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文革武汉7.20事件始末
(博讯2005年10月09日)
    文革夜谭之五 武汉7。20事件始末
    
     1967年夏天发生在武汉的7。20事件,标志着文革中“全面内战”的开始。这次事件的原因并不复杂,但影响却极大,后果也十分严重。 (博讯 boxun.com)

    
    在八届十一中全会宣布刘少奇倒台之后,毛泽东并没有松一口气。他认为刘少奇的基础还在,必须加以摧毁。因此,他积极鼓励上海“夺权”,并向全国推广,准备把全国各级的领导权力都夺到革命造反派手中。为了保障夺权过程的顺利,毛泽东要求全国各地的解放军支持革命造反派,这也就是“支左”的由来。
    
    然而,没有统一领导的群众组织的夺权行动,很快就演变成了派别林立的对抗。各派都声称自己是“革命派”、“造反派”,说对方是“保守派”、“保皇派”。到处都打起了派仗,为争权斗得你死我活。毛泽东原来的估计一再被打破,不得不转而号召各个群众组织之间形成革命的大联合。可惜“纵虎容易缚虎难”,群众运动一旦放开,便成了脱缰的野马,收都收不住。在这一混乱的过程中,许多地方的群众组织与奉命“支左”的军队发生磨擦。在军委《八条命令》公布以后,军队解散了一批冲击军事机关的造反派组织,并抓了其中的一些头目。而在毛泽东看来,军队的行动又太重,弄不好会伤害革命造反派的积极性,使真正的保皇派得到喘息之机。因此,毛泽东又通过林彪发出了《军委十条》,要求军队正确对待群众组织。这一下,原来有些蔫了的造反派又得到了鼓舞,反而变本加厉地冲击军事机关。也有的群众组织是支持军队的,对立两派的冲突越来越激烈,发展成为武斗,以至枪夺军队的武器,真刀真枪地干了起来,大规模流血事件不断发生。
    
    面对这样的情况,毛泽东真是始料不及。对于文革进程的部署,毛泽东也是因时而动,不断改变着决心。发展到今天这样控制不住的地步,他也有些厌倦了。于是,毛提出了文革运动三步走的战略:一年开张,二年看眉目,定下基础,三年收尾。他认为现在群众的发动阶段已经完成,已经到了各派实现大联合的阶段。
    
    因此,毛泽东不断派大员下到各省去解决地方各派的大联合问题。针对武斗和派仗最厉害的武汉地区,毛泽东决心亲自出马,直接指导解决那里的问题,为全国树立一块样板。
    
    武汉地区主要有两大群众组织:一个是人数较少的“工人总部”派,简称“工总”;另一个是人数众多的“百万雄师”派。其中“工总”经常组织冲击军队机关,是名副其实的“造反”派,而“百万雄师”则属于支持军队的群众组织。武汉军区司令员陈再道是四方面军的将领,他在对待刘少奇的问题上不愿落井下石,因此成为中央文革一干人的眼中钉。因为陈曾下令部队取缔了一些造反派,其中包括“工总”,江青等人便秘密派人下去暗中支持“工总”。而“工总”得到支持后,竟公然打出了“打倒陈再道,解放全中原”的标语,公开反对武汉军区,从而使武汉地区的武斗问题一再升级。另外,在对待武汉军区的问题上,林彪和中央文革搞到了一起。在林彪看来,自己还没有完全掌握军队。最主要的对手贺龙虽然倒了,但军内最大的山头四方面军还在,徐向前还在。虽然徐因“二月逆流”事件至今抬不起头来,但他的部下都手握重兵,着实力量不小。因此,如能借机将他们一一清除掉,那是再好不过。
    
