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陈毅在文革挨斗记

在文化大革命时,敢於公开对中共中央唱反调,并顶撞红卫兵小将的大陆高官,恐怕只有中共十大元帅之一、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兼外交部长的陈毅。陈毅性格鲜明、嫉恶如仇,文革初期大发牢骚,说了不少表面上是针对造反派,实际上是冲着中共中央的话。换作别人,早就被「打翻在地,踏上一只脚」了;可不知为什麽,毛泽东对陈毅却网开一面,透过中共中央向造反派传话:「陈毅要保。」

 毛的《炮打司令部》文发表後,社会上刮起一阵打倒风,许多高级干部受到冲击。中央文革领导人陈伯达、江青、康生等於六七年一月十日接见造反派代表,宣布陈毅、叶剑英、李富春、李先念等不是刘邓司令部的人,要保。可陈毅却不领这个情,牢骚照发不误,有一次红卫兵小将谈到贺龙和朱德时,他大骂说:「贺龙还是政治局委员、元帅,怎麽一下子就成了『大土匪』了?朱德都八十多岁了,你们这样干,人家会骂共产党过河拆桥!你们谁都不相信,只相信毛主席、林总、周总理、陈伯达、江青、康生,承蒙宽大,还加上我们五个副总理,那麽大一个党中央,只有十一个人是乾净的。我不愿当这个乾净的,把我拉出去斗吧!」这就是陈毅,话如其人。但这一来,却苦了周恩来。大家都知道,周恩来在文革中保护了许多人,但花费他心血最多的,大概就数陈毅了--因为陈不配合。在党中央和造反派的强大压力下(造反派的「揪陈大军」在外交部门前安营扎寨二十多天),周只好同意让陈毅出来接受群众的批判。

 批陈大会是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而且周恩来亲自参加。据我所知,文革挨斗的「走资派」中,只有陈毅和谭震林「享受过」这样的殊荣。当时开了两次批陈大会,为什麽要开两次,得简单说明一下:文革中,任何地方、部门的革命群众组织都分成两派,外事系统也不例外,分为以北京外语学院红旗革命造反团为代表的激进派(属於北京造反派中的「地派」),和以该院红旗大队为代表的温和派(属於「天派」)。前者的口号是「打倒陈毅」;後者对陈毅则要「一批二保」。第一次批陈会是激进派主持的,标明是「批斗陈毅大会」,温和派拒绝参加,因此不得不另外举行一次由温和派主持的「批判陈毅大会」。笔者有幸两次会都参加了。

 第一次批陈会是六七年八月十一日在人大会堂举行的。主席台前挂着「批斗陈毅大会」的横幅,台上除了主持大会的造反派头头外,还坐着周总理和谢富治副总理,批斗对象陈毅则坐在主席台右前方的一把椅子上。能容万人的大会堂坐得满满的,多半是外事系统和北京高校中属於大会主持者这一派的革命群众。批斗会从下午一点半开始,一直开到五点半。主要从叁方面揭发和批判陈毅的「罪行」:一、忠实执行刘少奇「反革命修正主义的外交路线」;二、从历史上反对伟大领袖毛主席;叁、抵制、破坏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发言上纲很高,什麽「叁反份子」、「老反革命」,甚至连「卖国贼」的帽子都扣上了。

 随着台上发言的内容,台下也时不时地响起「打倒陈毅」的口号声。

根据周总理和造反派头头达成的协议,除了主席台前「批斗陈毅大会」的横幅外,会场上不挂任何标语。但在大会进行途中,会场正中突然有人举起两幅「打倒叁反份子陈毅」的标语,显然是在向周恩来示威,但周没有理睬。接着又有人冲上台去揪陈毅,拧他的耳朵,虽被担任警戒的解放军拉下去了,却使大会中断了十分钟。在此要插一句,周恩来之所以带着谢富治来参加批陈会,就是为了防止造反派的过火行为,因为谢当时被视为北京「地派」(即大会主持者这一派)的支持者,以为造反派会卖谢的面子,没想到却发生了这件事。

 显然是周恩来做了说服工作,陈毅一反过去的不合作态度,变得非常配合,叫他站起来就站起来,叫他低头就低头,有一次叫他向某「革命小将」赔罪,他就走过去向这名小将恭恭敬敬地叁鞠躬。根据周总理同造反派达成的协议,陈毅当场不回答问题,但发言者有时仍要陈回答问题,这时陈就说:「我犯了严重的政治错误,向毛主席、向林副主席、向中央文革、向周总理、向无产阶级革命群众低头认罪!」这时台下便响起一阵掌声。不难想像,从来桀骜不驯的陈毅在说这话时,吞下了多少委屈和愤懑。

 第二次批陈会是在半个月後的八月二十七日举行的,地点仍在人大会堂,但名称不是「批斗」,而是「彻底批判陈毅大会」。大会的主持者是外事系统造反派中的另一派--主张对陈毅「一批二保」的温和派。大会的名称也不是「批斗」,而是「彻底批判陈毅大会」。

这次批陈会倒没有出现过火行为,却遇到了另一方面的问题:激进派向周总理施压,不让开这个会,说温和派对陈毅是「假批真保」;如果要开,则周总理不能出席,否则他们要冲会场。可能是为了防止激进派冲会场而引起两派武斗,周恩来做了让步,果然没有出席这次批陈会,而让李富春副总理代表他出席。

 李於下午两点来到会场,说总理昨晚一夜未眠,还在睡觉,让大家马上开会,不要等总理了。但群众执意要等,没想到从下午两点一直等到晚上八点,总理仍然未来。大会主持者意识到情况有变,便不再坚持要总理到会,而要求中央文革的领导来一个人。李富春立即与中央文革联系,两个多小时後,中央文革的一号头头陈伯达来到会场,大会这才开始--其时已是晚上十点多,而群众是上午十一点入场的,足足等了近十二小时。

大会开始,陈伯达第一个发言,他没有批陈,而是把造反派批了一通:「批判会是自己教育自己,为什麽硬要总理参加呢?总理派李富春同志来参加,已经够隆重了嘛!一个政治局常委代表另一个政治局常委,有何不可呢?却还要中央文革的同志来,这是要挟嘛,不好!」陈伯达讲完就走了,批判会才正式开始。陈毅仍然坐在主席台右前方,时不时地在群众的要求下站起来,低头认罪,态度很老实,比在上次批斗会上更老实。大会一直开到第二天凌晨两点半钟,也就是说,从八月二十七日上午十一点开到二十八日凌晨两点半,足足开了近十五个半小时,可能也是个金氏纪录吧!

 除了这两次万人大会外,陈毅还在外交部内部接受过无数次小会批判。对他那种宁折不弯的性格而言,这些批判会给他造成的伤害是极为深刻的,甚至可以说是致命的。後来他得了肠癌,於一九七二年一月六日去世。唯一值得欣慰的是,他在生前目睹了林彪的覆灭,而毛泽东也亲自赶去八宝山参加陈的遗体告别。(博讯新闻特别刊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