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深圳杨文海非吸案一审判决,龙岗经侦从未查封冻结涉案财物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4月11日 来稿)
    
    深圳市龙岗区公安分局于2016年10月办理杨文海非吸案时,在毫无任何犯罪事实和法律依据情况下,以涉嫌非吸罪之名把二十几个有限合伙人脚镣手铐从全国各地押到深圳,关进看守所一个多月。他们都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本身在远离深圳几百公里到几千公里的北京、南京、扬州、太原、西安、长沙、南昌,南宁、惠州等城市工作、生活,职业分别是核武器专家,大、中学教师,医师,公司老板,工程师,专业技术人员,外贸公司业务骨干,超市老板等。深圳龙岗区检察院知错不改,为掩盖龙岗公安错误刑拘和龙岗检察院错误逮捕涉及的渎职和滥用职务罪行,故意诬陷他们为“犯罪份子”。深圳龙岗检察院公诉人王磊丧尽天良,故意在不起诉决定书上把他们的身份——深圳市至纯珠宝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有限合伙人写成“深圳市至纯珠宝投资管理合伙企业股东“,实际上“合伙企业股东”一词是他处心积虑杜撰的,是深圳公安、检察机关强奸法律孕育的具有“深圳特色”的孽种。稍有法律常识的人都知道:合伙企业叫有限合伙人,股份公司才有股东,适用法律完全不同,王磊作为一名国家检察官居然还违法作出为“犯罪情节轻微”的不起诉决定。一年半来,虽然无数次向各级政府、公安、检察、政法,纪检监察等部门举报、申诉、控告,接触了很多公安和检察的办案人员,也有各部门官员,得到的是一次次的逃避、踢皮球、欺骗,见识了他们丑恶、无耻的嘴脸。这一奇案举世瞩目,上过报纸和电视,甚至惊动过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在网上有大量的详细案情报道。
    2018年4月10日,投资人在深圳龙岗区人民法院接到了杨文海非吸案一审判决书,这份二○一八年三月二十七日作出的(2017)粤0307刑初3861号刑事判决书称:
    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检察院以深龙检刑诉[2017]3485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杨文海、徐某、黄某萍、陈某超、刘伟伟、章某、王颗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于2017年10月11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王磊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杨文海、徐某黄某萍、陈某超、刘伟伟、章某、王某及辩护人陈耀飞、马瑞权刘天军、张锐均到庭参加诉讼。
    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检察院指控,2013年1月起,被告人杨文海、刘伟伟等人陆续发起成立了深圳市山水聚宝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深圳市冰清玉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至纯珠宝首饰有限公司、深圳前海家国天下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深圳市至纯珠宝投资管理合伙企业。被告人杨文海、刘伟伟等人从上述公司企业成立伊始即利用上述公司企业及关联的山水聚宝网络投资平台和人人聚宝网络投资平台进行线上和线下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活动现初步查明,2013年1月至2016年10月间,被告人杨文海、刘伟伟等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232790252.5元,未返还金额40076995.38元。
    广东宝龙司法会计鉴定所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及其补充说明,鉴定依据为第三方平台记录和银行流水记录,证实被告人杨文海等人通过人人聚宝、山水聚宝投资平台自2013年1月至2016年10月期间共吸纳资金总额232790252.5元(含被告人陈某超、黄某萍、徐某、王某投资的1865332.26元),因为涉及第三方平台所提供数据均无投资人姓名及账号等个人身份信息,无法区分每笔款项是哪个投资人所投,故补充说明只仅限于银行流水记录能区分投资人;返还投资款主要通过章某和刘伟伟的招行个人账户,共返还资金221993688.55元(含转账给被告人陈某超、黄某萍、徐某、王某的2527270.74元);大笔开支或投资主要有五家单位,共计9900027.30元本院认为,被告人杨文海、徐某、黄某萍、陈某超、刘伟伟章某、王某未经有关部门依法批准,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扰乱金融秩序,数额巨大,其行为均已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杨文海、徐某、黄某萍、陈某超、刘伟伟、章某、王某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罪名成立,但指控被告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232790252.5元的事实经查,该金额并未扣除被告人自己所投资的资金金额,被告人陈某超、徐某、王某、黄某萍投资的1865332.26元应予以扣除,被告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数额应为230924920.24元;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未返还的金额为40076995.38元的事实,经查,认定该事实的依据系广东宝龙司法会计鉴定所出具的关于场文海、刘伟伟等人吸纳投资款、返回投资款及其资金流向的一份关于司法鉴定意见的补充说明,而该说明已明确指出,因为涉及第三方平台所提供的数据均无投资人姓名及账号等个人身份信息,无法区分每笔款项是哪个投资人所投,故补充说明仅限于银行流水记录能区分的投资人,因此,该未返还金额并不准确,本院不予认定。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七十六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四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杨文海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10月19日起至2021年10月18日止。罚金应自判决生效之次日起十日内一次性向本院缴纳。)
    二、被告人刘伟伟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四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11月4日起至2019年1月3日止。罚金应自判决生效之次日起十日内一次性向本院缴纳。)
    三、被告人章某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11月2日起至2018年7月1日止。罚金应自判决生效之次日起十日内一次性向本院缴纳。)
    四、被告人徐某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10月19日起至2018年4月18日止。罚金应自判决生效之次日起十日内一次性向本院缴纳。)
    五、被告人黄某萍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10月19日起至2018年4月18日止。罚金应自判决生效之次日起十日内一次性向本院缴纳。)
    六、被告人陈某超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10月19日起至2018年4月18日止。罚金应自判决生效之次日起十日内一次性向本院缴纳。)
    七、被告人王某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应扣除被取保候审前即自2016年10月19日起至2016年10月20日被羁押的二日。罚金应自判决生效之次日起十日内一次性向本院缴纳。)
    八、缴获的作案工具电脑三部,予以没收,上缴国库;依法继续追缴赃款,按比例发还各投资人。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直接向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两份。
    目前有多名被深圳龙岗公安和检察院枉法刑事拘留和逮捕的投资人向龙岗检察院提起了申诉和国家赔偿申请。负责刑事申诉和国家赔偿的林菊检察官通过电话听取了各个申请人的意见,还说申请人要求过高,国家规定没有这么多赔,问能不能少一些。因判决书上看,龙岗经侦仅“缴获的作案工具电脑三部,予以没收,上缴国库;依法继续追缴赃款,按比例发还各投资人。”本案一审审判长龙岗法院刘招华法官和龙岗经侦案件负责人孙智斌均证实:龙岗公安办理此案时没有查封、冻结涉案财物。刘招华法官说就是因为公安没有任何涉案财物记录,还退回补侦过,但公安最后还是没有交来,她也只能写没有查明,现在听说杨文海的银行卡上没有一分钱,她只负责刑事判决,至于赃款追缴是公安的事,你们自己去找杨文海要。
    另外,林菊检察官抱怨控告人说,龙岗公安说你只有一万三千多元的待还,怎么一直在告。实际上控告人仅待还本金就超过十六万,我家人名下的待还本金超过49万元,林菊说没有查清她的投资金额,因2016年10月19日出事前,加上利息就更多。我不知道龙岗公安是故意抹黑还是办的糊涂案,既然投资款都是通过杨文海的银行卡转帐,我们投资不到一年时间,有待收的全部投资人就几十人,怎么可能查不清?
