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如果广告打扰,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共党食言抗战之始末

  民国二十六年七月卢沟桥事变发生後,毛泽东、朱德与彭德怀等即联合致电蒋委员长,声言「咸愿在委员长领导之下,为国效命」,并愿将「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共同抗日。八月,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即遵照同年二月中国国民党叁中全会所通过的「根绝赤祸案」之精神,发布收编投诚共军命令,任朱德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总指挥,将陕北共军编为一一五、一二○、一二九等叁个师,列入第二战区序列,开往晋北作战,归司令长官阎锡山统一指挥。九月,朱德率第八路军前往晋北时,毛泽东即授以「百分之七十发展自己,百分之二十应付政府,百分之十对日作战」的「锦囊」,因此,八路军进入山西後,即自由行动,不听调度与指挥,并且到处围攻地方团队及中央抗日游击部队,将其一一并吞,以发展八路军的实力,同时又迅速建立所谓「边区」,而与地方政府对抗,甚至使河北、山东等省政府,几不能行使职权。国民政府为了全力对抗入侵的日本军阀,对八路军此种违法乱纪行为,只得一再忍让。民国二十八年一月,毛泽东不顾二十六年九月「共赴国难宣言」的「四项诺言」,在延安组织「陕甘宁边区政府」,叛逆之心完全暴露。由八路军改名的「第十八集团军」所部,分别在河北、山东、河南、江苏等地蠢动,「新四军」所部,亦分别在湖北、安徽、江西等省横行。因此,华中及江南各地,纷扰不安,地方团队、抗日游击队,甚至正规国军,随时有遭受不明部队袭击之虞。

  民国二十八年六月十日,蒋委员长召见周恩来与叶剑英,对「共党问题」作了六点指示,规诫共军,应该信守诺言,服从政府命令,遵守国家法律,任何人不能居於国家体制之外,造成特殊关系,以谋各地纠纷的解决。同月十八日,周恩来飞延安,将蒋委员长关於「共党问题」的指示,向毛泽东报告。八月下旬,苏俄与德国签订互不侵犯协定。九月,俄德瓜分波兰。毛泽东即命第十八集团军在山东、察哈尔等地围攻保安部队及游击师,山东保安第七、八、二十七等叁旅被共军全部吞灭,第二战区第二游击师师长张诚德亦遭共军围攻而在察哈尔壮烈殉职。十二月,第十八集团军袭击冀察战区游击第叁支队於盐山,司令孙仲文殉职,第叁支队即被共军吞灭。

  民国二十九年一月,国民政府参谋总长何应钦接见第十八集团军参谋长叶剑英,对共军违命扩充的部队与非法建立的「军区」或「军分区」,提示应予纠正或制止。叶剑英遵照毛泽东「针锋相对」的原则,要求政府准许第十八集团军的兵额扩充为叁军九个师,而且还进一步要求扩展「陕甘宁边区」的辖管范围。所谓「商谈」乃完全陷於停顿。此後半年,毛泽东即命第十八集团军及新四军,集中全部精锐,分别在西北、华北、华中、华南等地区全力发展,於是河北方面的国军鹿锺麟部与朱怀冰部,山西方面之国军赵承绶部与王靖国部,山东方面之国军孙良诚部与高树勋部,江苏方面之国军韩德勤部,无不遭到共军的明暗袭击;至於各地的保安部队及游击队,亦无不受到共军的围攻或强迫缴械。毛泽东此一「全力发展实力」的阴谋所造成的形势,虽不及日本军阀入侵所造成形势的那般严重,但其对国民政府所带来的困扰之大,实有过之而无不及。

  民国二十九年五月,第十战区司令长官蒋鼎文,特派陕西省党部主任委员谷正鼎,与第十八集团军总司令朱德在西安谈判,朱德要求我方甚多枝节问题,此来目的在以游说方式,欺骗各地当局,弛懈戒备,并图於谈判交涉中,藉使该军在各地种种非法侵夺所得,获得合法保障,而以此为凭藉,再图进展。谷氏曾表示,必须该军服从命令,恪遵法纪,并於最近期间以事实表现,然後所提问题,方能考虑解决。

  同年七月,统帅部为消弭因共军全力发展实力而引起的各地冲突,乃作成「中央提示案」,令由参谋总长何应钦与周恩来、叶剑英共同商谈,获得彼此同意。提示案由周恩来专送陕北,交朱德与彭德怀遵行,统帅部亦即令各有关部队避免与第十八集团军及新四军冲突。提示案要点为:一、划定「陕甘宁边区」范围(计十八县),改称为「陕北行政区」,暂隶行政院,但归陕西省政府指导;二、划定第十八集团军及新四军作战地境,将冀察战区取消,其冀察两省及鲁省黄河以北,并入第二战区,仍以阎锡山为战区司令长官,以朱德为副司令长官,秉承军事委员会命令,指挥作战;叁、第十八集团军及新四军於奉令後一个月内,全部开到前条规定地区之内;四、第十八集团军准编为叁军六个师,叁个补充团,另再增加两个补充团,新四军准编为两个师。

  经过此次和平商谈後,各地国军对统帅部的避免冲突令,均一律服从。因此鲁西第十八集团进攻山东省政府所在地鲁村时,省府主席沈鸿烈为避免冲突,即自鲁村後撤;新四军袭击江苏省政府作战基地如皋泰兴一带时,省府主席韩德勤虽在部队遭受重创後,亦以避免冲突令必须遵守,而忍让至东台,但新四军竟立即再攻陷东台。

  以上所述,为国共第一次谈判的始未,结果,共匪取得了许多实质的利益,而其所作的一切承诺,竟无一项兑现。

摘自中华民国重要史料初编──对日抗战时期第五编 中共活动真相(四)

(博讯新闻特别刊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