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文革基本常识普及课:《“宽严大会”简介》

“宽严大会”这个词,对多数年轻网友来说恐怕很生疏,对有一把年纪的朋友们来说,也是一个遥远的记忆了。为了使大家对文革有个更具体的印象,俺把俺见过的“宽严大会”的情景给大家介绍一哈。所谓“宽严大会”,是文革进行到“清理阶级队伍”和“一打三反”的时候出现的新生事物。之所以叫做“宽严大会”,是根据咱党的一贯政策“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演化出来的。在这种会上,对待阶级异己分子,有宽有严,可宽可严,主要是看这些人认罪的态度如何。俺参加过十几次宽严大会,一般来说,参加会议的革命群众排好队伍,在会场上席地而坐,主席台上就坐的是革委会的领导。军代表宣布大会开始,首先宣读一翻最高指示,交代一番党的政策,比如“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对阶级敌人绝不能施仁政”、“敦促杜聿明等投降书”等,然后宣布,现在,我们勒令:一切隐藏的阶级异己分子、现行反革命分子、历史反革命分子,必须在五分钟内,主动上台自首,向革命群众交待你的反革命罪行,如果主动自首,可以得到从宽处理,否则,五分钟之后,我们将采取革命行动!然后,会场上一片肃静。这五分钟比过五年还难受。在一次宽严大会上,有一个人从群众队伍中站了出来,缓步走上主席台,向军代表说:“我要坦白……”军代表同意后,他向大会坦白交待了:他本是广东某地的一个地主分子,大饥荒的时候,被贫下中农“扫地出门”,他就跑到到新疆来了,隐瞒了他的地主成分,谎报出身贫农,就在俺们单位安排了工作。此人大家都认识,是个很普通的工人,像他这种“自流”来疆成为兵团职工的人太多了,平时沉默寡言,谁能想到他是地主。他坦白之后,军代表当场宣布:鉴于此人主动坦白交待,革委会决定:对他从宽处理,不予逮捕法办!然后,就让他重新回到群众队伍里原来的位子上,什么事也没有了。军代表接着宣布:有问题的人赶快上台交待问题!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等五分钟时间一到,军代表大声宣布:我宣布,把历史反革命分子(或其他什么分子)XXX逮捕法办!立刻,群众队伍中就有两个人揪着另一个人的双臂站了起来,把他押到台上,军代表向大家宣布此人的罪状。就这样,过一会儿揪一个人出来,再宣布给大家五分钟坦白交待的时间。过一会儿又揪一个人出来,再给五分钟时间。很快,主动上台坦白交待的人就越来越多,排成了长队。因为人多,来不及向大会坦白的,就在一个专门登记的地方填写一个表格,把自己要坦白的事情写上。这种会开得多了,大家也就有了经验。开会的时候,大家都警惕地看看自己身后坐着的是什么人,是不是自己认识的人,如果不认识,那你就要小心,很可能这会开到什么时候,你身后的人就会突然把你揪起来送到台上去。但是有一回,有一个小伙子看他身后坐着的是两个熟人,会前还跟他们几个交头接耳谈笑风生,谁知道大会一开始,这两个熟人把他胳膊一揪,就把他提到台上去了。原来他是个业余美术爱好者,画过西方资产阶级的画。还有一个,说过“放屁也是吐故纳新”,被同宿舍的工友告了密,也被揪了出来。所以,这种会开到后来,每个人的心都提在嗓子眼,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被揪出来。负责揪人的人,都是事先安排好了的,但一般的百姓是不知道哪些人是揪人的人、哪些人是被揪的人的。这类宽严大会是考验每个人的神经耐受力的极好的办法。俺后来听一个朋友说他参加的一个宽严大会,在五分钟沉默期间,全场一点声音也没有,忽然,有一个人站了起来,向会场边上走过去,顿时,全场的目光都盯着他一个人。这个人慢慢走到会场外,“哧!哧!”地擤了两筒鼻涕,用手擦了擦鼻子,又走回来坐下了。全场群众都松了一口气,但没有人笑。(博讯新闻特别刊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