    因为龙岗公安办理此案时没有查封、冻结涉案财物,导致全部投资款被当事人转移、隐匿,现在投资人人心惶惶。上海王律师称:公安部于2013年9月1日颁布的《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适用查封、冻结措施有关规定》(公通字〔2013〕30号)第五十四条(一)对应当查封、冻结的涉案财物不予查封、冻结,致使涉案财物转移的,公安机关应当向有关部门和单位通报情况,依法追究相应责任。公安机关办理非吸案显然要第一时间向银行等单位查封、冻结涉案财物,现在杨文海一审判刑五年,“依法继续追缴赃款,按比例发还各投资人”只是一句空话,公安机关必须为他们的严重渎职而造成投资人的损失承担全部责任。
    
    

    

    
    广东省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2017)粤0307刑初3861号
    公诉机关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杨文海,男,1969年9月27日出生,身份证号码35032219690927XXXX,汉族,大专文化,户籍所在地广东省深圳市罗湖区太宁路183号万事达名苑二期明月阁XXX。因涉嫌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于2016年10月19日被羁押,次日被刑事拘留,2016年11月24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深圳市龙岗区看守所。
    辩护人陈耀飞,广东华途律师事务所律师被告人
    徐某,女,1990年9月14日出生,身份证号码42232519900914XXXX,汉族,大专文化,户籍所在地XXXXXXX。因涉嫌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于2016年10月19日被羁押,次日被刑事拘留,2016年11月24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深圳市龙岗区看守所。
    被告人黄某萍,女,1991年6月10日出生,身份证号码44522219910610XXXX,汉族,大专文化,户籍所在地广东省深圳市龙岗区富安大道XXXXXXX。因涉嫌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于2016年10月19日被羁押,次日被刑事拘留,2016年11月24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深圳市龙岗区看守所。
    被告人陈某超,男,1974年9月13日出生,身份证号码53222519740913XXXX,汉族,大学文化,户籍所在地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XXXXX,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于2016年10月19日被羁押,次日被刑事拘留,2016年11月24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深圳市龙岗区看守所。
    辩护人马瑞权,广东鹏浩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刘伟伟,男,1987年7月6日出生,身份证号码35032219870706XXXX,汉族,大专文化,户籍所在地福建省莆田市仙游县郊尾镇塘边村XXXX。因涉嫌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于2016年11月4日被羁押,同日被刑事拘留,2016年11月24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深圳市龙岗区看守所。
    被告人章某,女,1991年11月4日出生,身份证号码422325199111042241,汉族,大学文化,户籍所在地湖北省咸宁市崇阳县XXXX。因涉嫌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于2016年11月2日被羁押,同日被刑事拘留,2016年11月24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深圳市龙岗区看守所。
    辩护人刘天军,广东众多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王某,女,1989年10月11日出生,身份证号码43110219891011XXXX,汉族,大专文化,户籍所在地湖南省永州市零陵区XXXXX。因涉嫌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于2016年10月19日被羁押,次日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张锐,广东思豪律师事务所律师
    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检察院以深龙检刑诉[2017]3485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杨文海、徐某、黄某萍、陈某超、刘伟伟、章某、王颗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于2017年10月11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王磊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杨文海、徐某黄某萍、陈某超、刘伟伟、章某、王某及辩护人陈耀飞、马瑞权刘天军、张锐均到庭参加诉讼。
    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检察院指控,2013年1月起,被告人杨文海、刘伟伟等人陆续发起成立了深圳市山水聚宝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深圳市冰清玉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至纯珠宝首饰有限公司、深圳前海家国天下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深圳市至纯珠宝投资管理合伙企业。被告人杨文海、刘伟伟等人从上述公司企业成立伊始即利用上述公司企业及关联的山水聚宝网络投资平台和人人聚宝网络投资平台进行线上和线下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活动现初步查明,2013年1月至2016年10月间,被告人杨文海、刘伟伟等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232790252.5元,未返还金额40076995.38元。
    在上述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活动中,被告人杨文海、刘伟伟、徐某、黄某萍、陈某超、章某、王某均有参与且分别发挥了重要作用。其中,被告人杨文海全面负责非吸业务的开展;被告人刘伟伟作为涉案公司企业股东提供其个人银行卡用于吸收资金和回款,参与吸收资金合同的签订,带领投资人参观虚假的珠宝加工工厂诱骗投资人投资,无偿取得深圳市至纯珠宝投资管理合伙企业股份、分享非吸利益;被告人章某作为涉案公司企业前期财务人员提供其个人银行卡用于吸收资金和回款,实际参与山水聚宝网络投资平合的管理工作,无偿取得深圳市至纯珠宝投资管理合伙企业股份、分享非吸利益;被告人陈某超作为山水聚宝网络投资平台和人人聚宝网络投资平合的技术维护人员对非吸业务提供了技术铺助,并无偿取得深圳市至纯珠宝投资管理合伙企业股份、分享非吸利益;被告人徐某、黄某萍作为涉案公司企业后期财务人员,在资金提取、资金回款、非吸数据审核和修改方面对非吸业务提供了财务辅助;被告人王某作为涉案公司企业行政人员,在非吸业务对外宣传、投资人咨询管理及非吸业务网络平台管理中对非吸业务提供了行政辅助。
    2016年10月19日,公安机关将被告人杨文海、徐某、黄某萍、陈某超、王某抓获归案;2016年11月2日,被告人章某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2016年11月4日,被告人刘伟伟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
