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广西军区围剿凤山“造反大军”真相——文革机密档案揭密之四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1月0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丹麦)小平头
    1968年下半年。韦国清(广西区党委书记、广州军区第一政委),动用军队会同广西各地"联指"在南宁、柳州、桂林、梧州等地围歼广西"四.二二"(柳州、桂林、梧州的"造反大军")的同时,也专门调动部队和 "联指"围剿凤山县的"造反大军"。尽管是一个县的围剿,但其背景之特殊、屠杀之惨、围剿时间之长,在广西文革中轰动一时,特此专文以述之。
     (博讯 boxun.com)

背景

    
    文革之初,广西各派群众组织联合后分裂为两大派:广西 " 联指"(全称"无产阶级革命派联合指挥部")和广西"四.二二"(全称"广西四.二二革命行动指挥部")。
    
    "联指"拥有现实当权者(韦国清)以及广西军区和几乎整个县乡政权及组织的支持,在广西是多数派,或称"大派",广西"四.二二"(含柳州、桂林、梧州的"造反大军"和柳铁工机联),则是少数派,又称小派。
    
    唯独河池地区凤山县的形势有别于广西其它地方,该县"造反大军"的势力占压倒多数,这在广西是绝无仅有的。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是:当时凤山县副县长覃家修和离休老干部、当年韦拔群部一营营长廖熙英,不满广西军区"支左","支一派,压一派"(即支持 "联指",压制"四.二二"在凤山的群众组织"七.二九"兵团)因此俩人领头对抗军方,支持" 七.二九"。
    
    廖熙英、覃家修二人在凤山老革命根据地颇有威望,该县广大农民和民兵跟着廖、覃加入"七.二九"兵团。这样凤山的"七.二九"成为凤山县的多数派,而且是以国家干部和农村基层干部为主的群众组织。由于他们人数少,在两派武斗中曾多次失利。如凤山县人武部部长在武斗中被"造反大军"绑架。广西革筹和广西军区及广西 "联指",自然视其为眼中钉,肉中刺,急欲拔除而后快。(1)
    
    1968年2月2日,广西革筹给凤山县发出制止武斗的五条命令:
    
    1,两派都是群众组织,有分歧须通过协商解决。
    
    2,"造反大军"进攻"联指"据点是错误的,立即回原单位抓革命促生产,停止进攻,撤除包围。
    
    3,农民("联指")进城搞武斗是错误的,立即回原单位。
    
    4,要维护中央"九.五"命令,不许抢夺武器装备。
    
    5,"造反大军"绑架县人武部部长是十分错误的,要立即送回。(2)
    
    "打蛇要打头",要扭转凤山的局势,只有首先将覃家修、廖熙英当"阶级敌人"打下去,才能接着把"七.二九"歼灭之。
    
罗织罪名

    
    下面列举的事实,证明广西革筹和广西军区在1968年是如何有步骤、有计划地给凤山"造反大军"罗织罪名,上纲上线,达到围剿屠杀"七.二九"的目的。
    
    1968年2月16日,广西革筹、广西军区向周恩来总理、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发出《凤山县、柳江县发生武斗的情况》的电报。
    
    电报说,自一月中旬,广西"四.二二"和广西" 联指"分别派宣传队到凤山县两派中去活动,使两派不断发生摩擦,并多次发生武斗。 1 月 29日,该县 "造反大军"夺了九家等四个公社" 联指"民兵武器,2月3日,"造反大军"300多人包围凤山县城"联指"据点。"联指"也调农民进城,双方共调农民千余人进城武斗。
    
    革筹小组派沙池军分区司令员孙长锁去处理该县武斗效果不大,该县武斗的发生和扩大,除坏人挑动是主要原因外,当权派副县长覃家修和离休老干部廖熙英插手是重要原因。他们支持"造反大军",利用自己在群众中的威望和影响,调动农民进城。此外是凤山县人武部在"支左"工作中的亲一派疏一派,"造反大军"失去信任 ……(3)
    
    自此,广西革筹和广西军区紧锣密鼓地酝酿布署解决凤山"七.二九"问题。
    
    2月27日,广西军区司令员欧致富接见凤山县" 联指"代表,听取他们汇报凤山县"造反大军"的问题,欧致富向他们表示要揪出插手凤山的"黑手"来。(4)
    
