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日、蒋代表香港、澳门议和密幕——点评一次可能改写历史的谈判/牟传珩
(博讯2006年9月22日)
    牟传珩更多文章请看牟传珩专栏

    作者:牟传珩

     1939年~1940年之间,中日两国代表在香港、澳门举行了极为秘密的 “和平谈判”。如果谈判成功,中华民族的现代史将被改写。 (博讯 boxun.com)

    早在1937年11月,德国纳粹政府驻华大使陶德曼面对日本侵华之举曾 暗中牵头,促使日蒋和谈(当时蒋介石政府也有求和意向)。11月5 日,陶德曼将日本政府提出的七项“和平”条件转告蒋介石,蒋经过 仔细研究后认为“可以讨论,并且觅取友好的详解”。但同时,蒋介 石又犹豫不定,不想答应日方的过高要求和苛刻的条件。蒋忧心忡忡 地对陶德曼说:“假如同意那些要求,中国政府是会被舆论的浪潮冲 倒的……。”

    当时的形势是,日本海军已全面封锁了中国大陆沿海,香港成为重庆 政府对外联络的地区。日本派遣军总司令部设在南京。日军参谋部的 铃木卓尔中佐被派往香港,负责策划与蒋秘谈。

    铃木到香港后,经香港大学教授张治平的斡旋,表示愿与宋子文的弟 弟宋子良会见。但宋当时以未受命予以拒绝。而后,宋又主动表示愿 与接洽。显然,他的举动反映了重庆方面的意向。宋子良充当了重庆 与日本方面转递信息的一种微妙的渠道。从谈判技巧的角度分析,宋 子良成为重庆政府投下的问路“石子”。

    1940年2月9日,宋子良带着重庆政府的决策回到香港,向日方表达了 蒋决定派特使与日方秘密谈判的意向。他说:“希望在举行中、日两 国政府和平会谈前,首先在香港秘密举行两国代表各三人的圆桌会 议,讨论和平条件。”

    蒋介石对这次秘密谈判是相当重视的。他从谈判策略的角度考虑,特 派宋美龄亲赴香港充当“幕后角色”。

    日方代表得到重庆政府的信息后,即飞抵南京,向日本侵华军总司令 西尾大将报告。接着又秘密回到东京,向参谋长和陆军大臣汇报。随 后由参谋本部和陆军省协议后,决定先与重庆政府举行圆桌预备会 议。为此,日方组成了三人谈判班子。有大本营第八课长白井茂树大 佐、铃木和今井武夫。日方把这次秘密谈判的代号称为“桐”,并制 定了以1938年御前会议精神(该文附后),为谈判基础的方案。

    与此同时,重庆方面也组成了自己的谈判班子:除宋子良外,还有行 营参谋处副处长、陆军中将陈超霖和前驻德大使馆参事后任最高难度 国防会议主任秘书的章友三和待从次长陆军少将张汉年(预备员), 以张治平为联络员,幕后尚有宋美龄坐阵。重庆政府为保证这场谈判 前沿与大后方的联系,另成立了专门的联络组,以确保每天有人乘机 往返于香港和重庆之间,并时时用无线电报告会谈情况,以随时行得 到蒋的指示。

    此次谈判为避人耳目,双方精心策划将会谈地点定在东肥洋行二楼, 并有张汉年在暗中负责警卫。

    依照惯例,中方的陈超霖、章友三出示了最高国防会议秘书长张群的 证明书,日本方面出示了陆军大臣的保证书,双方相互确认了对方的 身分后,会谈开始。会谈时间安排在每晚的9点以后。

    重庆方面的主要发言人是章友三,但真正的实力人物是陈超霖。

    谈判一开始,日本方面首先表态:“此次会谈在于研究召开日华和平 会议的可能性。关于和平条件,只研究它的大纲,即使双方意见不一 致时,也希望理解相互的主张,避免决裂,使经过再研究之后重行调 整意见,尽可能努力做到召开正式会议。”日方的率先发言,从内容 上可以分析,他们力图主导谈判,掌握日程的控制权,但却又以合作 性的口气表述。可见日方有相当的谈判经验。

