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缅甸共产党中央51特别秘密行动组(三)
(博讯2004年3月31日)
     1976年5月1日,这支队伍正式成立,为加强保密,该队伍统称:51小组,隶属中央高层最高机密,仅有范围很小的几个人知晓这个小组的真实状况,人民军东北军区财政部长吴觉敏为组长,东北军区财政部付部长刘国玺负责具体经营。

     这个时候的51小组,非同于人民军其它部队,装备精良,人员素质都很好,长期以来,为照顾中共的面子,缅共的特货都是从缅北境内秘密押运到泰国北国再销售给毒品集团,走这一条路不仅危险,更重要的是周期较长,为提高工作效率,51小组决定借道中国,从中国境内秘密地将特货运到泰北。 (博讯 boxun.com)

     中共六十年代末开始公开扶持缅共,并组成军事顾问团参与缅共的一系列军事行动,人民军所有的武器装备由中共全部提供,这也是为什么缅共在六十年代末能够兴起的主要因素。中国境内西双版纳勐海打洛、澜沧地区孟连勐啊、思茅地区西盟、临沧地区南伞、德宏地区遮放、瑞丽及腾冲等地,都建有中共军队直辖“敌工站”,敌工站建在各边境小镇负有特殊使命,同时也兼有与缅共人民军联络任务。人民军运送弹药装备及人民军伤员转院、小部队的借道协调等工作也是设立在众多边陲小镇上敌工站的任务之一。

    七十年代,中国云南各地边城的部队医院,经常能看到一些没有军衔的军人住院,云南省城的昆明军区总医院更是住了众多这样的伤员。属于缅共中央高级人员因事进入中国境内,或者是缅共驻中国的特派员都是身着中共解放军军装和配带解放军军衔,一般人根本分不出这些人是缅共还是中共解放军人员。

    1976年六月下旬,经过一个多月准备,51小组第一行动组十三人清一色中国五六式冲锋枪和六二式轻机枪,身着摘去军衔的军服,押运驮了近一千公斤黄砒的十八匹骡马离开勐古,特别行动组持有顾问团的特别借道证,一路上没有受到任何盘查进入中国边陲龙陵县的边远山区。

    这一年正是中国边防武警正式组建和大规模完善的头年,境外缅共人民军的各种情况对这支新军来说还是比较陌生,当接到情报说有一支不明身份的武装人员活动在边境时,他们还以为发生了敌情,冒然围截了51特别第一行动组,行动小组虽然在中国境内又持有借道证,当时武警对这样的事感觉特别纳闷,这个行动组所有人员及骡马物资特货都成为武警战利品,中国军队芒卡敌工站人员发现了这一重要情况,并立即上报有关部门。

     当年在中缅边境地区,除了传统的鸦片走私入境内,还没有发现有其它各类的毒品,

    “黄砒”到底是什么东西对于这些武警来说是一无所知。

    边防武警还没有弄清缧马上驮什么货时,保山军分区电令该武警将所俘人员及全部物资放走,所有询问笔录全部上缴军分区销毁,当地武警责任人全部就地免职转业,参与围迁人员统一复员。

    51小组第一特别行动组顺利地进入入澜沧江流域,沿江而下成功到达泰北完成小组成立以来的第一宗毒品交易,所有人员都受到缅共中央的特别嘉奖。

    对毒品有一定了解的人都知道,从黄砒到四号海洛因,只需一次加工就能完成。那么51小组为什么不直接加要海洛因而要生产黄砒?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黄砒不能食用,对人民军来说,如果直接生产海洛因,势必造成吸毒人员增多而直接影响当地的生产和人民军生存,更重要的还是考虑到国际上和外部影响,而且黄砒的利润远远超出鸦片利润,泰缅边界的贩毒集团设在泰北山林中的海洛因加工厂只要收到黄砒很快就能提出高纯度海洛因,再由毒品集团将海洛因转销到世界各地。

    为获取更多利润,51小组通过缅共中央以政府名义发布公文,号召鼓励当地烟农们“以烟代税”,鸦片成吨收购后,由各区、县政府送到由军队严密控制的“加工厂”进行加工。在缅共中央“创收”政策下面,加工黄砒的工厂在各军区内比比皆是,这样的生产活动,则名正言顺的“为公”幌子下进行着。

