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清华神童六四遇难(图)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2005年6月04日)
    照片中的这座荒冢坐落在北国边陲的完达山上,墓主为“六四”惨案的死难者何洁。照片上一位中年人正离开这块墓地。他神情恍惚,像是要找回失落的梦。他,就是何洁的父亲。 (编者按:因是转载,没有找到图片,希望读者提供)

    记得在1993那一年,我先后收到过两封信。一封是一位旅居西班牙的流亡学生寄给我的。信中说,他从家乡获悉,当年该地有一位出了名的“小神童”,15岁就考上了清华大学的少年班,结果惨死于“六四”大屠杀。但这位留学生并不知道死者的姓名及其亲属的家庭地址。于是,我先从清华大学找起,无结果。但我不想放弃这个线索。于是我请那位留学生再同他家乡的亲友联系,以进一步了解并提供情况。过了一段时间,我终于有了死者及其在国外的兄长的名字;而死者父母的地址,却只知其为黑龙江省宝清县的一个国营农场。我试着给死者父母所在的那个农场发出了第一封信,信封上当然不敢写有死者的姓名,我便写“黑龙江省宝清县农场何某父母收”。这何某,是死者兄长的姓名。可是,我没有收到回信;此后我又一连数次去信,也都如石沉大海。

    
清华神童<a href=http://www.boxun.com/my-cgi/post/display_all.cgi?cat=64><a href=http://www.boxun.com/my-cgi/post/display_all.cgi?cat=64>六四</a></a>遇难

    (资料图片:六四镇压后)

    正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我收到了另一封寄自黑龙江省的信件,寄信人是一位姓朴的朝鲜族青年,信中还附有他本人的一张照片。信写得热情、真诚,他说他从收音机里常常听到关于我的消息,而且知道我的健康状况很糟,因此他想来北京帮着照顾我的生活。那时我常遭到安全部门的监控,行动很少有自由,与我熟悉的人都避之唯恐不及。我怕连累于他,也就婉言谢绝了。

    然而,从这位青年的来信,使我突然想起了寻找何洁家人的事。于是翻开地图,发现那位青年的家相距完达山下的宝清县似乎并不太远(后来知道,这中间的距离实际上有三百多公里)。

    我立即提笔给那位朴姓青年写了一封信,委托他帮我前往宝清县农场作一试探性寻找。这小伙子很能干、也很认真,未隔多久,我就接到了他的回信。信中讲述了他寻找何家的经过,还附上了几张他亲自拍摄的照片。原来宝清县的农场是仿照军队编制的,对外用的不是地名,而是番号,何父所在的农场,番号为853。因此,如果要写信,地址要写明黑龙江省宝清县853农场,才能收到。而且,每个农场还有好多个下属部门,因此找起来更要费一些周折。好在朴姓青年是本省人,熟悉当地的情况,而且,何家出了个“神童”,当地人也都有所听闻。因此他并没有化太多时间就找到了何洁的父母,只是一路上又是火车,又是长途汽车,旅途十分劳顿。他说何家热情地接待了他,而且把他留宿在家。夜晚,他与何的家人在坑头促膝长谈,何父谈到自己的身世,自己的经历,当然更多的是谈他死去的儿子何洁。

    于是,我知道了我想知道的一切。

    何洁的父亲祖藉四川,年轻时参军进了部队,后来转业了,却留在了当地,没有再回四川老家。何洁的母亲则是农场医院的一位护士。他们所在的那个农场名义上是一个国营单位,实际上是一个屯垦区,有很多转业军人在那里参加管理,何洁的父亲就是在这个农场下属的自来水公司任职。我从来信中还知道,何洁在当地虽然受的是普通的学校教育,但他自幼便表现出超常的天赋。何洁15岁读高中一年级时,正遇上北京的几所名牌大学招收本科“少年班”。何报考了清华大学的少年班,结果他被录取了。1987年,又因学业优秀,他由清华大学推荐,免试录取为中科院计算技术所硕士生,那时他才21岁。这时我才知道,何洁早已离开了清华大学,怪不得我到清华大学寻找会毫无结果。

    但是,正在他前途似锦之际,灾难突然降临了。1989年春夏之交,首都北京爆发了以学生为主体的天安门民主运动。与很多大学生一样,何洁参加了这场运动。 6月3日夜晚,他和同学一起骑车去天安门广场,当他们行进到天安门附近的南池子时,正遇上戒严士兵向民众开枪扫射。结果,一颗罪恶的子弹击中了何洁的脑部。他被周围的民众送到了附近的北京医院,但因击中要害部位,无可挽救。医院开具的死亡证明为“颅部损伤”。何遇难时年仅23岁。他的人生还仅仅是开始啊!却在顷刻之间被毁灭了。他的尸体火化后由其家人带回了黑龙江省他的出生地,并被安葬在完达山脉的小青山上南山陵地。从照片上看,何洁的坟墓已荒芜不堪,据说是遭到过人为的破坏。昔日令家乡父老称羡的“小神童”,如今却孤零零地长眠于荒郊野地的一堆黄土之下。人世茫茫,祸福难测,面对这衰草荒冢,唯有长叹而已!小朴在来信中说,那天他陪着何父在墓地默坐良久,却找不出一句恰当的话来安慰。

