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小平头:广西文革人吃人事件揭密-文革秘档揭密之五
(博讯2007年3月14日 转载)
    
    如今四十以上的人,对"忆苦思甜"大会的情景记忆犹新:台上老贫农声泪俱下地控诉万恶的"人吃人"的旧社会,如何吃不饱,穿不暖,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 ……
     这里 "人吃人"只是比喻地主对农民的剥削,并非真吃人。 (博讯 boxun.com)

    
    斗转星移,没想到朗朗乾坤,"新社会"竟真的发生人吃人的惨剧――文革中发生在广西的大规模人吃人的野蛮事件!
    
    
    背景
    
    
    柳州地区有两个县,因载入史册而世界闻名,一个是大跃进因放出"亩产十三万斤"粮食的大卫星而造成大饥荒饿死人的环江县,另一个就是文革期间发生大规模吃人肉惨绝人寰事件的武宣县。
    
    随着解放军"支左"介入实行军管,支持"联指"坐大, 1967 年秋冬,"联指"开始在广西各地成批屠杀"4 •22 "。八桂大地到处出现乱抓、乱斗、乱杀"4 •22 "的红色恐惧。发生在广西各地骇人听闻的人吃人的野蛮事件,就是在此背景下发生的。大量史实证明,屠杀者和吃人者都是保皇派的"联指"。大批被屠杀者和被吃者都是造反派"4 •22 ",以及同情"4 •22 "的群众和无辜的"五类分子"(地富反坏右)及其子女。
    
    
    武宣大规模吃人肉事件
    
    
    柳州地区武宣县,距柳州市仅 90多公里,虽非通衢大邑,但其地理位置十分显要,扼南下贵县、玉林,北上柳州的交通要津,红水河流经县城,又有直下西江流域的桂平、梧州的舟楫之便。
    
    可就是在这个并非荒蛮之地的武宣县文革期间却上演了一幕幕疯狂野蛮的人吃人的惨剧。
    
    1968 年5 月13 日武宣县"联指"攻打造反大军(4 •22 ),原因是5 月4 日武宣"红卫兵团"(造反大军)抓获桐岭公社"联指"梁达坚,并搜走了120 多元钱和一些衣物,数日后武宣"红卫兵团"(4 •22 )释放了梁达坚,而未退钱物,"联指"总部就以"武宣县贫下中农指挥部"名义调集600 人并请贵县"联指"300 多人支援,共900 多人对造反大军的北楼、北街武宣小学据点执行武装包围打死97 人,毁掉房屋67 间,价值37900 元,共有37 户被抄家,抄去财务价值26600 多元(1 )
    
    自此,在光天化日之下,发生了"联指"大规模吃"造反大军"( 4 •22 )人肉事件。为了以正视听,这里一字不漏引用中共广西整党办公室内部机密文件《广西文革大事记1968 年》所记载的史实。
    
    1968 年6 月15 日武宣县发生了大规模吃人肉的野蛮事件。五星大队"联指"民兵李坤寿、彭振兴、李振华等将"造反大军"刘业龙。陈天掌等4 人拉到三里圩游斗。在车缝社门口,刘业龙、陈天掌等四人被凶手打死,李坤寿等拔起尖刀,挖死者的肝,割他们的肉,拿回大队部去会餐品尝。从是日起至8 月底止该县造反大军及其观点的干部群众,有75 人的心肝和肌肉先后被野蛮者吃掉,吃人的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工人农民,有国家干部和所谓的中共党员。(2 )
    
    桐岭中学副校长黄家凭,早年参加革命,曾任游击队桂支十八大队长,解放后,担任苍吾县副县长,文革开始黄家凭被打成"叛徒"。因同情"造反大军"于 7 月1 日晚被学校革筹副主任谢东主持批斗杀死,翌晨凶手黄佩农、张继锋等挖他的肝,剥他的肉,只剩下一副骨骼,接着一批人在学校宿舍区檐下用瓦片烘烤人肉人肝,火烟缭绕,腥风焦味飘荡,一片阴森状令人不寒而栗。(3 )
    
