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追忆胡耀邦在中科院工作的120天
(博讯2007年5月06日 转载)

  再试身手
    
       1975年1月四届人大一次会议上,周恩来在《政府工作报告》中重申了四个现代化建设的宏伟目标。在这次会议上,周恩来再次被任命为国务院总理,邓小平被任命为国务院副总理。会后,周恩来病重,邓小平受命主持国务院和党中央日常工作。他一上台,就对各方面工作实行大刀阔斧的整顿。 (博讯 boxun.com)

    
      邓小平的整顿工作在同“四人帮”的斗争中艰苦地进行着。他先是整顿铁路运输然后又整顿钢铁生产,都收到明显成效。在继续开展经济领域整顿的同时,他又部署了科技领域的整顿。作为一个有远见的政治家,邓小平一直高度重视科学技术,认为科学技术上不去,四化建设就是一句空话。很久以来他就关注着集中国科学技术精英之大成的中国科学院,谋划着通过大力的整顿,恢复和健全中国科学院的工作。
    
      科学院在“造反派”控制下,当时已经是百孔千疮。原有的一百零六个研究所只剩了四十多个,北京地区一百七十多位著名科学家,有一百三十多人被作为“反动学术权威”赶进“牛棚”,或者横遭种种迫害;大批科技人员都成为“资产阶级知识分子”,是“资本主义复辟的土壤”;各级领导干部大多数被扣上“走资派”帽子,备受残酷折磨后都已“靠边站”;有几十名科学家和领导干部甚至被迫害致死。科研和各项业务都已停顿,院机关和各研究所多半由“四人帮”帮派分子掌权,他们横行无忌,为所欲为。直属科学院的研究基地、实验设备、资料、标本等大部分散失毁损。特别是江青制造的“蜗牛事件”①更搅得科学界一片恐怖。中国科学院遭受了空前浩劫。
    
      邓小平需要一个有足够的胆识和魄力的人去解决那些纷乱如麻的问题,去雷厉风行地整顿中国科学院的工作。
    
      其时,胡耀邦正在由王洪文直接领导的读书班“学习”。这个读书班主要是为“四人帮”帮派体系的高级干部开办的,也安排了少数不属于这个体系的、有“严重错误”的领导干部作为“对立面”参加,胡耀邦便是其中之一。在这里,他仍处在被批判被监视的地位。但他不理会那些意在影射邓小平的学习内容,在批判“经验主义”的学习会上一言不发。他仍然按照自己的需要,埋头阅读马列主义原著。
    
      一次,叶剑英被请到这个读书班来讲话。他一眼瞧见坐在后面的胡耀邦,便似乎有意地高声说:耀邦,你也来了?胡耀邦说,我来了,叶参座②您身体好吧?叶剑英于是招呼要他坐到前排来。散会以后,叶剑英询问他近况如何,他说,还没有“解放”。叶剑英鼓励他说:别理他们,让你出来工作就自然解放了。叶剑英回去以后,就向邓小平讲了胡耀邦目前的境遇,并且举荐胡耀邦协助邓小平开展整顿工作。
    
      邓小平同胡耀邦已多年没有见面了,但他对胡耀邦这个时期的遭遇大体有所了解。他相信这个老部下的坚定性、敏锐性和百折不挠的精神不会因饱受磨难而消逝,只要有工作的机会,他会不顾一切地奋斗下去。特别是他相信胡耀邦对于“整顿”会同他持同样态度。
    
      于是,邓小平经请示毛主席后,由中央决定让胡耀邦去中国科学院。
    
      胡耀邦7月16日从读书班回到家里,7月17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分管科学技术工作的华国锋就找他和李昌谈话,通知他们中央的任命,并且传达邓小平的指示:整顿首先是党的整顿,关键是领导班子,搞好安定团结,发展社会主义经济和各部门的业务,要坚决同派性做斗争。邓小平向他们提出三点具体要求:一是了解情况,向国务院汇报,二是搞一个科学院发展规划,三是准备向中央提出科学院党的核心小组名单。第二天,7月18日,他就来到中国科学院。
    
      胡耀邦对于出来工作满心欢喜,已经10年没有工作了呀!虽然,他想到自己对科学技术是外行,也不了解科学院这个环境的深浅,但“协助小平同志进行整顿”这个工作任务,就使他勇气百倍。能够继续在邓小平直接领导下工作,也使他非常高兴。他极为钦敬邓小平统驭全局的气概,相信这又是一次大手笔的举动。他很清醒地认识到,这次整顿,就是要在一些重要部门、一些重要问题上,把“文化大革命”中颠倒了的思想、理论、政策是非重新颠倒过来,把严重的混乱局面扭过来,把无辜被打倒的干部解脱出来,把党的好的传统作风恢复起来。面对这么重要这么有意义的工作,他愿一试身手。
    