    公诉机关为证明指控的事实,当庭宣读和出示了书证、证人证言、被告人供述和辩解、鉴定意见、勘验、检查、辨认笔录、视听资料、电子数据等证据。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杨文海、徐某、黄某萍、陈某超、刘伟伟、章某、王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并建议对被告人杨文海判处五年至六年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建议对被告人刘伟伟判处二年至三年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建议对被告人章某判处年六个月至二年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建议对被告人徐某、黄某萍、陈某超、王某判处一年六个月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诉请本院依法判处。
    被告人杨文海表示认罪,但辩称其吸收的资金实际没有起诉书指控的那么多,未返还的1070多万里有800多万是合伙人的股权,是合伙人的投资款,金额里有大部分属于重复投资,2015年前并没有法律规定禁止此类行为,故之前的金额也不能计入犯罪数额;鉴定意见补充说明中的部分投资人其不认识,部分是朋友,部分属于生意往来。
    被告人杨文海的辩护人提出如下辩护意见:1、被害人反复投资的数额、已返还的利息以及合伙企业股东的股权款应当扣除,故吸收和返还款项的真实差额约为125万余元;2、被告人杨文海的珠宝加工厂是真实存在的,不存在被告人诱骗投资人投资的情况,且被告人没有实际获取非吸利益;3、被告人经营的至纯珠宝首饰公司是一家合法注册的公司,一直正常经营,且有具体的外贸业务作为实业支撑,被告人将非吸款项全部用于生产经营活动,且已与合伙企业的大多数股东签订还款协议,部分股东及被害人已向杨文海出具谅解书,因此,被告人杨文海的社会危害性不大;4、被告人杨文海当庭认罪,并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且系初犯,愿意主动接受财产刑处罚。综上,请求法院对被告人宣告缓刑。
    被告人徐某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没有异议,表示认罪,同时称其只是打工的,负责转账,不知道其行为违法;给客户的回款金额大的由杨文海自己转账,金额小的由杨文海转入章某账户其再转出去;投资人线上充值后,其曾看过黄某萍将钱转入杨文海账户。
    被告人黄某萍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没有异议,表示认罪同时称其只是公司的普通员工,是根据高层管理者的要求开展工作并领取固定工资,这是其毕业后的第二份工作,不知道公司的行为违法,以为公司属新型的金融行业,并筹款12万元投入公司无法收回。
    被告人陈某超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没有异议,表示认罪,其是从犯,同时称两个投资平台主要从事吸收资金业务,老板都是杨文海,其也曾在公司投资10万元,迄今无法收回,其也是受害者。
    被告人陈某超的辩护人提出如下辩护意见:1、被告人陈某超属从犯;2、被告人陈某超对涉案投资平合运作流程及对外广告发布者、对外广告宣传形式的详细供述,使得本案在短时间内得以顺利侦破,并使公安机关确定王某的犯罪地位及作用,为本案的顺利侦破提供了帮助,属重大立功;3、被告人陈某超系初犯偶犯,归案后主动如实交代自己的犯罪行为,悔罪态度较好;4、在涉案的平合运作中,被告人陈某超自己也先后投资十几万元,至今分文未收,故其也是受害者;5、被告人陈某超属技术型人才,由于封闭的工作环境和不善交际的性格使其法律意识淡薄触犯法律。综上,请求法庭对被告人陈某超从轻处罚。
    被告人刘伟伟辩称其给过杨文海银行卡,但其不知道他拿其银行卡做什么,其只负责采购、验货,没有参与吸收公众资金,其行为不构成犯罪。
    被告人章某表示认罪,同时称其提供了银行卡给杨文海,但没有参与公司管理,且其于2015年4月已离开公司。
    被告人章某的辩护人提出如下辩护意见:1、公司存在合法经营行为,故本案应认定为单位犯罪;2、章某的银行卡只用于小部分退款,并没有用于吸收资金;3、被告人章某于2015年4月即已离职,离职之后的业务与被告人章某没有关系;4、被告人章某是根据杨文海的指令向小部分客户退款,属执行指令的行为不是管理行为;5、2014年年报上打印了章某的名字不能成为指控章某从事管理工作的根据;6、章某没有参与公司经营决策、股东会、没有实际分红,不明知公司的经营行为违法,没有犯罪故意和动机;7、被告人章某没有相关的专业背景,也没有参与管理8、被告人章某系初犯,认罪悔罪态度较好。综上,请求法庭对被告人作出不作为犯罪处理的判决。
    被告人王某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没有异议,但辩称其于2016年4月入职,中途怀孕待产,对公司的事情不知情,也不知道是犯罪,其行为不构成犯罪。
    被告人王某的辩护人提出如下辩护意见:1、被告人王某投资入股10万元,是因为觉得项目合法合规有投资前景,并不是因为知情项目涉嫌犯罪为获取非法利益;2、王某投资入股是有限合伙形式,对公司没有经营管理决策决议权;3、王某没有经手接收管理投资人入股的钱款和账目;4、王某没有参与支配和管理投资人的钱款如何使用;5、王某没得到任何分红或获利;6、王某仅是公司的一个行政文员,从事上传下达的工作;7、王某在公司工作的时间实际很少,对公司很多情况都在学习摸索了解中,对公司的运行所起作用极其微小。综上,请求法庭判决被告人王某无罪。
    经审理查明,2013年1月起,被告人杨文海、刘伟伟等人陆续发起成立了深圳市山水聚宝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水聚宝公司)深圳市冰清玉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冰清玉洁公司).深圳市至纯珠宝首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至纯珠宝公司)深圳前海家国天下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家国天下公司)深圳市至纯珠宝投资管理合伙企业(以下简称合伙企业)被告人杨文海、刘伟伟等人从上述公司、企业成立伊始即利用上述公司、企业及关联的山水聚宝网络投资平合和人人聚宝网络投资平台进行线上和线下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活动。现初步查明,自2013年1月至2016年10月间,被告人杨文海、刘伟伟等人共非法吸收公众存款230924920.24元,返还所非法吸收的公众存款219466417.81元。
    在上述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活动中,被告人杨文海、刘伟伟徐某、黄某萍、陈某超、章某、王某均有参与且分别发挥了重要作用。其中,被告人杨文海全面负责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业务的开展;被告人刘伟伟作为涉案公司、企业的股东,提供其个人银行卡用于吸收资金和回款,参与吸收资金合同的签订,带领投资人参观虛假的珠宝加工工厂诱骗投资人投资,无偿取得深圳市至纯珠宝投资管理合伙企业股份、分享非吸利益;被告人章某作为涉案公司企业前期财务人员,提供其个人银行卡用于吸收资金和回款,实际参与山水聚宝网络投资平台的管理工作,无偿取得合伙企业股价、分享非吸利益;被告人陈某超作为山水聚宝网络投资平台和人人聚宝网络投资平台的技术维护人员,对非吸业务提供了技术辅助,并无偿取得合伙企业股份、分享非吸利益;被告人徐某、黄某萍作为涉案公司、企业后期财务人员,在资金提取、资金回款非吸数据审核和修改方面对非吸业务提供了财务辅助;被告人王某作为涉案公司、企业行政人员,在非吸业务对外宣传、投资人咨询管理及非吸业务网络平合管理中对非吸业务提供了行政辅助。
    2016年10月19日,公安机关将被告人杨文海、徐某、黄某萍、陈某超、王某抓获归案;2016年11月2日,被告人章某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2016年11月4日,被告人刘伟伟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