    又如 7月 17日,上江大队"联指"头头组织批斗"造反大军"廖金福、钟振权、钟少廷等 4 人一帮凶手把廖天龙等4 人杀死后,拉尸体到平昭码头,由李灿熙、徐达财、樊荣生等人割下死者的肉肝和生殖器,拿回大队部煎炒,猜码喝酒会餐。参加吃人肉宴餐的有陈达财等23 人(4 )
    
    该县于 4月 5日成立革委会。相继又成立"贫下中农联合指挥部"和"武装纠察队",但县革委会、人武部、"联指"、"贫联"、"武装纠察队"是穿着连裆裤的"联指"派,他们自命为"无产阶级革命派"把少数派――"造反大军"当"反革命"、"土匪"、"右派翻天"进行镇压。中央"七三"布告下达后,"联指"又调动贵县、桂平县"联指"武装民兵 500 多人前来支援"剿匪",几天时间造反大军荡然无存,打死打伤523 人,其中被吃掉肉肝的75 人。(5 )这是官方的统计数据,但据民间的统计,武宣县有超过200 多人被野蛮吃掉。
    
    挖人肝吃人肉,是人类社会中罕见的野蛮行径。然而在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否定了文革,各省、自治区都积极处理了"文革"遗留问题,唯有广西原区党委继续坚持派性,美化广西在"文革"中执行一条正确路线,拒不处理武宣等县吃人肉的野蛮事件,后来中央几次追查过问,区党委竟有人(韦国清,刘重桂)说"武宣历来有吃人的习惯",公然袒护了武宣"联指"中部分人吃人肉的严重事件,这样灵山县、贵县、武鸣华侨农场"联指"吃人肉的野蛮事件的盖子就被捂住了。
    
    1983 年中央改组了区党委,开展了"处遗"工作,武宣等县吃人肉的野蛮事件才得到一定处理。(6 )
    
    当时被管制在此劳动改造的"南下"干部王祖贤在武宣县城亲眼目睹了"联指"当街打死"造反派大军",就地割肉取肝的令人发指的暴行后,几经周折写信给周恩来总理,报告武宣县发生吃人的事件,周恩来电令广西军区司令员区致富,派部队进驻武宣,吃人肉事件才被制止。
    
    值得一提的是,欧致富本人就是支持"联指"一派的,对中央揭露武宣人吃人事件真相的王祖贤自然恼羞成怒,打击报复,此是后话。
    
    
    广西各地剖腹挖肝事件
    
    
    据广西各地《文革大事》记载,除武宣县外,南宁地区的隆安县、大兴县、上林县、武鸣县,钦州地区的浦北县、灵山县以及玉林地区的贵县都发生割肉挖肝煮吃的野蛮事件,一一罗列如下:
    
    1968 年3 月23 日晚上九时隆安县布泉区武装部长黄以荃主谋策划,指挥该区高峰乡(后改为大队)乡长兼民兵营长周朝珠和布泉乡党委支书隆秀佳俩人组织民兵黄光权、冯品业等将高峰乡四类分子梁爱玉、韦倍家俩人绑架到龙厚山(地名)剖腹取肝、胆煮食,为了杀人灭迹,还将尸体丢下深洞,这是一起野蛮残杀人命事件,但由于没有得到及时的处理,导致该区后来乱杀人剖腹取肝的事件不断发生。
    
    据"处遗"调查统计该区从 1968年 3月下旬至 5月发生杀人剖腹取肝胆的事件 11起 21人,其杀人手段极其野蛮残忍。( 7)
    
    1968 年4 月25 日浦北县北通公社定更大队分四批杀害180 人,凶手刘维秀、刘家锦等人把刘振坚打死后,对其未满17 岁的女儿进行轮奸,然后打死,并剖腹取肝,切乳房,割阴部。策划者和凶手还对剩下的寡妇女儿勒令改嫁,并征收改嫁费(证明费)。(8 )
    
