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档案:日空投鼠疫小麦 死上万中国同胞(图)
(博讯2005年6月30日)
    
档案:日空投鼠疫小麦 死上万中国同胞

    浙江温州一日军细菌战受害者腿上的伤至今未愈

    外交部档案: 日军将鼠疫病菌掺入谷物 雨前投放浙江等地 天晴后随尘土吸入肺中 引发肺鼠疫

    日空投鼠疫小麦 死上万中国同胞

    政府官员亲眼目睹

    日本飞机散布病菌

    档案里记载着的是1940年12月27日,时任国民党浙江省卫生处处长陈万里、军政部第二防疫专员柯主光等人给浙江省政府主席黄绍宏先生的报告。报告上说,陈万里一行在当年11月27日赴浙江衢县视察该县鼠疫情况时,途中经过金华时,突然看到上空飞来一架日本飞机“散布白色物品,且有白雾一缕随之”。29日,金华空袭时又有敌机两架在南门外散布白烟,并有鱼子大小的颗粒落下。

    陈万里等人见到此情景,立即派人去搜集这些颗粒,送到附近的金华民众医院检查,检查的结果显示,这些颗粒中含有鼠疫病菌。

    烟雾三四小时不散

    谷子小米混有跳蚤

    档案中记载,敌机空袭金华后,均有白色烟雾状散布空中,经过三四小时不散。

    据当地五里牌楼广合顺皮革厂的职员说,他在敌机飞走后,亲眼看到有淡黄色细小颗粒落到水后就溶了。附近几辆人力车篷上发现同样的颗粒。后确定为具有活性的鼠疫病菌。

    鄞县是在10月29日发现第一例鼠疫病人,衢县则是在11月12日发现第一例病人,都是突然发现,病型为肺鼠疫。

    据陈万里等人调查,鄞县于发病前,敌机曾在疫区掷下小麦,约两升左右,衢县于10月4日也有日本飞机在疫区中心掷下谷子及小米,其中混有跳蚤。

    选择雨天前投放鼠疫

    天晴随尘土吸入肺中

    档案中称,“敌人将金华作为发生肺鼠疫的试验(基地)”,敌机散布的是淡黄色小颗粒。投放之前敌人选择当天会下雨的日子,进行细菌散布。在金华投放后,晚上下雨,散布下来的颗粒下雨溶化,混入地面泥土,而保持细菌继续长时间生存(一般的细菌在干燥的阳光下存活3-4个小时)。等到天气晴朗后,路面的尘土飞扬,细菌就被吸入人体的肺部。11月下旬,已入冬季气候,正是肺鼠疫流行的时候。

    敌人培养的细菌也是人工培养,他们是先使老鼠人工感染得病,搜集身上预先配置好的跳蚤,然后掺杂着五谷、烟雾。因为烟雾和食物可以吸引人们的好奇心,从而引人接近,带有“鼠疫”的跳蚤就找到了“宿主”。日军此前不易把握细菌的成活率,后来增加了跳蚤等“载体”后,细菌的传染率大大提高。

    档案上介绍,日军之所以选择在浙江,一是不易被察觉,二是地理位置适宜——浙江,地处东战场前哨地位。

    日军建1644细菌部队

    浙江成受害典型区域

    染上肺鼠疫的患者咳嗽、痰中带血,传染性强,死亡快。因为人口的流动,鼠疫往往是从一个村庄传染到另外一个村庄,蔓延速度十分惊人。短时间内,死于鼠疫的人很多,很多都是全家灭亡。据档案资料显示,在宁波,从10月29日至12月6日,发病99人,其中死亡97人。

    浙江是日军细菌作战规模巨大、受害十分严重的典型区域。为进行和加强对此区域的细菌战,1939年4月,日军在南京成立了荣字1644部队,由石井四郎兼任部队长。日军荣字1644细菌战部队于1940年、1941年、1942年当中连续不断地派遣远征队到我国浙江省的宁波、金华,湖南省的常德等地区作战,使用各种细菌武器,散布鼠疫、霍乱、炭疽及其他可怕的致命传染细菌,导致成千上万的中国平民死亡。

    日军侵华期间在中国的细菌部队

      哈尔滨的“731部队”

      北平的“北支甲第1855部队”

      南京的“荣字第1644部队”

      广州的“波字第8604部队”

      长春的“满洲第100部队”

    日军部队中配有细菌部队,从事细菌战的研究

    日军在华散播的细菌主要有霍乱、鼠疫、伤寒、坏疽病、炭疽热病及其他可怕的致命传染细菌。

    日军细菌投放方式

    在空中投毒和在地面上投毒。

    空投的形式一种是投细菌炸弹,这种细菌炸弹的弹片是用陶瓷等材料作的,在炮弹投下爆炸后,弹内的细菌仍然可以存活;另一种形式是投放含有鼠疫细菌的物体。

    地面投毒的方式是全副武装的日军特种部队在水源的上游或水井等人畜饮用水中投放细菌,以达到广泛蔓延的效果。

    日军细菌投放地点

    山东的鲁西地区、浙江、云南、山西等地都进行过细菌战,几乎覆盖全国

    日在华细菌战后果

    在1941年至1945年间,细菌战的本部——哈尔滨的731部队里,有3000人死于日军的活人解剖实验。

    在日军侵华的8年时间内,死于活人解剖实验的人数无法统计。

    在细菌战中被害死的人数因死亡种类不同,研究学家们各有各的说法。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的一位专家称,死亡人数在20万人左右。

    专家访谈

    美国纵容 日细菌战犯成为医学专家

    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的卞修跃博士告诉记者:“细菌战是最廉价的原子弹。”其杀伤力很强,造成许多无辜的人员伤亡。1925年6月1日的日内瓦议定书——《禁止在战争中使用窒息性、毒性或其他气体及细菌作战方法》中,明确规定禁止使用细菌武器,日军在中国境内大规模使用细菌武器和化学武器,是违反国际法的。

    根据1945年的中、美、英、苏的波茨坦公告,对日军使用细菌战和化学武器的罪行,本应进行清算。但美国就和日本做起了“交易”:只要日本把细菌战的研究结果、数据交给美国,美国就免于对日本的追究。结果,当今美国的细菌研究是世界上最先进的。

    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审判日本战犯时,虽有对日军使用细菌战和化学武器的检举和起诉,但却没有由军事法庭公审,日本的战犯没有受到应得的惩罚。经过一段时间的“潜伏”后,他们后来都成为了日本的医药专家。“他们的所谓成果,是在对许多活生生的中国人残忍地进行活体解剖实验的基础上取得的。”

    来源:法制晚报 _(博讯记者:张君)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