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巴雅古特:草原深处的文革受难者们
(博讯2007年5月0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巴雅古特
     (博讯 boxun.com)

    乌布尔布拉格(ovbur-bulag)是内蒙古呼伦贝尔盟(现改市)新巴尔扈(Sine Bargu)左旗南部的一个苏木(sumu,相当于乡),为蒙古族牧民故土。据2000年统计,全苏木有740多户和2162人口。如果上退到上个世纪60年代,人口也就不过1000人左右。
    就这么一个小地方,1966年5月至1976年10月的“文革”期间,共有296人受迫害,其中蒙古族288人,汉族4人,其他民族2人;被害致死者49人,全是蒙古族;至残者52人,其中50人为蒙古族,2名为汉族。(199页)
    2000年当地人出了一本“内部书”,高·瑟旺苏隆(Go·Sewang-suvrung)编,书名为《Ovbur bulag-un uvilesci uvres》(《乌布尔布拉格的有为儿女》巴尔扈正蓝旗历史资料,蒙古文,2000年,新巴尔扈左旗)。书中记录了一些小人物的小传,传中也简单记载了他们“文革”中受难经历。
    要知道,这不是全面调查的结果,原书也只是把有资料稿子的随手写进去而已。此据本书,摘录文革受害者名单如下。
    1 波·伊达姆加布(B·Idamjab,1930-1978),时任新巴尔扈左旗副旗长,副书记等职。文革中被斗为“走资派”、“民族分裂主义分子”、“叛国集团头目”、“巴尔扈左旗八人黑集团主要成员”、“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的顽固分子”等,在非法监禁中受尽折磨,健康受到极大的损失,留下后遗症,后以肝癌48岁去世。(有照片)监禁中他表现刚烈,不折不挠。(13-14页)
    
    2阿拉坦格尔勒(Altan-gerel,1929-1969)女士,时任新巴尔扈右旗妇联主任、副旗长。文革中被斗为“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的修正主义分子”、“叛国黑集团主要分子”、“新内人党”等,被监禁于“群众专政指挥部”,1969年3月5日被害而含冤致死。(有照片)(15-16页)
    
    3俄勒伯勒图(Elberltu,1928-1972),时任新巴尔扈左旗旗长,文革中被监禁于“呼伦贝尔盟监管处”,长期受折磨,1972年1月10日在狱中被害致死。他为人正直,当地有口碑。(17-18页)
    
    4赛因捷尔嘎拉(Sain-jirgal,1925-1987),时任副旗长,文革中被害至残,1972年得到平反。(20-21页)
    
    5特·乌尔图纳孙(T·Urtu-nasun,192?-196?),时任新巴尔扈旗政府办公室主任等职,文革中被诬为“反党、反社会主义、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叛国民族黑集团主要分子”、“新内人党”、“蒙古国特务”等,夫妻双双被监禁于“群众专政指挥部”,妻子阿拉坦格尔勒(见上)先死,后本人亦死于非命,留下4名孤儿。(38-39页)
    
    6 纳拉吉尔玛(Naljirmaa,1931-)女士,乌布尔布拉格小学教师,文革中被诬为“日本特务”、“蒙古特务”、“民族分裂分子”等,被斗致残。1977年得到平反,发给残疾证。(51-52页)
    
    7高·彭楚格道尔基(Go·Pongsug-dorji,1935-1973),时任乌布尔布拉格苏木兽医,文革中受到打击,身心受害,1973年4月脑溢血死亡。(66-67页)
    
    8 巴图德·呼和拉玛(Batud·Huhe-lama,1924-)时任乌布尔布拉格苏木副书记,文革中被监禁于“群众专政指挥部”。(72页)
    
    9 纳·官布(N·Gombu,1941-),时任“四清工作队”队员。1967-1970年,被揪为“乌兰夫的翻案分子”、“内人党要员”、“现行反革命”等,被监禁于苏木和旗的“群众专政指挥部”。(75-76页)
    
    10 森德(Sende,1933-)医生,呼伦贝尔卫生学校教师。文革中被揪为“蒙古特务”、“修正主义分子”、“叛国集团主要分子”,被判15年有期徒刑,被监禁12年,健康受损而致残。后被平反。(94页)
    11扎·森德玛(Ja·Sendema,1943-),小学老师。文革中身心受迫害。(95页)
    
    12苏赫巴图(Suhe-batu,1943-),文革时任嘎查(村)会计,文革中受过迫害。(106页)
    
    13哈勒宾·达西(Halbin·Dasi,192?-1966),时任公安派出所所长。文革中被迫害致死。(122页)
    
    14扎·德利格尔(Ja·Delger,1924-),1959年被打成右派,文革中受害更深,受难27年,1985年得到平反。(128-129页)
    
    15 高·扎姆布勒苏荣(Go·Jambal-suvrung,1938-),军人,1968-1969年在呼盟军区被诬为“小小魔鬼”,受尽磨难。他坚贞不屈,表现出蒙古军人坚强意志。(164-165页)
    
    以上是流水账,读来也许枯燥无味。但应该确信,在每个受害者背后都有一大串残酷而暴力的悲剧故事,它的暴虐程度将超过你任何的想象力。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巴雅古特:“应急预案”为军事政变打开了豁口
  • 巴雅古特:现成的“文革博物馆”--毛泽东纪念堂
  • 巴雅古特:扎进吐波心脏的钢刺—写在青藏铁路通车之际
  • 巴雅古特:“为人民服务”的真正含义
  • 巴雅古特:从“知识越多于反动”到“以愚昧无知为耻”
  • 巴雅古特:制造“无产阶级”的魔术师
  • 巴雅古特:幽灵
  • 巴雅古特:共党的扫盲和造盲
  • 巴雅古特:为了你们,也为了我们
  • 巴雅古特:82+28的故事
  • 巴雅古特:要求和呼吁恢复内蒙古高度自治权力
  • 巴雅古特:致蒙古族出身的傅莹大使
  • 巴雅古特:“四个现代化”实现了吗?
  • 巴雅古特:我的退党声明
  • 旧诗改新--我的剽窃/巴雅古特
  • 巴雅古特:致袁红冰先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