    5 月28 日,大兴县昌明公社,大队民兵赵荣廷指派赵兴廷等十个民兵枪杀何以路等人,杀害后还剖腹取肝,陈尸野外的事件,全地区在5 月,6 月份共打死和迫害致死3152 人(9 )
    
    1968 年7 月30 日至8 月7 日上林县"联指"总部调动400 多人到南宁市参加围剿"4 •22 "的武斗,武斗中上林"联指"有4 人阵亡。上林"联指"分别于8 月2 日在上林县城,8 月3 日在巷贤区,8 月7 日在乔贤区召开三次声势浩大的"追悼会"共打死"4 •22 ""四类分子"103 人,其中8 月1 日打死4 人,8 月2 日打死13 人,8 月3 日打死13 人,8 月7 日打死73 人,杀人手段野蛮残忍罕见,比如16 岁的农中学生覃恒河,被拉到潘连标("联指"阵亡民兵)墓地,当场枪毙陪祭。
    
    乔贤大队的豪光忠被打死后,还被凶手剖腹取肝煮吃。
    
    古楼大队潘展才、潘展光、潘海青、潘棉波等四人被打死后不准家属收尸埋葬,强迫死者亲属拿出柴火 500 斤,黄豆5 斤,火油5 斤,然后强迫潘成昌用火烧自己的儿子潘展才、潘展光和兄弟潘海青、潘棉波的尸体,烧了两天多,他边烧边哭,泣不成声。
    
    原独山大队党支书苏兰生被塞进猪笼来回翻滚,然后凶手用铁钉把他双手钉在墙壁上致死,惨不忍睹,这是一起派性报复杀人事件,( 10 )
    
    全区的杀人凶手,杀人手段残忍至极,甚至变态。
    
    
    钦州地区剖腹食肝 手段野蛮残忍至极
    
    文革中广西滥杀无辜,不仅数字惊人,而且手段及其野蛮残忍。仅据钦州地区数例为证。
    最惨无人道者,首推剖腹食肝了。据《钦州地区文革大事记》记载,仅钦州地区的灵山县坛墟、新墟两公社就有二十二例,合浦县石康公社有十八例,浦北县北通公社定更大队有十九例,钦州县小董茶场有三例。
    1968 年9月 7日至 17日,上思县革委会召开 "农业学大寨 "四级干部会,会上贯彻 " 七 .三" 布告,以三代会(农代会、工代会、红代会)名义在上思中学召开 "群众专政 "大会,公开杀害十二人,并将部分死者割腹取肝,拿到县革委饭堂煮食。食人肝者竟然也有县、社领导干部。
    该县思阳公社武装部长王召腾下到和星大队布置杀人,当晚杀了邓雁雄一人,并开腹取肝与凶手一起煮食。他还勉励大家都要吃,说吃了人肝胆子就大。次日,王召腾又布置杀害四人,剖腹取肝,传令每两三个生产队分一人肝吃,以致 "共同专政 "。
    文革后期,广西群众曾强烈要求 "吃过人的人不能再当干部 "!而韦国清、刘重桂之流则回答说: "为什么不能继续当干部? ——对吃过人的人也要作具体分析嘛 "! ——参与吃人的党员、干部数量之多,从中亦可见一斑。
    辱尸毁尸,被害者死得悲惨,死后更惨,凶手的手段血腥残忍甚至变态。上思县思阳公社女青年陆玉江,灵山县广江小学青年女教师黄少萍,合浦县石康镇妇女陈国莲,被打杀后,凶手又用棍棒插入阴道,裸体陈尸路旁。
    钦州县城 "联指 "围剿 "四 .二二 "造反派, "四. 二二" 广播员陆洁珍被抓获刺死后,凶手把她裤子扯掉,灭绝人性地把大号电光鞭炮塞入阴道,点燃爆炸,惨状难以言叙。
    浦北县北通公社博学大队刘继秀、刘家锦等凶手把刘政坚捆绑起来,连他十四岁的女儿一起押到山上,将刘政坚打死后,刘维修等九名暴徒对刘女进行强轮奸,最后将该女打死,并剖腹取肝,割去乳房及阴部。
    北通公社定更大队分四批杀了 24人,并剖腹取肝煮食饮酒。策划者和凶手还对剩下的寡妇、女儿勒令改嫁,并征收改嫁费(证明费)。
    东兴县那勒公社那柏大队枪杀张月业时,张中弹未死,公社 "打击投机倒把办公室 "主任陈德基,使用雷管插入张的鼻孔内引爆,炸得血肉横飞。
    在中共的煽动、策划、组织、指挥下,钦州地区文革被迫害者达 22100余人,致死 10420人。
    不仅如此,当局还对杀人凶手进行种种嘉奖,致使不少人以杀人邀功。如钦州城郊复员军人梁卫东,为立 "新功 ",为安排工作,便杀三人,得意洋洋地前往县武装部请功。又如合浦县一大队文革组长,怕人说自己立场不坚定,策划杀人时把自己的亲外甥也列入名单杀掉了。 "杀人者有功 "这绝非一句空言,全钦州地区杀人后入党的就有 1153人,杀人后提干的有 458人,杀人后被招工的有 637人(不含北海市)。杀人凶手们还有不少被提到各级领导岗位上去。
    