    下面这份会议记录,披露了广西军区围剿融安县、凤山县"造反大军"的决策过程。
    
    3月7日晚,广西革筹小组开会,研究决策几个重大问题。出席人:韦国清(广西革筹小组组长、区党委书记、兼广州军区第一政委)、欧致富(广西军区司令员)、魏佑铸(广西军区政委)、伍晋南(区党委副书记)、安平生(区党委副书记)。列席人:徐其海(区党委常委)、孙磊(广西军区政治部主任)、吴华(广西军区副司令员)。
    
    韦国清说,融安县和凤山县的问题要处理,可以给中央些报告,提出处理方案,博白县已去了部分部队,可以解决问题了。
    
    欧致富说,对融安县"造反大军"可采用解决里高圩办法解决。(2月上旬至中旬, 柳江县人武部支持"联指"围剿 "造反大军",里高的"造反大军"缺武器,于2月29日命令6886部队派24辆卡车全副武装人员前去包围里高的"造反大军",收回武器,并抓获了60多人,押送柳江)
    
    韦国清说,看看需要多少部队,由欧致富具体组织凤山县是否也采取同样办法(即派部队围剿)解决?
    
    欧致富说,融安"四.二二"的"造反大军"有六百多条枪,一千多人,部队少了是不行的。
    
    魏佑铸说,建议广州军区给广西调部队。
    
    韦国清说,可以向广州军区提出意见,派部队解决柳州地区问题(融安县属柳州地区),对凤山县建议由220师派部队解决 …… (5)
    
    3月11日晚,广西革筹、广西军区发出《同意凤山县部队进驻"联指"据点,保护群众》的电报。广西军区命令659团一营去凤山"支左",实为支持"联指",打击"造反大军"。
    
    广西军区经过按部就班地布署,已经到了可以给凤山"七.二九"罗织罪名、上纲上线孙时候了。
    
    5月22日,广西军区政治部印发《关于凤山县武斗情况调查报告》。
    
    调查报告说,该县武斗严重的原因是:
    
    第一,刘(少奇)、邓(小平)、陶(铸)"黑线"串到凤山,"叛徒变节分子"
    
    廖熙英、黄德昌、"右派分子"陈缓章、"下台干部"莫以同和"走资派"覃家修(原副县长)等挑起来的。
    
    第二,国民党反动派遗留下来的残渣余孽、历史反革命、暗藏特务及社会上牛鬼蛇神混进群众组织,进行阶级报复。
    
    第三,"黑线"从外地伸向凤山。南宁"工总"有人来×德保县长、"走资派"林维龙、东兰县副县长、"走资派"刘王义来凤山"活动"。此外,还有香港特务也插手凤山。
    
    调查报告还指出:"凤山是广西军区和广州军区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的先进单位,是中南地区的一面旗帜,却遭到了"南霸天"——陶铸和广西党内"走资派"贺(希明)、霍(泛)、傅(雨田)之流的极端仇视,那里一小撮"阶级敌人"以革命老人面目出现 ……
    
    调查报告要求对凤山一小撮"阶级敌人"破坏"文革","挑起武斗"要采取"强硬"措施。(7)
    
    7月2日,广西革筹,广西军区向凤山县"支左"小组发出了《关于稳住部队阵脚,加强社会调查的指示》的电报。
    
    自从广西军区命令659团一营去凤山"支左"(实为支持"联指"),致使两派矛盾加剧,武斗升级。" 七.二九"兵团抢枪武装自己。
    
    准备对付"联指"贺部队的包围,电报中指出,部队要排除困难,深入宣传最新指示,依靠群众揭露"阶级敌人"挑拨军民关系,挑动群众斗群众的罪行,要稳住阵脚,坚守岗位,驻军和人武部领导机关不得撤出县城。(8)
    
    广西革筹小组成员韦国清(区党委书记、广西革筹小组组长)、魏佑铸(广西军区政委)、焦红光(空七军政委)上北京向中央文革汇报"当前广西阶级斗争情况"。
    
    下面这个从北京发回广西的电报,从中可以看出韦国清是如何遥控指挥,炮制冤案的。
    
    7月16日晚,董坤("支左"人员,原部队保卫干事)从北京给广西军区来电报说,经在京领导研究,有几个问题答复如下:
    
