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姜海霞:母亲被山东省蓬莱市中医院非法行医造成植物人
(博讯北京时间2020年5月26日 来稿)
    
    
     我叫姜海霞,一个普通的家庭妇女。我不懂政治。但母亲和生活教会我懂人伦,懂孝道。知美丑,辩善恶,明是非。

    
    虽然经历了母亲被山东蓬莱中医院任用无资质人员非法行医造成植物人严重后果,两年多维权无果。眼看着国家行政机制被不作为,滥作为,执法犯法,愚国愚民,误国误民之辈所堵塞,但对我们的国家始终保持着希望,希望国家权限部门能听到我的呼声,整顿国家卫生系统和行政部门,调查并解决我母亲被山东省蓬莱市中医院任用无资质人员非法行医损害问题,好让我给我辛苦一生,现在依赖呼吸机维生,不知有多少时日的老母亲一个交代和安慰。
    
    所谓的国泰民安,不就是我们这些普通老百姓基本权利得到保障,可以放心的安居乐业,促进国家强大,繁荣吗?
    
    民不安,国安泰?
    
    可是现在,我两年多的维权经历,现实的摆在眼前。
    
    山东省自上而下,对我母亲被山东省蓬莱市中医院任用无资质人员非法行医造成植物人严重后果的问题,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公然包庇犯罪,堵塞我一切国家规定可解决途径。公然执法犯法,颠倒黑白,肢解法律,曲解法律,不看证据,编造伪证,包庇犯罪。欺上瞒下,教我们老百姓情何以堪?
    
    我是跨国婚姻,我先生是英国人,他一直支持我依据法律,正常维权。他说,这是事实存在的问题,证据确凿,事实清楚,法律法规明确,让我相信,问题一定会解决,他相信法律。
    
    但是,在事情发生两年半的今天,他动摇了,疑惑为什么中国政府职能部门这样作为。
    
    处理我家问题的地方官员很多是我同学,他们知道我的家庭情况,两年多来,他们根本不顾及国家声誉和颜面,在本来能依法解决问题的时候公然无视国家法律和职能操守,不解决我家问题,一步步把我逼到了国际媒体平台上。
    
    因为如果我不发声,有山东各行政部门撑腰,山东省蓬莱市中医院不但不解决问题,还恶意对待我母亲和我们家属,没任何证据的诬陷我家索要高额赔偿,并不要脸的把我家告上法庭。医院不提自己不解决问题,却说我家拖延不交医疗费。
    我家交了住院押金,并且我多次要求院方解决问题,我们好知道如何交费用,交多少。但院方从不解决问题,竟然诉讼我家。我有录音证据,书面证据,视频证据及人证,证明我所说的所有话属实。如不属实我愿意承担法律后果。
    
    我家现在,陷入了山东省各级行政职能部门编织的黑网,他们用遮天黑手,把一起任用无资质人员非法行医造成我母亲植物人严重后果的刑事案件,淡化到对直接犯罪嫌疑人不予行政处理的结果。并在掩耳盗铃的诬陷我家之后,置之不理了。任由山东省蓬莱市中医院继续对我母亲和家属施恶。
    
    如果我不坚持抗争,他们就会反扑过来,不但不被法律惩罚,还要逼迫我家付这两年半的120多万医疗费,这是他们无耻的如意算盘。我们老百姓就是生病被害,还要被打劫,被诬陷,被逼上绝路!
    
    希望您能报道我母亲的遭遇,使我家问题有更多的人看到,促使我家问题有合理解决的机会。
    
    下面是关于我母亲问题的材料,请您费心看看,如能报道,不胜感谢!
    
