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江青一听,脸都黑了——江青替侯宝林改姓的传说(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21日 转载)
    
    来源:环球博客
     纪洞天/文革初期,相声大师侯宝林就首当其冲地被打成黑帮了。
    
    造反派开大会批斗他,只见他身穿黑色长袍被押上批斗台。造反派们喊道:打倒侯宝林!侯宝林一听到口号声立马趴下。造反派头子怒斥道:侯宝林,你放老实点,谁叫你趴下的?侯宝林答:你们不是喊打倒我吗?我都被打倒了,不趴下难道还站着?此言一出引起台上台下一片哄笑。
    
江青一听,脸都黑了——江青替侯宝林改姓的传说

    
    图:侯宝林与李三立。
    
    造反派头子指责侯宝林破坏批斗会的气氛,便振臂高喊口号:誓死打掉侯宝林的反革命嚣张气焰!同时他命令:给侯宝林戴高帽!侯宝林马上从长袍中取出一顶纸帽,挺精致的,向造反派们喊道:不用找,不用找,我自己带着呢。侯宝林自己戴上纸帽,那纸帽仅有半尺高,造反派头子说:不行,不行,太低了!你这算什么高帽!侯宝林不慌不忙地说:哦,要高的,好,能高,能高……说着,将头一摇,纸帽子便升高半尺。台下又是一片哄笑,连台上主持批斗的造反派头子也忍不住笑了, 批斗会的严峻恐怖气氛一扫而光。造反派头子强忍住笑,说:还低。侯宝林又一摇头,纸帽子又长了半尺。于是整个批斗会场全被笑声淹没了,一场批斗会就此流产。 造反派头子只好将批斗改为游街示众,侯宝林一上街道,便改成了跑步。造反派头子喝道:侯宝林,你这是什么态度?你想往哪里跑?你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侯宝林说:我不跑,这么长的街道,什么时候游完啊,你们不是说要看我的态度吗?我这就是表态支持革命小将啊!
    
    侯宝林软中带硬的对抗,使造反派对他的批斗会弄巧成拙,只好罚他去打扫厕所了。
    
    某日,造反派头子来找关押在牛棚里的侯宝林,对他说:快换上干净衣裳,江青阿姨召见你了。侯宝林说:你是听错了吧?我是在黑帮,江旗手怎么会找我?造反派头子说:快走,快走,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侯宝林来到钓鱼台,江青笑迎侯宝林:侯大师,你来了。侯宝林忙说:不敢当,不敢当,眼下宝林是个在押黑帮。江青说:是红是黑,就全看你走的是哪条道了?你跟刘少奇走,当然是黑帮;你跟中央文革小组走,你就成了红帮,不,是青帮,不,是青红帮,不,是革命的相声演员。主席还是很喜欢你的。主席说过,侯宝林是个语言学家。侯宝林说:不敢,不敢,我如今是关在牛棚里了,哪里还敢指望宝盖头下能有头猪。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江青说:“军队有两霸,一是许世友,二是韩先楚。”
  • 鲁丁:樊立勤谈毛泽东和江青的关系
  • 贴身护士回忆江青被抓真实情况:她不是个泼妇
  • 江青拆开信封,脸色大变,随后就昏了过去(图)
  • “文化大革命”和非理性的毛泽东:江青得了子宫颈口糜烂
  • 江青之墓有乾坤
  • 杨银禄:我见到的江青三次流眼泪
  • 江青的后事 她的遗体是如何处理的 (图)
  • 邓小平跟意大利记者谈江青: 江青坏透了,毛主席有责任
  • 江青的后事遗体是如何处理的?(图)
  • 于光远爆江青的几件猛料 (图)
  • 唯一敢责骂毛泽东的女人 取代了江青“家人”地位 (图)
  • “魔爪”伸向军队 林彪差点儿毙了江青(图)
  • 江青女儿李讷与丈夫近照 (图)
  • 江青最疯狂年代:借考题整倒俩高级干部 (图)
  • 王广宇:在中央文革办事组与江青打交道
  • 江青从来不敢欺负厨师 但往死里整秘书
  • 秦全耀:庄则栋澄清和江青绯闻:她就打了我屁股一下(图)
  • 档案解读:江青到底有没有代笔毛“御批”过? (图)
  • 毛泽东与江青的温馨家庭生活照片 (图)
  • 浩然手上有百多个右派作家致江青的效忠信
  • 江青“反革命集团”重要案犯徐景贤在上海病亡
  • 柯云路:江青“失宠”缘由大揭秘
  • 變老鼠,化江青/李碧華
  • 江青,一个被邪恶势力迫害致死的女人
  • 赵达功:怀念江青同志
  • 邓正来:江青同志会是处女吗?
  • 红颜祸水是江青?——致袁鹰先生的公开信/张成觉
  • 就江青的历史评价与清风君商榷/西风独自凉
  • 读史杂感:李登辉、毛泽东、江青和蒋介石/西风独自凉
  • 从评价江青说开去/张成觉
  • 王稼祥朱仲丽夫妇:完全如实地写江青能出版吗?/师东兵
  • 一个共产党员对邓小平,华国锋,江青的反覆认识
  • 贴身护士回忆江青被抓真实情况:她不是个泼妇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