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中国桂林公安局局长涉嫌两条人命逍遥法外
(博讯北京时间2020年5月06日 来稿)
    我是中国桂林的居民。桂林公安局副局长周云等公安人员及其勾结的黑社会,对我及家人投毒、谋杀。我亲历了被投放化学武器神经毒剂和两位亲人被杀害的黑暗日子。起因,我大妹的前夫在桂林被杀害。我受其亲属委托,代理死者一案相关事宜。遭其报复。
    
     1、神经毒剂让人生不如死

    2016年初,我在家里吃饭,喝水之后,心比刀挖还痛,出现耳鸣,心脏狂跳,头剧烈胀痛,呕吐,流口水,腹痛等症状。医院查不出原因。我在外面没事。只要回到家里,就出现上述症状。我父亲曾经在军队参加过化学武器神经性毒剂的防化演习。他根据我的症状,确定有人投放神经性毒剂。
    桂林某彭姓涉黑头目,周云老婆在此人的企业收取保护费。周云利用职务为其做保护伞。为了杀人灭口,周云指使此人,叫其同伙买下我楼上的房子。这家人轮流24小时对我跟踪、监视、噪音骚扰、投放神经毒剂,穿墙电子设备辐射。(我用检测仪检测家里,显示附近有伪基站)
    我家里电路线槽,自来水管槽,墙壁,空调通风管道,均被楼上投毒邻居用电钻打裂,投入的神经毒剂从这些地方往楼下渗漏,遇上空气变成毒气,从电插座,地漏等处进入室内。家里毒气弥漫,带上口罩都受不了,比死还难受。饮用水,食物等全部污染,吃了它,心比刀割还痛。每天如此。家里的阳台天天被泼洒毒剂。晾晒衣物全部污染。穿了污染衣服,心脏,肝脏疼痛。
    
    报警,周云管辖的派出所不敢管,投毒者更加无所顾忌。只要家里没人,便开锁潜入家里。把我家里床上,衣物,食物,饮用水等所有东西都喷洒神经毒剂。我保存了一箱子污染物。我家里犹如公共场所,任何防盗锁他们都可以打开,且可以销毁家里的监控录像。
    我在投毒现场提取的毒样4个品种,送交第三方检测机构化验,毒样含有神经性毒剂分子键(引用:毒样检测报告章节)其中有多种世界卫生组织指定致癌物质,有麻醉剂,二恶英,致幻剂,可卡因,氰化物,杀虫剂,可致人癌症、精神错乱、吞噬死亡等同类化合物(引用:检测报告备注章节)。
    从2016年起到现在,他们每天往我家里投放毒气。其特征与VX神经毒剂相似。今年,发生新冠肺炎疫情,他们在我家楼上投放另外一种神经毒气,它让人窒息、呼吸道发炎疼痛、咳嗽、肺部疼痛。我报警,警察到家查看情况,楼上恶邻即刻从楼上释放神经毒剂到我家里。有公安局长指使,投毒恶邻根本不把110 警察放在眼里。
    
    2、监控无死角:
    他们对我的电话、电脑、行踪监控无死角。窃听电话。监控我的身份证、外出车票、住宿等信息。我外出乘坐车次,入住的酒店。全国各地无论哪里,均在监视范围。我住酒店,买火车票使用身份证。他们即刻知道,叫人跟上火车,把神经毒剂泼洒我的行李、卧铺和身上。且在我入住的酒店房间投放神经毒剂。
    叫人在我家门口安装3个摄像头,从我家门口到街头50米距离,有8个摄像头,它连接公安的天网。我走出家门就在监视范围。医院,街头,商店,公交车,火车站,火车上,地铁等地的摄像头,在全国各地形成天罗地网。无论我去哪里,干了什么事,都会被人脸识别,被他们监控。
    我没有一刻是安全的,哪怕是在路上行走,身处人群之中,他们都可以用摄像头人脸识别定位,叫人跟踪骚扰,用神经毒剂和“电击枪”精准打击我,每次外出都如此。电击枪打击在身上,火烧火燎。一滴神经毒剂就让人流涎、恶心、呕吐、肌颤、痉挛,浑身疼痛。甚至我到香港旅游,他们通过摄像头人脸识别,叫人人从罗湖口岸一路到香港,跟踪骚扰。在我住的酒店投放神经毒剂。这些跟踪骚扰者,游走于公共场所,使用智能手机释放神经毒剂和电击枪射线打击目标人。
    
    3、被精神病
    周云等公安人员及黑恶团伙,一直用神经毒剂和电击枪袭击我及家人。我多次报警,向广西公安厅投诉。他们污蔑我是幻觉,有精神疾病,两次把我关押精神病院。
    