    但中方没有按日方规导的议题发言,而是单刀直入地讲:“从重庆出 发前,政府特别关注下列三件事,但愿日本方面也务必协作:

    1 必须得到日军撤兵的保证;

    2 明确日本方面的和平条件;

    3 必须在绝对秘密中进行会谈。”可见中方谈判者也并非新手。

    这种谈判开局是相当精彩的。双方对策略的运用,与创造谈判气氛尺 度的把握上,都是很老道的。

    第一个回合之后,双方有这样的对话:

    今井:“中国必须停止抗日。”这是他对中方以上三个条件的限定。

    章:“当然”显然,中方处于守势。

    今井瞄准时机进攻道:“中国应当承认满洲国。”

    章:“希望成为中、日两国的保护国。”这是一种模棱两可的策略运 用。

    今井直言道:“满洲国现在已是名正言顺的独立国,没有作为保护国 的必要。”

    章:“希望保留这一点。”在此条件上中方停住不动。

    今井发现无法从这个阵地深入,便采取变换议题的手法说:“希望缔 结日、华国防共协定。”

    章:“可以。”

    今井转而又提出:“日本军撤兵后,有在特定地点驻扎日本军的必 要。”

    章:“这会使国论沸腾,不能应允。这在和平成立后另行协商为 好。”这可谓拒绝日本要求的缓兵之计。

    陈插话说:“在不得已和必要的地方,可以延迟日本军的撤离。”

    到此为止,可以明确看出日方已完全掌握了谈判的控制权,且连连进 攻,而中方地陷于守势。

    今井又转入一个议题:“为了防共,内蒙有作为特殊地区的必要。”

    章:“可以。”

    今井:“华北和长江下游地区,有做为日、华经济合作地带的必 要。”

    章:“如果以‘中国为主、日本为从’是可以的。”这是中方对日方 要求的一种折扣。

    陈:“希望考虑在长江一带有各国利权的关系。”

    今井:“当开发华北资源时,希望特别为利用日本的技术提供便 利。”

    章:“可以。”

    第二天下午9时起,日本方面又多了臼井参加谈判。谈判继续进行。

    今井首先发言:“为了日、华提携,中国应给予日本人在中国内地的 居住、营业权。日本考虑废除治外法权和交还租界。”

    章:“当然。”

    今井又开始进攻已搁浅的话题:“中国应承认满洲国。”

    章:“希望今天保留。”中方仍守城不出。

    今井再次跳开话题:“中国应承认日军的防共驻兵。这同撤兵问题应 有区别的必要。”

    章:“中国已在努力讨伐共匪,因此,防共问题可以听任中国去 办。”

    今井:“不是国内的共匪问题,而是为了对外的军备。”

    宋:“‘驻兵’这一词不适当。把撤兵期间延长也可以吧?”这是文 字处理上的技巧,但日方仍不同意。

    臼井:“如果把研究驻兵的细节作为秘密协定是否可以考虑。”

    章:“原则上可以。”

    今井:“对汪精卫问题,贵方的意见如何?”

    汪的问题也是此次谈判中的一个难题。中方代表不便率先发表意见, 只好以问代答。

    章:“这是我方掌管以外的事情。希望知道日本方面的意见。”

    今井:“日本对汪有道义关系,所以希望重庆方面同汪派协商合 并。”

    章:“反对汪精卫是全体国民的意见,因此在汪精卫政府成立前,建 立中日和平是必要的。”

    臼井:“首先日、华停战,其次再开重庆和汪派合并会议也可以 吧?”

    宋:“必须不造成中、日停战的障碍。”

    今井:“因此要迅速使谈判成功。”

    章:“同意,今天到此结束吧?”

    第三天,日本方面预先把日、华协议的结果制作成备忘录,交给中国 方面代表。会议又从下午9时开始。

    今井再次将问题的焦点推向满洲问题:“承认满洲国的问题怎样 了?”

    章却搪塞道:“满洲国的独立作为既成事实,现在没有再加干涉的 意图,希望暂不触及这个问题。”

    日方以沉默表示不准备再变换话题。

    宋:“所谓缄默态度。如果解决和平,四五年后总可以解决吧?”

