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博讯匿名访问器,上网方便通达世界

如果广告打扰,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中共破坏堤防及金融

中共阻扰国军接收除军事占领外,破坏堤防及矿厂亦是其主要的方式。堤防掘溃,洪水四溢,可以阻止国军北上受降;煤矿破坏,使国军交通停顿。民国三十四年十月三日共军一二零团在豫东太康县白潭以北地区掘堤,致使洪水漫溢,造成不少损失,经调查泛滥区域长达一百二十里,宽约三里,被淹苗地约十九万四千四百亩,及其他财物之损失约国币一亿三千六百三十七万七千八百六十四元。中共除利用掘堤阻止国军北上接收外,更一再的干扰国民政府的黄河复堤计画,民国二十七年六月日本侵略河南时,国军轰击黄河南岸大堤,使黄河於花园口溃决,造成人民及财产的极大损失,国民政府於民国二十八年早有对决口的堵塞计画,民国三十四年九月後政府更积极推行整治,然中共则百般阻扰政府的复堤工程。以河北境内的黄河整治而言,中共所占据的区域修复工程不但迟迟不进行,且不时派昌破坏修堤工程,对民众生命财产的威胁甚巨。破坏煤矿方面,河北、山东一带煤矿多次被中共破坏,致使复工困难,交通用煤及民生用煤受影响。

中共为进行统治,在其占领区内实施「自给自足,自力更生」之封锁经济政策,对於货币方面,己另行树立独自之体系。「晋察冀边区政府」於民国三十年度经济建设计画中曾规定其通货政策之基本方针四点,在其「解放区」内实施地方本位币。国民政府战後货币的兑换本有一定的标准,民国三十四年十一月十三日,平津中央银行复业,二十二日公布「伪中国联合准备银行钞券收换办法」,以伪联券五元兑法币一元。指令四行二局(中央银行、中国银行、交通银行、农民银行及中央信托局与邮政储金汇业局)於民国三十五年一月七日开始收兑,兑换率为一比五,即法币一元合伪联银券五元。但因晋察冀边区,国军不能迅速接防,而各地团队於等候接防时,又缺乏连系,遂予共军活动之机,共军占领各县後,有鉴当时物价低落,与民众对联币之失信,遂於玉田县大量印制冀热辽边区银行券,任意规定比率收兑联钞,并以高压手段禁止旧法币的流通,造成通货膨胀,边币折台之比率,有地域及时间的不同,一般不法商人鉴於各地比率差额过多,有自杨柳青、静海、天津一带,以一比十五之比收集边币,带到冀东贩卖或购物。後因宪警严查,遂改为天津至北平,利用小贩携至平市朝向门外官东店等地,再由商人以一比五兑换。中共并且公布边区票与法币的兑换处所,平绥路方而∶康庄、怀来、青龙桥三处;津南方∶王家口、胜芳镇;北平市内∶宣外骡马市南达子营二号、祟外花市二条及三条一带、天桥福昌街六条丁十号公记硝皮厂;北平市郊∶海甸清华园、南苑北小街、双桥皇;天津市内∶河东大北饭店、北大关民船户上。孙连仲於民国三十五年三月二十四日呈蒋介石报告中共军发行伪钞情形时指出∶中共军发行北海、冀南、鲁西三行钞票,北海票与伪币为一与三百之比,在河北省境内流通,鲁西票与伪币为一与二百五十之比。驻冀鲁察热区财政金融特派员张果为呈财政部报告共军在华北占领区扰乱法币全融之情形∶「平津各市物资一部仰给於附近农村,而华北各县乡镇多被共军占据,该军所到之处并均禁绝国币之行使,而代之以边区票,该党强占之区既已相当广大,边区票流通范围及数目亦庞大可观,过去共党封锁物资,国币与边区票亦迄无交换关系,惟最近情形物资渐有流通,因之平津市上「边区票」亦时有发现与法币有暗盘行情,约为十五至三十法币比一边区票之谱;各地地方政府虽均力禁行使,然以需要农村物资之输入,事实殊难禁绝,若再以此套买法币操纵扰乱,金融必受危害。」其它破坏金融政策还包括∶(1)大量印制假联币,在收复区内行使,并套购黄金、美金,又在天津大量印制假法币;(2)坚持边区票高价值,竭力吸收物资,并放出大量伪币,促成物价高涨;(3)秘密参与金融市场,从中操纵。平津地区通货膨胀之因自然极多,但中共刻意破坏金融自有其坏影响。

摘自林桶法《从接收到沦陷》(博讯新闻特别刊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