      这几年里,胡耀邦对中国政治斗争的惊涛骇浪,政治势力的聚散消长,有了更透彻的感悟。他看出了江青、张春桥等怀着险恶的用心,在窥伺着邓小平的每一步整顿,因而工作中充满风险。但他没有过多地顾忌这些,长期磨难练就的胆气、锐气,推动着他以大无畏气概投入了新的战斗。蕴蓄了多年的对是非颠倒的强烈愤懑和重塑历史的鲜明主张,现在有了适当时机,便踔厉风发地喷涌出来了。
    
      同他一起派往中国科学院进行整顿的,还有李昌、王光伟;后来又派来了王屏、刘华清、胡克实。胡耀邦同李昌是晋察冀野战军第四纵队时期同甘苦、共死生的老战友,又在团中央共过事,胡克实原先也是团中央书记,同样是老朋友,现在大家又携起手来,参加新的战斗了。
    
      事情是千头万绪,但胡耀邦指挥若定。他请李昌负责日常的全局工作,王光伟、刘华清负责业务工作,胡克实、王屏负责政治工作,他自己则集中精力搞调查研究,以准备向国务院汇报。除了参加领导层会议之外,就是召开不同内容的、不同人员参加的座谈会,听取各方面情况。同时,也到各研究所去做实地调查。他每周都要去两个所。他广泛接触群众,倾听老科学家和中青年知识分子的意见,从中发现问题并考虑如何解决。
    
      工作中,胡耀邦利用一切机会,尽可能地学习科学技术知识。在刚刚受命来科学院之时,他曾为自己缺少科学知识基础而感到有些“抓瞎”。想来想去,他想到了恩格斯。恩格斯就是一边从事革命理论研究,一边又学习自然科学,后来同杜林做斗争,又继续深入研究自然科学,研究了八年。恩格斯把这个过程叫“脱毛”,就是从无知到有一定知识,他的《自然辩证法》,就是一部把自然科学同哲学思想完美结合的精湛作品。胡耀邦下决心也来一个“脱毛”,只要认真学,总会掌握一些东西。于是,他广泛浏览各种科技发展参考资料、国外科技界动态材料,其中所介绍的许多新的科学技术知识非常专业,但他兴味盎然地钻研并设法记住。许多这样的材料上都留下了他的批语:“很有知识,虽然时间已经两年,对我仍感新鲜。”“这份资料有新知识,上次我去研究所时,他们没有向我谈起。”每次到各个所去调查,他也都非常注意听取对有关知识的介绍,遇有不懂的问题,便真诚地向老专家或有关人员请教。因此,到科学院不多久,他已经掌握了十分丰富的各方面的科学知识和动态。
    
      经过近一个月的调查和思考,8月15日,他召开了领导干部座谈会。根据当时院机关各部门以及下属的研究所许多是“造反派”在掌权的情况,他针对性明确地宣布,整顿工作主要是全院领导班子的组织整顿和思想作风的整顿,思想作风的整顿可能时间更长,任务更艰巨。思想作风的整顿包括:一、划清正确与错误科技路线的认识;二、划清正确与错误的知识分子政策的认识;三、划清正确与错误的干部政策的认识;四、科技战线政治工作的原则,政治工作要为科研的中心服务。党性和党风的整顿包括:一、分清党性和派性,如何克服资产阶级派性;二、什么是我们党的优良传统,怎样发扬优良传统;三、什么是党的组织原则和党的纪律,我们哪些地方违背了党的纪律;四、各级领导班子的作用,是否应该是党性好、作风好、团结好、敢字当头。他提出这一系列原则问题,启发大家思考。
    
      为了整顿工作的顺利开展,他首先着力纠正各种荒谬观点。他在各种场合,就原本是理所当然而现在被“四人帮”及其帮派分子弄得异常混乱的问题,发表了一系列针锋相对的讲话并采取了相应措施。
    
      “四人帮”及其帮派分子说过去科学院是“三脱离”:脱离无产阶级政治、脱离生产实际、脱离工农兵群众;提出要“三面向”:面向农村、面向工厂、面向中小学。胡耀邦斩钉截铁地说:科研人员搞科研就是结合实际,为什么一定要到工农生产中去?科学院就是科学院,不是生产院、教育院、白菜院、土豆院,科学院就是搞科学的,搞自然科学的。
    
      “四人帮”及其帮派分子鼓噪“开门办所”,否定实验室的工作,让科技人员组成服务队去上街服务,让工农兵进研究所、实验室“掺沙子”。胡耀邦说:什么叫“开门办所”?七机部开门办?原子能所加速器开门办?还要保密呢,连参观都不让。什么“开门办所”?我不懂,我看这种独创性还是少搞点为好。
    