    2016年4月,有一个流氓,涉嫌参与杀害我父亲。他多次潜入我父亲家里投放神经毒剂。他的帆布包遗忘在现场,被我拿到。包里有残留毒剂和其他物品,凭此证据可以查到他。(此包仍在我手上)。此人是周云他们指使的。他们知道以后,便叫警察到家门口抓我。几个人冲过来,把我胳膊扭伤,背部抓烂,拖上汽车,车里有绳子、封口胶带、电棍。我被关押到精神病院2个月。他们叫护士长把神经毒剂带到精神病院,把毒剂洒我身上和床上。
    我出院之后,三次送毒样去南宁,请求广西公安厅化验。毒样仅手指头那么大一点,却让人周身疼痛。可见它有多毒!可周云滥用职权指使下属部门,污蔑我是幻觉,精神病。为用证据说话,我自己带毒样在全国各地寻找第三方检测机构。
    
    2017年3月1日,我送的毒样在中国科学院某研究所检测出神经性毒剂。周云他们知道了,便叫下属以警方名义到检测机构调查,找其麻烦。叫警察坐飞机到上海,赶到我的住所砸开房门,抓我回桂林关押精神病院半年。并且伪造证据。指使医生违反法律程序,把我鉴定为精神病人。
    出院之后,我的身份证被列入黑名单,属于精神病人管制对象。我每次乘车外出,在车站安检刷身份证,就会报警。被警察堵在车站,拍照登记。
    因为我是“精神病人”。他们每天把毒气投放到我家里,尽管我有毒样、检测报告、污染物等证据,不仅没有一个部门受理,而且被桂林纪委,广西公安厅,桂林政法委的人当做精神病讥讽。我的两位亲人被害。我报警。他们嚣张道:你是精神病人,是被限制行为能力的,人家都不会相信你。
    我父亲死亡一个星期。我察觉不对劲,便到父亲家一墙之隔的叠彩派出所,想请其去家里查看情况。其岑副所长道:你要再来找事,我们就把你交给精神病院。
    一个星期之后,我大妹被害。
    
    4、殃及家人
    当初,我家里被投放神经毒剂,我不懂防护措施。家里污染严重,便到父母家里暂住。周云勾结的黑社会迁怒于我父亲,一个近九十岁的伤残军人。他们指使我父亲家隔壁的租房者,天天到到楼顶,把神经毒剂喷射在父亲家所有窗户和阳台上。毒剂特征与VX毒剂相同,液体毒剂遇上空气变为毒气,使人头剧烈疼痛,耳鸣,流口水,心如刀割。衣物全部污染。
    还叫人从隔壁把我父亲家的电路线槽和下水道打穿孔,投放神经毒剂。毒气进入家里。我父亲经常呛得气都喘不过气。天天报警。周云授意下属派出所不接警。于是,我到市政府投诉。派出所才来人,我带几个警察到隔壁租房者家里,当场找到其窝藏的神经毒剂。周云的下属急忙把我拖走。放走投毒者。
    
    2016年3月17日,我发现父亲家浴室里放有十余瓶伪装成“洗发水”的神经毒剂。靠近它头剧烈胀痛,心如刀割。我忙四处搜查,发现父亲家里衣柜,衣物、油盐米面,冰箱,碗柜,取暖器,坐垫,药盒,饭桌,鞋袜等隐蔽角落都放入神经毒剂。将我父亲吸氧机里的水掺入神经毒液。多亏及时发现,若是老人用吸氧机,必死无疑。洗发水、牙膏被掺入神经毒剂,我洗头之后,头上如顶着一个火盆。漱口之后,口腔里如放了一串鞭炮。我无法描述那种痛苦。
    
    我父亲家十余次被这样投毒。无数次报警,叠彩派出所来拿走现场毒样。均被周云的下属部门销毁。我留下的一瓶毒样,送交第三方检测机构鉴定,含有神经性毒剂。他们就是用这种液体毒剂,在我外出时,叫人喷洒在我身上,一滴就叫人生不如死。
    
    从2016年初到至今,周云等公安人员,指使黑恶团伙,一直对我及家人投放神经毒剂,家里每天毒气弥漫。我们使用的是污染的衣服、被褥。食物和饮用水也经常污染。每次被毒气攻击后,心脏、肝脏、肌肉疼痛。多亏我父亲发现投毒为神经毒剂,我们及时做了防护措施,否则一家人可能已全部死亡。
    
    我父亲揭露了真相,2019年2月6日被他们预谋杀害。
    
    5、上百个投诉电话救不了两条人命。
    近几年,周云等公安人员及勾结的黑社会,不仅对我和家人投放神经毒剂,而且几次蓄谋杀害我和家人。我父亲几次被下药暗害,被医院及时抢救过来。我父亲被害之前,我一直向广西公安厅,广西政法委,纪委,桂林纪委,政法委,举报周云等公安人员和黑恶团伙涉嫌蓄谋杀人。但没有一个部门受理。我无助地看着亲人相继被害。
    
    2019年春节大年三十,他们预谋,叫人把我父亲哄骗到医院“检查身体”。说第二天再回家过年。第二天便对他下药,然后叫看护借故离去。让老人药性发作,一个人在卫生间无法呼救。他死亡时双眼怒目。我不知道他当时有多绝望!
    
