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解放军中将检讨金门战役 轻敌失利致台海分裂
(博讯2004年5月23日)
    1949年10月24日,新中国成立的第24天,人民解放军28军下属三个团共9000余人渡海进攻,发起金门战役,在岛上苦战三昼夜,因后援不继,全军覆灭,这是解放军成军以来唯一一次彻底的败仗。金门战役虽战于一隅,却影响全局,自那以后,悠悠五十载,解放军兵锋再未染指台湾海峡。可以说无金门之战,便无今日台湾,而当年的失利对于今天的台海关系依然具有现实的参考价值。

     4月中,在内地一些网站上出现了《金门战役检讨》一文,详细回顾了这场惨烈的战役,并对战役的教训作出检讨。作者署名为‘刘亚洲’。刘亚洲为现任解放军空军副政委,空军中将,据传1991年曾秘密访问台湾,曝光后引起台湾朝野震动。稍早前,刘亚洲的另一篇关于伊拉克战争的文章亦在网络上引起热烈讨论。以刘的军阶,其文频频现于网络,在当前局势下自然引人遐想。本报刊发此文,并不代表本报立场和观点。 (博讯 boxun.com)

    

    1

    

    无金门之战无今日台湾

    

    1949年,解放军横扫中国如卷席。当时,国民党军一部在西南,一部在海南岛,一部在中越中缅边境,台湾实际是个空岛。胡琏(时任国民党军12兵团司令)认为:台湾岛上总兵力不会超过10万。且‘官比兵多,枪比人多’。我揣测毛泽东的妙算应该是在克闽境后,扫荡金、厦诸岛,尔后效郑成功、施琅故事,在福建造船,千帆竞渡,直取台湾。下台湾后,再回头收拾西北、西南山河。倘若如此,历史将改写。但毛泽东是一位陆地战略家,他可在陆地上将蒋介石八百万精锐鲸吞,但金门战役却败了。与其说败给蒋军,不如说败给海洋。

    保住金门蒋介石流泪

    1949年10月27日,金门战役获胜的消息传到台北,据说蒋介石流了泪。他太需要一次胜利了。他太知道金门战役的意义了。他说:‘这一仗我们胜了,台湾安全了。’

    金门的战略地位太重要了。它位于大陆边缘,北与马祖毗连,构成两栖性的边缘地带。是台湾的桥头堡。蒋介石说:‘无金门便无台、澎。’历史上郑成功、施琅攻取台湾,都以金、厦为出发地。金门在敌手中,进可封锁内陆,退可屏障台湾。金门若在我手中,台湾海峡的交通?便面临极大威胁。台湾顿失前屏。大军渡海,朝发夕至。就是到今天,欲解决台湾问题,仍首先要解决金门问题。

    金门战役奠定了国民党经营台湾的心理基础。蒋介石是旧军阀的克星。毛泽东是蒋介石的克星。说什么‘胜不离川,败不离湾’,我的评价是四个字:‘逢毛必输。’内战二十年,生生锻出一支铁军。共军打‘国军’,左右都是赢。‘国军’打共军,横竖都是输。1949年,国民党更是士气土崩,精神瓦解。一败如水。在这种情况下,金门战役象一针强心剂,注入国民党濒死的肌体。

    金门战役成国民党转折点

    五十年来,国民党认真汲取丢失大陆的教训,励精图治。台湾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今天的台湾,经济起飞于60年代。军事赖美国撑腰,不乏看家的本钱。政治满盘西化,已成为我心腹大患。蒋经国认为:‘金门战役是国民党的转折点。’胡琏说:‘金门战役的胜利既是军事上的,也是政治上的,更是精神上的。’

    台湾有人把金门战役比作中国历史上的赤壁之战,道理正在于此。两相比较,确有相似之处:赤壁有宽阔的江面,金门有宽阔的海面;赤壁之战是以弱胜强,金门之战总体上也是以弱击强;赤壁之战后天下三分,金门之战后祖国统一被阻挠。民进党上台后,继续接过所谓‘古宁头精神’的接力棒。民进党的一个杂志说:‘金门之役,过去诸种意义都还在,今天则增添了新的意义:它是由中国‘中华民国’过渡到台湾中华民国的一次重要战役。它的价值永远没有褪色。’我曾访问金门,听的最多的一句话是:‘金门扮演的是小兵立大功的角色。’