    
    1968 年1 月26 日钦州县发生大规模武斗,县"联指"调民兵1000 多人进城武斗,双方共打死8 人,"4 •22 "被俘300 多人,其中有87 人被杀,县委书记王剑东,总工会主席马怀忠举白旗当了俘虏,也被打死在食品公司门市部,副县长周中权被打死在总工会西侧,前钦州县副书记,农业局长等被押出打死。
    
    随着一些地方杀俘虏,杀"坏人",各地贫革或公社武装部,大队民兵营配合派性杀人,掀起对" 4 •22 "专政的高潮,这股风至8 ,9 月份。据统计钦州地区七个县,市失踪10359 人,灵山县打死,逼死,失踪3200 多人,上思县杀害了1701 人,占全县人口1.38 %。全地区杀人后又抄家的8100 多户,没收财产金额1.43 万多元。(11 )
    
    武宣县,灵山,贵县和武鸣华侨农场有一百多干部群众被凶手挖肝割肉去吃个精光,贵县一个凶手还深藏两个人肝,到 1983 年处理文革遗留问题的时候才被迫交出来。(12 )
    
    二十世纪人类的两大罪恶――法西斯主义的种族清洗和共产主义的阶级清洗。而文革中广西的大屠杀人吃人的史实,证明共产主义的阶级清洗的血腥野蛮、残忍,较之法西斯有过之而无不及。因为人吃人惨剧早已超出阶级仇恨的范畴,而造成对基本人性的摧毁。
    
    
    野蛮暴行的收集者
    
    
    1983 年中共中央改组了广西区党委,遂在全区开展了"处遗"(处理文革遗留问题)工作。广西各地成立整党办公室,抽调干部着手清理文革"三种人",编辑各地《文革大事记》。
    
    这些干部大都在文革深受其害,对清算文革,坚持实事求是,秉笔直书,参与完成了大量文革案件的调查,记录和文件编辑工作。
    
    可"联指"一统天下大获全胜的结局,给广西文革"处遗"带来许多后遗症,许多案件迟迟无法结案,原因是区、市两级中"联指"出身的干部从中作梗。清算文革为遭受迫害的" 4 •22 "群众平反,无异于剥夺他们的既得利益。因此他们上窜下跳设置重重障碍,阻扰对广西文革大案,要案的调查取证。当年的凶手虎视眈眈,受害者余悸未消,搜寻屈死冤魂的工作绝非易事。
    
    历史将铭记广西各地《文革大事记》的编辑者们,是他们当时顶着沉重的压力甚至威胁,如实记录广西文革中当权者令人发指的罪行,惨绝人寰的灾难,这一批官方文件成为广西大屠杀及人吃人惨剧的铁证。
    
