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毛泽东:“你们怕群众上街,我不怕!!”(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30日 转载)
    
    
毛泽东:“你们怕群众上街,我不怕!!”

    
    ——毛主席谈工人罢工游行问题
    
    
    现在再搞大民主,我也赞成。你们怕群众上街,我不怕,来他几十万也不怕。“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这是古人有言,其人叫王熙凤,又名凤姐儿,就是她说的。无产阶级发动的大民主是对付阶级敌人的。民族敌人(无非是帝国主义,外国垄断资产阶级)也是阶级敌人。大民主也可以用来对付官僚主义者。
    我刚才讲,一万年以后还有革命,那时搞大民主还是可能的。有些人如果活得不耐烦了,搞官僚主义,见了群众一句好话没有,就是骂人,群众有问题不去解决,那就一定要被打倒。现在,这个危险是存在的。如果脱离群众,不去解决群众的问题,农民就要打扁担,工人就要上街示威,学生就要闹事。凡是出了这类事,第一要说是好事,我就是这样看的。
    早几年,在河南省一个地方要修飞机场,事先不给农民安排好,没有说清道理,就强迫人家搬家。那个庄的农民说,你拿根长棍子去拨树上雀儿的巢,把它搞下来,雀儿也要叫几声。邓小平你也有一个巢,我把你的巢搞烂了,你要不要叫几声?于是乎那个地方的群众布置了三道防线:第一道是小孩子,第二道是妇女,第三道是男的青壮年。到那里去测量的人都被赶走了,结果农民还是胜利了。后来,向农民好好说清楚,给他们作了安排,他们的家还是搬了,飞机场还是修了。这样的事情不少。
    现在,有这样一些人,好象得了天下,就高枕无忧,可以横行霸道了。这样的人,群众反对他,打石头,打锄头,我看是该当,我最欢迎。而且有些时候,只有打才能解决问题。共产党是要得到教训的。学生上街,工人上街,凡是有那样的事情,同志们要看作好事。成都有一百多学生要到北京请愿,一个列车上的学生在四川省广元车站就被阻止了,另外一个列车上的学生到了洛阳,没有能到北京来。我的意见,周总理的意见,是应当放到北京来,到有关部门去拜访。要允许工人罢工,允许群众示威。游行示威在宪法上是有根据的。
    以后修改宪法,我主张加一个罢工自由,要允许工人罢工。这样,有利于解决国家、厂长同群众的矛盾。
    无非是矛盾。世界充满着矛盾。民主革命解决了同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这一套矛盾。现在,在所有制方面同民族资本主义和小生产的矛盾也基本上解决了,别的方面的矛盾又突出出来了,新的矛盾又发生了。
    县委以上的干部有几十万,国家的命运就掌握在他们手里。如果不搞好,脱离群众,不是艰苦奋斗,那末,工人、农民、学生就有理由不赞成他们。我们一定要警惕,不要滋长官僚主义作风,不要形成一个脱离人民的贵族阶层。谁犯了官僚主义,不去解决群众的问题,骂群众,压群众,总是不改,群众就有理由把他革掉。我说革掉很好,应当革掉。
    
    摘自:毛泽东主席在中国共产党第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一九五六年十一月十五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六旬丁玲被逼画黑脸上街“演戏”
  • 中共害怕新疆人上街看奥运火炬传递
  • 北京股民上街抗议(图)
  • 哈尔滨退休职工冒雨上街抗议(图)
  • 贵州人权人士上街发人权资料(图)
  • 拉萨僧人接连抗议 武警驻寺院催泪弹阻上街
  • 失地农民遭遇强暴 喊冤无助开车上街(图)
  • 桂林市几千导游上街游行!
  • 不满深夜调高印花税,北京上海股民上街
  • 重庆,警用装甲巡逻车上街亮相!(图)
  • 习近平遇难题 上海拆迁户拟上街抗议(图)
  • 上海市民拟走上街头抗议强迫拆迁
  • 黑龙江方正一中学生抗议学校收费上街游行
  • 上海市数百居民上街抗议政府不公
  • 四川新津县两村民被当地政府捆绑上街游行
  • 江西地震记者亲历记:一些市民尖叫着冲上街道
  • 重庆特钢工人八月起持续上街抗议(图)
  • 美星制鞋数千名工人走上街头要求反对血汗工厂
  • 北京:警犬上街巡逻 罪案大幅下降(图)
  • 阜新市海州矿上万职工为维权走上街头 (图)
  • 相约八月八日,全民上街游行!
  • 胡平:劳尔说:他"不想为把坦克开上街头负责"
  • 北京收緊權力激發港人上街/劉慧卿
  • 汪红雨:民主,从网络走上街头
  • 汪红雨:民主,从网络走上街头
  • 中国良心死亡,香港良心上街/林保华
  • 苏三穿着乳罩上街算不算“先进文化”
  • 吴志森:董建华下台应上街庆祝吗?
  • 一月二十九日请穿黑衣上街!——赵紫阳治丧委员会公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