    在这样天下大乱之时去武汉,毛泽东其实是冒了一定风险的。周恩来为此先期去了武汉,找陈再道、钟汉华等人谈话,做他们的思想工作。周知道,毛泽东对陈再道的看法是一介武夫,掀不起什么风浪来。相反,毛对大老粗将领倒是一向有好感。毛的意思是要陈再道做个检讨,承认先前在支左中犯了“方向性”错误,转而支持造反派,从而得到“工总”等造反派的谅解,以此为基础促成“工总”和“百万雄师”的大联合,稳定武汉地区的局势。
    7月14日,毛泽东坐专列抵达武汉,下榻在东湖宾馆。此时,周恩来费尽周折已基本做通了陈再道等人的工作。周向毛做了汇报。毛泽东指示解决武汉的问题还是要靠武汉军区,要转变对待革命左派的态度。“工总”是革命造反派,要解放。“百万雄师”要受些委屈,但要坚持联合,工作由中央来做。按照来武汉前的约定,周恩来动身返京。临走前,他叮嘱留在武汉继续解决问题的中央文革谢富治、王力二人,要他们按照毛泽东的指示,做好武汉军区干部战士们的思想转弯工作。另外,不要轻易把中央解决武汉问题的方针透露出去,以免群众中出现混乱,激化矛盾。
    
    不料,周恩来前脚刚走,谢富治、王力就把周恩来的叮嘱扔到了九霄云外。这二人是中央文革的大将,奉的是江青的搞垮陈再道的命令,当然不会听周恩来的。7月 18日晚,王力和谢富治去了“工总”的司令部。当时“工总”名义上已被取缔,造反派个个士气低落。王、谢二人公然佩戴“工总”的袖标,对造反派们大加抚慰,并宣布“工总”是革命左派,而“百万雄师”是保守派。这下不得了,“工总”的造反派们立时气焰高涨起来。第二天,“工总”组织人马敲锣打鼓,在武汉三镇到处用高音喇叭广播王力和谢富治的讲话录音。而被打成保守组织的“百万雄师”则群情激愤,人们把对中央解决武汉问题的不满全都发泄到了王力身上。要求王力出来澄清问题,讨回公道。但王力置之不理,这就更使人们怒火中烧。
    
    7月20日,“百万雄师”组织百万人上街游行,很多解放军官兵也加入其中,高呼“王力把矛头指向中国人民解放军,罪该万死!”“周总理到武汉,王力靠边站”等口号。一部分人直接闯入东湖宾馆离毛泽东驻地只有几百米的王力住处,将其抓住,揪到军区大院,痛打一顿。陈再道急忙出来阻止,也被愤怒的人们打了一顿,局面乱成一团。整个武汉人马如流,口号震天响,如同滚开了的水锅。这就是史称的“7。20事件”。
    
    在武汉乱成一团的同时,北京也乱成一团。林彪以接班人的身份召开紧急会议,断定这是陈再道搞的“兵变”,是要谋害毛泽东,要求采取断然措施。而周恩来和江青则更加担心毛泽东的安全。20日下午,周恩来自告奋勇率三架飞机前往武汉救驾。为以防万一,周恩来命飞机飞到离汉口60 公里的王家墩机场降落,然后轻装秘密潜入市区,几经周折来到东湖宾馆毛泽东住地。毛泽东此时正恼怒万分,认为陈再道居心不善,竟敢在自己的眼皮底下绑走中央代表王力,自己是“进了贼窝子”了。在周恩来的力劝下,从来不坐飞机的毛泽东只好连夜飞离武汉,前往上海暂避。周恩来则不顾安危继续留在武汉观察形势。当判断陈再道确无异心后,周命陈派出一支部队化装成造反派,从重围中救出了王力。
    