    张治平插话道:“现在承认将招致国际上的误解,政府将失去国民的 信赖,希望研究办法。”

    章:“重庆也有各种系统的军队,如果现在承认,形势将要恶化。我 们还要听候最高当局的指示,在正式会议上再行决定如何?”中方采 用踢皮球的谈判战略。

    今井强硬地说:“在日本方面,这是最紧要的问题。如果这个问题没 有突破,就无法开展两国政府正式谈判。”

    这轮谈判在满洲问题的僵持中结束了。

    根据上述对话可以归纳出中方的主要观点如下:

    1、关于满洲国,主张中、日两国缔结特别协定,两国共同作为他的   保护国。 2、关于共同防共问题,重庆政府原则上同意缔结防共协定和把内蒙   地区特殊化,但决不能承认部分日本军驻扎在华北。万一中、日   两国国防上有必要时,可以推迟部分撤兵,也就是说在解决了和   平后可以另行协商。 3、关于汪精卫的问题,因当前全国一致反汪,暂不易提及与他合   作。

    以上三点是中方与日方分歧的要点。日方起草了一份谈判备忘录,交 中方看后订正为:

      备忘录

      日、华两国为确保东亚之永久和平,以睦邻友好、共同防共、经   济提携为缔结和平条约之基础,为迅速停战和调整邦交起见,双   方认为必须协商,经研究后得出如下结论:

      第一条 中国以承认满洲国为原则(恢复和平后),日本对中国   尊重主权独立及领土完整。不干涉内政。

      第二条 中国立即放弃对抗、容共政策,在停战同时发表声明。

      第三条 日、华两国为实现共同防共,缔约防共协定。而其原则   与内容,以及日本要求在内蒙与华北之若干地区于一定期间驻扎   所需要之军队,以秘密条约缔定之(本条款于恢复和平后进行协   商)。

      第四条 在华北与长江下游地区,应取得日、华经济合作之成   就。关于华北重要资源,中国应对日本提供便利,共同发展(中   国自然居于主人地位)。

      第五条 日、华两国民在两国内地居住、营业之自由,日本考虑   废除在华治外法权与交还租界。

      第六条 为了日、华提携合作,中国向日本招聘军事和经济顾   问。

      第七条 停战协定签订后,国民政府与汪精卫派协力合作。

      第八条 日本恢复和平之时,尽可能迅速撤回派遣至中国之兵   力。与此同时,中国确保各地区之治安,并保证条约之执行。

    这个备忘录由中方代表发回重庆,蒋介石及其重庆政府经过同周密研 究发回和平意见下:

      和平意见

      中华民国和日本帝国为谋确保东亚之永久和平基于尊重中国之领   土完整,主权独立原则上,结束中日战事之研究,兹经详细协商   后获得之结论如下:

      第一条 关于满洲问题,中国在原则上同意考虑,但方式如何另   说商议之;

      第二条 关于中国放弃抗日、容共政策,乃和平协定后中国所取   之必然步骤(此条应包括在第三条范围内);

      第三条 关于共同防共问题,原则上同意,但军事秘密协定在和   平恢复后秘密协议之;

      第四条 关于经济合作问题,原则上同意,但资源开发中国应自   处于主权地位;

      第五条 关于中、日两国臣民居住、营业自由的问题,绝对同   意,同时日本帝国应考虑取消在中华民国之治外法及租借地;

      第六条 关于顾问问题,中、日两国为提携合作,如中国需要技   术顾问时,得聘请日本帝国之军事及经济专家为顾问,但不得干   涉中国之内政;

      第七条 关于汪精卫问题,此纯为中国内政问题,在和平恢复   后,以汪氏与国民党历史之关系,中国当有适当处置之权,毋庸   作为和平条件之一;

      第八条 关于撤兵问题,日本帝国应于和平妥协时将在华军队从   速全部撤退,不得另有所借口延迟撤退,至各地方治安,由中国   政府维持之(撤兵步骤另细订之)。

      附则:

      以上意见日本帝国不得视中华民国为被征服国。中、日两国应站   于平等立场,以最高诚意的公平、互让为结束战事之基案。

      中华民国29年3月10日

    这个和平意见较备忘录积极一些,重庆政府订正了谈判代表没有竭力 坚守的条件,如第八条所言,最为典型。至此为止,历时四天的香港 谈判宣告结束。

    一个月以后,宋子良从重庆回到香港,敦促铃木再次举行会谈,紧接 着章友三也飞抵香港。与此同时,香港报纸还特别报道了宋美龄也来 港“治疗牙病”。

    这次秘谈主要是在九龙半岛旅馆243号(1940年5月13日晚9时开始) 和乘小艇至海上(1940年5月17日晚)进行的,主要是中方向日方表 达了如下观点:

    1、满洲与日本部分驻兵是最困难的问题,可暂时搁置;汪精卫问题   虽有麻烦但可以商议。

    2、希望在澳门举行第二次谈判为两国政府正式谈判作准备。如进行   正式谈判,重庆方面将派遣最高国防会议秘书长张群或军政部长   何应钦为代表。

    3、在国内坚决反对和谈的势力是冯玉祥和共产党,重庆不得已时将   考虑强硬手段。

    日方在这次秘谈中表示同意在澳门举行第二次秘密会议。

    根据中方提议,6月4日在澳门进行第二次秘谈,中方将地点安排在市 郊海岸大路一所极为僻静的空房子里,而且还是在地下室里,点着四 支蜡烛。中日双方的原班人马分坐两边,相互核阅了委任状后开始了 谈判。

    此次谈判,中方代表大有主导谈判之气势。陈超霖抢先站立起来,宣 读了一份准备好的书面材料:“蒋委员长最初对会议表示怀疑,为了 确定了解日本方面的诚意,允许陈、章等参加香港会议谈,结果相信 和平亦有可能,始决心实现和平。”陈停了停接着又宣读了以下内 容:

      “在第一次香港会谈中,关于中国承认满洲国问题和日本军在中   国驻兵问题,中、日双方意见不一致,以致不能达成实质性的效   果,实属遗憾。但另一方面,不能不确认下列五项已收到的巨大   效果。

      1、以往中、日两国同心愿互不疏通,至今不理解。但香港会谈     的结果,两国隔阂显著缩小,中国可以相信同日本已有接近     的可能性。

      2、中国的青年将领,一向不能消除日本企图完全征服中国的观     念。但这次得以了解日本的诚意,因此,考虑了今后实现和     平组织的方案,赞成积极地推进中、日和平。

      3、以往中国对日本的外交时刻都抱有怀疑,认为日本言行不     一,总在考虑不轨的举动,因此每次提出和平问题时,蒋委     员长都加以拒绝。香港会谈后,始恢复了信任,得知解决事     变完全在坂恒参谋总长的双肩之上。因而,尽管许多和平路     线都被拒绝,而认为我们这次的路线是最确实可信,且系最     短的捷径。

      4、中国共产党预感和平到来时,国民党将立即企图发动剿灭共     产党的战争,因而企图在中国的抗日战争中尽可能扩张势     力。因此,国民党各要人于香港会谈后,对防共方针的意     见,愈加一致。蒋委员长也派了几名有魄力的军政要人到西     北,防止共产党的反抗。中国的防共对策已开始逐步实行。

      5、反对和平的急先锋冯玉祥及其它将领,已于5月28日商定,     得悉他们也有和平的意思,日本的条件如不苛刻,可知他们     也不反对和平。”

    中方代表的这一发言,旨在为谈判定下基调,表示哪些是可谈的,哪 些是不可谈的,哪些是有回旋余地的等等。

    日本方面表示,他们仍以备忘录为基础,条件不变。这次密谈又涉及 两个新内容:一是日本建议在上海、香港、澳门等地举行坂垣、蒋、 汪三方会谈。中国方面以蒋介石不能出席为由加以反对,使这一问题 未能确定;二是日本提出利用海南岛为日、华两国海军基地一案,也 得到中国方面答复。中方表示可以在恢复和平后的条约中确定。

    此次谈判结束,中方作了如下笔录:

      第二次会谈意见(中方)

      此次会谈系基于第一次会谈后,双方意见大略了解,比较接近,   但基中仍有不同之点,陈述如下:

      根据贵方第一次会谈备忘录内第一、第三两条,经敝方研究考   虑,确有不能接受者,因中、日两国争端,其祸胎即因满洲问题   所造成,而华北驻兵,亦为中日事件之祸根,兹为东亚永久和   平,必须从根本上解决,故于可能范围内,表示意见三点如下:

