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铁流:一个村饿死人的碑文和饿死者的名单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9月01日 来稿)
    
    至今有人说,1959年1961年中国没有饿死人。说饿死人全是地、富、反,坏、右分子造谣生事,是一些仇恨社会主义制度和无产阶级专政的阶级敌人,故意编造出这谎言反对毛泽东思想和诋毁伟大领袖毛主席。说这些话的人不是无知,便是故意为他们的心中偶像开脱罪责。事实就是事实!
     我是灾难的经历者和受害人。我们天府之国的四川就饿了一千二百五十万人(见原省委书记廖伯康先生回忆录)。我的继母黄周氏,二伯黄亦合就饿在1961年。在1960年,四川省的宜宾市中山街一户人家,就骗杀娃娃当兔子肉卖,这是尽人皆知的事。1964年我因右派反革命关押在沪州省四监狱,同队几个判死缓的康、刘、王等几个犯人,就因饿荒了杀人吃而坐牢。1978年我在雷马屏马家湾中队劳改,一个以“伤风败俗”罪,判刑十六年的高个子刘姓贫农,成天高喊:“我犯什么罪,国家不要,供销社不收,煮来吃了(他把一个死孩子煮来吃了),填填肚子有啥错?”新近,由香港书作坊出版、辛子陵所著的《红太阳的殒落—千秋功罪毛泽东》所提供的内部解密资料:大跃进三年,全国有三千七百五十五万人被活活饿死(专家原估计推算为四千五百万人)。老天,三千七百五十万五万人,多大一个数字呀!不批判毛泽东?天理、国法能容吗?当今执政的中共精英们,你们应该怎样面对此桩罪恶,回避、正视、不理? (博讯 boxun.com)

    如你还不信,家在河南省信阳专区光山县十里(原城郊)公社高大店大队吴围子小队的吴晔兴和他父亲吴永宽一起,搜集整理了一份本村饿死人的名单。他说:“我的良心驱使我花了一些钱,委托村里的人,在今年(注:二00四年)清明节为那些冤死的人(包括我的爷爷)立下两块纪念碑。我也请求父亲回忆并写下当时的情况。我想为这段最黑暗、最苦难的历史,做一点点见证。”
    以下是铭刻在纪念碑上的碑文和饿死者的名单:
    碑文
    一九五九年我刚满十五岁,回忆起那段日子真是让我悲伤、恐惧,让我叙不完的苦。那个时期中央提出三面红旗,总路线、人民公社、大跃进,来建设社会主义,可是万万没想到的是不仅没有建设好社会主义,而是让浮夸风把形势搞得一团糟。从上而下都空喊口号,让喊得厉害,会说大话,浮夸风刮的越来越大的,成了大红人了。那时还搞反右斗争,反瞒产、反私分,如果你只要说实话就给你戴上大帽子,说你是右派分子,右倾机会主义分子,那就斗你,打你,架飞机,甚至把你用绳子捆上吊起来,直到让你低头认罪,否则活活打死你。例如:我队里的吴德荣说:“粮食这么多,为什么不给社员吃。”就这一句话,被斗、被打几天几夜,直到斗死为止。有个叫吴德桐的社员骂了一句,队长吴永寿就找来几个人,把他活活的打死。副队长吴永冠说了句大跃进把人害得厉害,当时大队开会将他打死在离大队办公室不远的地方。我父亲吴德金是生产队会计,他为人朴实,善良,他说打这么多粮食为啥不给社员吃,真有点亏良心,后来遭到队长吴永寿批斗,直到连气带饿于十一月三日下午五时离开人世。我那时很需要父母养护,可失去了亲爱的父亲,让我无法上学,连病都无法治疗,让我痛苦一生。
    一九五九年我们生产队同历年比,算是个丰收年,夏季小麦就收一万二千斤。豆子三千五百斤,说把国家任务完成后再提留,实际上一点粮食也没有了。从那个时候就开始,天天开会斗人,不交粮,就要交人,整天大队办公室成了打人的办公室了。人人都恐慌起来了,没有粮食吃,都到外边找野菜野草和刮树皮吃,到了最后野菜也没有了,树皮也刮光了,后来就磨起糠渣子度日子吃,之后还拉不出大便来,就这样把人连饿带折磨,每天都死去了几个人;有的小孩死了,被大人把小孩的肉煮着吃,吃了小孩的肉人又得黄肿病,就这样不到半个月的时间,有一百二十人的小村庄,就死去了七十多人。这些惨剧现在回想起来确实是中共中央批斗右派太过头了,从上而下,治理国家不是实实在在从源头做起,而是利用反右派,浮夸风这样一些方式,给人扣帽子,压得人们抬不起头来,让部分坏人占了上风,使很多人失去了生命。以上这些惨剧是我亲身所见,望天下人记住这段历史,让历史不再重演。
    吴永宽
    二00四年四月
    
