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冀晋峪:认识罗瑞卿的本来面貌
(博讯2005年4月05日)
    
    
     有关罗瑞卿的文章,大多是党文化的产物,是真是假很需要“透过现象看本质”。在异见文章中,也常有对中共领导人一厢情愿的描述。譬如有些文章就惋惜罗瑞卿的过早离世,否则,以罗和胡耀邦的“华北山头”交情,罗的军界实力和开明倾向,完全可以扭转胡的下台悲剧。这里,给出我个人对罗的见解,让各位见识一下罗爱毛爱共的狗性,算是给一厢情愿者敬献一付清醒剂。 (博讯 boxun.com)

    
    一、 罗瑞卿是毛泽东的忠实鹰犬
    
    红军到达陕北后,毛通过纵横捭阖、打击排挤的手段,逐步夺取中共最高领导权。毛深谙“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紧紧抓住警卫保卫大权,作为稳固自己地位的杀手镧。罗是毛“党卫军”首脑,在保卫毛的安全方面绞尽脑汁,在执行毛的意旨、监禁斩杀反毛势力上也不折不扣。罗对毛常尽贴身保镖之责,对党政军负责人鹰视狼顾,为毛效鹰犬之劳,尽汗马之功,深得毛的信赖欢心。
    
    49年5月,毛亲自点将,令罗组建公安部。此部是毛的法西斯“党卫军”系统,与其他各部各军区相比,公安部是重中之重,它与中央警卫团一起拱卫了毛的绝对权威,全国各阶层都要匍伏在公安系统的淫威之下。公安部长一定要由毛的最忠实走狗、最“你办事我放心”的心腹之人来担任。故毛时代的公安部长相继是罗瑞卿、谢富治、华国锋等。
    
    55年,毛授罗大将衔,论资历战功,很多上将、中将均在其之上,这种破格,使罗对毛更加感恩戴德、衷心耿耿。毛虽无养宠物的爱好,但对罗如待爱犬一般,走到哪都爱带着罗,以至罗有“主席影子”之称。
    
    在历次运动中,罗不问主人是非,“坚定站在毛主席一边”尽忠尽责。例如,在庐山会议期间,周小同、周惠、李锐从黄克诚处离开时恰遇见罗,罗马上以敏感嗅觉向毛报告,彭黄有小集团活动。
    
    二、 罗瑞卿恃宠飞扬跋扈
    
    文革前,军方高层最受毛信任者非罗莫属,故罗兼公安部长、军委秘书长、书记处书记、解放军总长等六、七个关键之物,罗之幸福、自豪、恃宠而骄大约也无人出其右了。
    
    51 年发生了震惊全国公安的“两陈案”,陈泊、陈坤是叶剑英兼广州市委书记时的广州公安首脑,均是“久经考验的革命家”。此案造成上千人长期监禁、致死致残。叶剑英为此愤愤不平,向罗陈冤情,然而罗反唇相讥,当面驳斥,根本不把叶放在眼里。如果不是毛对叶另眼相看,恐怕罗也要把叶烩在“两陈案”里面。之后几年,陈泊妻吕潢面见周恩来、邓颖超申诉,周邓过问了“两陈案”。结果是,罗大为震怒,加重处罚陈泊,让周邓迎面吃瘪,罗的表现与封建朝廷的恃宠权阉蔑视当朝宰相并无二异。
    
    大多数史家把罗对林彪的跋扈之举解释为林彪集团无中生有、肆意捏造。实际上,以罗的脾气性格、毛泽东赋予罗的“坚守毛主席和党的阵地”的使命和罗的权阉心态可以推断,刘亚楼临终转告罗的让林让权之言,应当是真有其事的。罗对林大不敬、辱骂争吵也在罗妻郝治平的描述中不时披露出来。
    
    三、 作为走狗犯毛大忌
    
    1、结交权贵忌。一狗不奉二主,一仆不侍二主,忠心恶狗不能随便向人亲热摇尾巴。疑忌心极重的毛更要求他的心腹鹰犬遵守这个道理。他们应当是“万人恨”才符合毛的要求。如柯庆施、康生、汪东兴即如此。以汪而言,由于“觉悟不高”以为毛林一体,差点上了林彪贼船。毛怒斥汪:“要想改换门庭,就给我滚蛋!”吓得汪跪地求饶。
    