    他们都期望,这一次共产党能够通过对文革的反思而有所改变,彻底清算文革,把那些记录下来的令人 触目惊心的史实向人民公布,教育当代,警戒子孙,使其起到资政、教育、历史的作用,防止重蹈历史覆辙。
    
    因为那既是一部血泪史,亦是民族忏悔自新的起点。
    
    
    对文革问题"宜粗不宜细"
    
    
    中国昨天和今天的一切荒唐的邪恶都可以从哪里找到源头和注脚。但是与他们最初的期望截然相反,党号召"放下包袱,团结一致向前看",对文革问题"宜粗不宜细",对当年负有责任的当权派们,很多只受到"党内处分"的处理,如对广西大屠杀负有直接责任的韦国清,文革后官至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离任后含饴弄孙,心安理得颐养天年。这个双手沾满广西十万群众鲜血的刽子手,逃脱了正义的惩罚,逍遥法外,寿终正寝,备极哀荣。而那些记载着血淋淋历史的广西各地"文革大事记"则被盖上了"机密"的戳印,在整党运动使用过后就锁进保险柜里,天日难见了。广西大屠杀及人吃人事件的真相一直被掩盖着。青山依旧在,沉冤犹未雪。
    
    20 世纪反人类暴行,如希特勒屠杀犹太人,斯大林的大清洗,红色高棉的摧毁城市,米络舍维奇的种族屠杀,都已得到相当清楚的报告,并受到道德的谴责,这主要是受难民族长期追讨公道的结果。而中国文革暴行没有在人权、人道层面受到清算。文革欠下的道义之债远远未被触及,文革中遇难的普通人的名字和蒙难经过,长期被忽略,掩盖,甚至基本事实都不能描述清楚,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有可能永远难以追回。
    
    我们错过了疗治民族心灵之创的最好时机,也就错过了民族精神健康复兴最好的机会,罪行不受惩罚,正义得不到伸张,全民族只有走向集体堕落,对日后发生的六四屠杀,镇压法轮功,以及恐怖主义" 911 "丧尽天良的疯狂,却在中国民众中激发了幸灾乐祸的非人道的反应,也就不足为奇了。
    
    
    "盛世危言"
    
    
    三十八年前,广西文革殉难者,一切的血迹都淡化为一串又一串冷漠的数字,而那十万数字中的任何一个原来就是活生生的有亲人有梦想的人 …….
    
    死者长已矣,生者难吞声,如果坐视罪证潜藏,罪犯消遥,与同犯何异?
    
    然 而,时至今日,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文革,仍被当局视为不可涉足的"禁区",对研究何探索文革的作品,不断受到粗暴干预,近年来当局又下令禁止各出版社出版文革的书籍。
    
    新的创口盖住了旧的伤疤,近的迫害淹没远的暴行。经历过太多灾难和杀戮,我们已经习惯了灾难和血腥,甚至我们已习惯了麻木和遗忘,在文革 40 周年之际,整个学界保持缄默,出版界更是一片空白,作为亿万中国人的耻辱和心头之痛的文革,就这样"人间蒸发"了,以致如今的年轻人对文革人吃人的惨剧视为天方夜谭。
    
    今日之中国快速发展经济的同时,也快速遗忘着昨天,快速地向精神文化双重堕落的深渊滑行,当时光进入 21 世纪的第二个年头之际,河南信阳竟有溜须拍马,好大喜功者,将江泽民的"三个代表"刻铸在108 吨重的号称"中华第一铜钟"上,黄钟大吕,钟鼎铭文,政治作秀,商业炒作两不误,极尽粉饰太平之能事,美其名曰"盛世修史"。而恰恰是河南省,由于地方官员利益熏心,诱导村民卖血生意导致200 万人成为艾滋病携带者。
    
    我们这个民族,在经历了一场史无前例的浩劫之后,还没有好好地疗治肉体上,精神上的双重伤痛,又一窝蜂地挤上不知终点的欲望之车,将残存的一点道义、良知、乃至羞耻都践踏得干干净净。三十八年前广西人吃人惨剧已成腥红童话之时,又闻广东的东莞、佛山一带开始风行吃"婴儿汤"进补。 这真是一个集体遗忘的时代,一个天良泯灭的时代,连人都敢吃,还有什么事不敢为之?于是假药、假酒屡禁不绝;毒米、毒酒充斥市场;买官、卖官盛行。吃祖宗饭,断子孙路,我们赖以生存的生态环境,在"发展经济"的名义下被破坏得频临崩溃。
    
    昨天"文革"吃人肉,今天"改革"吃"婴儿汤",尽管吃的动机不同,前者源于仇恨,后者为了进补延寿,但结果都是吃人,都是兽性!
    
