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专访:甲午战争阵亡的扬威舰管带林履中之孙林智敏(图)
(博讯2005年11月03日)
    博讯编者按:博讯有幸获准书面采访甲午战争阵亡的扬威舰管带林履中之孙林智敏,林智敏先生以苍劲的笔书,对采访的问题做了回复。据其甥婿王蓉先生介绍,“林先生一生正直不苟,如其先祖。” 林智敏先生特别提供了从来没有公开过的先祖林履中的照片,非常珍贵。林智敏先生表示,最大的愿望是能亲自看到扬威舰打捞出水。我们希望甲午战争中林履中等英勇的将士激励中华民族,中国不断走向民主富强,衷心祝愿林智敏先生的愿望早日实现。
    
    专访:甲午战争阵亡的扬威舰管带林履中之孙林智敏
    

以下是采访的内容(部分语句按书面原意改写为白话文):
    
    韦石:我刚查阅了林履中管带的有关报道,多是介绍他英勇就义的片断,请问您能否介绍一下他的大概经历?
    
    林智敏先生:林氏世居福建省闽侯县(过去称候官县)青圃乡,是耕读世家。曾祖父在京城任职,逝世后被追赠光禄大夫。
    
    先祖父(林履中)排行第四,为海校第三期毕业生,同班同学有李鼎新、林建章等先生。先祖父生前是一个大家庭共同生活而未分家,每逢休假都会回老家探亲,每次返乡都回先到长嫂家问候起居(那时一般都是长兄主持家政),并询问家务等事宜。我小时候由先伯父(长房)白水先生教导:林家后代一定要遵守祖训,保持忠孝礼仪之家风,并且继承先祖父(林履中)之品德修养。要求子孙视先祖父为典模学习。
    
    韦石:能讲讲您本人的经历吗?
    
    林智敏先生:本人幼年北京长大,初中毕业后随父母移家南京并上高中。之后考入金陵大学。入学次年参加暑期军训,军训结业时发生卢沟桥事变,接着跟随父母离京辗转各地,先到江西后转四川,并定居于重庆。当时金陵大学仍在迁校过程中,教育部安排在重庆大学商学院就读(当时重庆大学刚成立,班级学系不全,所以成立特别班收容京沪各大学法商学院各年级学系的学生,用意良善)。一年后特别班因故停办,教育部又安排学生到已经迁到四川的各校就读。我被分配在复旦大学经济系(系主任卫挺生先生)。毕业后考入中国银行服务。
    
    胜利迁都后,我辞去中行职务,转入政府机构工作。39年(编者按:民国39年是1950年)到台承,曾同在输出入管理委员会服务的谢贯一先生(时任基隆市长)之邀到基隆市主持计政。之后30余年均在主计系统主管计政到退休。退休后又承时任主计长周宏涛之推荐,在刚成立的台湾华兴资讯公司财务部任职,协助电脑部门开发装备会计系统软件。三年后再次退休,移居美国。
    
    (林智敏先生谦虚地表示,“无事功之可言,愧对先人矣”)
    
    韦石:我所看到的甲午战争关于“扬威”舰的过程大概如上,请问您对此有什么看法?
    
    林智敏先生:先祖父(林履中)殉国时,先父刚9岁,所以有关先祖父壮烈殉国的事迹都是听家族长辈和家乡前辈讲述,还有官方的资料。那时媒体资讯还不发达,所以没有详尽的报道。曾见到先辈的笔记记载,林琴南先生即曾在其笔记(似是畏庐笔记)记载其事,也和官方资料的叙述大致相同。
    
    曾看到政府计划打捞扬威舰,并修整后开设陈列馆,听到这个消息感到很欣慰。本人希望在扬威舰出水的时候,探视舰体以及受损的情形,到时真相当可大白。目前不便做其他论述。
    
    韦石:您对甲午战败的原因有什么看法?
    
    林智敏先生:清廷自慈禧秉政,其人无武后之识见,而有韦后之恶毒,加上听任宦官干政,国事日非。而朝廷大臣又未能同心协力,各置党羽以权谋私,亲贵又多贪婪。李鸿章虽称干练,但其中堂脾气骄人,未能虚心接纳各方意见,其知人与修养均不如曾文政,虽操持国政多年,终未能造就中兴大业。所办外交多有屈辱,尤以李之子娶日妇致“李二先生是汉奸”的说法,朝廷也蒙其辱。同时,日本自明治维新,谋我之心益亟,而西后却耽于逸乐,竟以北洋海军兴建费用移充修建圆明园致国库支绌未能妥筹战备。李鸿章或为固寵未能为军费之筹措力争,窃以为无论政经军事均需尊重专业,李氏以准军将领统辖海军用人殊不允当,海战不若陆战,故海军将士虽有充分爱国之牺牲精神,非若陆战可以肉搏杀敌致胜,故甲午之战将士牺牲惨烈,终未能完成报国之心愿,此当为世人所悲愤叹息者也。
    
    韦石:请问您对中国从清朝到今天的大概看法怎样?我们今天应该从甲午战争汲取什么教训?
    