    台海决战的一面镜子

    金门战役,我军是以陆地为基地,渡过一个海峡,到一个岛屿登陆作战。当时我军将领只认为是由此岸到彼岸的运动作战,如同对大河大江的渡河攻击一样。而实际上,金门之战是一次两栖登陆与反登陆作战,与我将来解放台湾的战争模式是一样的。台湾是放大的金门。28军是缩小的我军。金门之战是一面镜子,可以正衣冠,可以论得失。金门战役中暴露出来的诸多问题,今天仍不同程度存在。时光虽不能倒流,历史却可以重演。惟有认真汲取金门之战血的教训,才能在未来的台海决战中稳操胜券。

    从另一个意义上讲,我军应加强对败仗的研究。美军直到今天还在研究越战,而对海湾战争和科索沃战争却不大用心。越战是美军战史中最惨痛的一页,虽已翻过去二十多年,可美军仍不停阅读,在这方面花费了大量人力和财力。研究战史也是治史,要避免‘年代久,失之真;年代近,失之偏’的倾向。

    2

    10万打2万轻敌触兵家大忌

    当时敌我态势是:解放军华东野战军第十兵团入闽,以排山倒海之势南推。十兵团司令员叶飞,福建南安人,出生于菲律宾,衣锦还乡,无限风光。叶飞号称‘小叶挺’,善战,多谋。解放战争以来,十兵团平山东,扫淮海,跨长江,克福州,战无不胜。1949年10月17日解放厦门,金门顿成一座孤岛。岛上守军为李良荣的二十二兵团,约两万人。十兵团十万大军隔海虎视,优劣立见,轻敌气氛开始弥漫在十兵团上空。

    主帅轻敌乃兵家大忌。叶飞知兵,本不至此,但他被节节胜利冲昏了头脑。首先,他的心不在金门,而在台湾。他根本不把金门李良荣的两万残兵放在眼角。十兵团的作战原则是:尽量把敌人有生力量歼灭在大陆和沿海岛屿,不使其逃到台湾,为日后解放台湾增加难度。

    自毛至叶都忽略金门

    十兵团曾有三个进攻方案:一、先金后厦;二、先厦后金;三、金、厦并举。都是为着一个作战原则而制订:不放跑敌人。二十八军的作战口号干脆就是:坚决打金门,渡海攻台湾。金门不要说无法与台湾比,就是与厦门比也差得远:守金门的李良荣兵团不是蒋介石的嫡系,战斗力弱。守厦门的汤恩伯集团是精锐之师,蒋军嫡系;金门没永久性工事,厦门有永久性设防工事要塞;金门是个小县,厦门是座大城。厦门被克,金门指日可下。

    在1949年10月在泉州召开的兵团作战会议上,叶飞意气风发地说了四个字:‘此役必胜!’一位老前辈曾对我说:叶飞在老虎洞宴请厦门地方领导,用筷子指菜盘,道:‘金门就是这盘中的一块肉,想什么时候夹就什么时候夹,跑不了。’大笑,傲气溢于言表。十兵团入闽前,毛泽东曾发给华东野战军一个电报:‘你们应当迅速准备提早入闽,争取于六、七两个月内占领福州、泉州、漳州及其他要点,并准备相机夺取厦门。’毛泽东没有提到金门,金、厦自古就是一个生活圈,可见毛泽东眼中也有厦无金,但恰恰是金门改变了历史。

    戎衣未解心已歇

    厦门解放后,叶飞任军管会主席。他曾在此做地下工作,被捕,九死一生。尔今大军入城,万人空巷。十七年前他是厦门的穷学生,十七年后他是此城的征服者。叶飞一进厦门,就把母亲从家乡接来,这反映出他认为已无大战。他对厦门的市政工作投入的精力远远超过对军事工作的关注,戎衣未解,心已歇了。就要对金门发起攻击,他却命令兵团后勤部在10月底前筹措大米400万斤,柴草600万斤,供应厦门市,叶飞甚至还有时间去大学做报告。行前,秘书还特意提醒他:不要忘了带钢笔,不少学生要求签名。他把攻打金门的任务交给28军。选扫尾军失策

    叶飞选择28军打金门犯了不可挽回的错误。理由一,在十兵团中,28军善守不善攻,甚少攻坚,多打阻击战;理由二,当时的28军军长朱绍清在上海治病,政委陈美藻治理福州,参谋长也不在位,军中只有副军长肖锋一人。做此决定仍然是出于叶飞的轻敌。叶飞对肖锋说:‘看来大陆再也不会有什么大仗打了,你们28军就扫个尾吧。’

    10月20日左右,28军向兵团呈报了攻打金门的作战计划,叶飞因处理地方事务太忙,竟没有看一遍便批准。大战将起,因敌情不明,特别是离开了广东潮、汕地区后在海上游弋的胡琏十二兵团动向不明,肖锋有些犹豫。叶飞在电话中说:‘只要上去两个营,你再掌握好二梯队,战斗胜利是有希望的。’轻敌至此,焉得不败?