    这以后,我与何家父母取得了联系。在以往的年月里,他们曾来北京看望过我,也常常给我来信,总是想着要为我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他们不忍心看着我受当局的打压和迫害,曾来信向我表示:相距千里,不能为我分担什么,如果难属群体有什么事需要他们,他们都愿意参加。于是,人们可以看到,在每一次难属群体发出的公开信上,都有了何洁父母的名字。

    在这篇“实录”将要结束的时候,我要再一次感谢那位朴姓的青年人,他与我非亲非故,却帮我做了很多我难以做到的事情。这里我还想提一提下面这件事。

    那是在我与何洁父母相识不久,有人告诉我:在黑龙江省佳木斯市某厂,有一名职工在北京闹学潮的时候正好来京出差,结果在“六四”大屠杀中被打死了。至于这位死者的姓名、亲属、单位、地址,却一概不知。于是我又求助于那位朴姓的朝鲜族青年。不久,小朴又给我回信了,告诉我要他办的事情已经有了结果。死者名叫韩秋,生前为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制钉厂销售科的销售员。6月4日凌晨,他在天坛附近被子弹击中后脑部,曾被送往天坛医院抢救,不治身亡,时年25岁。在北京市崇文区公安局出具的“死亡证明书”上,注明死因为“枪击致死”。

    这是个屡遭不幸的家庭,韩秋死后,其大姐又不明不白死去,死因至今不明。两位七、八十岁的白发人一个接一个地送走黑发人。现在两位老人,一位行走不便,一位因过度悲伤,导致双目几乎失明。

    我能寻找到这两家地处遥远边陲的死难者亲属,完全是靠了那位姓朴的朝鲜族青年。我不便公布他的真实姓名,但我要向他表示衷心的感谢。我为他祝福,愿上天保佑他一生平安。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清华大学“六四”学生领袖表露心迹(图)
  • 徐勤先和二十八军军长六四抗命经过
  • 蔡咏梅:赵紫阳亲口说六四
  • 吳稼祥:《六四:權力舞台的大玩家》
  • 六四真相:京郊赤贫的农妇难属(图)
  • 六四真相:婆媳俩细说伤心往事(图)
  • 六四真相:捷连之死(图)
  • 六四真相:第30号死者(图)
  • *同胞们,让我们一起来纪念“六四”*
  • 六四调查:天安门母亲徐珏的证词(图)
  • 六四调查:家破人亡的一户难属(图)
  • 六四死难调查:一位清华学子遇难之后(图)
  • 范英著:年逾七十忆六四
  • 林牧:我在“六四前后”
  • 秦凌《六四上海集中营纪实》--二十
  • 秦凌《六四上海集中营纪实》--十九
  • 秦凌《六四上海集中营纪实》--十八
  • 秦凌《六四上海集中营纪实》--十七
  • 秦凌《六四上海集中营纪实》--十六
  • 六四难属和参与者:忆六四吁平反(图)
  • 民主人士谈六四(图)
  • 冲破种种封锁 紫阳纪念集六四出版
  • 赵紫阳:“武力镇压六四事件责任在于邓小平”
  • 胡平:希望就是力量-纪念“六四”十六周年
  • 刘晓波:孩子的遗嘱由母亲完成—“六四”十六周年祭
  • 原六四高自联文宣部长陈天石在京遭袭击
  • 专访方政:六四坦克从我双腿碾过...(图)
  • 大和解:就从缝合“六四”的伤口开始
  • “六四”遗属:永怀赵紫阳
  • 还原《江泽民传》被删部份 (五)江泽民六四前软禁万里
  • 六四人士齐志勇等赵府悼念赵紫阳(图)
  • 江泽民传记帮他撇清六四镇压的责任
  • 「六四」受难者遭软禁 祭赵紫阳需批准
  • 温家宝对“六四”含糊其辞(图)
  • 赵紫阳九○年代受访 将六四镇压归咎邓小平(图)
  • 赵紫阳口述「六四」政治局斗争内幕
  • 六四民运人士俞东岳在狱中被刑求至精神崩溃
  • 中国政治和六四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 呓人自语的法国六四纪念/万生
  • 袁红冰:祭六四圣血----写于悉尼纪念六四大集会
  • 莫之许:勿忘六四,走出六四
  • 内情:“六四”时中共体制内开明派与体制外自由派的斡旋 (图)
  • 赵达功:纪念六四我们做些什么(图)
  • 老郸:五四六四路未央
  • 陈奎德:把杀人看作杀人——六四16周年祭
  • 曹长青:“六四”错在哪里?——写在天安门事件16周年
  • 六四与中国“崛起”对世界的威胁
  • 余华:现在是悼念六四死难者的时刻
  • 雨文周:关于“六四”我还想说些什么
  • 张良:永不沉默:为“六四”十六周年而写
  • 苹果日报:为程翔,六四集会见/毛孟静
  • 纪念刘和珍君——为六四重读
  • 为了忘却的纪念——为六四重读
  • 六四纪念
  • 《争鸣》社论:六四血债还要拖多久?
  • 李洪林:八九民运和六四惨案
  • 他們是世界民主浪潮的一筆濃彩—六四回顾/雨浪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