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特别刊载] .

北明:韩战期间“美军使用细菌武器”公案始末 (上)
(博讯2003年8月04日)
    北明更多文章请看北明专栏

    (编者按:本文的下半部请看底部相关文章的连接) (博讯boxun.com)

    作者:北明

    韩战在1950年6月那个周末开打以后的三年期间,有关美国使用细菌武器的指控和争论,便和传染病的流行规律一样,每年春起而秋落。直到苏联外交档案正式解密之前仍未尘埃落定,只是不再和每年的流行性传染病一同发作,而是随著指控国家政治的需要打摆子发烧:一有风吹草动,必定打雷下雨。这种情况直到苏共后来内部秘密调查确证此一指控是完全没有事实依据的骗局,终于命令中朝两方停止做戏为止,也没有丝毫改变。了解中国和苏联历反美运动史的人知道,这是中国人心中美国的妖魔形象至今仍无丝毫改变的原因之一。苏联总统档案文件:

    “致毛泽东:苏联政府和苏共中央委员会被误导了。新闻媒体传播的关于美国在朝鲜使用细菌武器的消息,是建立在错误的信息基础上的。这项对美国的非难指控是伪造的。”

    ----苏共中央部长会议主席团1953年5月2日决议,关于给苏联驻中华人民共和国大使库兹涅佐夫[V.V. Kuznetsov]和苏联在朝鲜 民主人民共和国的 事务负责人苏兹达列夫 [S.P. Suzdalev]的信。


一,基本情况:

    韩战期间,由于卫生条件极差,后勤供给不足,营养严重不良,生存条件艰苦,中国人民志愿军、北朝鲜人民军士兵军官中流行斑疹伤寒、霍乱、痢疾和天花传染病。此外,中国人民志愿军从东北至北韩出兵的道路沿线,正在发生地方性的瘟疫。同时,联合国军、中国人民志军和北朝鲜人民军,都有士兵传染了一种地方病,叫出血热 [Hemorraghic Fever]。到了1950年冬季至1951年春季,有报道说,天花、斑疹、伤寒遍及朝鲜南北两部。联合国军指挥部部署并展开了大面积预防工作。滴滴涕大量使用于士兵中间,因之朝鲜乡间田野的空气中散布著浓重的滴滴涕气味。朝鲜北部,数千中国的保健工作者被紧急派往前线,同时匈牙利和东德的义务医疗工作队伍也奔赴朝鲜战场。

    出血热这种病菌过去在朝鲜未曾发现过,但它确实是中国人民志愿军开赴北朝鲜途经东北沿线的一种地方病。49年前中国国共两党战争期间,金日成曾经派遣北朝鲜军人支援中国的“解放战争”,那一带也曾经是这些编入共军的北韩军人以及北朝鲜武装闪电突击队的驻扎地。这些军人后来在韩战期间参与进攻南韩,并在朝鲜半岛中部的狭长地种带作战。这一带随后又被反击武装入侵南韩的联合国军占领,随之出血热成为朝鲜当地的一种流行病。


二,美国解密档案记录:

    1950年以来解密的美国档案记录:韩战爆发前, 美国国防部国家安全会议1950年2月17日通过的62号文件,C款就明文规定:“ 除非用于报复还击目的,美国将不会使用化学、生物与放射线武器”。那时,斯大林给苏联驻北韩大使什特科夫发出同意金日成武装进功南韩的计划的密电才17天,朝苏之间,一项以朝鲜的原子弹材料金属,铅,与苏联的军事援助互为交换为条件的秘密协议,刚刚在斯大林和金日成之间通过绝密电报达成。朝鲜半岛上那场后来打了三年的战争,刚刚开始正式酝酿,还要有4个月才能爆发。美国没有料到,它虽然后来在韩战中严守自己限制使用非人道武器的规定,但仍然稳稳地戴上了一顶使用细菌武器的黑帽子。


三,前奏:

    1951年1月,苏联国内在“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学会[Marx-Engels- Lenin Institute]”倡导下,展开“仇美[Hate the Americans]”活动。

    3月5日,6日、7日、8日、14日、17日、18日、19日、20日,4月7日和5月13日,中国政府启动控制于手中的国营“新闻媒体”展开宣传攻势,指控美国在韩战中使用毒气战。

    3月14日,国际红十字会中国代表李德川(译音--- Li The Chuan)呼吁国际红十字会执行委员会[the Executive Committee of the International League of Red Cross Societies]正式谴责美国在朝鲜战场使用细菌武器和毒气。