    1,清理敌伪档案工作已取得一定的成绩,应继续抓紧进行,已查出的"叛徒"、"特务",应抓紧核实。如有厅局级以上的应先搞清几个报来。
    
    2,拟再公布一批"反共救国团"成员及其罪恶。上石"农总"问题也可以公布。
    
    3,广播电台目前在广播中不要提到"七.三"布告及贺(希明)、霍(泛)、傅(雨田)、谢(王岗)、袁(家柯)问题。
    
    4,覃家修(凤山县副县长)的材料要继续核实。核实后的材料如够点名批判的,即由家里领导讨论决定。(9)
    
    果然,三天后广西革筹马上立竿见影地抛出覃家修的所谓"罪行"材料。
    
    7月19日,广西革筹给河池专区革委会、凤山县"支左"领导小组的通知。通知说:"凤山县原副县长覃家修在文革中,顽固地执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挑动群众,指挥武斗,破坏革命秩序,破坏抓革命促生产,做了不少坏事,起了很坏的作用,至今仍不回原单位,是一个死不悔改的'走资派',应该批深批透,批倒批臭"。
    
     通知下达后,凤山县人武部和"联指"在全县范围内组织覃家修的罪行。(10)
     覃家修和廖熙英被罗织的"罪行"甚多,只有将覃、廖二人当"阶级敌人"打下去,韦国清才能名正言顺围歼凤山"七.二九"兵团。
    
江洲惨案

    
    1968年8月1日,由沙池地区的凌云、乐业、巴马县人武部干部带领的三县"联指"武斗队和6911部队进入凤山县,会同该县"联指"和人武部中队共一千多武装人员,围剿凤山"七.二九"兵团。
    
     中央"七.三"布告下达后,"七.二九"被凤山县人武部和"联指"当作"土匪"围剿,人马逃散到到"南山"——江洲一带和"北山"——六隆一带躲藏。
    
     8月1日这天,解放军和凌云县"联指"武斗队包围了江洲一岩洞。岩洞里有男女老少一百多人。其中武装民兵十多人(有七枝步枪)。解放军和凌云县"联指"围攻三天三夜后,岩洞里弹尽量决,老人和小孩呼吁救命。于是山洞里的人提出,保证他们人身安全,即缴械投降。解放军和"联指"同意。
     三日上午,山洞内派出代表黄显应、陆祖业、陆伦贵出来谈判,指挥围攻山洞的凌云县人武部科长卢元俊主持"和谈"会议。双方谈判结果,达成协议:山洞内"七.二九"交枪投降,保证全部人身"安全"。
     经双方签字后,"七.二九"先交枪,后出洞。解放军和"联指"收缴枪支后,把出洞的男女老少全部押到大队部仓库里关起来。
     三小时后,解放军和"联指"枪杀了七人,其中一个小孩年仅十二岁。尔后,又杀害十多人。——这就是震惊河池、百色两地区的"江洲惨案"。
     但在文革中却被称之为"江洲剿匪大捷"。卢元俊等杀人凶手"立功受奖"。
     继"江洲惨案"后,解放军和"联指"又围剿"北山"。
     在围剿凤山"七.二九"的同天(8月1日)韦国清调动部队和"联指"武装大规模围歼广西"四.二二"在南宁的区展览馆据点。
    
围剿"七.二九"兵团

    
     8月10日,河池军分区司令员孙长锁、副参谋长李义川,奉广西军区之命,在东兰县人武部主持召开"关于用武力解决凤山'七.二九'问题紧急会议"。
     参加会议的有:天峨县人武部张家斌、巴马瑶族自治县人武部李彦智、南丹县人武部刘子龙、东兰县人武部宋高德、赵恒斌、凤山县人武部张春林、陈金柱,凤山县"联指"头目覃杰,6911部队政委李永宽等。
     孙长锁在会上传达说,根据广西军区首长命令,要用解决南宁解放路(围歼广西"四.二二")的办法解决凤山"造反大军"——"七.二九"的问题。会议决定调宜山、河池、巴马、天峨、南丹、东兰、凌云、乐业、罗城九县"联指"武装和三厂(金城江的人民、龙江、东江兵工厂)的"联指"武装,会同6911部队、凤山县人武部中队共三千多人"进驻"凤山"强行收缴""七.二九"的武器。
    
    孙长锁在会上说,根据上级首长指示,凤山县革委会一定要在 8月26日自治区革委会成立前成立起来,实现广西大地"一片红"。会上宣布解决凤山问题指挥小组名单:组长孙长锁、副组长李永宽。成员有李义川、张春林、陈金柱、覃杰等。
    