    他们造成意外死亡假象。但我及时保留相关证据。立案可以查实。我到派出所报案不受理。他们杀人可以让桂林所有派出所不敢管。可以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所以无所顾忌。两个星期之后,相继杀害了我大妹。我大妹是专程从加拿大赶回桂林,给我父亲送葬。我父亲的后事完毕之后。突然失踪。后来,我找到她的血衣等随身物品,证明她已被害。
    
    他们本来预谋杀害我父亲之后,趁我和大妹去郊外为父亲选墓地,在荒无人烟地一起做掉我们。我有幸逃过一劫。他们两次杀人都是指使别人出面动手,自己逍遥法外。
    
    我大妹是加拿大公民。我大妹回桂林,没有离开中国的出境记录。我便联系加拿大卡尔加里警方。他们便使用警用设备,冒充加拿大警局联系我。说卡尔加里警方找到我大妹了,已告知让她联系我。而此时,我大妹都已变成渣了。
    
    我知道他们连续杀害两人之后,不停地向广西公安厅0771-2892341打电话,请求他们调查。同时向中央驻广西扫黑督导组,发了几十次信件。均杳无音信。我多次电话和写信给广西纪委。广西纪委把我的信件打回桂林纪委。之后,有人给我打电话说,你举报周局长的事,我们都知道,你每天24小时小心点。
    
    桂林公安局副局长等公安人员勾结黑恶团伙,涉嫌谋杀两条人命。我向桂林纪委、桂林政法委、广西公安厅等部门,打了上百个报案电话,写了上百份举报信。至今,他们扔逍遥法外。
    
    以上陈述全部属实,均有证据。联系电话:17377350976。
    田钰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07223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杜月笙曾要求中共放一馬
  • 顧竹軒深受周恩來讚揚
  •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 黑社會奉行「狡兔三窟」
  • 汽车是最大的杀人凶器
  • 蔡楚:美国是什么党?
  • 英国和以色列政府比新冠病毒还毒
  • “灵机一动”的生物基础
  • 英国和以色列政府比新冠病毒还毒
  • 习近平发狠提前根除香港自由,是核大战的危险信号
  • 《北京之春》胡平没有根据乱说之二――薛明德
  • 中国孤岛正在酝酿整合世界的能量
  • 疫情期间献词哈佛女博士后之五毕汝谐(纽约作家)
  • 卓别林就是希特勒
  • 「黑社會中也有愛國者」之考證
  • 博客最新文章:
  • 李芳敏14400025我們俯伏在塵土之上;我們的身體緊貼地面。
  • 谢选骏博讯20年博客遭到锁喉断气——损失过亿!
  • 李芳敏14400024你為甚麼掩面,忘記了我們的苦難和壓迫呢?
    谢选骏美国加速了香港的灭亡
    李芳敏14400022為你的緣故,我們終日被置於死地;人看我們如同將宰的羊
    张千帆张千帆:吴淦(“超级低俗屠夫”)案中的法律问题
  • 胡志伟「生為明人,死為明鬼」
  • 谢选骏伪中文媒体的崛起
  • 胡志伟生為大明人死為大明鬼
  • 谢选骏独裁者们都不喜欢带口罩
  • 滕彪靜靜燃燒的地火(六)
  • 胡志伟反清義士視死如歸
  • 生命禅院【百草话雪峰】跟随雪峰导游人生更出彩(善义草)
  • 胡志伟南明史是廿八史之極品
  • 胡志伟錢海岳及其鴻篇巨制《南明史》
  • 谢选骏洗碗可以揩油
  • 吴倩你们的耶稣:不要使你们自己与我隔绝。
    论坛最新文章:
  • 李克强指中国6亿人月入只千元
  • 中国工业5月报告继续回暖
  • 德国主张香港问题与中国对话 避提制裁与否
  • 俄罗斯一调查称世界最幸福国家中国排名第五
  • 孟晚舟案北京定调升级:严重政治事件 斥加拿大是帮凶
  • 美国封堵中国半导体 日本犹豫是否帮跨难题?
  • 孟晚舟案 中国或进一步报复加拿大
  • 香港电台危矣 又一机构有小组进驻检讨
  • 病毒衰退 失业大潮袭来:法国直面严峻经济冲击
  • 李嘉诚失标以色列索雷科海水淡化二期工程
  • 孟晚舟胜利手势照引出中国有媒体预发获释喜讯
  • 加法院判决依法 美引渡孟晚舟7步骤困难重重
  • 华为囤积两年美国半导体尖端产品
  • 霍雷祖修道院
  • 进入大自然 释放新冠疫禁足的压力
  • 李克强人大闭幕新闻发布会提九二共识与和平统一
  • 新冠疫情 全球新增8600万贫困儿童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