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缅共生涯(一):上山下乡运动(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1月14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1969年3月,全国实现了山河一片红,各地都成立了文革后期的革命委员会,中国的文化大革命也进入斗批改阶段。毛泽东为了缓和城里的矛盾,向广大学生发出了:“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的指示,文化大革命中风云一时的红卫兵只好离开了自己的家乡,离开父母,纷纷去到边远地区去接受再教育,形成文革后期轰轰烈烈的上山下乡运动。
    
    1969年初春的阳光,刚刚给这个饱经劫难的城市带来一丝温暖,经历了文化大革命运动的人们,都想过上自己安宁的日子,可是阶级斗争的浪潮,又开始席卷全省,“划线站队”让许许多多的人一夜之间成为牛鬼蛇神。
    
    一时间,从城市到乡村,数以百万计的群众被划成站错队的人员,统统戴上“国民党特务”及“国民党别动队”的罪名遭受着无休止的批斗、殴打,城里更不例外,头顶高帽子游街成为当时最为时髦的一项批斗方式,每一条可以容纳人的街头,刚走了一批被游游街的人,另一批又紧紧跟随着走了过来,似乎永远都走不完,城里到处都能见到这样那样的“国民党特务”及形形色色的牛鬼蛇神。
    
    这里的前身是师范专科学校,古朴的校园映衬在一片片苍松翠柏之下,抗日战争日本飞机来轰炸也只炸碎了这里的几块石阶,被轰炸过的石阶,带着创伤,静静地躺在地上,两排醒目的大批判专栏上写着:“将国民党特务,反军乱军、土匪、五一六分子尚光揪出来示众!”“尚光不投降就叫他灭亡!”。进入学校大门的地上,也用扫帚沾上石灰水划了一条巨大的标语:“把国民党别动队成员尚光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写这条标语的人不只是希望被踏上一只脚,而是更期盼给进进出出的人踩在脚下。
    
    缅共生涯(一):上山下乡运动
    
    (划线站队批斗大会)
    
    高音喇叭的尖叫声,传遍了学校的每一个角落,足球场成了开批斗大会的地方。临时主席台下面,高高矮矮、男男女女的站着七八十个胸前挂着黑版的老师和学生,学校原校长削瘦的身影站在第一排第一个位置上,头上顶着一顶一米多高的帽子,帽子的顶上飘飞着一串白色的纸花。接下来就是一大溜“国民党特务”和“牛鬼蛇神”,尚光文化革命时期是学校群众组织的头头、中学红卫兵常委,学校成立革命委员会成为付主任,现在也紧靠在校长冯志华边上,胸前挂了一块巨大的黑牌,黑牌上写着“国民党特务、五一六分子、反军乱军分子、坏头头尚光。”“尚光”两个字用红墨水划了一个鲜红的叉,吊在胸前的黑牌用一根铁丝穿起来,铁丝已经深深的勒进尚光的脖子,两行汗水不停地顺着尚光的头发滴在地上,地面已经让掉下来的汗水映湿。
    
    学校的军代表、革委会主任李智手拿红宝书站在主席台上,指挥一个又一个的学生或老师上主席台对冯志华、尚光他们进行揭发批斗。大会进行了三个多小时,会上什么人揭发了什么问题尚光一句也没有听进去,两眼茫然地看着前方的地面,几百条不停挥动的胳膊和愤慨的口号丝毫没有让他改变半点表情。
    
    接下来浩浩荡荡的游街在军代表的带领下开始了,一队工人纠察队员,手里拎着铝球棒把冯志华、尚光等一群“国民党特务”押上街头示众。从学校走出来后,稍微有一点可以活动的机会,尚光站了一上午的脚有了些感觉,脖子上吊牌子的铁线勒的让他喘不过去来,只要跟不上游行的队伍,工人纠察队员手里的大棒就会毫不留情的横扫到身上,尚光不敢有一丝大意,一棒打下来马上就倒在地上,那时就真的很惨,几十双矿工穿的翻毛皮鞋就会踢在自己身上,在那种情况下,唯一的解脱就是马上死掉,否则后果很难想像。
    
    缅共生涯(一):上山下乡运动


    
    (游街示众的队伍)
    
    队伍走得越来越慢,尚光的脖子已经麻木了,他偏过头,看到已经走到市中心百货大楼,游街示众的队伍越来越多,拥挤的街上站满了各种各样的牛鬼蛇神,有的手上全部涂上墨汁,成为一只只黑手,有的头上被刷上五颜六色的油漆,有的身上披着麻布片,麻布片上写着名字,名字同样被打上了叉,走资派、黑手都戴着高帽子,其它人身上挂着一块牌子,游街示众队伍里能看到的熟人也越来越多。
    
    好不容易游出百货大楼,对面又开过来几十辆大卡车,车驾驶室顶上站着被游街示众的人,傍边的纠察队一人扭着对方的一只手,还把被扭的人头发紧紧抓住,据说这叫坐“喷气式”。突然尚光看到一个人脖子上的黑牌,尚光差点没笑出声来,黑牌上醒目的写着:“国民党特务组头目、坏头头、反军黑手方向东!”跟在后面的车上是省委书记处书记及省里中、上层干部近三百多人,长长的车队根本看不到尾在那里,这些人脸上大多数毫无表情,一付任人宰割的样子。方向东拼命在挣扎,一瞬间他也看到了尚光,两人的眼光碰在一起时,双方的眼里都露出了说不出的悲哀。
    
    缅共生涯(一):上山下乡运动


    
    (正在游街批斗的方向东)
    