    指挥小组办公室设在凤山县长洲公社百乐大队小学。指挥小组决定,进驻凤山武装人员和部队于 8月××日凌晨三点到达各自指定地点,上午九点为全面总攻时间。(12)
    
    东兰会议结束后,各县人武部坚决执行"命令",组织带领九县三厂"联指"武装人员,人数超过原来规定达到 4400多人。他们到达凤山后,对逃散"南山"和"北山"的"七.二九"全面包围,抓捕了一万多人。
    
    仅这一次围剿,全县枪杀打死 1016人,占凤山县文革杀死、害死总人数1331人的70%强。(该县"文革"中害死人数占当时全县总人口1.3%)。
    
    被杀害的不同观点的人中,有国家干部、工人 264人,参加过红军的20人,参加过赤卫队的12人,参加过游击队的117人。全县86各大队,有81个大队被外县、本县"联指"和部队枪杀了人。
    
    经过武装镇压扫毒后,凤山县革命委员会终于在 8乐25日腥风血雨中宣告成立。一批双手沾满人民鲜血的凶手成了"文革功臣",参加了革命委员会,当上领导成员。(13)
    
    在广西军区调动部队和九先三厂"联指"武装围剿凤山"七 .二九" 之前,"七.二九"已在八龙村召开退×会议,决定把队伍化大为小,化整为零,逃进深山密林,保存生命,等待中央作出决定。
    
    于是,韦明乐、韦明成、韦明立三兄弟等一批人带着武器逃上高山,长期不归。
    
    只是他们当中谁也没想到,广西军区对"七 .二九"的围剿竟长达14年之久。(14)
    
    
"手枪队"围剿凤山"散匪"

    
     1968年9月6日,广西革筹会、广西军区批准同意河池专区革委会、河池军分区组织480人的"毛泽东思想宣传队"(每人配带一支手枪,故又叫"手枪队")进入凤山县。宣传动员"散匪"下山"投诚"。
    
    "手枪队"的口号是:"下山交枪,一个不杀"。
    
    这是因为 8月12日6911部队和九县三厂"联指"武装440人围剿凤山"七.二九"和无辜群众后,尚有一批带枪逃进深山老林。"手枪队"和凤山县人武部、县革委会,一边搞斗、批、改,把支持"七.二九"的原副县长覃家修、离休干部廖熙英等十四位领导干部关进木笼,举办活人"禽兽"展览,组织全县农民前来观看"禽兽"。
    
    "手枪队"强迫"散匪"家属上山动员亲人"下山交枪,一个不杀"。乔音公社韦明乐、韦明立、韦明成三兄弟和堂弟韦明景带枪逃上高流山。
    
    韦明乐的父亲上山动员,韦明景不知是计,下山交枪"投诚"。但韦明景回归第二天就被"手枪队"拉去杀害了,当时年仅 17岁。(15)
    
    从此,逃进深山老林的"散匪"再也不敢下山了,"手枪队"无法对付,于十月下旬撤离凤山。
    
    逃上高流山的韦明乐、韦明立、韦明成三兄弟等一批人,长期不敢下山,过着东躲西藏的流亡生活。尔后,广西革委会和广西军区,下令派兵围剿三兄弟长达 14年之久,直到1982年广西处理文革遗留问题,形势改观,韦氏三兄弟才结束躲藏深山老林的流亡生涯。(16)
    
     注释:
    
    ( 1)中共广西整党办公室机密档案( 1987年编印)《广西文化大革命大事记 1968年》第 103。 104页。
    ( 2)同注 1,第 7页。
    
    ( 3)同注 1,第 11页
    
    ( 4)同注 1,第 15页
    
    ( 5)同注 1,第 17、 18页
    
    ( 6)同注 1,第 19页
    ( 7)同注 1,第 56、 57页
    
    ( 8)同注 1,第 84页
    
    ( 9)同注 1,第 95、 96页
    
    ( 10)同注 1,第 103页
    
    ( 11)同注 1,第 124、 125页
    ( 12)同注 1,第 133页
    
    ( 13)同注 1,第 134页
    
    ( 14)同注 1,第 134页
    
    ( 15)同注 1,第 147页
    
    ( 16)同注 1,第 148页 _(博讯记者:hshssada)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小平头:广西“上石农总”冤案始末——文革机密档案揭密之三
  • 小平头:广西融安大屠杀——文革机密档案揭密之二
  • 广西“反共救国团”冤案始末——文革机密档案揭密之一/小平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