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于浩成:毛泽东、陆定一和多党制、党内反对派问题
请看博讯热点:政治体制改革

(博讯2007年4月20日 转载)
    于浩成更多文章请看于浩成专栏
    
     (博讯 boxun.com)

    作者:于浩成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更新时间:4/19/2007
    
    
    
     (北京)于浩成
    
    距今十年前 ,即1996年9月,我写过一篇《陆定一死前建议实行多党制》。文章一开始说:“来到美国以后,国内消息不再那么灵通了,读了香港《开放》9月号才知道中共元老陆定一已于今年5月9日逝世。他在临终前曾对前去看望他的中共高层官员表示:‘以我六十多年的革命生涯经验,我认为中国应实行多党制。’”(于浩成,《人权与宪政》,二十一世纪中国基金会2002年出版,第252页)该文还说:“1962年1月的七千人大会(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上,陆定一在中央文教部门的大组会上做了两次发言,赞成毛泽东在大会上讲话中提出的党内反对派合法化的主张(毛在会上讲过这一段话,后来在发表时被删掉了。我似乎在文革中看到过传抄的保存有这段话的讲话全文。阮铭说过这一主张是刘少奇提出的,不知哪一种说法对?陆定一说彭德怀在庐山会议提出对中央的不同意见,不管正确与否都应当允许有反对意见的派别,即党内不但允许有反对意见的个人,还应允许有反对意见的派别,即党内反对派的合法存在。只要不是搞阴谋搞地下活动的,公开的桌面上的反对派要合法化,这对于防止党内思想僵化有利。”(《人权与宪政》第253页)
    
    距今七年前,我于中共建党八十周年纪念日前夕,即1999年6月30日,写过《中国政党制度之过去、现状与前瞻》一文。在文中重又提起陆定一曾在七千人大会上发言中赞同毛泽东在大会讲话中提出的党内反对派合法化的主张。但是毛泽东果真提出过这样的主张吗?
    
    有人也许会问:毛是否提出过类似的主张有那么重要吗?有必要查清这个问题吗?我早在1992年7月写的《为民主法制继续鼓与呼!》一文中说过:“不幸的是这段讲话在公开发表时又被删掉了。人们在回顾这一历史事实时不能不感到惋惜。因为这一主张当时如能实现,十年‘文革’那场灾难就有极大可能得以避免。”(《人权与宪政》,第447页)邓小平在1980年8月18日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所作题为《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的讲话中也说过:“斯大林严重破坏社会主义法制,毛泽东同志就说过,这样的事件在英、法、美这些西方国家不可能发生,他虽然认识到这一点,但是由于没有在实际上解决领导制度问题以及其他一些原因,仍然导致文化大革命的爆发,这个教训是极其深刻的。”(《邓小平文选(1975-1982)》第293页)
    
    今年6月9日是陆定一百年诞辰,在人民大会堂举行了隆重的纪念座谈会,但是在报刊上公开发表的只有龚育之在会上的发言(题为《陆定一:对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执著追求》),其内容仅限于追述陆对双百方针的确立和坚持,并未涉及陆曾提出实行多党制建议并赞同毛在七千人大会上讲话中提出党内反对派合法化主张的问题。《炎黄春秋》今年7月号为纪念陆的百年诞辰除发表上述龚文外,还刊登了李锐:《陆定一党是国是漫谈录》一文。这一漫谈录系李锐与项南于1988年10月5日赴北京医院与陆谈话的纪录,是李锐用录音机记录下来的。但在这次漫谈中只记下陆定一说过一句:“社会主义国家,只要他搞社会主义,能否也搞多党制呢?”此外就没有更多有关这一内容的话了。
    
    今年6月由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的张素华著《变局——七千人大会始末》一书记述七千人大会的史实甚详,但该书记述毛泽东在大会上讲话内容,根本没有提到毛曾提出应允许党内有反对派合法存在的主张,连1999年6月出版的《毛泽东文集》第8卷(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中编入的毛《在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说过的一段话也没有引述。这段话是:“不准组织秘密集团,我们不怕公开的反对派,只怕秘密的反对派,这种人,当面不讲真话,当面讲的尽是些假的,骗人的话,真正的目的不讲出来。只要不是违反纪律的,只要不是搞秘密集团活动的,我们都允许他讲话,而且讲错了也不要处罚。”(《毛泽东文集》第8卷,第307页)。从文意看来好像也没有允许公开反对派合法存在的意思。不过,在《变局》一书的附录二中收入了邓力群:《毛泽东在七千人大会前后》一文。该文引述毛在大会上的讲话中说:“党内要允许有公开的反对派,只是不允许秘密的反对派存在。”(《变局》第332页)
    
    我又查阅了今年1月人民出版社出版的陈清泉:“陆定一传奇人生——在中共高层50年》一书。这是一本内容比较详尽的陆定一传记,但是书中没有哪怕是片言只语涉及上文所说的问题。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毛泽东果真说过“应允许党内有公开的反对派”还是根本没有说过?根据上面说的一些情况,我的初步想法是:
    
    一、香港《开放》杂志在陆定一死后报道的消息似乎不是空穴来风。如果报道不实,何以十年来从未有人出面予以否认或更正?
    
    二、众所周知,邓力群是大左派,而实行多党制或党内允许公开的反对派一直被认为是自由派的主张,他也在文章中引用毛泽东这一说法,显然不会是故意捏造。
    
    三、陆定一在同李锐、项南谈话中曾提出“社会主义国家能否也搞多党制?”这至少说明他考虑过这个问题,他在临死前向党中央提出实行多党制的建议,看来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并非突如其来的轻率举动。
    
    对于这个问题,不知读者诸君有何信息和看法,统希不吝见教是幸。
    
    《毛泽东、陆定一和多党制、党内反对派问题》一文后记
    
    上文说到陆定一在同李锐,项南谈话中曾提出“社会主义国家能否也搞多党制”的问题,在上文写出后,笔者今天从《博讯》新闻网上读到《德国之声》记者最近对李锐的一篇采访,李锐谈到他由于文章受到严密控制,胡锦涛比江泽民控制的还紧,他说:“但是也有刊物发表我的文章,他要完全控制也是不可能,所以问题比过去好多了,我的意思是他没法审查,现在在香港你怎么审查呢。我最近发表的一篇文章,有个《炎黄春秋》,你们看到没有?《炎黄春秋》最近不是登了陆定一的一篇访谈嘛,那个登出来也不容易啊。但是他还是改动了。改动了两个地方,第一个地方去掉了两个字。我跟陆定一谈,毛泽东晚年为什么会搞成那个样子? 他说,他疯了,疯了,第二句话就是:他糊涂了。‘疯了’两个字勾掉了。另外呢,陆定一赞成多党制,但是呢,刊物的主编就讲,既然某某同志不准谈多党制,所以我就加入了两个字,‘能否多党制,’把陆定一的原话就改动了一下。现在的局面就是这样。”
    
    由此可见,陆定一确实主张多党制。笔者上文提到《变局——七千人大会始末》和《陆定一传奇人生——在中共高层50年》两书中只字未提多党制和党内反对派合法存在的问题,其原因显然的是由于中共党内确有同志不准谈,设立了禁区。然而,事实说明,在当前互联网日趋发达的时代,在我国与外部世界交往愈益频繁,开放程度更加扩大的情况下,任何封锁事实真相或禁锢不同意见的做法都是极不明智的,也是徒劳无功的。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