    我叫姜海霞,来自中国山东省蓬莱市。我母亲马桂珍,被山东省蓬莱市中医院任用无资质人员非法行医造成植物人严重后果两年多,各级政府部门不依法依规调查处理问题,层层包庇犯罪并诬陷我家。致使我老母亲所受伤害无处申冤。医院依仗政府职能部门撑腰,继续恶意对待我母亲及我们家属。
    
    事故经过:
    
    2018年1月11日,山东省蓬莱市中医院高压氧,没有医生上班,两名无医生资质人员护士邢兆伟、护士邓树红给我母亲实施了当天全程高压氧脑促醒治疗。当时我母亲是脑出血术后恢复,手术成功,恢复良好,病情平稳。
    
    治疗过程中护士违反操作程序,并篡改治疗方案。没开急救氧,导致我母亲缺氧长达十几分钟。因高压氧舱对讲仪器损坏及护士人为调低对讲音量,及舱内护士未尽护理职责,病人家属多次呼救无人理睬。病人血氧饱和度一度跌致50%几,持续近五六分钟。
    
    后院方为推卸责任,不承认事故发生。不给病人有限针对性治疗,导致我母亲机体严重受损,造成不可逆转性伤害。
    
    后经院方确诊为:缺氧性脑病和继发性脑白质脱髓鞘改变。造成我母亲植物人严重后果,至今两年多。
    
    此诊断在我母亲两年多病例病程中仅2018年4月24日出现一次,后被接任主治医生无故篡改,无理由删除,至今未再出现。
    
    护士冒充医生详情:
    
    山东省蓬莱市中医院长任用无资质人员护士冒充医生非法行医,并隐瞒护士身份。
    2018年1月11日为我母亲实施治疗的护士邢兆伟,护士邓树红在长达一年多时间里,我们家属一直不知道她们是护士,以为是医生。
    
    第一:这两位护士都没有佩戴工牌。
    
    第二,我母亲外二科主治医生接到高压氧科通知也是称护士邓树红为邓医生。
    
    第三,事故发生后,我们家属与院方谈话多次称呼两位护士为医生,院方副院长徐家涛及医务科所有工作人员均未说明其二人护士身份。第四,家属与其中一个护士邓树红沟通,称呼其邓医生,该护士从未纠正说明自己是护士。该护士书写本应医生书写的疗程小结并签名。而且在治疗过程中,行使医生权利,随意更改医嘱,做医生工作。有录音及书面证据。
    
    第五,另外一个事故直接责任人护士邢兆伟,长期多年担任山东省蓬莱市高压氧科主任一职。是山东省蓬莱市中医院提拔,山东省蓬莱市卫健局任命的。
    
    有山东省蓬莱市卫生监督所调查笔录和医院用于宣传的媒体资料为证。
    
    调查笔录中,医生王珺表明,医生给病人制定的治疗方案要汇报给护士邢兆伟批准,才能实行。
    
    护士邢兆伟的调查笔录也表明,医生给病人诊疗需请示她。护士指导安排医生工作,相信没有哪个国家,哪个医院认为是合法的。但山东省蓬莱市中医院长期多年就是这么操作的。
    
    另外,护士邢兆伟还多次参与院级会诊,代表院方与我谈我母亲治疗方案及病情。这是护士的职业吗?直接违反了国家执业医师法。
    
    我曾当面询问过护士邢兆伟资质,该院院长及医务科人员在场,均隐瞒她是护士的事实。有录音为证。
    
    该护士邢兆伟不但非法行医导致我母亲植物人严重后果,还在造成我母亲植物人后果后,于2018年2月6日,山东省高压氧科,公然咒骂我母亲死了就死了,至今未道歉,院方未处理。当时,高压氧科主治医生王珺,护士陈晓慧及一名实习护士在场。
    
    院方隐瞒护士冒充医生非法行医事实长达一年多,后被家属调查发现,但因当地卫健局操纵蓬莱卫生监督所执法办案,不但违法抹杀非法行医事实,连行政处罚都不给予。
    
    国家法律法规适用:
    
    国家刑法335,336条明确规定了医疗事故罪及非法行医罪,事实清晰,证据确凿,法律法规明确。
    
    执业医师法第十四条也明确规定,无医师资质人员从事文件活动,违反执业医师法。
    
    国家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实施细则第八十一条也明确规定:医疗机构必须在国家法律法规框架内开展诊疗活动。不得任用无资质人员人员为病人实施诊疗。否则视为任用非卫生技术人员,两名以上吊销其机构执业许可。
    
    两年多我的维权过程:
    
