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蒋经国过世后谒灵的香港艺人,有很多熟面孔 (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9月18日 转载)
    
    来源:凤凰博报
     truevoice的博客
    
    1988年这年初又有两个禁解除了,分别是报禁与发禁。在这之前,台湾报纸每天发行的篇幅数只有"三大张";即三张纸迭起来折一半。第一张是政治新闻,不过大都还是无聊的政令倡导,要不就是政府公布的新闻;第二张是民生社会新闻;第三张是娱乐版及副刊。报纸的编排永远是充满正气,四四方方,文章很整齐,字很多,图很少,其实就是无聊,蹲在马桶上就可以看完。
    
    而小朋友比较常看的是《国语日报》这是一个以儿童读者以及学习中文者而设计的报纸,字旁边都有附注音符号;报上也有些连载的漫画可以看,每个班级都一定会订的。
    
    一月一号解除报禁后,报纸的篇幅马上多了起来,新成立的报社也有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一下如百家争鸣般,各种言论都纷纷出现。
    
    而发禁则是指,过去台湾中学生的有一定的仪容规定,在发型方面,男生一律都是三分头;女生则一律都理着耳下一公分,俗称"西瓜皮"的发型。发禁开放后,这个规定由校方自行考虑。实际上这是个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的解禁,因为在后来几年里,许多学校仍然是这样要求学生的发型,不过通常会做到:学校与学生都可以接受的程度,也就是说,学生可以留长发,但男生不得盖住耳朵,必需露出后颈;女学生不可以超过衣领,超过衣领者必需札绑马尾,当然是不准烫不准这十几年间才慢慢开放的。而真正没有了发禁真正完全彻底解除发禁,应该是最近几年前的事,现在高中生学生完全可以留任何发型、可卷、可烫、可染想留多长都没问题。
    
    发禁解除的隔天,一月十三号,蒋经国就挂了。
    蒋经国过世后谒灵的香港艺人,有很多熟面孔
    
    蒋经国遗孀至灵堂
    
    1988年的1月13日,这一天我印象特别深刻,因为当天是爸爸的生日,那天晚上,我们全家一起在电视机前面收看华视播琼瑶小说改编的电视剧《海鸥飞处彩云飞》,我娘抢着看台视的《还君明珠》,在接近八点半后进广告,广告播一半电视上赫然出现蒋经国的遗像「蒋总统经国先生崩逝」,全家一阵愕然,画面也停在那里,时间好像顿时暂停了一样。
    
    「啊!他死了喔!」
    
    爸爸先开口,我听不出他语气中的情绪,
    
    过了差不多十分钟,电话一响,住在台南的外公也打电话来了,言语间听得出他掩不住的兴奋之情,一直在欢呼着;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台南的另一个亲戚也打电话来喊爽了。
    
    「你听你听,我们这里已经开始在放鞭炮了」他非要我们听听鞭炮不绝于耳的声音
    
    电视上遗像停格好一阵子后,画面就突然切到国民党的紧急中常会上(现在想起来,那真是个党国不分的年代),画面也带到,李登辉在随后宣誓就任总统。
    
      隔天到了学校,一早就弥漫的异样的气氛,当时是小学五年级,其实小朋友也不太当一回事,但也都能查觉到老师的神情有异。当天的朝会,降半旗;后来校长上台说话啦!以严肃沉重的心情跟大家宣布了这件事「各位小朋友,昨天,我们敬爱的 蒋故总统 经国先生崩逝了....」后来忘记他还说了什么,最后校长带大家一起喊口号:
    
    「三民主义万岁!」校长喊
    
    「三民主义万岁!」生答
    
    「三民主义统一中国」校长喊
    
    「三民主义统一中国」生答
    
    这时候学校中庭也出现了灵堂,每天老师都会带我们去鞠躬,然后老师就开始哭了,老师一哭,班上的女生也开始跟着哭,最后大家哭成一团
    
    「都是那些民进党的把蒋总统气死的,呜呜呜...」小女生一把鼻涕一把泪得愤愤不平说着。
    
    「新的蒋总统怎么不姓蒋了,那以后要叫什么总统」可是小朋友也窃窃私语了
    
    「李蒋总统吧!」
    
     那两个礼拜电视全都是黑白的,内容也都是些缅怀之类的影片,很无聊,并且禁止一切娱乐活动,所以附近的租录像带店的生意都特别好,当然都是掩着门营业的,你要先敲个那个铁卷门,老板从门上小孔看到是熟客后,才开小门放进来,活像是地下党接头。后来电视又变回彩色的,不过还是播怀念的影片,好多卡通及影集都看不到了。
    
    对于这件事,学校老师还是掩不住感激的心情谆谆教诲着对我们这群无知的小学生说那是因为蒋宋美龄女士不希望影响太多民众生活,所以要电视台把节目改回来,讲着讲着,老师又忍不住得哭出来了,但是那时候就觉得很奇怪啊,新总统明明就是李登辉了,为什么毫无权力的宋美龄能有权力管到那么多。
    
