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王明的顽固和他的要面子
(博讯2006年3月11日)
    最近突然想研究起来历史心理学了,想研究一下历史人物的心理,当然我这个所谓的研究不能称得上研究,只能算是以小人之心度小人之腹。
    
     王明、博古等几个人是我要拿来最先开刀的,因为我对那段历史还算是比较了解。我怀疑,王明之所以那么顽固地坚持他的阵地战,置那么多、那么大的失败于不顾,和他要面子有关系。 (博讯 boxun.com)

    
    我认为,这几个人对共产主义的忠诚还是绝对的,他们如果被抓,大义凛然、视死如归当然是能做到的。但是,要达到一个目标,光有忠诚,光有信仰,光有不成功便成仁的决心还是不够的,还要有正确的方法,走正确的路线。决心和正确方法这两者缺一不可,而后者尤其显得重要,因为后者很难找到,不是一般人能找到的。
    
    实践证明,他们几个人就是一般人,他们在路线上就没选好,他们选择的是传统的“兵来将当,水来土掩”的阵地战,批判并取消毛泽东的游击战和运动战,还把毛泽东原来取得的成就全盘否定。批判就批判吧,否定就否定吧,如果按照他们的方法,他们能比毛泽东打得好,当然他们就批判得对,否定得有理。可是,当战争节节败退,根据地丢失越来越多,士兵伤亡越来越严重,这仗越打下去眼看困难越大,眼看有亡党亡军的危险的时候;当面对士兵的抱怨、一些指挥员的怀疑和谴责的时候,他们有没有清醒,他们又是怎么想的呢?
    
    我猜测,他们这个时候已经清醒了,已经知道他们的办法不行了,但是他们这个时候已经不考虑目标的事了,已经不考虑党和红军存亡的事了,而是把自己的面子放在第一位了。
    
    他们会想,如果这个时候放弃自己的办法,走回头路,采用毛泽东的老办法,面子肯定是全完了,即使大家不批评他们,他们自己也会觉得难堪,没脸见人;而且过去慷慨激昂的演说、对毛泽东严厉的批判和恶意的丑化都将成为大家的笑柄。所以这个时候绝对不能走回头路,明知是死路也得毫不动摇地硬着头皮闯。
    
    前面我就说了,王明等人都是真诚的共产主义者,所以他们对自己的权力和利益是不会在乎的,即使在乎,他们也知道,自己最多不过干个两届三届,权力没多大意思。他们在乎的是路线,是自己的路线是否正确,能否持续,这关乎面子。如果他们的路线被认为是正确的,能持续下去,即使他们不在职了,也和他们在职一样,大家仍然是按他们的路线走的,他们就有面子,这时他们就可以在家里非常满足地含饴弄孙了;如果他们的路线被认为错了,被否定了,这就没有了面子,即使他们在职,也是如坐针毡,和不在职一样。所以,对这些人来说,权力是次要的,自己的主张是主要的,面子是主要的。这些人,说他们是真诚的共产主义者,其实他们还有点欠缺,还不能够为了共产主义,抛弃个人的荣辱。
    
    既然看重了自己的面子,那当然明知是死路,也要毫不动摇地硬着头皮闯下去,这样就能保住面子。最后,当党和红军都灭亡了,他们的面子就能永久保住了。为什么?因为党和红军都灭亡后,毛泽东的路线是否正确就永远得不到验证了,这可不象化学试验,化学试验可以创造同样的条件改变方法重做一次,这个可不能重做,所以毛泽东的路线一不能得到验证,那么后人就必然会认为他们的方法是唯一正确的,只不过是国民党太强大,即使诸葛亮再世也得失败,所以他们就会永远落个陈胜、洪秀全式的英雄称号。所以,宁愿亡党亡军,也不能给毛泽东留重做试验的机会。
    
    因此,经过上面一番考虑,他们会让人民误以为他们的路线是唯一正确的,让人民忘掉还有毛泽东的一条路可走,他们就会这样号召大家:“现在的局势,不打,我们就要全部成俘虏,要亡党亡军;打,虽然也很可能灭亡,但是毕竟还有一丝希望,所以现在我们只有一条路,而且只能前进,已经没有退路,我们要坚决这样打下去,和敌人拼到底!即使撤出根据地,如果敌人追赶,我们还要和他们拼到底!”
    
    对于这么要面子的人,如果要他们放弃错误的主张,就得给他们留台阶。例如可以这样劝他们:“前一段时间只能实行阵地战,前一段阵地战的成绩是非常辉煌的,现在才是实行运动战的时机;其实毛泽东的运动战也是阵地战,只不过是把阵地四处搬动罢了。”这样可能会有些效果。但是,这样留台阶,不能说破,一经我这样说破,就没效果了。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共“政治斗争”揭密:王明的左倾机会主义
  • 王明的人生秘史
  • 原中央常委王明篡夺最高权力的真相
  • 张伟国:胡锦涛隔代继承王明衣钵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