    5月8日,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外交部长电告联合国安理会:从1950年12月至1951年1月,美国在朝鲜使用细菌武器并散播天花。

    5月19日、24日和25日,中国政府发表声明说,美国正在准备使用细菌战,并且指责美国在朝鲜战场使用毒气,以便为细菌战做实验检查。

    9月22日,中国政府再次发表声明,重申上述指责。

    9月,一个国际社会主义阵营的组织,民主律师国际协会[the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Democratic Lawyers]决定派一个委员会,赴朝鲜调查各类“违反国际法的行为”。但是直到1952年春季以前,上述指控并没有引起国际社会关注。


四,传染病再度大面积流行,嫁祸美国:

    1952年1952年初,苏联顾问警告中国政府官员,美国可能在朝鲜战场使用细菌、化学、甚至原子武器。

    1月28日,中国人民志愿军总部在一项报告中说:美国的飞机掌握北朝鲜制空权并偶尔飞越中国领空,散播天花病菌。报告认为这是导致当时爆发的霍乱、瘟疫以及其他传染病的原因。中国政府旋即命令取证调查,并派传染病防治人员赴朝鲜。

    2月18日,中国人民志愿军总指挥聂荣臻发电给毛泽东和周恩来,商讨取证调查事宜,并强调说:我们必须要求苏联细菌专家及设备的帮助。聂荣臻同时命令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卫生部门开始相应的准备工作。

    2月19日,毛泽东将聂荣臻的来电转批周恩来:请注意这个问题并为此做出必要的准备。

    1952年2月21日,毛泽东给斯大林发电报,状告美帝国主义在中国东北使用细菌武器。

    1952年2月22日,北朝鲜外交部长白汉永[译音---Bak Hun Yung]再度发表官方声明,指称美国在朝鲜战场使用细菌战。声明说,美国飞机分别于1月18日、29日,2月11、13、15、16日在北朝鲜地区空投了数种携带瘟疫、霍乱及其他细菌的昆虫。与此同时,北朝鲜的广播电台也报导说,在平壤北部发现了美国的细菌弹,里面装满了能够在寒冷气候下生存的带菌苍蝇。

    同一日,在庆祝社会主义阵营“反殖民主义国际日”之后,苏联发表声明,指责美国使用细菌战。

    2月24日,在调查取证没有任何结果的情况下,中国外交部长周恩来发表声明,支持北韩政府对美国的指控。与此同时,中国卫生组织公布:中国东北部等地也发现了带菌昆虫。

    美军在韩战中使用细菌弹的消息立即通过官方控制媒体传遍社会主义阵营中的各国。事实上,早在半年前的1951年夏季,北朝鲜已经大面积流行过瘟疫。而几乎没有卫生设施和条件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士兵中,各种传染病如斑疹伤寒,天花、霍乱等等,也开始大面积流行。由于几乎没有医药可以救治,众多的中国军人不是死于战斗,而是死于流行病。

    2月28日,聂荣臻再度发电给毛、周二人,指称美国仍然在三八线一带和50军团上空散播带菌昆虫。并报告说,他已经动员44位中国昆虫学家、细菌学家、传染病学家、毒素学家、病理学家和营养学家赴朝,次日抵达前线。

    也是2月,苏联驻联合国代表拉科波.马利克[Lacob Malik],在联合国会议上指责美国在朝鲜战场使用化学武器。


五,美国的否认:

    3月4日,沉默多日的美国终于开口。美国国务卿艾奇逊[Dean Acheson]发表声明说:“我想清晰、明确地指出,这些指责是完全错误的。联合国军过去没有,现在也没有使用任何种类的细菌战。”艾奇逊在声明中同时要求指控美国使用细菌武器的国家,允许国际红十字会调查团前往调查。

    战后披露的档案显示,美国中央情报局在美国政府沉默期间,曾经对这一指控所做出分析。分析认为:北韩政府当局预计已经大面积流行的瘟疫等传染病将在夏季继续泛滥,所以就以细菌弹为名嫁祸美国,以便在国际舆论上挫败美国。这个分析存在的本身说明,美国即便在私下里 也没有认可这一指控。


六,中国开始宣传攻势:

    3月4日, 国际社会主义阵营的组织,民主律师国际协会派出的委员会进入北朝鲜,进行调查。

    3月8日,中国官方新闻媒体开始大规模报道关于美国在朝鲜战场使用细菌战的消息。首先是外交部长周恩来发表声明,严重抗议美国政府用细菌武器屠杀中国人民。声明说:“美军侵略军自1952年1月28日在朝鲜发动大规模的细菌战之后,又自2月29日起至3月5日止,先后以军用飞机68批、448架次侵入中国东北领空,并在抚顺、新民、安东、宽甸、临江等地散布大量传播细菌的昆虫……。美国政府为了要达到其扩大朝鲜战争、破坏远东和世界和平的目的,不仅在朝对和平人民朝中人民武装力量使用了国际公约和人类道德所绝对禁止的细菌武器,甚至还扩大这种罪行,对于中国东北的和平人民,也使用这一非法的细菌武器,来进行野蛮的挑衅。”声明接著说,“对于美国政府这种公然破坏国际公约,违反人道的残暴行为,中国人民是绝对不能容忍的。”

    另据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协会[Stockholm International Peace Research Institute] 1971年的《化学与细菌战的问题》[The Problems of Chemical and BiologicalWarfare] 一书指出,周恩来还指责美国使用蛤蚧、纸包、衣物包装、各种陶器和金属制品作为容器,以蜘蛛等节肢类动物和小型啮齿类动物等18种带菌动物,散播家禽白血病等动、植物病菌。

    同一时间,官方报纸《人民日报》发表社论,要求“严惩”“撒布细菌的美国凶手”。

    也是同一时间,中国政协、中共、大陆和十二个“民主”党派、团体联合发表了《对于美帝国主义进行细菌战的抗议书》。


七,美国再度否认并正式要求调查:

    3月11号,在 发表否认声明并要求指责国家允许国际社会进行调查的一个星期之后 ,美国国务卿艾奇逊直接向国际红十字会发出要求,希望在有关地区进行调查。

    艾奇逊向国际红十字会发出调查要求大约有三方面原因:首先,这个组织在国际社会是一个有公信力的组织;其次,中国政府曾经邀请这个组织到中国调查日本侵略军二战期间在华使用细菌战的事实,它当时的出色工作已经得到中国以及国际社会的认可;再有,在美国遭受指控期间,红十字会内部差不多所有的苏联盟国都发出过呼吁,要求红十字会起来反对美国的残暴行径。

    3月12日,国际红十字会对美国政府的请求做出反应:按照国际惯例接受这一请求,并立即向中国政府和北韩政府提出申请,希望调查行动得到中国和北韩的合作。并告知,印度政府将对调查行动提供必要的帮助。国际红红十字会计划由一名巴基斯坦代表、两名印度代表和三名瑞士代表组成的小型调查团,赴事发地展开调查工作。


八,苏联的幕后活动与操纵:

    3月12日,美国郑重其事的积极的态度以及国际红红十字会的快速反应,大约出乎苏联意料,苏联为此开始幕后忙活:就在红十字会接受美国请求的同一天,苏联外交部副部长 葛罗米科 [Andrei Gromyko]当即把朝鲜问题专家、韩战期间在苏联对北韩外交政策中扮演重要角色的苏联驻北朝鲜大使馆政治官员通金[G.I.Tunkin]以及另两位官员,立刻调到外交部的第一远东部门。葛罗米科要求他们针对国际社会将要展开的调查行动,为之提供1929年 和1949年日内瓦公约条款的有关信息。通金的工作卓有成效,葛罗米科由此获悉,日内瓦公约明确指出,对于任何违反公约的指控,可以由交战双方自己进行调查。据此,朝鲜民主人民共和国可以名正言顺地拒绝国际红十字会将要提出的有关调查提案。

    3月13日,通金向苏联外交部建议,向驻中国和北朝鲜的苏联大使问询:他们认为中国和北韩对美国的积极态度会做出什么样的反映?

    3月15日,中国政府组成的一个委员会开始就美国使用细菌武器一事,进行调查。这项突如其来的抢先行动是否得到苏联方面的指示,至今无从知晓。

    3月19日,社会主义阵营的组织,民主律师国际协会派出的委员会结束在北朝鲜的调查。

    (未完待续)

    原载北京之春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韩战回忆 (1)
  • 韩战回忆 (1)
  • 韩战解密:韩战期间美军使用细菌武器公案始末
  • 【韩战解密】揭破韩战中“美国使用细菌战”的谎言-----新发现的俄国总统档案文件
  • 韩战的起因和美国介入的背景
  • 回顾韩战爆发53周年
  • 朝鲜战争(韩战)爆发真相
  • 韩战:「保家卫国」十万冤魂──中共参与朝鲜战争真相
  • 韩战中美国第七舰队与中国
  • 韩战停战50周年中共低调不纪念
  • 韩战停战50周年 大陆官方低调不纪念
  • 韩战前因后果 中国参战得失
  • 英媒体:新韩战是北京恶梦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