    自2018年1月11日,非法行医事故发生后,我多次与院方沟通,院方为推卸责任否认事故发生并不给我母亲应有诊疗。
    
    直至2019年四月,我发现护士冒充医生诊疗,院方不得不承认事故,但因蓬莱卫健局撑腰,拒不承认非法行医事实。
    
    2019年6月8日,我母亲再次被特护黄中华造成缺氧长达一小时的护理事故,院方不诊断,不治疗,还隐瞒再次缺氧事故及我母亲病情。
    
    这次缺氧,造成我母亲肺部功能急剧断崖式衰竭,2019年8月9日,不得不依赖呼吸机维生。(我有护士、医生签名书面证词及录音作证。)
    
    期间,多次发生严重护理事故及医护恶意对待病人及病人家属问题。
    
    2018年2月6日开始,我向蓬莱卫健局副局长秦焕玉,政工科罗科长,医政科王霞,卫健局纪委张书记,办事员唐亮,蓬莱政府分管医疗副市长隋玉娜,纪委张主任,蓬莱信访局,反映问题口头书面的20多次,任何问题均为得到解决。
    
    2018年4月,到到蓬莱医调委。后看到医调委是卫健局操纵,放弃。
    
    2018年6月8日到山东省烟台市卫健局信访,像个要饭的被拒之门外。有录音证据。
    
    2018年6月到山东省卫健委信访,被拒。到山东省纪委信访,被吓。
    
    2018年8月到山东省纪委信访递交材料,并山东省卫健委信访,被打发回当地,并未给予登记。
    
    2018年11月再次到山东省卫健委信访被打发,并未给予登记。
    
    2019年四月发现护士冒充医生非法行医。
    
    2019年5月13日举报到山东蓬莱卫生监督所,卫生监督所拖延至2019年7月19日立案,并给出错误立案案由,编造理由转移问题重点,回避法律问题,包庇中医院。
    
    2019年10月18日强迫我接受违法处理结果,五个人送到我家里。对违法护士不予行政处罚。
    
    2019年6月14日,我民事诉讼山东蓬莱中医院对我母亲马桂珍医疗侵权损害赔偿。2019年10月份,我行政诉讼山东卫健局行政处罚违法及行政不作为,并起诉我母亲无民事行为能力鉴定。
    
    在拖延我家十个月后,在交了诉讼费后,民事诉讼被不合理逼迫撤诉。行政诉讼也被逼撤诉。无民事行为能力鉴定也被索要高额鉴定费用逼迫撤诉。
    
    2019年6月到国家卫生部信访,交了材料,被打发回当地等解决。并被告知前四次信访均没记录。
    
    2019年9月,再次信访山东省卫健委,山东卫健委招蓬莱卫健局及中医院到省里,山东卫健委中医科郑科长告诉回蓬莱以经济形式谈解决。回到蓬莱仍不解决。
    2019年12月再次山东省卫健委信访,山东省卫生执法局信访,承诺12月23日前给予解决方案,蓬莱卫健局,中医院,烟台卫健局均有人员到场,结果仍不解决。有视频,录音证据。2019年7月,报案公安局,公安局无理由不予立案。复议仍是不予立案。复核被告知超期。
    
    两年过程中,多次网上举报到国家督察,总理平台,网上民生,山东省政务平台。均未有调查及处理。
    
    并且被山东省卫健委诬陷索要赔偿金额过高,无法满足。
    
    至始至终,院方及各部门无数次让我说出赔偿金额,他们惯用伎俩是让受害者说出赔偿金额,再诬陷受害者勒索。在中国,屡见不鲜。我从未要求过。他们已经诬陷我索要金额过高,无法处理了。我让他们拿出证据,他们没有。就拖延不理。
    我们要求以事实,证据,法律为依据的公平解决。
    
    现在,我母亲依赖呼吸机维生,时日无多。
    
    山东省蓬莱市中医院2018年6月之前多次以各种理由驱赶我母亲出院未果,唆使护士敲诈我家未遂,纵容主任孙杰恶意辱骂,对待我母亲及家属,纵容护士家属到我母亲病房前闹事。后我写微博,微信,找我谈解决,想用一点钱打发我家,我拒绝了。后又要撤销特护未果。
    
    2019年6月12日,山东省蓬莱市中医院以不交医疗费为理由起诉了我家。我曾多次要求院方解决问题,我们知道该交多少医疗费,院方不解决问题,却起诉我家。至今120多万医疗费,是逼死我家的打算。
    
    2020年3月又煽动护士对抗我家,无故消减我母亲正常护理项目,纵容护士恶意对待我母亲,造成我母亲多次肢体损伤。
    
    就这样,一桩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法律法规明确的非法行医案例,直到今天,政府各级职能部门层层包庇,互相勾结,一致的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一致统一的不作为。视法律法规如无物,至今未得到解决。
    
    恳请媒体帮助支持!
    