    另查,案发后,被告人杨文海与靳玮等投资人签订还款协议由杨文海在释放之后分期还款;靳玮等人表示,对被告人杨文海的行为予以谅解,请求司法机关给予杨文海一个重新做人、改过新的机会,对其予以从轻或减轻处罚。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并经法庭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证实:
    (一)、书证
    1、被告人身份信息及违法犯罪经历比对报告。
    2、抓获经过,证实七被告人的归案经过,七被告人均系被动归案。
    3、委托投资理财协议书,甲方家国天下公司,法定代表人杨文海,乙方靳玮、肖开明等人,约定按月付息,3个月期的月息有2.4%、三分五厘等,6个月期的月息有三分、三分一厘等,12个月期的月息有三分三厘等,到期还本金;至纯珠宝、冰清玉洁股权代持议书,转让方为杨文海,受让方为肖开明、陆海胜等人,标明是股权众筹,认购款项转账给杨文海,如到期受让方道择退股,将驶有按原代持股份投资额溢价30%回购(不含或享有投资额每年20%收益,代持期间每季度享有分红:分红股权资协议书,甲方为杨文海,乙方为许沛娟等人,丙方为至纯宝合伙企业,至纯珠宝公司,标明许沛娟等人通过入资合伙企业持有至纯珠宝公司的股份,许沛娟等人可以在约定期限后要求至纯珠宝公司以实际出资额x(1+15%)的价格回购股份,该价格为保底年化收益,回购前,每六个月按所持股权比例分红杨海对于回购的收益提供连带责任担;股权代持协议书,刘伟伟与陆海胜、陈珊丹等人之间签订冰清玉洁公司的股权代持协议;投资理财协议书,被告人刘伟伟与陆海胜等之间签订,陆海胜向刘伟伟代表的至纯珠宝公司出资,刘伟伟代表的至纯珠宝公司保证陆海胜固定20%的年化红利率,季度享有0.6%-9%的奖励,0.1-1%的年终分红,收款账户为刘伟伟;受让协议,刘伟伟代表至纯珠宝公司与陆海胜、陈珊丹等人签订,至纯珠宝公司通过山水聚宝平台发起众筹投资模式,陆海胜等人进行投资,至纯珠宝公司支付给陆海胜等人对应的投资收益;吴英、叶新鑫等人在人人聚宝签订的理财增值协议,约定吴英等人为珠宝寄托人,人人聚宝为保管人,若寄存人不想取回物品,保管人可以以货币的形式给寄存人,并承诺给予固定比例的增值,如一个月,为1.55%,三个月为2.3%等。
    4、“冰清玉洁集团成立两周年倾情回馈一投资送股权、送黄金”等活动宣传资料,在山水聚宝公司网站有此类宣传,内容要点,第一、活动期间,对冰清玉洁集团旗下理财产品投资累计金额达到6万元赠送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股权1000股;第二、赠送股权达到10万股,可直接工商注册,赠送股权为10万股以下则由大股东代持;第二、针对原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工商注册股东,追加10万股,则赠送2000股;人人聚宝商城秒标公告。
    5、银行账户交易明细
    6、工厂租赁合同。
    7、山水聚宝、人人聚宝网站截图,体现为网络借贷平台高收益,面向公众,网络推介人杨文海是创始人,温细纯首席营销官,陈某超首席技术官,傅伟华金融事业部负责人。
    8、微信群聊天记录截图,证实群里由王某发布公司活动宣传资料、公告、通知等,思思、聪聪、杨生等人会解答问题,其中9月王某仍在发布公告,10月份思思、王某仍在解答问题。
    9、山水聚宝、冰清玉洁、前海家国天下、至纯珠宝等营业执照、工商登记资料,证实山水聚宝公司2013年1月设立登记申请时法定代表人签名为被告人刘伟伟,并提供了被告人刘伟伟的身份证;2013年5月变更为刘伟伟、杨文海共同持股,相关材料上有被告人刘伟伟签名;2014年9月变更为刘伟伟、杨文海、冰清玉洁公司共同持股;2015年4月变更为杨文海单独持股;2015年7月变更为杨文海和广金联公司共同持股;2015年11月变更为杨文海单独持股;冰清玉洁公司由刘伟伟、杨文海共同持股;至纯珠宝公司,2013年4月刘伟伟成为至纯珠宝股东,2013年7月刘伟伟、温细纯共同持股,2014年9月刘伟伟、温细纯、冰清五洁共同持股,2015年4月杨文海、冰清玉洁共同持股,2016年6月冰清玉洁、杨文海、合伙企业共同持股;至纯珠宝合伙企业:2016年4月成立,最终登记合伙人有杨文海、陈某超、刘伟伟、章某、傅伟华、肖开明、周俊、陈珊丹、赵吉庆、蓝风梅、王颍、祁兵、金俊卿、陆海胜、王道玉、宋威、靳玮、韩芳、李少芬、谭秋莲、金辉珠宝公司、江国平、乐锋、吴福胜、严芳樊黎、许沛娟、杨士铁、张淑军,开始登记17人,最后登记29人,变更二次。29人共实缴出资978.5万。
    10、投资人投标明细及标的明细、借款标明细。
    11、山水聚宝和人人聚宝线下充值统计
    12、山水聚宝和人人聚宝第三方支付明细
    13、家国天下公司制作的深圳至纯珠宝股权投资基金:基金类型是有限合伙,基金有期限、有收益率、有认购金额要求、追求收益目的,其中交易结构图显示,至纯珠宝合伙企业对于投资人来讲是开放式的
    14、至纯珠宝公司内部的财务报表
    15、2014年工作年报,关于山水聚宝业务,体现吸收资金内容,报告人章某
    16、李少芬给杨文海的转账记录。
    17、吴福胜投资山水聚宝的资料、吴福胜的其他投资记录
    18、公安机关出具的关于王艳军曾在2013年参与投资但无资金损失,且在外地务工不能制作笔录的情况说明。
    19、覃宇元、吴福胜等人与山水聚宝签订的三方合作协议
    (二)、被告人在侦查阶段的供述和辩解:
    1、被告人杨文海供述,其是山水聚宝公司的法人及实际经营者,该公司主要运营山水聚宝P2P网贷平台。山水聚宝平台从2013年5月开始运营。蔡少烨一直运营到2014年3月,然后股东就剩其,后来广金联入股,广金联运营七八个月后退出。平台从2014年5月开始,2016年5月暂时关闭,2016年6月重新开放至案发。投资者可以线上充值到平台,线上有宝付、国付、汇潮,有线下充值,但其不清楚充值方式。其等在平台上发布的借款标都是真实的,投资人的钱都是通过平台流向借款人,借款人或公司需提供抵押物给其等,如没资金返还,公司就会将抵押物卖掉以归还资金。其和客服聪聪有发投资标,也有客户自己发投资标。公司通过收取借款金额的10%的管理费盈利。山水聚宝公司没有财务人员,除了其和聪聪,没有其他工作人员。2014年底之前公司实际是蔡少烨在经营管理,其没有参与经营管理。蔡少烨离开公司后就是其一个人在管理。
    至纯珠宝公司主要经营珠宝外贸和网络销售(平台人人聚宝),法人是其,股东有冰清玉洁公司和至纯珠宝合伙。至纯珠宝合伙的合伙人有其、江国平、赵吉庆、刘伟伟、陈某超、章某王某、严芳等28人及深圳市金辉珠宝首饰有限公司共29个股东其是至纯珠宝公司的总经理,财务是黄某萍,王某是行政助理,陈某超负责网站后台维护。至纯珠宝合伙的股东都是实际投资入股的,股东是2014年至2016年陆续入股的。至纯珠宝合伙每半年分红一次,分红主要看至纯珠宝公司的业绩,共分了三次(后又称只分了一次红)。
    人人聚宝网站主要是销售珠宝,有真实销售珠宝实物,客户通过线上或线下的方式充值后,选定自己想要的珠宝付款,其等将商品快递给客户,每月能有二三百万的生意。后台数据所查出的4206条销售记录都是真实的,有支付相应的货物给客户,人聚宝网站上的珠宝增值的意思是客户充值购买珠宝后,可以委托给其等销售,如果销售的价格高于客户购买价格,就会跟客户平分利润,要是销售不出或客户不想托管,客户也可以把珠宝拿走人人聚宝网站上还有产品众筹标,即客户可以投标,只要标满投资及收益就会马上返还到客户账户。
    其名下共有四家公司,分别是冰清玉洁公司、前海家国天下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山水聚宝公司和至纯珠宝公司,其中只有至纯珠宝公司有很多股东冰清玉洁公司下有3家子公司,即至纯珠宝公司、家国天下公司、珠联壁合公司。其主要靠至纯珠宝公司盈利。至纯珠宝合伙企业是参股至纯珠宝公司的。至纯珠宝合伙股东的出资都用于至纯珠宝公司的经营上了。至纯珠宝合伙企业的股东多少都会参与公司经营,股东们会看公司财务报表、了解经营情况、介绍客户买珠宝。
    至纯珠宝合伙企业工商资料上没有杨士铁、张淑军、许沛娟和樊黎,但他们四个人是股东。
    现在未返还投资人金额有1000多万。除了支付证券、律师事务所和会计师事务所,其他费用都用来支付投资人分红和利息了。
