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控诉文革:穆医生的悲剧

连续在贵版拜读了有关文革及反右时期的文章,读後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也勾起了一段惨痛的回忆。

 那是在一九六五年的文革前夕,我随卫生工作队到河北省承德专区下乡巡回医疗。承德专区是个贫困的山区,当地农民生活十分困苦,医疗队员要按上级指示实行叁同(同吃,同住,同劳动),几个月下来,队员每日叁餐都吃粗粮,没菜也无油,肉蛋就更看不到了。医疗队中有位穆姓女医生,四十岁出头,面容秀丽大方,性情温文尔雅,未曾开口先微笑,对患者态度和蔼,医术高明,责任心又强,很受病人及领导的称赞。大家对她都有好感,只是她身体不好,加上长期营养不良,患了肝炎,领导为了让她早日康复,准她提前回城治病,大家十分羡慕她能提前回城过好点的生活。

 我们有一年期限,还得继续吃粗茶淡饭,可是谁也没想到穆大夫刚刚回城,就爆发了文化大革命,其形势变化之快,来势之猛,谁也估计不到。当人们还没弄清文化大革命是怎麽一回事,究竟要革谁的命时,红卫兵已挨门挨户抄家,砸四旧了。

穆大夫出身於资产阶级家庭,她的父亲是资本家,正是被斗争的对象,所以她也榜上有名。红卫兵成群结队,一阵乒乒乓乓的拍门声,令人心惊肉跳,冲进她家中後,把能拿的都抄走,拿不动的就统统砸坏,古玩字画也烧毁,细软钱财早进了他们的腰包。这还没完,他们还把二位老人推出家门,头戴高帽游街示众;边走边敲锣,走一步敲一下,嘴里还要喊:「我是牛鬼蛇神!」

身旁的红卫兵高呼着:「打倒XXX」并把鸡蛋及石子砸在他们头上和身上,受尽折磨及污辱。直到天黑,红卫兵累了,才让二老回家,临走时,红卫兵还恶狠狠地说:「回去写检查,明天还继续斗!」二老战战兢兢回到家中,穆大夫眼睁睁看到父母受此凌辱无法相救,有如万箭穿心痛楚不已,而且噩梦并没有结束,明天还要继续。父女叁人抱头痛哭,想到这生不如死的日子可怎麽熬,该如何面对明天的灾难?一家人商量,不如死在一起吧,才可解脱,可是怎麽个死法呢?跳楼、跳河太痛苦,穆大夫不忍年迈双亲遭受此罪;吃安眠药?还需医生处方才能买。最後还是女儿横下一条心给父母割脉,受痛苦少些,但是对於她这麽柔弱的女子来说下手难呀!

想到了第二日父母还要被带去游街批斗示众,将要受到百般折磨,在这条街上一些富贵人家为脱离苦海已有人走此路,他们都已得到解脱。穆大夫为了使父母脱离苦海,只有心一横动起手来,可是刀子刚一割到父亲的脉管上,父亲痛苦地在地上打滚并大声哭嚎,惊动了楼下的邻居,一阵阵拍门声愈来愈紧,穆大夫毫不犹豫拉着母亲从叁楼窗口跳了下去,身体在坠落时被电线挡了一下,再摔到地上,减轻了冲力,她和母亲都没有摔死。

穆大夫以杀人罪的名义被捕入狱,她原来要被判死刑,後来检查出她怀有身孕,就改为无期徒刑。两年後进入文革尾声,报纸上开始有替她申冤的文章,要求为她平反昭雪。以後又听说她改为有期徒刑,几年後被释放,留用在监狱医院当医生。她虽恢复自由,但是十年的牢狱生活使她提早步入了老年,有人曾经见到过她,说穆大夫早已面目全非,她秀气大方的面貌、温文尔雅的性格,随着岁月的流逝和残酷的现实,早已一去不复返了。但是这丝毫不会影响我对她的尊敬,她为了保护父母免受刽子手的凌辱,所下的决心是对文革无声的反抗。穆大夫,你如今在哪里?我永远尊敬你!(岑爱云,世界日报)

(博讯新闻特别刊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