    战前准备庆功宴

    后来得知,不仅十兵团,就是华东野战军也被轻敌情绪笼罩。五十年代初,陈毅曾讲过:‘进攻金门,全军覆没,本是机密,我忍不住要讲出来。当时我与饶漱石对如何解放金门发生了歧见。饶漱石产生了轻敌思想,认为我军一登陆,金门就不战而降。派一、两个师进攻,金门问题就能解决……’

    叶飞主要是在战略上轻视敌人,肖锋则在战略上和战术上统统轻敌。此次进攻部队的编排是:第一梯队的三个团隶属三个不同建制的师(主攻团244团属82师、助攻团251团属84师、253团属85师)。我不明白肖锋怎么排了个这么怪的阵容,后来28军一位老领导告诉我:肖锋也认为此战必胜,胜利后必有缴获,他的指导思想是希望各部队都能在最后的胜利中分摊点实惠。事实也证明肖锋是准备庆功的。他在指挥所里摆了酒。第一梯队登陆成功后,他曾连饮三大杯,豪情万丈地用报话机遥祝:‘同志们奋勇前进!’

    

    其次,准备工作不周密,训练不严。当时解放军全是旱鸭子,28军也不例外。多数战士头一遭见大海,一团长竟说:‘谁在海里放了这么多盐,那么碱!’在这之前,十兵团是解放军全军唯一进行过岛屿作战的部队:北打平潭,南打厦门。平潭上去四个连,蒋军即垮。厦门上去七个连,敌人也守不住。两岛小胜,致使将士们认为海岛作战不过尔尔。当时一位县委书记说:‘福建这么大,我看筹一千条船也能筹到。’一个船工在战后说:‘什么没船?我住的那湾子里就有一百多条哩。’不下苦功,功败垂成。

    金门吃午饭船装庆功品

    最后,让我们看看进攻部队的作战方案。我在金门‘古宁头大战纪念馆’里看到敌人缴获的28军‘战法’:‘火力压制,多点登陆,一处撕破,四面开花,隔绝阻塞,各个击破。’霸气横溢,仿佛不是作战是演习。我主攻团的作战计划还有这样一则命令:‘每人携带熟给养三餐,准备苦战一天。’助攻团则准备‘在金门县城吃中午饭’。

    纵是头脑最清醒的主攻团团长兼政委邢永生,也不过比别人前进了十几米,他是决心用三天时间解决战斗的。他在给妻子的信中说:‘三天,只用三天,我一定回来!’船只缺乏,第一波只够载运9000兵,可有些船上仍然装了不该装的东西。主攻团的几条船上都载着大量新印制的人民币,据说是准备用来庆功时大把花销的;另一个团的船上装了猪,也是庆功用品。更可笑的是,居然在有的船上还载着办公桌椅,以便‘新政权使用’。

    蒋固守金门之心坚

    我军轻敌,包括轻视了蒋介石固守金门的决心。起初,蒋介石讲:‘如果说台湾是头颅,福建就是手足。’后来他把这个荣誉给了金门。厦门失守后,他曾严令汤恩伯:‘金门不能再失,必须就地督战,负责尽职,不能请辞易将。’金门岛原来确无永久性工事,但由于受到蒋介石垂注,十月初,开始大规模建设。十几天之内,在古宁头到一点红之间宽达十公里的海岸?上,二百多个碉堡耸立起来。后来这一?碉堡确实给登陆部队带来了灾难。

    其实,稍有战争常识的人都明白蒋弃厦守金的理由:其一,厦门是港口城市,人口二十万。大陆解放后,厦门即成死城。其二,厦门离大陆近,金门离大陆远。厦门被大陆三面包围,金门则*外海,利于台湾支援。