    2、被告人陈某超供述,其在冰清玉洁公司工作,老板是杨文海,财务有黄某萍和徐某,其是程序员,负责公司人人聚宝和山水聚宝两个网上投资平台的前台页面的修改维护,听说两个平台是杨文海和傅伟华叫人开发的,都是为了吸引投资人投资设立的,到期还本付息。投资人可以线上充值,也可以线下转账给杨文海私人账户。人人聚宝上的客户投资方式有三种:一是客户可以选择基金认购,公司会按期限还本付息;二是珠宝增值,实际上也是按期限给客户还本付息;三是众筹秒标,客户可以在秒标结束后马上得到本息。人人聚宝上,大多数客户都不买珠宝实物,山水聚宝平台上的标都是虚构的,到期还本付息。两个平台的标都是杨文海自己发布的,对外的广告宣传发布是王某来做。其是2014年5月到公司上班的,那时公司就从事吸收资金然后放贷业务,都是借款人到公司找杨文海谈的。其入职时杨文海就在管理山水聚宝。其在合伙企业的股份是杨文海送的。分红是按照人人聚宝和山水聚宝平台的收入来分红,因为公司收入主要靠两个投资平台。客户线下转账给杨文海后,需要财务黄某萍和徐某在确认收钱后手动修改增加客户原本账户额度。合伙企业的股东都知道公司是靠人人聚宝和山水聚宝两个投资平台赚钱,因为两个平台前期信誉好,所以他们就出钱入股成为股东。全部股东都知道山水聚宝和人人聚宝两个平台的运作。公司有个股东微信群,公司所有的事情都会在里面发布。其记得有一次老板杨文海在股东群里说投资标公司要付2%的利息给投资客,公司借给其他人的利息是3%,有人就提出疑问说利息差还不够公司运转。投资人线上充值的钱都是黄某萍从第三方支付转账到杨文海个人账户
    3、被告人王某供述,其2016年4月到至纯珠宝公司上班,杨文海面试其,向其介绍公司有销售和生产珠宝,其便担任了总经理助理。公司董事长杨文海,财务是黄某萍、徐某,公司客服是聪聪,程序员是陈某超,还有外贸员、工厂负责人。其入职后公司在搞新三板上市,其觉得公司前景好就向杨文海提出入股公司,杨文海同意,其便出资了10万元入股。至纯珠宝公司是合伙企业,法人是刘伟伟,董事长是杨文海,是冰清玉洁旗下公司,主要生产销售珠宝,通过实体店销售和人人聚宝等网上商城销售网上销售有的直接将珠宝拿走,有的暂时将货放在网上,等涨价后再自己操作与下一个买家进行交易,再次交易公司是否收费其就不清楚了。人人聚宝上,客户可以直接在平台充值也可以转账给杨文海。其不清楚其入股的钱被用于什么用途。不知道公司有吸收社会资金。冰清玉洁公司旗下的至纯珠宝公司主要生产销售珠宝,山水聚宝公司是P2P。其没有经手山水聚宝业务。至纯珠宝合伙企业入股了至纯珠宝公司,至纯珠宝公司主要靠外贸商城和人人聚宝盈利,在人人聚宝平台上,在一个产品到期后,投资客可以选择取走商品或者要回本金加增值收益。合伙企业的29个股东没有山水聚宝的股份。不是很清楚人人聚宝的运营模式。人人聚宝平台都是珠宝标,山水聚宝平合都是标书
    4、被告人徐某供述,其2014年4月到公司上班,主要负责山水聚宝和人人聚宝的后台管理和提现工作。其来上班时山水聚宝就基本成型了,老板杨文海负责在山水聚宝上发布借款标,投资人投标满后,另一个财务黄某萍进行审核,标到期后就在平台上将投资人投资返还到平台账户里,投资人如果需要提现就提交申请,通过其审核后,其转钱给投资人。投资人线上充值后,杨文海会安排黄某萍将钱转至杨文海个人账户。线下充值是直接转账给杨文海。后合充值的6亿元包括后台直接添加的充值记录实际没有现金进来,还有网站做活动的奖励,还有借款人的还款数据也会一起统计进去。陈某超负责两个平合的维护,客服聪聪其负责投资人提现和线下充值审核。人人聚宝是珠宝标,山水聚宝是标书
    5、被告人黄某萍供述,公司叫山水聚宝公司和至纯珠宝公司,老板是杨文海,其在公司担任财务,负责两个平台的充值和转账,其是2014年12月上班的,公司从属于冰清玉洁公司。山水聚宝的标都是杨文海自己发的,任何人看到公司的网页,注册会员之后都可以投资或借款。山水聚宝都是一些借款标,都是杨文海自己发布的,是否真实其不清楚,投资人线上充值后,由其将钱转给杨文海,线下充值是投资人直接将钱转给杨文海。山水聚宝大概有三千多会员。人人聚宝是网上商城,有珠宝首饰销售也有基金投资,基金投资主要是至纯珠宝公司的股权众筹和认购,也分线上充值和线下充值,钱都是转到杨文海个人账户。后台数据虽然有几个亿,但有些是为了让借款标满虚拟添加的。人人聚宝主要是珠宝增值和基金认购。增值协议有期限和利率。基金认购主要为了公司搞上市,钱也都到老板那去了。两个平台的老板是杨文海,财务是其和徐某,陈某超负责两个平台维护,客服是聪聪,外贸部有员工,王某曾拿至纯珠宝合伙企业的股东名单给其,说每半年要给他们分红,按照投资额的6%分红。分红的钱从老板杨文海处来。公司一共有四个名称,冰清玉洁公司、家国天下公司、至纯珠宝公司和山水聚宝公司。人人聚宝上,除了珠宝增值,有些客户是购买了珠宝实物
    6、被告人刘伟伟供述,虽然山水聚宝股东名单上有其,但是老板自已加上去的。其是至纯珠宝合伙企业跟单员,人人聚宝是卖珠宝的,不清楚珠宝增值,没有参与经营。和杨文海的资金往来是杨文海自己搞的
    7、被告人章某供述,其于2013年12月经杨文海面试进入山水聚宝公司工作,任财务,当时公司已经在经营山水聚宝投资平台,其主要工作就是按照杨文海指示给投资人回款。人人聚宝上的珠宝增值实际上也是按期限、利率返利。杨文海曾带人去参观过工厂,公司靠销售珠宝和两个平台的管理费盈利。人人聚宝上有珠宝增值和基金认购,其开了银行卡后交给了杨文海使用,是为了方便转账给客户,2015年4月离职时忘记拿回银行卡。2016年6月其入股10万元纯珠宝合伙企业,其实际没给钱,是杨文海送给其的股份。至纯珠宝公司是做珠宝的,具体业务不清楚
    (三)、证人证言:
    1、证人周俊的证言,证实其2015年看见山水聚宝平台,2016年3月在山水聚宝上看见至纯珠宝公司要上市,便咨询客服,客服说至纯珠宝要做大做强,要成立一家合伙人公司,2016年1月其便和几个投资人过来实地考察,杨文海给几人介绍了公司业务和实际经营情况,还考察了工厂,于是其直接转账10万元给杨文海投资入股,在合同中注明委托杨文海管理公司,如果公司上市,其投资作为原始股,如果未能上市杨文海也会还本付息。至纯珠合伙企业主要是运作至纯珠宝上市,人人聚宝上有珠宝销售、珠宝增值和基金认购,其没有参与人人聚宝和至纯公司的经营,至纯珠宝合伙企业和山水聚宝没有关系。至纯珠宝公司的业务是生产珠宝,人人聚宝是山水聚宝公司名下的,其没有参与过股东分红。
    2、证人陈珊丹的证言,证实其曾于2012年投资过杨文海在创投所发的借款标。2013年,杨文海说办了山水聚宝P2P投资平合,让其支持。其便经常在该平台投资,后来其对杨文海和山水聚宝也比较信任。2015年,杨文海成立冰清玉洁集团,说做珠宝实业,杨文海劝其入股等公司上市,于是其投资100万元。2016年4月,杨文海说冰清玉洁上市先放下,先让至纯珠宝公司上市,让其把冰清玉洁的股份转到至纯珠宝公司里,于是将其冰清玉洁100万的股权转成了至纯珠宝公司170万的股权,后来王某将入股协议发给其,其才知道其入股的是至纯珠宝合伙企业其记得协议是说每半年分红一次,具体怎么分按照经营情况来定,但还没分过红。之前入股冰清玉洁时有分红,每季度分一次,是按投资额的6%分,其分了两次。杨文海说公司盈利主要通过销售珠宝和经营P2P盈利。2014年杨文海曾带其等二三十个老投资人参观过工厂。其没有参与经营管理。冰清玉洁公司、至纯珠宝合伙企业、至纯珠宝公司、山水聚宝公司的法人代表都是杨文海杨文海说都是集团旗下的公司。杨文海说山水聚宝平台和人人聚宝平台都属于冰清玉洁公司。知道山水聚宝有线上充值和线下充值,线下充值至直接打钱给杨文海。人人聚宝有卖珠宝实物,也可以选择珠宝增值,珠宝增值实质上也是投资返利,也分线上充值和线下充值。至纯珠宝合伙企业主要是投资至纯珠宝公司,人人聚宝除了销售珠宝、珠宝增值,还有基金认购
    3、证人许沛娟的证言,证实2015年其在网上看到山水聚宝公司,便陆续投资了十几万元。后来公司将山水聚宝P2P关了将本金和利息还给其了,老板杨文海有至纯珠宝公司认购股权项目,其又投资了10万元购买股权,成了合伙企业的29个股东之,合伙企业主要是杨文海在负责,杨的助手王某负责在股东QQ群发布公司公告。人人聚宝有珠宝增值和基金认购。其本人认购了至纯珠宝的10万元股权、购买了25万元家国天下的基金及万多元珠宝增值,其是通过银行直接转账到杨文海私人账户投资。
    4、证人蓝风梅的证言,证实2013年,其经杨文海介绍在山水聚宝平台投资了几万元,后来投资转为冰清玉洁公司的股权,由杨文海代持,后来杨文海有至纯珠宝众筹项目,其又投了4万元,后又投了5万元冰清玉洁的股权。2016年4月,杨文海说要搞新三板上市,成立一个合伙企业,其便将其在他那里的投资17万多元和新的投入一起入股了合伙企业,共有29个股东,主要是杨文海负责,王某负责在股东QQ群发布公司公告。合伙企业有销售珠宝、加工珠宝和人人聚宝商城。山水聚宝有线上充值和线下充值,线下充值是直接转账给杨文海。人人聚宝有珠宝增值和基金认购。合伙企业、至纯珠宝、冰清玉洁、山水聚宝都在同一个地点办公。其没有参与公司的经营,杨文海曾带其参观过珠宝加
