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胡耀邦支持邓丽君“登陆”的前前后后 (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2月29日 转载)
    
    来源:动向杂志
     2007年5月8日是邓丽君逝世12周年。我在网上看到有帖子上提到《邓丽君自选演唱歌曲225首》这本老歌集。一位署名心语的永远的邓丽君博客,还从中选出其中50余首,略加文字,串编成《爱情的故事》,以示怀念。同时记录了连我都忘记的该歌集准确的出版日期:“(1986年)12月中国文化艺术出版社(中国大陆)出版该书,从筹划到出版历时一年多,邓丽君亲自题词。1987年4月底在港台发行专辑。”这一切,作为亲历者,让我回想起封存已久的一段往事。
    胡耀邦支持邓丽君“登陆”的前前后后
    
    右起:编者关键、责任编辑杨爱伦
    
    筹划“邓丽君自选演唱歌曲”
    
    1985年夏天的一个清晨,《北京青年报》记者关键到出版社找我,说他带来一个选题。我一听,又是邓丽君的歌集。刚被总编“枪毙”了一个由中国音协歌曲编辑部编辑的同样题材的选题。我觉得很难通过。但,大凡当记者的都有死缠硬泡的本事,况且他很幽默,选题确有它的诱人之处。关键何许人也?大陆越洋跟邓丽君通话祝贺她生日的第一人。随后他受邓小姐的委托在大陆筹措出书和演出事宜,是有正式授权的,可谓正宗;该歌集由邓丽君本人自选,从曲目、题词到大量的照片,概由邓丽君亲定。一旦出版,具权威性。唯一不利的条件是,没有现成稿子,他们所能提供的全部是音带。需要记谱,增加了工作量和难度。好货不便宜啊。于是,我把《邓丽君自选演唱歌曲225首》报了上去。
    胡耀邦支持邓丽君“登陆”的前前后后


    
    等待是漫长的。总编辑和编辑思考的角度总也不同。数月后,新任总编到了。他“踢”开的头一脚竟就是邓丽君的歌集。于是乎出版社上下一路为她开绿灯。特聘两位音乐专家和我分头记谱,大大加快了工作进程。那时我对邓丽君的歌不太熟。但由我主持编辑的《歌迷之友》、《中外名歌精选》丛书正在旺销,《北京晚报》还专文呼吁过此类歌集难买。职业的敏感使我看到读者的需求和青年欣赏口味的变化。邓丽君的歌前几年还在地下流传。转眼间,你走在大街小巷,邓丽君的歌会不经意地从某家窗口飘进耳朵,让你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在当时,如果你不知道邓丽君,不了解她的歌,那就是赶不上潮流。
    
    
    不了解她的歌,就是赶不上潮流
    
    
    既然看好了这份市场,自然就有了信心。那段日子,我的工作就是抱着录音机没日没夜地边听边记谱,日子长了,我对她的每一首歌就都非常熟悉了,也慢慢品出了味道。几百首风格各异的经典歌曲,或细腻温婉,或凄美动人,或意象深远,犹如扑面而来的清风,充满诗情画意,情爱流溢其间。听她轻吟浅叹,娓娓细语,就像走过了春风秋雨,夏蝉冬雪,一个“情”字让她演绎得淋漓尽致,美得像雨后山间的薄雾,纯得像甘洌轻盈的泉水。我不由得喜欢上她的歌。
    
    当我们终于完整地记录下所有的音符,并得到邓小姐满意的答复和为歌集亲笔题词后,继而开始了下一步流程。那时还是铅字排版,为抢时间,我们下到车间,当场校对,随校随改,加班加点,饿了就吃带去的饼干。经过一段紧张而有效的努力,最终提前拿出了清样。而封面、插图的设计与制作采用了当时最为先进的压膜技术。一切妥贴之后,到底印多少呢?仅天津一地就订购60万册。通过正规渠道征订来的数目也在30万以上。社领导综合种种因素,拍板开印了32万。这个数字在我心中一直存有很大的遗憾。但也只能如此。以后一些书商甚至堵到我家来要书,都被我回绝了。
    
    其间,我们两次约见邓丽君在香港的代理人,所谈内容主要涉及出版有关事宜及出版合同的签定。最后一次约见,由于联系人搞错了饭店的名称,我和社长错过和他见面的时间,只好通过电话敲定了一些事情。这种低级的失误是令人遗憾的。不过就是这一次邓小姐表达了要来大陆演唱的心愿。
    
    
    胡耀邦支持“邓丽君工程”
    
    
    我们把有关信件呈报给了胡耀邦同志,得到他的支持,并由他责成中央统战部设立了“邓丽君工程”专事前期筹备工作。邓小姐听到这个消息十分欣喜,她准备了庞大的乐队伴奏,创作了几首新歌,其中有我写词谱写的一首歌,制作了几万件有她亲笔签名的T恤衫,准备送给大陆歌迷,包括演出的场次等,都做了详尽而精心的策划。我和音乐界的朋友们都期盼着能亲耳聆听到她甜美的歌喉。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一天晚上关键突然来到我家,说有人要抓他,他得赶快出国。由于复杂的政治因素。胡耀邦同志病了。后来还听到邓丽君在台湾参加劳军慰问演唱,并秘密加入了台湾的特务组织等谣传。邓小姐的祖国之行终成泡影。
    
    时隔不到10年,42岁的邓丽君因气喘病发猝死于泰国清迈。至今12年过去了,人们仍以各种方式寄托对邓丽君的哀思,对她关注的程度仍然有增无减。一位知名艺人曾说,“凡是有海水的地方就有邓丽君的歌”。一个歌星能有如此感召力,在历史上也鲜见。
    
    让我们记住这位杰出的歌手,她甜润多情的歌永在我心中。
    
    爱伦写于2007/6/25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