司徒華
  • 重庆医大把毛泽东像塑成邓小平(图)
  • 中国最高的毛泽东塑像竣工 (图)
  • 毛泽东石膏像成神-求海外华人管一管这缺德事/余明
  • 毛泽东去世三十周年:苦涩的笑话/彭小明
  •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 从贺子珍九年怀十胎看毛泽东旺盛的性欲
  • 仇和:老将军们绝大部分对毛泽东都是感恩的
  • 吴康民﹕汪洋“腾笼换鸟”和毛泽东“消灭麻雀”
  • 活在毛泽东时代的鲁迅必然成为囚徒
  • 女孩把毛泽东骑在裤裆里不是什么大事
  • 贺庆联:社会底层为何要虚构一个理想的毛泽东时代?
  • 柳萌:毛泽东淫虐行为的先行者
  • 毛泽东:要教育好干部子女/周新城
  • 改革开放三十年打响了一场毛泽东保卫战/苏显龙
  • 毛泽东的阴魂不散——胡锦涛,你走好/张鹤慈
  • 毛泽东发动整风的初衷/郭道晖
  • 梁煜璋:晚年毛泽东劝和尚许世友读书暗含啥真经?
  • 李一磊:毛泽东如果还活着,一定会成为反对派!
  • 毛泽东与三反运动/杨奎松
  • 柳萌:毛泽东追随乾隆盗掘明陵,必有恶报
  • 白宫里的毛泽东幽灵/马晓丸
  • 赛珍珠与毛泽东:庐山的现代性叙事/朱大可
  • 严家伟:统购统销----毛泽东砍向农民的第一刀
  • 毛泽东给中国人民带来的巨大灾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