    林智敏先生: 辛亥革命迄今将近百年,前40年皆在争战之中,并无建设可言。近50年又因强权介入干扰犹未一统寰宇,言之心痛,切望祖国早日和平崛起。
    当前要务必须力求科技之研发,修明政治,善筹军备,懔十年生聚、十年教训之诫,切实努力。
    
    吾国海岸线绵长,尤宜致力海军之扩展,有关舰艇之制造(目前中国钢铁之制造已具规模)切不可仰赖他人。
    
    深盼国人团结一致奋起,联合东亚各弱小民族共同奋斗以抗强权,突破围堵,庶可向全世界做狮子吼也。
    
    韦石:您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林智敏先生: 本人最大愿望
    一、切盼祖国和平崛起倡导儒家之仁政治国,进入世界大同之境;
    二、祈望扬威舰早日出水,俾在有生之年仍得前往瞻仰我先祖生前服勤扬威舰之英姿。
    
    (编者后记:博讯新闻网在2000年收到方伯谦之孙(女)(居住在英国)的口述,她托人将口述转给博讯发表,文中提到方伯谦并未临阵脱逃,而是被李鸿章当替罪羊找罪名处决。)
    
有关扬威舰和管带林履中的资料:

    
    巡洋舰( 碰快船) 英国阿姆斯特朗(Armstrong)公司承造,后船体部分转包给米切尔(Mitchell)船厂建造。造价共计65万两银,在中国定购后日本也跟风向智利转购了一艘同级舰“筑紫”(Tsukushi)。“超勇”舰于1880年11月4日下水,“扬威”于1881年1月29日下水,两舰于1881年11月22日驶抵大沽口加入北洋水师。
       舰船资料:“扬威”舰长64米、宽9.75米、吃水4.57米、排水量1350吨、动力为2座往复式蒸汽主机,6座圆式燃煤锅炉(日本“筑紫”为4座),双轴推进,功率2600匹马力、航速15-16节、续航能力5000海里/8节,煤舱正常载煤250吨,最大载煤量300吨。舰身为木质外包钢板、甲板装甲0.27寸,炮塔装甲1寸,司令塔装甲0.5寸,舰艏水线下11英尺处装有撞角,全舰编制137-140人,管带为参将衔。
       主要武器: 阿姆斯特朗10吋主炮2门(每门炮重25吨,26倍口径)、阿姆斯特朗40磅副炮4门、阿姆斯特朗9磅炮2门、11mm10管格林机关炮4门、37mm单管哈乞开斯炮4门、4管诺典费尔德炮2门、舰载杆雷艇1艘。
       军官:
       “扬威”舰 首任管带邓世昌,继任管带林履中。
       “扬威”舰帮带大副郑文超,福建长乐人,福州船政学堂毕业。
       “扬威”舰总管轮陈学书,机匠出身。
     1894年9月16日凌晨,丁汝昌奉命率北洋水师主力护送陆军往大东沟登陆,“超勇”、“扬威”随队同行。17日中午10时30分,“镇远”舰前桅哨兵发现日本舰队,战斗警报响彻北洋各舰,丁汝昌下令舰队起锚迎战,“陈旧的超勇、扬威二舰,照例拔锚费时,落在后边,后亦疾驰,配置就位”。12时20分,丁汝昌命令舰队将阵形变换为“犄角雁行小队阵”,以“定远”、“镇远”二铁舰为先导,迎击日本联合舰队。“超、扬”二舰被编于右翼末端。12时50分旗舰“定远”右主炮发出一声怒吼,闻名中外的黄海海战就此爆发。
    
    战斗打响后,日本第一游击队见北洋水师来势凶猛,又因“畏定、镇二船甚于虎豹”,故在距离北洋水师五千公尺以外突然向左大转弯,直扑右翼的“超、扬”二弱舰。第一游击队旗舰“吉野”在进至距“超勇”,“扬威”三千公尺时,开始炮击,“高千穗”、“秋津洲”、“浪速”随之开炮。“超勇”、“扬威”虽处绝对劣势,仍拼死作战。下午1时零8分,“吉野”被击中,甲板上发生爆炸,“高千穗”、“秋津洲”也先后中弹受伤。但“超勇”、“扬威”二弱舰终究敌不过新式的日本战舰,下午1时20分,一颗敌弹击入受伤累累的“超勇”舰舱内,引发大火,全舰顿时被黑烟笼罩。在日舰的不断炮击下,“超勇”右舷逐渐倾斜,但“犹以前部炮火发射不停”,当日本军舰“比睿”闯入北洋舰队阵中,企图抄近路与本队会合时,恰好和“超勇”相遇,“超勇”官兵在烈焰升腾中,一面救火,一面发炮攻击“比睿”。之后,日本本队绕到北洋舰队阵后,聚攻“超勇”,孤立无援的“超勇”在日舰炮火的集中攻击下,于下午2时23分最终沉没于波涛之中。管带黄建勋落水后拒绝“左一”的援救,追随自己的军舰而自沉于海。在“超勇”燃起大火的同时,姊妹舰“扬威”也受重伤,管带林履中率三副曾宗巩等一面救火,一面发炮抗敌,但在日舰第一游击队的轮番轰击下,伤势过重,“首尾各炮,已不能动”,而“敌炮纷至”,“扬威”只得驶离战场施救,又遭到逃跑的“济远”舰撞击,“撞扬威舵叶,扬威行愈滞,敌弹入机舱”,舱内弹炸火起,“渐不能支”,舰身渐渐沉于大海,管带林履中悲愤不已,毅然蹈海自尽。
    专访:甲午战争阵亡的扬威舰管带林履中之孙林智敏
    这是当年的扬威舰
    
    更多关于北洋水师和甲午战争的图文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晚清七十年(3)甲午战争与戊戌变法》精彩内容 
  • 博讯重要预告:甲午战争阵亡将领后人接受博讯采访,有珍贵史料
  • 甲午战争:没有赢家的结局(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