    5、证人江国平的证言,证实2014年8月其在网上有投资山水聚宝。2016年4月,那个网站负责人在微信群中说要再注册个公司,在群里说大家都可以投资这个公司,成为公司有限合伙人,后来其就给公司负责人转账投资了。在投资山水聚宝期间,公司还介绍了人人聚宝投资平台,人人聚宝网上还有家国天下基金的链接,三者都是投资返利的。2016年4月,公司通过微信群和QQ群告诉投资人,说公司已经在前海挂牌了一家公司,准备对即将成立的至纯珠宝合伙企业进行新三板上市,投资人可以将投资款转成新公司股权,于是其就认购了公司股权。山水聚宝有线上充值,也有线下充值直接转账给杨文海个人。山水聚宝、人人聚宝和基金都有线上充值和线下充值之分。其通过线上充值到基金平台的有10多万元,通过线下打进杨文海个人账户的有41万元。其没分过红,不知道分红的依据是山水聚宝和人人聚宝两个平合的盈利,其没参与公司经营管理,召开的股东见面会其没参加。是助理王某和财务“思思”私聊联系其入股
    6、证人王道玉的证言,证实2015年,其通过互联网接触到山水聚宝P2P投资平台,之后了解冰清玉洁下属的两个平台即山水聚宝和至纯珠宝商城,老板都是杨文海,后来说至纯珠宝公司要上新三板,其比较感兴趣,便投资了10万元入股,成为合伙企业的29个股东之一。公司是通过山水聚宝P2P投资平台发布投标标的,吸收投资人的投资款。合伙企业主要从事珠宝加工销售其通过股东QQ群了解公司经营情况。2016年5月,其曾到公司开会讨论公司新三板上市,参观了杨文海自己的珠宝定制工厂和加工代理方金辉珠宝加工厂。投资时曾约定,如果上市就按出资占股,如果未上市就按年化20%回股股份。至纯珠宝有珠宝增值业务,实际上也是按约定利率返利。山水聚宝通过互联网发标,面向不特定的投资人,这些标的有借款人和用款项目,但都是那几个借款人
    7、证人肖开明的证证实其加入了杨文海的“山水聚宝投资群”2015年,其在杨文海经营的至纯珠宝公司“人人商城”上投资了几万元,月息1分7至2分8不等。2016年,其在群里看到至纯珠宝公司要上市,5月,其到深圳实地考察,杨文海带其参观了珠宝加工基地,其觉得投资前景不错,便投资10万元入股,是转账到杨文海的个人账户。投资时约定如果公司上市就占股份,其股份可以上市交易,如果不能上市,公司承诺按15%的年利率回购。其还投资了公司40万元的基金,月息2分8到3分2不等。其没有参与公司日常经营管理,公司通过股东QQ群或微信群发布公司的运行情况。
    8、证人严芳的证言,证实2014年其上网了解山水聚宝投资平台后,投资了月利率17、18%左右的标,投资后其加入QQ群。2015年4月左右,群里专门负责发布消息的章某和王某在群里说有个转股通知,大概意思是让其等人出钱,由杨文海代持股权的形式,按季度分红,签订的是代持股权合同,2015年10月,其又买了3万元的股份,签订的也是股权代持合同。后来确实有分红。2016年5月还是9月,王某又私信跟其说,几个公司要打包上新三板,要凑够整数的股权,干是其便凑了20万元的股权转到杨文海账户,全部都是杨文海股份代持合同。此外,其还在公司购买了28万元的基金、1.9万元的珠宝增值,另有一个5.59万的基金,都未取出。2016年6、7月份,王某在群里公告让股东到公司来看公司情况,其和其他股东参加时问过公司怎么盈利,杨文海说通过珠宝外贸盈利。公司群里有时会有人问几句公司的情况,基本上都是公司的财务人员和王某回答。其知道其是公司股东,但公司给其签的是代持股份合同,只是给分红
    9、证人谭秋莲的证言,证实其2015年12月开始在山水聚宝投资平台投钱,2016年5月转账10万元给杨文海入股至纯珠宝合伙企业,约定每半年分红一次,但实际没分红。合伙企业经营珠宝生意,有珠宝销售、珠宝加工和人人聚宝商城。其没有参与经营管理,曾参观过至纯珠宝的生产车间
    10、证人杨士铁的证言,证实其2013年在山水聚宝平台投资,2015年7月在山水聚宝看到可以投资至纯珠宝的股权,以运作上市,其咨询后便入股10万元到至纯珠宝合伙企业。通过第三方支付和直接转账给杨文海入股。至纯珠宝经营范围是生产珠宝和珠宝增值。其没有参与经营管理。人人聚宝上有珠宝增值和基金认购。至纯珠宝合伙企业分过红,其分了2万多元,其中4000多元直接打入其银行卡内,其余的其又参与购买了股权。其通过公司股东QQ群或微信群了解公司的运行情况
    11、证人樊黎的证言,证实2014年2月开始在山水聚宝P2P平合投资,2016年8月入股至纯珠宝合伙企业10万元。人人聚宝里有珠宝买卖、珠宝增值和基金认购。没有参与经营管理
    12、证人金俊卿的证言,证实其2013年开始投资山水聚宝,年收益15%左右,2016年5月,公司的QQ群通知其,让其转为公司的股东,说每半年有一次分红,到时候收益会更高,其同意,便将两个平台上的资金再添加了一些资金共折成40万股。杨文海的另一个投资平台人人聚宝也是投资返利的。两个平台性质其实是一致的。2014年3、4月份杨文海曾带其参观过加工厂,说是自己的工厂。其没有参与经营管理。
    13、证人傅伟华的证言,称其没有出钱入股,是杨文海将其挂到公司成为股东的。2013年杨文海联系其,叫其帮他做珠宝网站,说线上线下同时进行珠宝销售,其到时,杨文海已经叫人在做人人聚宝商城了,他就叫其帮忙上传珠宝图片,以及网站规划2014年9月其便离开了。其在时,人人聚宝有珠宝增值,但其没接触。其没有参与山水聚宝管理,其记得是杨文海和财务章某在管理山水聚宝。其没有参与公司经营管理。
    14、证人祈兵的证言,证实2014年其在山水聚宝平合投资,2016年上半年,公司称为了至纯珠宝在新三板上市,山水聚宝清盘一次,后来公司工作人员在群里称公司要上市,老客户可以入股,2016年8月其转账10万元给杨文海入股合伙企业。公司应该是通过销售珠宝盈利。入股时称如果不能上市,将按照20%的利率回购股权
    15、证人赵吉庆的证言,证实案发两三年前在网上看到山水聚宝平台的广告,之后投资,并加入山水聚宝0Q群,大概过了半年,山水聚宝工作人员说他们公司现在推出基金,说是产业并购回报率高,后来就通过人人聚宝和线下直接转账给杨文海认购了基金,2016年4月,公司工作人员联系其,说至纯珠宝公司准备上市新三板,其可以购买股权,于是其就将其在平台上的投资转换成股权入股。其没有参与经营,公司工作人员说根据公司业绩半年分红一次,以后不想持公司股权,公司可以回购
    16、证人陆海胜的证言,证实其2013年在山水聚宝平台投资,2014年至纯珠宝也成立了网络平台,其便将投资转到至纯珠宝的网络平台人人商城上,投进去的资金叫珠宝托管,2015年其又投资家国天下基金,2016年4月,至纯珠宝公司在网上发布了公开募集资金成为股东的消息,其就和公司客服联系,之后投资22万元成为公司股东,但其没有参与公司经营,因为协议说明其不能参与公司的运作。其入股的资金是从山水聚宝里转过去的山水聚宝上投资有线上方式,线下方式是直接转账给杨文海。只是投资股权。人人聚宝里有珠宝销售、珠宝增值和基金认购。曾考察公司的生产车间。公司的运营情况会在股东QQ群和微信群发
    17、证人靳玮的证言,证实其2013年在山水聚宝平合投资,2016年6月,公司客服说公司准备成立一个至纯珠宝合伙企业运作至纯珠宝公司新三板上市,只参与分红不参与经营管理,其便投资200万元入股,部分是通过第三方支付转的,部分是将之前的投资在公司内部转的,还有一部分是直接转账给杨文海的。至纯珠宝合伙企业下面有珠宝销售、珠宝加工和人人聚宝商城。其没有参与人人聚宝商城的经营,参观过生产车间。
    18、证人宋威的证言,证实其2013年投资山水聚宝,加入了山水聚宝投资人交流群,后来发现还有人人聚宝网站,又投资人人聚宝,2016年4月,人人聚宝里发信息说公司准备上市,让客户加大投资量,利息不变,于是其投入70万购买了公司基金。2016年6月,杨文海还搞了投资人见面会,看了珠宝厂
    19、证人乐锋的证言,证实其2015年11月经朋友介绍参加至纯珠宝公司线下股份众筹,买了4.5万元股份,之后与公司通过至纯珠宝股东ⅥIP群微信联系,联系其的是章某、王某,两人经常在群里发布投资信息和动态。2016年4月,公司通过微信股东群发布消息称要上市,要进行股改,可以购买股权,其就购买了。曾从公司网上销售平合购买过珠宝实物。其投资有签订股权投资协议、内部基金协议。其曾将身份证原件邮寄给王某办理工商注册
    20、证人李少芬的证言,其于2016年5月投资30万元成为合伙企业股东,约定半年分红一次,但还没有分红。其之前有投资山水聚宝,后来2015年说有股权认筹,其就认购了合伙企业的股权。其没有参与具体经营
    21、证人张淑军的证言,证实2015年10月其上网浏览发现山水聚宝平台,便陆续投资几十万,后其将山水聚宝的钱转投入人聚宝,其知道山水聚宝和人人聚宝都是网贷平台。后来参股了合伙企业。其投资山水聚宝后,杨文海说要搞新三板上市,成立个合伙企业,将其在他那里的投资款入伙。约定半年分红但还没有分红。王某经常发一些基金认购的公告。其不清楚合伙企业的运作情况。
    22、证人吴福胜的证言,其2016年4月转账30万给杨文海投资成为合伙企业股东,约定半年分红一次,还没有收到分红2015年3月其上网看到山水聚宝,后来公司跟其说有个至纯珠宝的股权认购,其就投资30万认购了合伙企业股权。其没有参与具体经营。
    23、证人陈菲丹的证言,系冰清玉洁公司前台,公司法入是刘伟伟。其2016年8月8日入职,公司还有一个名称叫至纯珠宝公司的人都认为两个公司其实是一个公司,前台后面挂了两个公司的牌子。其领的一个月工资是王某发的,老板是杨文海,财务部有黄某萍、徐某,IT部有陈某超和简基洲。