    诚挚谢谢!
    
    我的联系电话是13686833098.
    
    我的呼声太过微弱,我母亲依赖呼吸机维生,时日无多!她已经坚持两年多了,每一分钟都很痛苦,我知道!
    
    来源于维权网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77172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山东省蓬莱市中医院非法行医造成我母亲马桂珍植物人
·环卫工人向家枝工作途中遭车祸成植物人 环卫公司拒赔偿 (图)
·请求关注:武汉强拆二十年余年的植物人被构陷成杀人凶手/视频 (图)
·丈夫罗泽科遭遇车祸交警私放肇事者,植物人也到中南海上访?(图)
·海南一男子搬运西瓜中暑昏迷7天未醒 或成植物人 (图)
·婆婆照顾植物人儿媳五年出奇迹:儿媳现能生活自理 (图)
·6岁男童遭虐待75%颅骨缺损成植物人 生父继母获刑 (图)
·亲生父连同后母虐待2岁童重摔落地或变植物人 (图)
·新娘与植物人新郎拍婚照望唤醒他感动无数网民 (图)
·图片:男子唱6年情歌唤醒植物人妻子 今背妻子登泰山 (图)
·芮成钢传成植物人将死但消息速遭澄清
·无牌宝马车主占道还耍横 武大博士后被打成植物人 (图)
·武汉居民医院就诊致植物人 家属讨说法遭保安殴伤 (图)
·河南幼童打疫苗后2人死亡1人成植物人 30万封口费 (图)
·李碧云近日数度休克昏迷 存在变植物人的危险 (图)
·马立新为被打成植物人的儿子上访15载 被劳教1年、非法拘禁、拘留多次 (图)
·南阳政协委员杨金德被酷刑狗刑紫外辐射成植物人服刑已四年(组图、视频) (图)
·奶奶采草药熬感冒茶给两岁孙女喝致其成植物人
·袁纯清的警卫开枪自杀 已成植物人
·女护士与医院领导喝酒后摔成植物人 院领导被撤职 (图)
·男子斗殴报复将无辜人砍成植物人 逃亡14年被抓获
·医院过失致患病女子成植物人赔偿340余万元
·女子在男友家冲凉中毒成植物人获赔160万元
·妻照顾植物人丈夫17年,用初恋情书唤醒
·金正恩已成植物人,中共以金正恩替身的方式维持朝鲜政权
·政治体制真面目:《北京植物人》美妙的极权情节
·胡平:面对六四——从马建的小说《北京植物人》谈起
论坛最新文章:
  • 红通三号人物乔建军被引渡到美国面临洗钱等指控
  • 非裔示威蔓延美140城 多个华埠遭暴徒打砸抢
  • 法国经济萎缩11% 创历史新低
  • 香港民调:66%受访市民指中国处理六四事件不当
  • 《北京中医药条例》草案:诋毁、污蔑中医药将依法追责
  • 离开中国西方是否可以依然故我?
  • 奥巴马评美国时局:和平示威参与投票才是改变正途
  • 解禁后东京感染者骤增 拉响“东京警报”
  • 尽管未获最后审批大陆已一窝蜂赶建武肺疫苗生产设施
  • 国际卫生组织总干事称日本新冠抗疫取得成功
  • 龙飞船升天 爱国者翻车
  • 李克强提中国6亿人月入仅1000元 专家受官媒访问强调是平均
  • 六四31周年将至 “天安门母亲”或无法集体祭拜
  • 郦英杰:台湾与世界交流不应由国际组织领导阶层任意决定
  • 日本政府拟对四国重开国门
  • 是否可以刺激法国人消费比想花的更多?
  • 新冠疫情在拉美继续延烧 确诊病例突破100万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