    方向东是省里名牌大学的学生,文化革命一开始尚光就参加了他组织的造反派,文革的共同历程把他和尚光联在一起,尚光也成为中学红卫兵常委。省革命委员会成立时方向东担任省革委常委,这段时期双方很难碰上一次面,想不到游街示众碰在一起。
    
    沿着市区游完一圈后,游街的队伍回到学校,站在尚光前边的冯校长刚走进校门就昏倒在地上,几个工纠队员马上把他拖到学校礼堂里边,不一会就听到他的惨叫声。军代表李智带了几个专政队的人员走过来向被游街的人员训话,要求他们每天必须七点到学校参加毛泽东思想学习班,胆敢不来参加的就交到专政队,由专政队对他们进行无产阶级专政。尚光不知听到什么没有,同学杨全和韦明军见军代表一转身就上来帮尚光脖子上的牌子取了下来,整块牌子近二十五公斤,用铁版切割的,专政队特地到省煤矿机械厂拿来让尚光他们挂,要让尚光他们尝一下无产阶级专政的威力。铁丝深深抠进尚光脖子的肉里,十二个小时吊在自己脖子上,尚光只感到脖子全麻木了,剩下的脑袋似乎已经不属于自己。
    
    杨全轻轻地帮尚光按摩,脖子一圈都凝上了紫色的血痂。从上午八点到现在,尚光滴水未进,发白的军服被弄得斑痕累累,全身上下没有一点干净的地方。尚光被揪上台批判时,韦明军多了一个心眼,从尚光头上取下他戴着的军帽,现在再往头上戴帽子,尚光自己都不清楚是不是戴在了自己头上。
    
    大家一起走到大街上,街头游行的队伍还在增加,在艳芳照相馆门口,尚光突发奇想要给自己照一张相,几十年后的今天,这张照片仍然好好地保留在尚光的身边,十七岁的年华,应当是一个多么美好的记忆,可惜留给尚光的却是一生中最沉重的思考。
    
    开始的头几天,学习班的气氛相当紧张,稍有一点不对劲就会遭到群众专政队员的暴打,无论是老师还是学生,没有谁能够躲过这一关,尚光也尝到了群众专政的兹味,旧的伤痕还没有痊愈,新的创伤又盖在上面。过了
    没几天,这种紧张的气氛完全被上山下乡的浪潮冲淡了,因为即使是群众专政队的队员也免不了要走接受贫下中农的路,一时人心惶惶,大家一见面首先就问“想好到那里去了?”由于有了“划线站队”,上山下乡也分成等级,没有站错队的同学可以选取择到生产建设兵团,站错队的就只能到边疆的山区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到建设兵团吃穿不愁,据说和解放军的待遇一样,发给军装,只是没有领章、帽徽。到边疆农村插队的就说不成了,吃的、用的都要靠自己来解决,如果一年到头挣不够工分,连基本口粮也没有,那里还能吃上饭。
    
    划线站队学习班在上山下乡接受再教育的指示下匆匆收场。尚光的父亲通过关系让自己的儿子去当兵,十四军三十九师同意接收尚光当兵,但政审时却被学校军代表大笔一挥刷了下来,“不宜入伍”四个字断送了尚光当兵的念头并被打入历史的另册。
    
    当兵没有任何指望,在城里又是人心慌慌,尚光终于说服了家里的父母,准备于1969年3月18日和同学们一起到云南生产建设兵团去接受再教育。父母同意尚光到兵团,尚光天天就和班里要好的同学忙着打点行装,期盼早日离开学校,让那些遭受到的苦难永远留在心里。
    
    3月17日上午班主任召开全班会议,老师在会上宣布除了尚光以外全体同学都能到云南生产建设兵团为祖国的橡胶事业贡献青春。尚光以为自己听错了,杨全坐在他傍边一句话也没有说。班会才结束,尚光就跑到班主任面前,还没有开口,老师就对尚光说:“没有办法,我已经尽力为你争取让你和班上的同学一起到建设兵团,据军代表说接市清理阶级队伍办公室通知,你的问题还没有搞清楚,暂时不能参加学校的上山下乡活动。”
    
    班主任在对尚光说话时,内心表示出极大的惋惜,因为她知道尚光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尚光心里很感激老师对自己的关怀,老师已经尽到了她最大的努力。班上的几个同学十分气愤,他们问老师军代表在不在学校,一定要到校革委军代表那里去问个明白,为尚光讨一个说法,尚光很受感动,但他自己清楚,现在去找任何人都没有用,为了不让同学们难受,尚光压制着内心的愤怒,自我解嘲地说:“这样真的很好,我就可以不用跟着你们上山下乡受苦啦。”
    
    明天就要和同学们分别,他们马上就要离开这个从小生长和养育自己的城市奔赴遥远的边疆,大家都不清楚等待和面临的是一个什么样的命运,虽然是到生产建设兵团,可还是掩饰不了同学们离开家乡的难受。或许是少年的无知,还是没有任何一个人愿意唤起自己内心不安的情绪,大家在一起告别时还七嘴八舌地幢景着美好的明天。
    
    云南各边疆农场为了备战、备荒需要,农垦局所辖农场全部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云南生产建设兵团。尚光他们班同学全部分配到云南生产建设兵团二师七团,能成为一名解放军军垦战士,同学们的心情可以理解,虽然一样是下乡接受再教育,但在兵团确实比农村好得多,据来接知青的兵团干部介绍,他们那里头顶香蕉、脚踩菠萝,摔一跤可以抓起一把花生,同学们虽然也清楚是骗人的鬼话,但谁也没有说其它的话。 _(博讯记者:兰剑)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缅共:和毛主席握过手的毒贩们(图)
  • 中共援助缅共闹革命揭秘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