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從塔山到海南——台籍原國軍戰俘江水火憶往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2月0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濟寧戰役中,犧牲非常的慘烈,國共都有傷亡,印象仍很深刻。共軍用人海戰術,一波又一波,前仆後繼,民兵為第一線,有的僅攜帶2枚手榴彈,就往我們陣地衝過來,壕溝裡的我軍又不能不開槍,民兵都成為砲灰,非常可憐又殘忍。後來就隨便挖個坑,有的十幾個人集體簡單掩埋,屍臭味沖天。……返鄉後,親友經常會問一些到大陸參加戰爭的經驗,最值得回憶是濟寧戰役,當時我已晉升為中士班長,為了保護小城,共軍輪番轟炸,尤其夜晚更是可怕,砲彈一群一群的飛過來,砲聲隆隆,火光四起,傷亡非常的慘重。共軍包圍七、八天之久,還好濟寧城糧食飲水充足,守軍英勇抵抗,雖是斷垣殘壁,仍然沒有淪陷。共產黨最會欺騙老百姓,為了吸收民兵,打出好聽又響亮的口號,譬如「大家都是一家人,自己人不打自己人」。可是又用清算鬥爭、遊街示眾的方式及非常殘忍的手段對付地主及有錢人,導致有錢人都親近國軍,窮人反而偏向共產黨。因為跟著共軍當兵有吃有喝,至少也可以溫飽。當時兵荒馬亂,窮人很多,有的流離失所,冬天又冷,由於天寒地凍,到處都有凍死的老百姓,非常的悲慘,這就是戰爭的可怕。
    
     ——台籍原國軍老兵鍾發全 (博讯 boxun.com)

    
    瞭解更多台籍原國軍老兵戡亂與韓戰經歷? 可至◆析世鑑·廣斫鑑◆:
    http://www.boxun.com/hero/xsj1
    
    ◆ 彰往可以考來·顧後亦能瞻前 ◆
    
    ★【析世鑑】製作組,提醒任何意圖對【析世鑑】發佈內容做再傳播者,請務必閱讀我們關於【析世鑑】發佈內容的各項聲明: http://boxun.com/hero/xsj2
    
    ★【析世鑑】製作組,強烈鄙視任何未經著作人、著作財產權人或著作財產權受讓人等同意而略去原著述人、相關出版資訊等(例如:期刊名稱、期數;圖書名稱、出版機構等。)的轉發者及其相關行爲。
    
    ★ 囿於時間與精力,【析世鑑】所收數位文本之校對未能一一盡善,鲁鱼亥豕諒不能免,故我們忠告任何企圖以引用方式使用【析世鑑】文本内容的讀者,應核對有關文章之原載體並以原載體文本内容爲準,以免向隅。
    
    ★ 除特別說明者外,【析世鑑】收入的數位文本,均是由【析世鑑】製作組完成數位化處理。
    
    ◆ 彰往可以考來·顧後亦能瞻前 ◆
    
    
    1948年(民國37年)7-8月,冬天到了,當時上級命令我們準備支援瀋陽,我們先到葫蘆島,再到塔山,在此與共軍進行非常激烈的戰鬥,我在此役中左手中指受傷,我們的部隊在此打了七天七夜,但是就是打不下,而且死傷非常嚴重,到處都是屍體,幾乎是人踩人,看了就令人害怕,我們一個連有130人,剩下20-30人回來,而倖存的都是炊事等後勤兵,連、排長都陣亡。由於共軍當時將東北瀋陽中央軍的「新一軍」、「新二軍」、「青年軍」都繳械了,也獲得精良的武器與人員,難怪國民政府軍都打不下。
    
    ——台籍原國軍戰俘江水火
    
    ◆ 彰往可以考來·顧後亦能瞻前 ◆
    
    
    九十五師·江水火
    
    
    採訪人: 石瑞彬
    受訪人:江水火
    記錄者:石瑞彬
    時 間:95.02.09
    地 點:雲林縣虎尾鎮
    
    未告知家人,受利誘從軍去
    
    我是1929年(民國18年)1月24日出生在虎尾堀頭,但實際年齡比身份證上的還早二年,生肖屬龍。父親名叫江文課,母親江馬阿內,父母親共育有六男三女,我在家排行第八。家裡原本是種田,農閒之餘,還要幫別人做工,也因為家裡貧窮,所以小時候並未進學校唸書。
    
    1945年(民國34年),聽到國民政府宣傳,說青年去學國語,可以找到好工作。當時,也未告知家人,在1946年(民國35年)農曆正月初二日,我到虎尾機場(原日本人機場)空軍軍部集合,約訓練2-3個月後,再到宜蘭縣礁溪接受訓練3-4個月,那是屬於陸軍62軍95師。接著部隊移到宜蘭短暫停留一個月,就集中到基隆港上船,搭的是美國輪船,當時有人偷跑,我因為年紀小,而且身上也沒錢,所以沒有跟著跑,船大約航行了四天左右抵達華北秦皇島。
    