    51小组所提供给缅共中央的经费,成为缅共最大的经济来源。

    在巨大利润刺激下,各地的黄砒加工厂开始大规模生产,缅共人民军所控制下的贵概、勐古、果敢、景北、北佤、姐兰等各地,凡是有人民军派驻的地点,都设立了黄砒加工厂,与中国畹町只有一桥之隔的棒赛,专门从外地请来技术人员,指导部队如何成批的生产黄砒,

    黄砒大量的生产,对当时的中国还没有构成危害,因为黄砒不能食用,又能得到巨额利润,人民军垄断了所在区域的全部鸦片,大批的黄砒通过种种通道被贩运到泰北边界国际贩毒集团手中。缅共在不毒害“人民”的指导思想之下,黄砒在缅共控制区已经公开泛滥。*

     70年代,缅共控制下的北部掸邦鸦片的产量为450吨,掸邦坐落于缅甸东北部,南北长500公里,东西宽280-450公里,,海拔平均在900米,最高峰海拔2673米。掸邦高原是一块广大的山区,山地面积占70%以上。汹涌的萨尔温江将高原分成东西两半,东部山脉是缅甸连通老挝、泰国以及中国的必经之路。山脉中有许多河谷地带,形成数公里到百余公里大小盆地,果敢民族居住的地区属于此类地区,汉人统称这样的地方叫“坝子”,果敢就被叫做“麻栗坝”。

     中缅边界全长2185公里,缅政府军所控制的有效地段当年不足100公里,其它地段均由人民军所控制,人民军之所以控制这些地段,主要是为了更方便地获取中共的援助,自从51行动组成立以后,这条线路就变成特别行动组贩运毒品的安全通道。从缅境内进入泰国北部,沿途必须经过其它少数民族反政府武装和大毒贩张其富(坤沙)控制区,由于利润的诱惑,势必导致双方争斗,更何况缅共在国内推行中共的极左路线,与其它反政府武装的关系较为恶劣,特货贸易时期就发生过几次这样的战争而使特货落入他人之手。

     51行动组贩运特货属于“公家”行为,现在的黄砒数量在一天天增多,借道中国是唯一可行的办法,为能保持长时期运送,于是,1978年缅共决定51小组由地下转为公开,公开向老百姓征收鸦片及课税活动,并且采取统购统销的方式进行运作。缅共中央鉴于考虑到中共方面利益,保证解放区的稳定,内部规定不准向中国贩卖鸦片,更不准在解放区进行特货交易,而是由51小组将鸦片加工成黄砒,自己利用秘密借道向泰国边境运送。

     1980年8月19日,缅共中央政治局将51小组及其成员统一收归中央直属,同时成立专门机构指挥51小组具体工作,这个机构代号“819”,由中央付主席德钦佩丁任“819”总指挥,主要人员有吴觉敏、吴觉男(中国名:赵华)、苏康成、张德文以及杨德茂,张德文和杨德茂均是人民军东北军区人员,果敢人。自此,缅共高级干部除德钦巴登顶及极少数人外,全部卷入贩卖毒品的活动中。

     在人民军内部,各级干部认识到“819”意味金钱与财富,纷纷通过各种关系,企图进入“819”特货交易,手中控制有权的军政人员,以形形色色的手段大肆进行谋利,设工厂进行黄砒加工又卖给“819”,有的干脆入股分红。“819”所有成员,加工“公家”的鸦片卖买同时,也在倒卖自己的私货,“公家”与“个人”,成了一条扯不断的绳子,这样的权钱交易,变得最终无法收拾,高级干部在毒品交易中谋取暴利,而中央集体的经费变得越来越少,钱进了私人的口袋。

     缅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高东的内弟陈奂生加入“819”直属51特别行动组,权倾51,红极一时,大肆用“公家”的资金收购黄砒贩卖,所有的资金从不上交,此事在人民军中引起极大不满,1986年陈奂生回中国探亲,缅共中央政治局下令让他结清帐目又走,而德钦佩丁付主席看在其姐夫高东的面子,特批陈奂生探亲,从此,陈奂生一去不复返。1989年3月缅共垮台后,经查证,陈奂生当时卷走贩毒资金合美元一千三百多万元。