    24、证人张悲敏的证言,系至纯珠宝公司外贸部业务员,老板杨文海开设五家公司,王某是总经理助理,黄某萍、徐某是财务,陈某超是电脑程序员。
    25、证人林国权的证言,于2016年9月1日入职前海家国天下基金公司,其和黄小荣被聘用准备从事基金业务,但还没有开展,处于学习阶段。老板杨文海的助理王某跟其与黄小荣一个办公室,杨文海经常和王某沟通山水聚宝和人人聚宝这两个平台的事情
    26、证人孙春艳的证言,在至纯珠宝公司外贸部工作,公司有做珠宝实物生意。
    27、证人黄小荣的证言,证实2016年8月经杨文海、王某面试到冰清玉洁公司工作,准备从事基金业务的,但公司还没有申请到牌照,所以暂时没事做
    28、证人曾玉宝于2016年10月8日入职冰清玉洁,只知道老板是杨文海,老板助理姓王
    29、证人简基洲于2016年9月入职至纯珠宝,负责对杨文海提供的网页旧图案进行修改,不清楚人人聚宝、山水聚宝的具体运营模式
    30、证人林玉君于2015年6月8日入职至纯珠宝公司,负责外贸业务
    31、证人郭某阳系深圳市佳兆隆珠宝首饰公司的实际经营者,其珠宝加工厂和潘某贵的珠宝加工厂都是向杨文海租赁的两家工厂位于至纯珠宝公司里面,杨文海经常带人来参观两人的加工厂,一起来的还有刘伟伟。后来影响到其了,2016年7月其便和刘伟伟说了,之后便没带人过来参观了。其和潘某贵加工厂的走廊尽头挂的是至纯珠宝公司的牌子。杨文海曾有少量业务给其做
    32、证人潘某贵的证言,证实其加工厂是系至纯珠宝租的厂房,从9月1日开厂至案发,给杨文海加工了十几个银的和金的戒指。杨文海曾两次带人参观其和郭某阳的工厂,参观前,刘伟伟会跟其说会有人过来参观,让其把地板和工具弄整洁点。其与郭某阳工厂间的走廊尽头,挂了至纯珠宝的牌子
    33、证人叶新鑫于2013年开始在山水聚宝平合投资,后来投资人人聚宝,后来又投资了家国天下基金。投资方式主要是转账给杨文海个人账户。回款是章某的账户。珠宝增值里还有11万多没回款,基金认购还有8万多没回款。曾在2014年9月日在人人聚宝购买过一次首饰,后来因为柄断了退了货
    34、证人朱小艳、吴英、陈凯华、张武德、薛健、陈凯、杨钦辉、张文兵、许群芳、姚永桥、唐小兰、冯玉津、蔡洪刚等人曾在人人聚宝、山水聚宝投资,有些通过第三方平台支付,有些直接转给杨文海,有些转入刘伟伟账户,给朱小艳、薛健、陈凯回款的是章某的账户
    35、证人汪晶、黄杰通过直接转账给杨文海进行投资,证实是黄杰2015年7月在福田联合广场参加至纯珠宝公司举行的投资活动时知道该公司,认识杨文海,杨文海后来向黄杰介绍公司并带黄杰考察公司,黄杰联系亲属凑钱投资,2016年8月26日投的30万元没收回
    36、证人傅海舰从2013年12月开始在山水聚宝、人人聚宝都有投资,有通过线上第三方支付和线下支付,线下支付主要是转账给杨文海和刘伟伟的个人账户,没收到过实物。人人商城的珠宝增值和基金认购项目月利率1.5%-3.8%,年利率18%-45%。
    37、证人覃宇元的证言,证实其于2016年10月5日、13日在山水聚宝投资10906.54元,后发现网页打不开,钱也未返还遂报警。
    (四)、辨认、检查笔录。
    (五)、视听资料、电子数据。
    (六)、广东宝龙司法会计鉴定所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及其补充说明,鉴定依据为第三方平台记录和银行流水记录,证实被告人杨文海等人通过人人聚宝、山水聚宝投资平台自2013年1月至2016年10月期间共吸纳资金总额232790252.5元(含被告人陈某超、黄某萍、徐某、王某投资的1865332.26元),因为涉及第三方平台所提供数据均无投资人姓名及账号等个人身份信息,无法区分每笔款项是哪个投资人所投,故补充说明只仅限于银行流水记录能区分投资人;返还投资款主要通过章某和刘伟伟的招行个人账户,共返还资金221993688.55元(含转账给被告人陈某超、黄某萍、徐某、王某的2527270.74元);大笔开支或投资主要有五家单位,共计9900027.30元本院认为,被告人杨文海、徐某、黄某萍、陈某超、刘伟伟章某、王某未经有关部门依法批准,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扰乱金融秩序,数额巨大,其行为均已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杨文海、徐某、黄某萍、陈某超、刘伟伟、章某、王某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罪名成立,但指控被告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232790252.5元的事实经查,该金额并未扣除被告人自己所投资的资金金额,被告人陈某超、徐某、王某、黄某萍投资的1865332.26元应予以扣除,被告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数额应为230924920.24元;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未返还的金额为40076995.38元的事实,经查,认定该事实的依据系广东宝龙司法会计鉴定所出具的关于场文海、刘伟伟等人吸纳投资款、返回投资款及其资金流向的一份关于司法鉴定意见的补充说明,而该说明已明确指出,因为涉及第三方平台所提供的数据均无投资人姓名及账号等个人身份信息,无法区分每笔款项是哪个投资人所投,故补充说明仅限于银行流水记录能区分的投资人,因此,该未返还金额并不准确,本院不予认定。
    被告人刘伟伟关于其没有参与吸收公众资金、其行为不构成犯罪的辩解,经查,被告人刘伟伟不仅曾是涉案几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股东,而且还提供了银行卡吸收公众资金,证人郭某阳另还指认被告人刘伟伟与杨文海一起带人参观其加工厂,证人潘某贵则指认杨文海带人参观工厂前,刘伟伟会跟其打招呼,被告人刘伟伟明知涉案的山水聚宝公司、冰清玉洁公司、至纯珠宝等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仍参与设立几家公司,并提供银行卡用于吸收公众资金,陪同杨文海带领投资人参观他人的加工厂,误导投资人投资入股,其行为已构成被告人杨文海所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共犯,故其辩解,本院不予采纳。
    被告人王某关于其对公司的事情不知情,其行为不构成犯罪的辩解,及其辩护人关于请求法庭宣告被告人王某无罪的辩护意见,经查,被告人陈某超供述,公司对外的广告宣传是由王某负责;微信聊天记录证实,公司活动宣传资料、公告、通知等主要是由被告人王某发布,2016年9月王某仍在发布公告,其与章某2016年10月还在群内解答问题;多名证人即投资人亦证实,王某负责在股东群发布公司公告,告知投资人可以认购股权等事项,有些投资人也是与王颍联系签订入股协议等事宜,可见,被告人王颜参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足以认定,故上述辩解及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被告人杨文海关于2015年前没有法律规定禁止此类行为,之前的金额不应计入犯罪数额的辩解,经查,1997《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即已规定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1998年国务院发布的《非法金融机构和非法金融业务活动取缔办法》对“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作了具体的解释,明确界定了“非法金融业务活动”的范畴,2010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进一步明确了该罪的行为特征,并列举了十一种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情形,故其辩解与法律规定不符,本院不子采纳;关于未返还的1000多万元中有800多万元是合伙人的股权的辩解,经查,投资入股是被告人非法吸收公众资金的手段之一,故该800多万元即使形式上是合伙入的投资款,也应认定为被告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犯罪数额被告人有返还义务;关于指控的金额里大部分属于重复投资的辩解,经查,根据相关规定,本罪的数额以被告人所吸收的资金全额计算,重复投资的金额应当累计计算,但反复投资及已返还的金额,可在量刑时予以考虑。