    名单
    
    一九五九年河南省光山县十里(原城郊)公社高大店大队吴围子小队一百二十人中共有七十二人饿死。
    
     死者姓名 性别 现家属姓名 死者与家属关系 备注
    1 李兴奎 男 李傅如 祖父
    2 吴德勤 男 吴永富
    吴永炳 父亲
    3 吴永厚 男 吴向发 父亲
    4 吴根林 男 吴向发 弟弟
    5 吴二毛 女 吴向发 妹妹
    6 吴德荣 男 吴向能 祖父
    7 吴德金 男 吴永宽 父亲
    8 吴德才 男 吴永宽 三叔
    9 吴老友 男 吴永金 三弟
    10 余才运 男 余思礼 祖父
    11 余黄氏 女 余思礼 祖母
    12 余敦山 男 余思礼 父亲
    13 余思义 男 余思礼 二哥
    14 余思信 男 余思礼 弟弟
    15 吴冯氏 女 吴向明 祖母
    16 吴永应 男 吴向明 父亲
    17 吴小油 女 吴向明 妹妹
    18 吴二孩 男 吴向明 弟弟
    19 吴三孩 男 吴向明 弟弟
    20 李成奎 男 李福寿 父亲
    21 李王氏 女 李福寿 母亲
    22 吴德润 男 吴永明 父亲
    23 吴德桐 男 吴永明 二叔
    24 吴永冠 男 吴永明 大哥
    25 吴少山 男 吴桂霞 祖父
    26 吴德炳 男 吴向军 祖父
    27 冯长友 男 绝户
    28 冯小二 女 绝户
    29 冯云毛 女 绝户
    30 杨世英 女 绝户
    31 吴永昌 男 绝户
    32 潘秀英 女 绝户
    33 吴小成 男 绝户
    34 吴二毛 女 绝户
    35 吴德立 男 绝户
    36 吴永恩 男 绝户
    37 吴德刚 男 绝户
    38 徐乃兴 男 绝户
    39 徐乃昭 男 绝户
    40 徐之太 男 绝户
    41 余敦海 男 绝户
    42 余陈氏 女 绝户
    43 余小富 男 绝户
    44 余自明 男 绝户
    45 王福汉 男 绝户
    46 李明奎 男 绝户
    47 李福喜 男 绝户
    48 李刘氏 女 绝户
    49 李小毛 男 绝户
    50 徐安义 男 绝户
    51 徐小照 男 绝户
    52 吴永清 男 绝户
    53 吴小成 男 绝户
    54 吴二娌 女 绝户
    55 吴大孩 男 绝户
    56 吴云毛 女 绝户
    57 陈友来 男 绝户
    58 陈刘氏 女 绝户
    59 吴松山 男 绝户
    60 吴华厚 男 绝户
    61 吴王氏 女 绝户
    62 徐乃珍 女 绝户
    63 吴小油 女 绝户
    64 吴舍毛 女 绝户
    65 吴四毛 女 绝户
    66 吴向山 男 绝户
    67 吴桂氏 女 绝户
    68 吴永才 男 绝户
    69 吴王氏 女 绝户
    70 吴永堂 男 绝户
    71 吴马氏 女 绝户
    72 吴向成 男 绝户
    合计七十二人,分别在一九五九年农历十月、十一月死去。
    
    观察首发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铁流:不批毛泽东中国无民主社会可言
  • 铁流:中共党内最大的右派—沙文汉和他夫人陈修良
  • 铁流:“最大的共谍”右派郭汝瑰的难解人生
  • 铁流:“代级斗争”的发现人
  • 铁流:中共十七大应把批判毛泽东罪恶列入大会议程
  • 铁流(北京):向十七大建言:共产党和解放军应更名
  • 任众、燕遯符、铁流、俞梅荪联名上书国家主席胡锦涛(图)
  • "老右派"铁流上书胡锦涛主席的第一封公开信
  • 铁流:右派何以被“招安”?
  • 铁流:一样蓝天两样情
  • 峨边沙坪劳教农场/铁流
  • 铁流:中国右派从未起义
  • 紧急呼吁:立即解除对铁流的监控/李昌玉
  • 黄河清:读铁流,道晓枫,泪血写史唱大风——纪念反右运动五十周年之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