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推荐《墓碑——中国六十年代大饥荒纪实》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09日 转载)
    柳苏:有此浩劫看此墓碑 中国饿死三千六百万人 
    
     (博讯 boxun.com)

    
      三四十年前,中国发生了一件大事,一件惨绝人寰的事——三千六百万人活活地饿死了。也就是说,有超过五个香港这么多的人口都饿得活不下去。因饥饿造成出生率下降,当时出生的人数估计减少了四千万之多,死去和未生而死的,加起来就是七千多万,这就比十个香港的人口还要多了。你说恐怖不恐怖?
    
      这样恐怖的事情,香港人是不会明白的,至少是不清楚有多恐怖,因为不是发生在香港,只是散布在全国各地。官方不说,人们就不知道,就以为真的天下太平。
    
    立碑记「过」
    
      事情发生在一九五八年到一九六一年。当时在深圳和广东曾经发生过逃亡潮,每天都有难民逃来香港找寻生路、找一口饭吃。人们看到的只是香港的一角、广东的一角,却看不到远离广东的中国内地。
    
      内地许多人是怎么活下来的呢?先吃草根、树皮,这些都没有就只有活活等死。这本书的作者杨继绳是湖北人,他父亲就是最后饿了三天,活活饿死的。那些更远的地区,如西北地区,人们就更难逃过饿死的命运了。
    
      人死了,活着的人为他立碑,以作纪念。作者眼见这许多饿死的人,禁不住著书代碑,记载其事,竖在人们心里,叫后人知道人间竟有如此饿死人的大悲剧。古代人立碑以记功,他这样的立碑却是记「过」,追记六十年代中国曾经大量活活饿死人。而且此事非小,饿死的是三千六百万人,时间长达三四年之久。
    
      为什么会这样?官方的说法是:三年的自然灾害,影响收成;苏联的背信弃义,停止援助,撤走专家,影响生产。事实又如何呢?照专家的意见,一九五八年至一九六一年,虽说不上风调雨顺,却是一般的常年,而不是凶年,并没有影响到粮食的生产。至于苏联撕毁合同、撤走专家,那都是有关工业的事,和农业并没有什么关系,而且苏联这样做,已是中国出现大饥荒的一两年之后,根本谈不上是苏联的危害了。
    
      中国的大饥荒既赖不到苏联的头上,也赖不到老天爷的头上,那主要是自己要「大跃进」、「要跑步进入共产主义」的自讨苦吃。「人民公社好」,乡人办食堂,日日吃三餐,把米都吃光了。领导们还在口沫横飞,担心粮食多了怎么办?这才发现粮食不是多了,而是少了,少得不够吃了。那就少吃吧。先是少吃,继而没得吃,爆发各种疫症,百姓纷纷饿死病死。
    官方没有勇气认错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死亡人数在四五千万之间,虽然比中国大饥荒死掉的三千六百万为多,但这是发生在欧洲、亚洲、非洲三大洲之间,而且是七八年之久的事,不像中国在三四年之间就死掉这么多人;中国抗日战争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一部分,但大饥荒的死亡数字竟然超过中国抗日战争的死亡数字。
    
      这么重大的死亡事件,中国官方至今还没有正式承认过,只是把这三四年的情况,说成是「三年困难时期」。困难,当然是困难了,但岂仅仅是普普通通的困难?
    
    冒政治风险著作
    
      这上下两厚册的《墓碑——中国六十年代大饥荒纪实》是第一次的文字记载。作者杨继绳是新华社退休高级记者,从事新闻工作四十年。二○○○年起任《炎黄春秋》杂志副社长。这书不在北京,而在香港出版,固然是「一国两制」的一个小小的证明,但人们不能不问,为什么不能在北京出版?其实能在香港出版也是好的。这至少证明,官方并不准备对天下人都讳言其事,不准备对香港的中国人讳言其事,也不准备对一般的中国人始终讳言其事。
    
      但就连本书的作者本人,也对他这书的前途不敢作出什么肯定。他在本书的前言中用的标题是《永久的墓碑》,有着多重意义﹕一是为饿死的父亲立碑,二是为三千六百万饿死的中国人立碑,三是为造成大饥荒的制度立碑,四是为自己立碑。他说:「写此书有很大的政治风险,如因此而遭不测,也算是为理念而献身。」可见他是知道这有「政治风险」,他自己可能因此有「不测」。
    
      谨向这巨大无比的「墓碑」致哀!并向这史无前例的《墓碑》的作者致敬!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沉重的墓碑:读杨继绳《墓碑》60年代大饥荒纪实/刘放
  • 《 墓碑 》/倪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