     接下来几天,就是遗体要从荣民总医院要移灵到忠烈祠这档事了。路线是从荣总经我家前的天母西路转中山北路往士林方向;学校三年级以上同学都参加了路祭大队,学校给大家手臂上发块麻布别着,在天母西路两旁排开。
    
    
    
    
    当时这个路线间我家前面是块空地,还是一片废墟和杂草丛生,像被炸过一样;但当移灵路线一公布,两天之内变成铺满园艺用草,绿草如荫的大草坪,几乎是我一觉醒来发现整个都变了,很夸张。
    
    到了路季当天,大家都别块黑布,但对于天天被关在学校的小朋友,其实还不都是以郊游的心情出校门的,所以一路上大家都还是嘻嘻哈哈的
    
    「今天到底是要来看什么的」小学生甲问
    
    「移尸体的啦!」乙答
    
    旁边的女生听到了,大怒
    
    「你怎么可以这样说,要是死了是你家里的人怎么办,呜呜呜」说着说着,她又哭了出来。
    
    见到她又哭了出来,一群男生又哄堂大笑,结果老师一个杀气的眼神瞄过来,一幅就是"等会回去要你们好看"的眼神。
    蒋经国过世后谒灵的香港艺人,有很多熟面孔


    
    蒋经国过世后谒灵的港籍艺人们,很多熟面孔吧!
    蒋经国过世后谒灵的香港艺人,有很多熟面孔


    
    蒋经国过世后谒灵的港籍艺人们,很多熟面孔吧!
    
    一到现场,就看到大批民众已经排在路两旁,还有连祭品都出来啦!这时前导机车已经通过,只听到远方路的那端传来一阵闷闷的声音,后来越来越近越大声,才发现是哭声如潮水般从远方随着车队慢慢涌进,然后这哭声才又继续从路的另一端消失。车队走了之后,我们就带队回校了;后来才知道,离我们不远的士东国小,是规定全校下跪的。
    
    移灵到忠烈祠后,当时台北市各处都还有免费的”瞻仰蒋故总统专车”候车处,民众也踊跃得去谒灵,不过大部份人的心态都还是难得有机会看一次总统就跟着去的,当然热血着在现场哭得稀哩哗啦的也不少。此外,海内外人士也纷纷来谒灵,比如李光耀啦!香港演艺圈如成龙等人啦!所以那时候看有什么名人又去谒灵了也是隔天去学校可以讨论的话题。
    
    再过不久,电视节目又恢复正常了,因为停播太久,怕观众忘记剧情,所以每一台的连续剧都来个"精华篇",一次看好几集,可真爽了,这也是连续剧第一次有精华篇的型式,但我也从此改看台视的《还君明珠》。
    
    蒋经国早期在台湾,因有苏联政战的背景,因此负责的是社会意识型态管制与监控的工作;但另一方面,他却又能积极走入民间,与群众打成一片。经过了各方面的历练,不仅党政军资历完整,政治实力在国民党内也无人能敌,再加上蒋先帝的刻意栽培,很自然的就成为了接班人。
    
    在蒋中正的时代,中华民国举国上下都是为了「反功大陆」而作准备,所以,对于台湾本地的开发并不积极;蒋经国掌握权力后,也许是深知「反功大陆」已是遥遥无期,进而才将注意力转到延续台湾发展的各样经济重大建设之上。
    
    他在行政院长任内,虽然国内外局势遽烈变化,但他带领的一批技术官僚,却能力排众议,大刀阔斧得完成十大建设,使台湾经济有了更飞快的成长;而到了八十年代总统任内,这个新旧交替激荡不断的时代,虽然是专制政府,也总是看清了时势,能采取合于时宜的决策,为台湾民主及经济的发展奠下重要的基石。
    
    当然,这些历史的尘埃也许需要更长的时候沉淀,几代后可能才会对功过有更客观的评价。现在有许多人开口闭口总是「蒋经国当总统的时候…..」似乎那个年代比现在更好,我想,其实可能是怀念当时经济正在全力发展,人人埋头苦干,同舟共济的充实感吧!现在大家都富了,反而一点共同的目标都没了,有些空虚。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百姓杂志:蒋经国的情治生涯
  • 蒋纬国透露 蒋经国非蒋介石亲生(图)
  • 蒋经国论俄罗斯
  • 蒋经国日记摘选
  • 蒋经国史达林莫斯科会谈秘辛
  • 邓小平拍板,蒋经国震怒——“自立晚报”首次“登陆”
  • 杨尚昆曾致信蒋经国 主张谈判谋求统一
  • 总得有人当蒋经国
  • 铁流:历史伟人蒋经国-写在蒋经国逝世二十周年
  • 紀念 蒋经国先生逝世20年(图)
  • 解龙将军:毛泽东与蒋经国是表兄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