    “7。20事件”对毛泽东无异于当头一棒,完全打乱了他对文革进程的部署。他重新估计了形势,认为全国百分之七十五以上的地区和驻军都是支持右派的,当前必须武装左派。而在此时,林彪在北京召开中央文革小组会议,将 “7。20事件”定性为反革命暴乱。而中央文革则更是提出要“揪军内一小撮”。林彪等人请示在上海的毛泽东,毛则同意了他们的判断,并将之作为“最高指示”下达。一时间,各地冲击军事机关、揪斗军队将领之风空前严重。各种造反组织明目张胆地抢夺部队的武器装备,开始是抢一般的轻型枪支,后来发展到抢夺火炮、坦克等重型武器。各地的武斗大规模升级,严重流血事件频频发生。文革进入了“全面内战”的最动乱阶段。
    “7。20事件”的主角陈再道被揪回北京,遭到批斗殴打。林彪则主张开设军事法庭将陈枪毙。幸好毛泽东经过一段时间思考明白过来了,认定陈再道并不是想造反,只是犯了严重错误。于是又下了“最高指示”,救了陈再道一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动荡岁月回忆:我家在文革中/曹维录
  • 聂元梓回忆李讷与阮铭在文革中的秘密活动
  • 文革暴力探源--为什么中学生会如此残忍(图)
  • 回忆文革中那些血泪斑斑的暴行
  • 文革往事之毛主席万岁
  • 文革中被破坏的珍贵文物
  • 6月4日“文革”御笔沉浮录
  • 唐少傑:清華文革“七.二七事件”
  • 普通人的文革:八岁的死刑陪绑者---真正的残暴,是针对无辜
  • 没有空白——文革时期的读书生活
  • 文革时期的死刑犯枪决和公审现场 (图)
  • 一个在文革中被毁灭的北大天才
  • 关于文革纪念馆(图)
  • “文革五大学生领袖”现身在何处(图)
  • 史学:从陈伯达的申诉档案,解读“文革”中的林彪
  • “文革”第一个被打死的部长(图)
  • 女儿回忆--浦熙修在文革期间(图)
  • 原罗瑞卿秘书回忆:文革中我怎样离开公安部的(图)
  • 记文革上海高校“暗杀毛主席小集团”案
  • 深圳一退休干部筹办文革博物馆
  • 江泽慧文革初期曾被诬为叛徒女儿(图)
  • 文革中的赵忠祥:呼风唤雨不可一世
  • 胡锦涛的籍贯及父亲胡静之文革怨死(图)
  • 文革:革了文化和人民的命(2)
  • 文革:革了文化和人民的命(1)
  • 中共不光采历史 港报吁吸取文革教训
  • 凤凰周刊对文革纪念馆的报道
  • 中国文革纪念馆的有关报道
  • 中国首家民间文革纪念馆图片3(图)
  • 中国第一家文革纪念馆更多图片(图)
  • 文革纪念馆由民间出资在汕头建成(图)
  • 文革时期中小学教科书摘选
  • 文革中十大尚不清楚真实内幕的高层人事谜案
  • 文革初期香港出版 鲜为人知的《刘主席语录》
  • 《晚年周恩来》第五章-周旋在文革营垒的内斗之中
  • 谁说文革时期没假货?谁说的?!
  • 沈福祥著《我的文革岁月》在博讯文坛连载
  • 林彪长女林晓霖自爆文革中的父女恩仇
  • 我从文革中得到什么?
  • 动荡岁月的回忆:文革“三李” /曹维录
  • 从《南京女演员反对陪舞被处决》看诋毁文革者的卑劣/李宪源
  • 茉莉:在德国谈中国文革
  • 傅国涌:首家“文革博物馆”出现之后
  • 高智晟:广州大学城与文革
  • 古远清:余秋雨“文革”年谱
  • 当今世风日下 论文革的后遗症
  • 两代人关于"文革"的对话
  • 第七章 试图扭转文革困局的挫败
  • 第五章 周旋在文革营垒的内斗之中
  • 第二章 文革之初的“保持晚节”心态
  • 雅科夫:谁说文革时期没假货?
  • 文革中自愿的行刑者和自愿的受刑者
  • 晚年周恩来5周旋在文革营垒的内斗之中
  • 第二章 文革之初的“保持晚节”心态
  • 歐洲導報: 仲维光读王友琴《文革受难者》的宏文
  • 回忆赵忠祥在“文革”中
  • 余英时:《文革受难者》-挽救记忆的伟大工程
  • 兴中华:从文革的阴影中彻底摆脱出来!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