      胡耀邦还明确指示把所长、主任这些被取消了的职衔都恢复起来。他说,设所长就是修正主义?设室主任就是修正主义?我看这是形而上学。有人说这是“复旧”,复旧就复旧,不要在乎!要从工作利益出发,不要拿罪名吓人。最重要的是把科研搞上去,谁破坏这个,谁就是修正主义。他还指出:“选所长、副所长,室正副主任,最好是对本行业务比较精通或比较有权威的,为科学界所公认的,是一流的……这些人一上来,实际上是一种无形的影响,他会使人感到有奔头,这是一种精神力量。”“要重视选拔业务工作骨干,没有这一条对大干快上不利。”
    
      当时有的研究所只搞器件的仿制,理论研究基本没有。胡耀邦在同科技人员反复讨论后鲜明地指出,新技术的研究要搞,理论也要搞,要一手抓原理的追求,一手抓反复的实验。
    
      针对喧嚣一时的对所谓“业务挂帅”的批判,他在各研究所大声疾呼:“所有搞科研工作的共产党员,业务上非上去不行!……今后二十五年赶上世界先进水平,这是我们赌了咒、发了誓的。科研工作搞不上去,不仅是犯错误,而且是犯罪。……搞业务的台风要刮起来”,“刮十级台风不够,要刮十二级台风。……对科研事业着急的人,才有党性,才有爱国心。”
    
      这些话,在当时可谓是“石破天惊”之谈,是有意的宣战。正像他在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讲话时借题发挥说的:“我们现在脱离了单纯的脊椎动物,有了脊椎就有了骨头,可以爬行,可以站起来。人没有骨头还行吗?一个马克思主义者,一个革命者,要搞点马克思主义,搞点骨头。”又说:谁好谁坏,一时弄不清,但埋在地下的化石都挖出来了,历史的面貌是怎么也埋没不了、混淆不了、歪曲不了、抹杀不了的。科研人员们好久没听到这样令人振奋的讲话了。一时之间,他的每一篇讲话都迅速在不同单位传播开来。胡耀邦支持搞科研的鲜明观点,他的敢于否定各种谬论的气概,甚至他所使用的那些极富个性的尖锐的语言,都使科研人员欢欣鼓舞,感到得以一舒长期郁积在胸的闷气,感到有了依靠,又可以从事科学研究为国效力了。造反派头头的气焰也不得不有所收敛。胡耀邦很快获得科技人员的信任。
    
      胡耀邦还注意到,科研人员在生活上还有诸多困难,长期得不到关怀。他指示有关人员要想方设法,尽快解决补贴工资、调整住房、两地分居、孩子入托、煤气灶具等问题。这些都是非常棘手的事。他亲自同有关部门领导磋商,请求支持,终于使大部分问题得到解决。这就是后来在科学院被传为美谈的“五子登科(票子、房子、妻子、孩子、火炉子)”。
    
      经过同李昌等领导成员的反复研究和同有关方面的充分酝酿,胡耀邦等向中央、国务院提出了中国科学院党的核心小组组成人员的建议。10月,党中央根据这个建议,正式任命郭沫若院长继续担任核心小组组长,胡耀邦担任第一副组长。李昌、王光伟担任副组长,刘华清、王屏、胡克实等任核心组成员,稍后又增加武衡、王建中、秦力生、郁文。以前造反派组织头头列席核心小组会议,这个做法以后废除。按照邓小平关于整顿领导班子的指示,将新的领导班子建立了起来。
    
      起草《汇报提纲》
    
      对基本情况已经掌握,胡耀邦同其他领导成员按邓小平的要求,积极准备向中央提交一份提纲挈领的汇报。8月1日,胡耀邦部署提纲的起草工作。他对提纲的框架和主要思想都讲了想法,限一星期交卷。随后就由李昌、王光伟、胡克实带领一个起草小组分头起草。草稿写出来后,从8月7日到11日,胡耀邦多次主持修改。他们边议论,边分章、分节、逐句、逐字定稿。8月11日拿出了第一稿,定名为《关于科技工作的几个问题(汇报提纲的讨论稿)》。
    
      《提纲》共分六个部分:一、关于肯定科技战线上的成绩问题;二、关于科技工作的组织领导问题;三、关于力求弄通主席提出的科技战线的具体路线问题;四、关于科技战线知识分子政策问题;五、关于科技十年规划轮廓的初步设想问题;六、关于科学院院部和直属单位的整顿问题。
    