    航向秦皇岛,再參與塔山之役
    
    1947年(民國36年)端午節前後,我們由秦皇島下船,走了大約三十公里,就遇到共產黨的游擊隊,開始作戰,這是我第一次上戰場,當時心裡很害怕。當時共軍還沒什麼力量,那是屬於劉少奇、鄧小平的華北部隊,或許當時只是騷擾作用吧。之後,我們就到唐山,駐在外圍地區,當時都是借用民宅,就用門板鋪在客廳當床睡,那時候吃還有一點白米,之後的配給就是高樑、小米、大米等雜糧。不久,我們就轉到北平近郊的「風台機場」【析世鑑:「風台機場」,原文如此,蓋記錄者不悉史實訛「豐台機場」而成。】,負責機場附近的防衛任務,與美國人分開住,那時是美國空軍來支援,約幾個月的時間都是在附近打遊擊,共軍都是在晚上來偷襲,打了就跑。之後,部隊調到保定府,這是河北省省會,在此與劉,鄧部隊正式遭遇戰,他們約有幾個軍的兵力,數萬人都是正規軍,剛開始對方兵力較薄弱,但是愈打愈強,原來是共軍消滅了國民政府軍部隊,也俘擄很多武器彈藥;那時候沒有休息天天都在作戰,大概都是在唐山、北京之間戰鬥。共軍到處跑,我們就在後頭追,每個月只有補充新兵訓練時才稍作休息,幾乎整個華北都跑遍了。
    
    在華北作戰中,以公安縣、公安府的戰況最激烈【析世鑑:「公安縣、公安府」,原文如此,蓋記錄者不悉史實訛「固安縣、固安府」而成。】,當時死傷非常嚴重,而臺灣兵也死了很多。由於該地是共軍的老根據地,也是華北交通要道,為保衛天津的重要據點,因此雙方進行多次的攻防,駐地也都住不久,沒幾天就走,共軍來就打。那時我們都只是負責攻打,打下來後就交給地方管,當正規部隊出擊時,城內就交給保安團。
    
    1948年(民國37年)7-8月,冬天到了,當時上級命令我們準備支援瀋陽,我們先到葫蘆島,再到塔山,在此與共軍進行非常激烈的戰鬥,我在此役中左手中指受傷,我們的部隊在此打了七天七夜,但是就是打不下,而且死傷非常嚴重,到處都是屍體,幾乎是人踩人,看了就令人害怕,我們一個連有130人,剩下20-30人回來,而倖存的都是炊事等後勤兵,連、排長都陣亡。由於共軍當時將東北瀋陽中央軍的「新一軍」、「新二軍」、「青年軍」都繳械了,也獲得精良的武器與人員,難怪國民政府軍都打不下。
    
    
    被困十萬大山,彈盡援絕而降
    
    塔山戰敗後,我們這些傷兵經華北撤退到河北省塘沽、天津,再搭輪船到上海,一路跟著野戰軍醫院,轉到江西、湖南,再到廣西的桂林,在那裡住了快一年,後來就跟著兩廣部隊走,那是由白崇熙、李宗仁率領的部隊【析世鑑:「白崇熙」,原文如此,當爲「白崇禧」之訛。】,原準備往日南跑,伺機再回到臺灣。但當我們到達兩廣交界的十萬大山時,卻被共軍林彪與劉伯承部隊包圍了,這裡是我與共軍打的最後一次戰役,由於沒有錢,也沒糧食,被包圍後展開談判,我們的領導被俘擄,大約兩個軍團的兵力都被共軍俘擄。
    
    部隊在東北作戰時,補給尚稱良好,當時就是高樑、白麵、大米夾雜著吃,隔幾天換吃一種糧食,但是到了廣西以後,由於補給不到,吃的是半穀子,也就是未碾過的稻穀,也沒有伙食錢可以買菜,所以就吃辣椒,一餐發給二條佐餐。
    
    駭人聽聞的吃人事件
    
    在十萬大山時,我已升任副班長,在此我聽到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我當時的班上有補充廣西籍的新兵,他告訴我說,這個地方有人吃人的事情,那是廣西的土匪殺軍人來吃,不管你是國民政府軍或共軍,只要你是掉隊的就會被殺,那殺了之後只是吃人的肝臟,據說吃肝之後才不會怕,那個廣西籍的新兵他也吃過哩!
    
    成爲解放軍!
    