    罗本来也明白这个道理,故他对林说:“林总,我们和主席的关系是棒打不散的!”这实际表明,你我都是并联在主席线上的人,都是忠实走狗,不存在罗忠于林的关系。罗和毛的关系是心腹与主子的关系,这是林无法相比的,这也是权贵们设法要结交罗的重要原因之一。
    
    刘少奇为了拉罗排林,曾说罗是国防部长的接班人。周恩来、邓颖超则向罗夫人郝治平送旗袍。罗为了疏林而近贺龙、彭真。罗与邓小平更是关系打得火热。罗与权贵们的关系热络了,其鹰犬性就会减弱,何况这些权贵已为毛所疑忌。
    
    2、不突出政治忌。毛从来没把罗作为帅才战将。和平时期毛要的是突出毛政治、忠于毛思想。罗热衷搞军事,是不听主人吆喝,不看主人脸色,是抓权越轨之举。
    
    3、与林狗咬狗,不顾大局。三军中,林的威望无人能比。文革前夕,林卖力捧毛,罗处处挚肘,公开批评“顶峰论”,这实在是坏毛要借助林搞文革的大事。
    
    4、掌军权忌。掌军权的人本身就为毛所疑忌,所以和平时期,军头不能调动一连以上的人,这对毛的亲信也不例外。罗掌军权,结交权贵,是犯了毛的大忌。
    
    四、 毛因罗犯大忌而打倒罗
    
    一般史家都认为毛为了发动文革,为拉拢林而忍痛让林打倒罗的,这只是部分事实。罗结交权贵,当不好为毛冲锋陷阵、指谁咬谁的恶狗,则是被忽视了的重要原因。毛对自己的走狗最忌恨的就是结交权贵上贼船,田家英、陶铸、王任重、陈伯达都是因此被整肃打倒的,罗也不例外。至于什么罗“不尊重老帅”及“和别人关系不好”,则纯粹是幌子,毛并不在乎其鹰犬遭“万人恨”。
    
    五、 复出后狗性党性不变
    罗是在被扣上“反毛主席、反毛泽东思想”这个“天大的冤枉”帽子之后,“狗急跳楼”的。如果说反林,罗“还是不怕的,觉得能顶得住这些问题。”罗以跳楼泄愤表忠,其给郝的绝命书称:“要叫孩子们永远听党的话,听毛主席的话!我们的党永远是光荣的,正确的,伟大的,……”郝的心都碎了,千思万想:“回想起来都是让我觉得瑞卿是那么真心真意地追随毛主席,那么真心真意地爱戴他……”
    
    罗在文革中带着淌血的伤腿被塞进箩筐里挨批斗,长子被开除军籍遣返回乡,次子遭囚,其他子女下乡,郝则吞药自杀。挨斗、坐监,郝父悬梁自尽,郝母坐箩筐挨斗,死后只许用破席裹尸……罗当毛走狗的下场实在惨矣!
    
    “9.13”事件后数年,罗才复出。周恩来安慰罗夫妇:“一切仇恨要集中于林彪身上,一切恩情都来源于毛主席。”罗则狗性不改,带全家人到天安门广场,朝毛主人画像“端端正正行了军礼。”
    
    76年,毛贼恶贯满盈,“噩耗传来,大将夫妇抱头痛哭。”
    
    罗复出后,认为邓小平有恩于己,敬佩邓的才干胸襟,亲自安排邓朴方在军中挂职,以结交邓小平。
    
    78年,罗去西德做手术,在给子女的信中仍可惜可恨西德的科学文化“掌握在垄断集团或大的财团手上。不经革命,不经所有制的改变,这种情况是不会改变的。”对于林彪、“四人帮”则“不知应如何处置他们才解恨!”
    
    可以说,罗的狗性党性依然,假恶斗邪性依然。其若不死,必在新主人邓小平手下发挥更多更好的狗性和党性,在“六四”中再立新功。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罗瑞卿扫除北平妓院(图)
  • 原罗瑞卿秘书回忆:文革中我怎样离开公安部的(图)
  • 毛泽东林彪与“打倒罗瑞卿”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