    被告人章某的辩护人关于本案属于单位犯罪的辩护意见,经查,本案涉案的几家公司成立后,主要从事非法吸收公众资金的业务,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单位犯罪案件具体应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第二条之规定,本案不应以单位犯罪论处,故该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被告人杨文海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应按其所的全部犯罪处罚;被告人刘伟伟、章周、徐某、黄某萍、陈某超、王某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依法应当减轻处罚,本院按各被告人所参与的时间长短、在共同犯罪中所起的不同作用予以区分量刑。被告人徐某等人及辩护人的相关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
    被告人陈某超的辩护人关于被告人陈某超有重大立功的辩护意见,经查,被告人陈某超归案后对涉案投资平台以及对外广告发布者等相关供述,属于如实供述范畴,依法可以从轻处罚,但不属立功,故该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鉴于被告人杨文海能主动认罪,且已取得靳玮等投资人的谅解,可以从轻处罚;鉴于被告人徐某、黄某萍、陈某超、章某能如实供述,且主动认罪,被告人王某能如实供述,依法均可以从轻处罚。
    公诉机关的量刑建议,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七十六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四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杨文海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10月19日起至2021年10月18日止。罚金应自判决生效之次日起十日内一次性向本院缴纳。)
    二、被告人刘伟伟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四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11月4日起至2019年1月3日止。罚金应自判决生效之次日起十日内一次性向本院缴纳。)
    三、被告人章某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11月2日起至2018年7月1日止。罚金应自判决生效之次日起十日内一次性向本院缴纳。)
    四、被告人徐某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10月19日起至2018年4月18日止。罚金应自判决生效之次日起十日内一次性向本院缴纳。)
    五、被告人黄某萍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10月19日起至2018年4月18日止。罚金应自判决生效之次日起十日内一次性向本院缴纳。)
    六、被告人陈某超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10月19日起至2018年4月18日止。罚金应自判决生效之次日起十日内一次性向本院缴纳。)
    七、被告人王某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应扣除被取保候审前即自2016年10月19日起至2016年10月20日被羁押的二日。罚金应自判决生效之次日起十日内一次性向本院缴纳。)
    八、缴获的作案工具电脑三部,予以没收,上缴国库;依法继续追缴赃款,按比例发还各投资人。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直接向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两份。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直接向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判长刘招华
    人民陪审员叶丽芬
    人民陪审员陈冬兰
    (盖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法院印章)
    二○一八年三月二十七日
    
    本件与原本核对无异
    书记员安首霖
    书记员林晓源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7024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深圳至纯珠宝非吸冤案:荒诞的超魔幻现实主义连续剧 (图)
·上海“金王非吸案”成为压死深圳检察官王磊最后一根稻草 (图)
·深圳市龙岗区检察院王磊口头以案释法坚称有限合伙人犯非吸罪
·深圳杨文海非吸案将于12月27日开庭,错误逮捕20多个投资人 (图)
·深圳至纯珠宝非吸案原来是这么回事 (图)
·深圳逆天非吸案被害人居然打入大牢
·震惊!深圳公安以非吸罪名刑拘21名投资人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共产党中国只是半壁江山
  • 打压CNN记者开危险先例,美国的自由遭前所未有威胁
  • “天堂镇”冒犯了上帝的荣耀
  • 中国人建立的第二个哲学体系--认知体系现象学(之十二)
  • 《政审你大爷》犯了恶毒攻击罪
  • 南北朝历史哲学开始普及了
  • 中国“经济大海”与“政治臭水阴沟”
  • 《天堂夢醒》十五、夢無了時
  • 白宫最为公共的厕所
  • 袁紅冰教授北社演講完整版及現場O
  • 西藏金字塔——俄罗斯是假新闻的发源地
  • 袁紅冰教授谈台湾选举中的一些现象
  • 川普是纳粹,中共是苏联
  • 微信就是谣言基地
  • 长痛歌()第十七章龙蟠虎踞今胜昔 
  • 百万分之一的费用都不肯出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安史之乱是第二期中国文明的春秋战国的开始
  • 张杰博闻摊牌倒计时!三大精英集团逼宫习近平何去何从?
  • 金光鸿号召大陆同胞集体涌入台湾
  • 邱国权要求撤南沙导弹:美国对中国打压升级!
  • 陈泱潮對待聖經預言應驗持何態度,是檢驗真假基督徒的試金石
  • 谢选骏埃及妖后实现了柏拉图的理想国
  • 曾节明贼鞑子伪咸丰是毛泽东的老师
  • 谢选骏印第安人的复仇战争开始了
  • 藏人主张【干擾袁紅冰演講場地的「外力」早已呼之欲出】
  • 谢选骏阿拉伯人就是阿拉的伯
  • 徐永海科学帮助我们知道耶稣是唯一真理
  • 谢选骏政教分离使得日本超越中国
  • 魏紫丹长痛歌(订正稿)第二十章头脑里往外蹦思想(下)
  • 谢选骏光棍的欧洲——多边主义的覆灭
  • 徐光双11剁手党有多狠西班牙把猪都宰光了
  • 谢选骏好人做到底,送佛上西天
  • 罗列三个年轻女孩当高管
    论坛最新文章:
  • 张井和青年写作群
  • 扫荡自媒体扩大 查禁微信微博20万帐号
  • 陆被指搅和岛国内政颠覆现总统流产 台关注
  • 燃油税:在环境保护与社会正义间寻找平衡
  • 政审全国形势要一片红 传习指示培养干净人
  • 姆努钦与刘鹤电话 特习会前贸易战寻降温
  • 中美人口百年大战北京压力大
  • 朝13处导弹设施被揭秘 首尔意淡化平息影响
  • 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遭官方悄声注销
  • 留学生章闻韶
  • 反腐幽默剧情: 芮成钢因反腐内部奸细而轻判
  • 亚太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定谈判延后
  • 马来西亚怒斥高盛腐败骗钱加剧大马腐败
  • 谁敢修剪了习近平的指示?
  • 百度终被列不良名单
  • 昂山素季光环骤褪 大赦国际剥夺人权奖
  • 欧美日联手推世贸改革疑向中国施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