    被俘擄後,我們被送入訓練團,官兵分開集中訓練,那是屬於預備部隊,可隨時當作補充部隊,身體好的就投入共軍部隊,身體差、年紀大的就叫你回家。剛開始我是不願當兵的,我先報稱是福建省籍,被送到訓練團裡休息了約半年,由於部隊裡兵源不足,就叫我再去當兵,而這時上級也開始調查我的籍貫,由於福建省並無我的資料,只好承認是臺灣籍,也因為無法回家,就只好去當兵了。1949年(民國38年)我加入林彪的正規部隊,負責扛子彈的工作,那是屬於解放軍第62野戰軍,一個機動性很高的部隊,每天可以行軍80公里,我們一路往海南島移動,不到半個月,海南島佔領後大陸就淪陷了。1950-1956年(民國39年-45年)我都是在部隊裡,1953年(民國42年)接到上級命令,臺灣兵全部集中到福建廈門,準備進攻臺灣,但之後因為朝鮮戰爭爆發,當時上面的口號是以「對外不對內」為號召,要我們對付美國要緊。當時抽調支援朝鮮戰爭的兵力以機槍兵、砲兵及爆破兵為主,採抽籤方式,一個連只抽調一個班,幾個人而已,我那時因為參加共軍的軍齡不足,所以很幸運的沒有被抽到。
    
    文革期間被批鬥,「漢奸」「特務」任人欺
    
    我大約在部隊6年後,轉入地方搞商業工作,那時是1956-57年(民國45年-46年)間。當時分配在海南島海口市政府商業部門工作,負責管理商品職位,我的月薪是按部隊階級配給,每個月可領到70元人民幣。1967年(民國56年)與太太陳月和結婚,妻子是海南島人,也是在同一個部門工作的同事,婚後共育有3女1男。
    
    文化大革命期間,部分臺灣人原先如果在那邊說話不注意,就會成為被批鬥的對象,連本地人也一樣。批鬥時都是被戴上兩頂帽子,還在你的胸前掛牌子,上面寫著「日本鬼的特務、國民黨的漢奸」,那個牌子大約重十幾斤,還要拿著鑼敲打,自己被要求坦白說,否則就會被打,還要送勞改,有些人甚至被打死。臺灣人在當地都不承認自己是臺灣人,都是報稱當地人,只有我敢報自己是臺灣人,因為沒做過壞事,也不怕批鬥,就算要批鬥也舉不出人、事、時、地,拿我沒輒。改革開放後,鄧小平上台後大家都可以回來找工作了。
    
    在海南島第一代臺灣人約有三百多人,第二代就有五百多人,有些是日本時期遺留的台籍日本兵,我們大都不敢往來,一直到平反後才有來往。之前,台籍老兵每年都有聚會一次,就在「臺灣同鄉聯誼會」開會。兩岸開放後,在日本時代去大陸的,僅可回台探親,但不可以定居,而國民黨時代去的,就可以回台定居了,只是那些第一代的大概都死了,據我所知,國民黨的台籍老兵有8、9個,回來臺灣有4人,目前僅剩1、2人吧,那些人為什麼不回台呢,原因是找不到擔保的人,由於回台後會有分家產的機會,所以沒有人願意擔保。
    
    兩岸開放終返臺,故鄉一別四十載
    
    我一直在看管部門工作40年後退休,退休每個月可以領到約600元人民幣。兩岸開放後,我與家人取得聯繫並由哥哥擔保返台。回到臺灣後,政府發給慰撫金80萬元、國防部及省政府各發給慰問金5萬元,另外每個月發給就養金新台幣13,550元。回台初期是自己帶么女回來,找到房子租住後再找工作做,先在鞋廠工作,那時月薪約有l 5,000元,工作半年左右,就換到電鍍廠工作,月薪20,000元,但是較危險,我做了三年後工廠關門,只好打零工。幾年後將二個女兒及一個兒子都接回來,並各自找到工作,女兒叫我不要再工作了才休息,目前大女兒在香港開店賣電器,太太也沒有回來,次女在工廠做作業員、么女曾擔任會計,兒子做鐵工,媳婦在斗南速食麵廠工作,生活還過得去。
    
    心 願
    
    目前所居住的房子是自己購買的,但還有貸款2-3百萬元。我最大的心願是希望政府能開放,讓我的妻子能來臺灣居住,當年開放來台條件較寬,由於其他因素未能及時來台,之後申請時,相關單位說來台定居時期已過。目前最大的心願就是希望政府能給予通融,讓在海南島的妻子能回到臺灣定居,俾免兩地相思。
    
    
    ◆ ◆ ◆ 全文完 ◆ ◆ ◆
    
     以上《九十五師·江水火》,原題《亂世下的悲情,虎尾漢子征中國·江水火》,是以中華民國九十五年初版之《傷痕血淚——戰後原台籍國軍口述歷史》(南投市:國史館臺灣文獻館)同名內容全文爲底本完成數位化處理。網際網路首發◆析世鑑◆:http://boxun.com/hero/xsj.shtml
    
    ◆ 彰往可以考來·顧後亦能瞻前 ◆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