    今天,台军已非当年蒋军,台湾亦非金门。台海作战将比金门作战艰难万倍。不是台湾固守台湾,而是整个西方固守台湾。至今仍有轻敌之言

    自我方备战以来,有关部门论证台湾可不可打,雄心壮语不逊金门之战时。有的讲:‘打!朝发夕至!’有的讲:‘台湾军队不堪一击,我军稳操胜券。’有一张报纸更以唬人的大标题这样写道:‘我军导弹可打到李登辉的办公桌上。’去年,这个部门论证如何打,我去参加,更见一团鼓噪。我出一题目:‘现在举头是卫星,低头是雷达,如何在众目睽睽之下朝福建运兵?’一人回答:‘那还不容易!你看见这几个七天的长假期了吗?全国那么多老百姓在列车上移动。我们可选一个长假,将军队士兵换上老百姓的服装,坐火车入闽。神不知鬼不晓!’主办单位让我最后发言,我只讲了一句:‘最大的敌人是自己。’

    3

    备战不足致船只有去无回

    传统的渡海作战,有两条原则必须遵循:一,第一攻击波要具有突破防?并向纵深发展的充裕力量,对渡海工具要求甚高;二,建立稳固的滩头阵地。金门之败,恰败在这两条上,尤其是渡海工具。蒋介石抢先炸船

    蒋介石因为早下决心经营台湾,对船只问题有着深刻的认识。1949年9月,他命令汤恩伯:敌军若来犯,必在每月满潮之时,务必要派海空军在此之前不断搜索敌船,凡可通海口各内河之上游一百海里内的大小船只,必须彻底炸毁。台湾飞机不光炸福建,连浙江、江苏沿海都炸了,甚至炸了上海造船厂。28军是采取把船沉在水底下的办法才保留了三百多条船的。

    我军高级将领中对此清醒者唯粟裕一人。一前辈对我讲:十兵团攻金门前,粟将军焦燥不安,在办公室里倒骑椅子,凝视军用地图,整整一日不动,后取口琴吹奏《苏武牧羊》,曲颇凄凉。

    粟裕曾有‘三不打’指示

    肖锋说粟裕对攻击金门有‘三不打’指示:没有一次运载六个团的船只不打;敌增援不打;要求山东沿海挑选6000名久经考验的船工支援十兵团,船工不到不打。其中第一条和第三条都与渡海有关。

    据了解,今天陈水扁所谓‘外岛战略’中很重要的一环,就是在战争逼近之前集中优势海空力量摧毁我渡海工具。美国兰德公司曾向美军方提出一旦台海爆发战争时美军应采取的三个方案,其中B方案就是所谓‘海峡战略’,即以中国的渡海能力和渡海部队为主要打击目标。选择在中国部队在渡海过程中给予毁灭性打击。

    船只无返将士空望

    28军进攻金门第一梯队三个团9000余人,如岛上敌情不骤然变化,取胜把握应当是有的。但第二梯队、第三梯队隔海待命,眼巴巴地盼望第一梯队的船回来,但三天三夜,竟无一人一船返回。

    第一梯队于凌晨二时登陆,正值最高潮,水深浪阔。为着减少伤亡,船只长驱抢滩,越近越好。不料部队登陆后,恰好退潮。正拟返航,潮水已退到十米开外。船只统统搁浅。天亮后,国民党飞机和军舰赶来,对我船只又轰又炸。三百战船无一幸免。海峡这一边数万大军目击战船大火熊熊燃烧,无计可施。当兵团最后撤销进攻命令后,在大陆的我军几万将士冲到海滩上,放声大哭,声震海天,用各种兵器向天空射击,把天打出个窟窿。

    民情陌生难得支援

    五十年前对金门作战和今天对台湾作战,都是在民情陌生地区用兵,民心也是一个敌人。当时,福建刚解放,百姓对我军恐惧,船工俱怀二心,粟裕要求山东派船工南下,道理正在于此。福建船工多用重金买来。每船三两黄金,每人三两黄金,再加鸦片。即便如此,那些船工要么藏匿不出,要么故意捣蛋。

    战役最激烈时,兵团从厦门重金募得一艘火轮,拟增援金门,但船主竟疯也似地把船开上沙滩搁浅。上了船的船工也怕死得要命,接近金门海滩时,枪炮如煮,他们都吓得龟缩船底舱不敢出。许多船都是由不谙水性的解放军驾驶,致使有失。