      1、关于备忘录内第一条满洲问题,应于和平成立恢复邦交后,     以外交方式解决之。

      2、关于备忘录内第三条驻兵问题,应于和平后,由两国军事专     家秘密解决之,不应在和平协定提出,作为附件之一。

      3、关于备忘录内第七条汪精卫问题,另行商议。

      其他第一次会谈备忘录内数点,原则上同意。

      中华民国29年6月6日

    ------------------------------------------------------------

      第二次会谈意见(日方)

      对本会谈中贵方的意见,我方见解如下:

      1、关于备忘录第一条满洲国问题,虽要求在和平条件中提及,     但承认的时期和方法,考虑中国方面的希望,有协议的余     地。而且关于承认,应以根据秘密协定等某种形式加以约     定,此类约定以在高级会谈上协议为适宜。

      2、备忘录第三条驻兵问题,在停战的和平条件中处理,以秘密     协定等某种方式约定。

      3、关于贵方代表所知悉的日本方面所主张的海南岛等问题,希     望在高级会谈前斡旋同意,并在高级会谈时商谈处理。

    以上谈判双方对悬而未决的问题,各自分述了自己的立场,谈判结 束。

    在中日两次秘谈中,虽然气氛一直很好,但不仅中方对日本的侵略责 任只字未提,反而日方的要价很高。这使蒋介石陷于对国内人民无法 交待的两难境地,为此他也举棋不定,不敢轻率成交。与此同时,日 本方面多次发生政变,第二次近卫内阁重新登场,陆大臣俊六大将离 职,由东条英机中将接任。东条英机是一个很强硬的战争犯子,他激 烈地抨击了日本的中国派遣军司令部进行代号为“桐”的和平谈判为 “越权行为”。之后,日本就与德意结成法西斯侵略同盟,自己为自 己挖掘了坟墓。

    以上,从中日秘密谈判的全过程中可以看清,日本从要价太高到拒绝 谈判的发展道路,最终使他们利令智昏,企图用战争消灭对方,结果 却自己打倒了自己。

    事实再次证明,谁企图用暴力赢得更多,谁将输掉他自己。

    (本文为纪念“9.18”日本侵华事变而作。)

    ☆主要资料来源:

    ◆复旦大学历史系中国近代史教研组《中国近代对外关系史资料  (1840~1949)》下卷,1977年版

    ◆日本外务省编《日本外交年表和主要文书(1840~1945)》下卷  1969年版

    民主论坛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牟传珩 :向山东省第一监狱走去
  • 牟传珩“胡温新政”思路清晰,纲领模糊
  • 牟传珩:中共第四代领导人政治哲学探秘
  • 牟传珩、燕鹏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法庭辩论纪实
  • 山东民运人士牟传珩出狱
  • 牟传珩:中国改革论战新解读——对抗哲学、竞争理论与制度主义
  • 牟传珩:仲秋回忆何德普
  • 牟传珩: 聆听春雨
  • 牟传珩:有关人的精神活动思考
  • 牟传珩:狱中诗三首
  • 牟传珩:“妥协为你赢来了花篮”
  • 牟传珩:秩序都来自于自由——帕里戈金“消散性结构”理论的启示
  • 牟传珩: 关于暴力本质的思考——对马克思“暴力革命说”的批判
  • 牟传珩:有关人“类”理由的哲学思考
  • 牟传珩 :命运走向六弦琴(又二首)
  • 牟传珩:高智晟的渴望
  • 牟传珩 :当代谈判之道
  • 牟传珩:受伤的苍鹰——高智晟精神之歌
  • 牟传珩:风雨里的寻找——写在牢狱的岁月
  • 牟传珩:被遗忘了的历史旧案——简说中共炮击“紫石英”号战舰事件
  • 牟传珩:理性社会的道德反
  • 牟传珩:现代社会使用暴力的原则
  • 非法圈地与野蛮拆迁透视——中国土地制度走向危机/牟传珩
  • 牟传珩:走向“人类主义”新纪元——从阿尔温•托夫勒的观念谈起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