    是谁点燃了他们心中的仇恨之火,蛊惑人们天良丧尽,自相残食,打开了人的兽性?
    
    为什么 1949年以后至今的历次政治运动,我们这个民族总是刹不住车的疯狂,被一次又一次裹挟着驶向灾难的深渊?
    
    末世最后的疯狂,过去的,现在的和将来的种种乱象,在印证着《圣经》(启示录)所预言耶稣基督再来大审判的日子——
    
    "不可封了这书上的预言,因为日期近了,不义的,叫他仍旧不义;污秽的,叫他仍旧污秽;为义的,叫他仍旧为义;圣洁的,叫他仍旧圣洁。"。
    
    "看哪,我必快来,赏罚在我,要照各人所行的报应他。"
    
    一个总是不肯反省的民族,是不可能得到拯救的,是注定要遭到天遣报应的。
    
    
    注释
    
    
    (1) 中共广西整党办公室内部机密文件《广西文革大事记1968 年》1987 年编印,第50 ,51 页。
    
    (2) 同注(1 )第66 页。
    
    (3) 同注(1 )第67 页。
    
    (4) 同注(1 )第67 页。
    
    (5) 同注(1 )第68 页。
    
    (6) 同注(1 )第67.68 页。
    
    (7) 中共南宁地委整党办公室的内部机密文件《南宁地区文化大革命大事记19666 -1976 》1987 年5 月11 日编印. 第44 ,45 页。
    
    (8) 同注(1 )第40 页。
    
    (9) 同注(7 )第45 页。
    
    (10)同注( 7)第 60, 70, 71页。
    
    (11)中共钦州地委整党办公室的内部机密文件《钦州地区文革大事记》 1987 年编印,第40 ,41页。
    
    (12)同注( 1)第 143页
    《六四天网》首发
    http://www.64tianwang.com/Article_Show.asp?ArticleID=2319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小平头:广西“上石农总”冤案始末——文革机密档案揭密之三
  • 小平头:广西融安大屠杀——文革机密档案揭密之二
  • 广西“反共救国团”冤案始末——文革机密档案揭密之一/小平头
  • 政协委员建议人民币增加孙中山、邓小平头像
  • 政协委员建议人民币增加孙中山和邓小平头像
  • 陈泱潮:五评“小平头为中共看家护院、孤立民运的毒招”
  • 小平头:“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共特"封殺文革資訊阴谋破产记
  • 小平头:千里走单骑——"共特"李震老巢探营记(下)
  • 小平头:千里走单骑——“共特”李震老巢探营记(中)(图)
  • 小平头:千里走单骑——“共特”李震老巢探营记(上)(图)
  • 陈泱潮:三评【平头牌民运梅毒】——小平头炮制“抓特务”闹戏的目的何在?
  • 一蓑烟雨任平生——回应刨根问底、陈泱潮的责难/小平头
  • “共特”李震网上逃窜记/小平头
  • 柏林大会目睹之怪现状(二) -----“关于李震事件的说明”之说明/小平头(图)
  • 柏林大会之目睹怪现状(一)-----“关于李震事件的说明”之说明/小平头(图)
  • 小平头:网坛魅影
  • 一份文革秘档的传奇——“共特”柏林会议现形记 (下)/小平头(图)
  • 小平头::一份文革秘档的传奇——“共特”柏林会议现形记 (上)(图)
  • 这些帐永远算在邓小平头上
  • 这些帐永远算在邓小平头上——论邓小平的功过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