    28军登岛作战部队奋战至最后一滴血,全部损失,却也把蒋军打得鬼哭狼嚎。我军上岛之后,金门老百姓毫不支持我军,我军在古宁头村与蒋军鏖战时,国民党飞机来轰炸,村民们都聚在附近山头看热闹。古宁头村史还载:战后掩埋解放军战士尸体,村民齐动手。有许多受伤很重的解放军官兵,并未死亡,‘一个个脑袋光秃秃的,眼睛睁得圆滚滚的,呻吟声此起彼落。’村民们将他们全部活埋。‘有一个年轻小伙子约莫十六、七岁,被掩埋时还一直猛摇手,看起来凄惨而可怖。’这段实录,令人落泪。

    4

    屡败困兽亦能咬人

    古人作战,很讲究‘围师必阙’,即给敌人留一条生路,不使其殊死搏斗,置之死地而后生。海岛作战,守方处孤岛,临绝地,惟有死战求生,别无他途。金门之战正是这样。

    屡败之师殊死一搏

    国民党守金门的二十二兵团既非嫡系,又是屡败之师,装备还不如我军好。10月26日,金门岛上战况惨烈,我军向后方呼援,一主官道:‘再不增援我们就垮了。唯一希望,我能活着回来。’我军大陆指挥所首长训斥他:‘你部枪械全是美式装备,兵不仅多,而且是全军最精锐的,怎么还打败仗?你还有脸退回来吗?’

    除了武器,国民党军员额也不齐。为着军饷,号称一个兵团,实则仅弱旅八千。就是这样一支老师,在金门之战中竟焕发出了百倍的青春。道理很简单:绝地使然。日后我军攻台,台军面临与金门守军相同的境地,必做困兽斗。

    李良荣破釜沉舟

    李良荣的二十二兵团部队装备较差,举一典型事例说明:二十二兵团乘船登陆金门,汤恩伯在李良荣的陪同下观看,只见船甫*岸,一堆一堆的老百姓蜂涌下船。汤恩伯诧异:‘军情如火,应该下令战斗兵先下船,为什么让民夫抢先?’李良荣答:‘这正是二十二兵团的战斗兵,因为尚未领到军衣,所以仍穿民服。’汤恩伯大惊,道:‘形同乞丐,怎么可以临阵作战?’因二十二兵团官兵每人背一斗笠,金门老百姓呼曰‘斗笠军’。

    我军攻克厦门后,蒋介石给李良荣打电话,问他能否守住金门,李良荣答:‘成功虽无把握,成仁确有决心。’就在这一日,他召集全兵团团以上干部训话:‘金门岛在军事上是一死地,如不死里求生,就会死无葬身之地。’他命令把海边仅存的几条轮船全部炸毁,颇有点项羽的味道说:‘我们谁也无法到海上逃生,今日之战,胜则生,败则死。’

    演习数小时后即实战

    李良荣甚狡猾,他明白他的‘斗笠军’光*吓唬还不够,还要鼓点劲儿,于是他效仿狄青,搞了迷信的一手。他请人为即将到来的大战测字,出一‘烟’字测凶吉,结果为‘火烧西土’。战役中我西来之船果然在十里长滩被烧,应了此卦。

    李良荣的另一手就充分做好战争准备。李良荣判定:解放军不登陆金门则已,如登陆金门,则必在古宁头至一点红之间。10月24日下午,22兵团在古宁头和一点红沙滩上举行大规模反登陆演习,到黄昏才结束。结果几个小时之后,我军果然在这一?登陆,登陆点选择与李良荣的判断不差分毫。

    由守反攻的经验

    台湾教科书中这样写道:‘古宁头之战,22兵团不守却攻,奠定胜局。反登陆战只有以攻击手段,始能消灭登陆之敌,达成防卫之目的,此古宁头作战宝贵之经验也。’由此可见,将来我军攻台,台必攻我。李良荣在金门作战前制订的作战原则就是:‘毛泽东在大范围内围攻我们,我们在小范围内反攻他。’ 金门战役一打响,我军攻势迅猛,尖兵直插金门蜂腰部和金门县城,金门岛上‘三高’已去其一。在这关键时刻,李良荣非但不收缩部队,反而命令部队进攻。10月25日入夜,用国民党十九军军长刘云瀚的话讲,‘是最危险的一夜。’因整日激战,双方伤亡极大,所有部队都已投入战场。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