      同“四人帮”一直宣扬的科学院执行的是“一条反革命修正主义黑线”截然相反,《提纲》的第一部分从农业、工业、医疗卫生以及原子能、激光、红外等现代新兴的科学技术等方面概括了中国科技事业二十多年来所获得的伟大成就,指出“建国以来”“建立了一支具有相当规模的和一定科学技术水平的科学技术队伍”,“这支队伍的绝大多数人是拥护社会主义、愿意为人民服务的。这支队伍为独立自主地解决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中的一些重大科学技术问题做出了贡献。”肯定了“科技战线上的绝大多数领导干部、科技人员和广大职工,辛勤努力,做出了贡献,成绩是主要的。”
    
      第二部分着重提出了全国科技战线专业研究机构的组织调整和领导等问题。
    
     摘自《胡耀邦传》(第一卷)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永贵谈华国锋江青张春桥邓小平胡耀邦
  • 胡耀邦化解1975年《化石》风波 借机为陈景润平反(图)
  • 他们(胡耀邦)夫妇为中国已经尽心尽力了(图)
  • 胡耀邦挨斗 叶剑英乘专机搭救回北京(图)
  • 胡耀邦生前的两件憾事
  • 胡耀邦的“百日维新”,败于一条毛泽东语录(图)
  • 日常生活中的胡耀邦叔叔/元元、延滨口述
  • 图片讲述胡耀邦的人生片段(图)
  • 《胡耀邦传奇》小平决策胡赵担纲(图)
  • 《胡耀邦传奇》中南海短兵相接(图)
  • 胡耀邦传奇—历史转折的前夜(图)
  • 胡耀邦夫人李昭披露胡耀邦逝世真相
  • 胡耀邦传奇—挂帅团中央(图)
  • 胡耀邦与王震的是是非非(图)
  • 《胡克实忆胡耀邦》(图)
  • 李普:在炫耀粗鄙的時代博覽群書的胡耀邦
  • 王仲方:胡耀邦两次与我谈毛泽东邓小平
  • 胡耀邦没有完全清查的一条标语(图)
  • 吴庸:胡耀邦遭遇“杀威棒”
  • 有传言说是谋害:胡耀邦心脏病突发, 江泽民拿药抢救(图)
  • 邓小平秘录:保守派斗倒胡耀邦但未全面胜利
  • 邓小平秘录:胡耀邦被出卖而放声大哭
  • 胡耀邦长子胡德平:呵护民营企业并钟情红学(图)
  • 胡锦涛认为对胡耀邦的处理是不公平的
  • 胡锦涛与胡耀邦的秘密
  • 胡耀邦儿子胡德平可能任全国政协副主席
  • 胡耀邦之子胡德平:清算民企第一桶金就是否定改革(图)
  • 胡锦涛和胡耀邦推动改革手法上的分别
  • 胡耀邦网站开通 夫人李昭亲笔提写网名(图)
  • 中纪委书记吴官正瞻仰胡耀邦故居
  • 胡耀邦女儿李恒:“感谢记得我父亲”
  • 曾庆红破例造访胡耀邦故居
  • 胡平:伟大的容忍——论胡耀邦精神
  • 胡耀邦传一卷姗姗来迟 二、三卷无音讯
  • 胡耀邦之女撰写父亲回忆录
  • 纪念胡耀邦,胡启立坐在第一排(图)
  • 自由亚洲电台张敏:纪念胡耀邦先生(之一)
  • 分析:胡锦涛为胡耀邦正名,耐人寻味/曾慧燕
  • 纪念胡耀邦:一脉相承 代代情
  • 习仲勋忠于改革挺胡耀邦 
  • 胡耀邦之子胡德平:父亲走了别人不敢走的路
  • 给胡耀邦夫人的信/刘斌夫
  • 白智清:悼念恩人赵紫阳,悼念恩人胡耀邦
  • 胡耀邦直面国家罪和错/夏明
  • 我被胡耀邦打成反革命—《也忆胡耀邦》之一/石巍
  • 胡耀邦没有给你言论自由—《也忆胡耀邦》之二/石巍
  • 一个不曾兑现的承诺—《也忆胡耀邦》之三/石巍
  • 耀邦当初设想如何解决社会和谐和不均-《帝中国》作者与胡耀邦
  • 胡耀邦逝世后中国一天天烂下去/戚钦宏
  • 不能要求胡耀邦做他做不到的事/shipin
  • 冷眼旁观对胡耀邦的纪念/邓永亮
  • 王金波:《亚洲周刊》关于中共纪念胡耀邦活动的投票结束
  • 牟传珩:胡景涛何时三鞠躬?—《中国青年报》走出胡耀邦的脚印
  • 胡耀邦的“全盘西化”/凌锋
  • 刘晓波:胡锦涛不敢面对悲情胡耀邦
  • 三卷本《胡耀邦传》编者前言
  • 黎秉宁三访胡耀邦/高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