     根据1989年所缴获的一批“819”经营证据,大量显示“819”自1980年成立到1985年,组织级为严密,“819”内部建立了财政收支帐目,来往费用相当详尽,从人员工资、加工成本、批发价格、每批货特利润都有详细记载,每一次大宗的特货贩运和买卖,都有要员督办,并且有专门的人员进行洗钱活动。当时的毒品交易从来都是现金交易,大量的现金需要人来管理及设法进入国外合法帐户,这个人只对“819”的首要人物缅共中央付主席德钦佩丁负责,任何人无法介入其中,可以说,在特色这个人时,“819”是费了相当的心思。

     人民军中部军区六旅政委车炬,1978年所属部队受命担任51小组向泰国边境押运特货任务,六旅防区是缅共中央驻地邦桑(现改为邦康)楠卡河以南地区,六旅势力范围达泰国边境地区,根据缅共中央命令,六旅全权负责向泰国贩毒集团进行买卖交易,车炬是中国知青,中国知青在缅共人民军中是主要骨干。车炬老家在云南文山,从小就随母亲在昆明生活,1969年上山下乡,1970年初和几个同学出境加入缅甸共产党,由于知青大多能吃苦耐劳,打仗十分勇敢,并且能出奇制胜,很多人均被提升为缅共人民军中高级干部,1972年车炬被中央任命为人民军中部军区六旅政委。

     由于车炬办事精明,经过他交易的特货从未失过手,车炬受到缅共中央的表彰,并成了缅共中炙手可热的人物,从中央高级干部到各军区部门首长,谁要进行特货交易都必然有求于他,其中缅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高东、中央委员巴丹、815军区司令员林明贤(彭家声之女婿)、东北军区付司令彭家声、人民军101军区司令员丁英、东北军区后勤部部长苏康成、人民军48师师长林天、缅共所属贵概县县长吴拉佩、吴觉敏、人民军果敢县委大队长杨茂良、51特别小组具体负责人东北军区财政部付部长刘国玺、东北军区68师师长余鉴等都和车炬建立了良好的“工作关系”。

     岩小石在与坤沙部为争夺贩毒通道在泰缅边界打得不可开交时,车炬派员支援岩小石部,一举攻下坤沙在泰缅边界景帕布山一线据点。抢夺到不少地盘,车炬在泰缅边境的势力更加巩固。这个时候的车炬,已经不满足转手贩卖黄砒了,经过策划并得到“819”最高领导允许,车炬自己在原坤沙地盘楠漠建成四号海洛英加工厂,车炬高薪从泰国请来海洛英加工技师,开始从事海洛英的加工。自70年代中期到89年缅共灭亡时,除“819”特货经车炬的手转入世界各地外,车炬与岩小石属于个人每年“特货”交易收入高达3亿泰铢,约合1200万美元,缅共特货经营的资金,车炬按“819”的密令全部存在外国银行,1989年缅共瓦解后,除车炬本人外,谁也不清楚缅共究竟在国外银行存有多少贩毒资产。

     1989年缅共彻底来亡,缅共中央所有上层领导最后步原“红旗党”后尘,在所有武装宣佈独立后全部进入中国,中国政府对这些昔日的难兄难弟进行了安排。由于局势的突变,

    没有任何人注意到这笔资产的流向,当然,这笔资金唯一的掌握者车炬升任佤联军第420师师长,420师仍然驻防泰缅边境地区。

    当政局平稳后,鲍友祥的佤联军、彭家声的民族民主同盟军、林明贤的掸邦东部同盟军以及丁英所属101军区均对缅共时期贩毒资金的下落提出疑问,车炬必然成为众人想往的重要目标,鲍友祥近水楼台抢先将车炬秘密关押,车炬于1990年被叫到瓦联军总部邦桑开会,期间由佤邦中央警卫团团长尼东受命逮捕车炬,直接关押在北佤县中央警卫团的地牢之中,其间受尽酷刑,不久即死于地牢,鲍友祥佤联军部没有任何收获,车炬带着所有的资金和机密离开人世。(待续)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缅甸共产党中央51特别秘密行动组(二)
  • 缅甸共产党中央51特别秘密行动组(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