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投诉:陕西府谷县阴塔村村民维护土地权益十人遭拘留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4月07日 转载)
    
    2018年3月29日上午,府谷县府谷镇政府人员、警察二十多人,开着警车、特警防暴车到了我们保护土地的现场,叫村民郭二则到县公安局协助调查事情,四个警察把郭二则押上警车带走。镇政府人员和警察接着就到了村里,分头到家里把村民郝候存、郝香林、郝月明、郝喜军抓走,村民郝爱军因为不在家,没有抓到,警察叫专业开锁人员打开门锁,搜查了郝爱军的家。下午,府谷县府谷镇党委书记张志鹏、副镇长王勇带领镇政府人员、警察共一百多人,开着警车、特警防暴车、囚车、救护车、大巴车共十多辆,又到修路现场,抓走村民白占年、郝星、郝乃存、白正梅、郝彪彪。这十个村民被带到县公安局,拘留了一晚,第二天,郝乃存被保释出来,其他九个村民遭到拘留十天到十五天的处罚,被关进了看守所。被拘留的村民家人,没有收到公安机关的书面或口头的拘留通知。另有五个村民因不在家没有抓到,警察每天都到这五个村民家去,企图抓捕。突然间全村一片恐怖。
    

    从3月30日起,有34个村民分期分批地躲开政府及警方的监控阻挠,绕道辗转到七百多公里远的省城西安,向陕西省政府、中共陕西省委举报府谷县政府滥用职权打压维权村民、肆意侵占村集体土地的罪行。
    
    我们阴塔村离府谷县城只有五公里,随着城市化的发展,我们村现在已与县城连接起来。2006年初,县政府建立了府谷新区,面积16平方公里,用地面积8平方公里,涉及6个行政村。新区管委会在2008年要把我们阴塔村五个山三道沟推平,形成约2500亩的平地,经过村委会与新区管委会几番交涉,最终双方协议,平整出的土地,55%归新区管委会,大约至少有1375亩;45%归我们阴塔村集体,约有1125亩。
    
    严重的问题是,新区管委会分走的我们村约1375亩土地,在平整前有500多亩是村民的承包地,是农业用地。其中有200多亩有灌溉条件,其余300亩是山坡耕地。管委会在这1375亩地上建了医院、体育馆、大剧院、学校等,改变了这些土地原为农用地的性质。按照我们国家土地管理法规,改变土地农业种植性质,需要国家土地管理部门的审查批准,可是府谷县新区管委会没有出示改变农用地使用性质的国家批文。这是严重的违法行为。
    
    新区管委会占了我们约1375亩土地还不满足,继续蚕食我们的土地,2011年,又占了150亩地,建中医医院,每亩给我们村补偿12万元。随后又占地142亩,建职业中学。这件事村民们都不知道,直到施工单位到地里打桩,村民们才知道这件事。村委会干部到这时还说不知此事。村民们把职业中学工地围堵了两个多月,迫使新区管委会每亩出了140万元。
    
    2017年9月,新区管委会又在我们村地里修建道路,占地近百亩。新选出的村委会干部说这是前任村委会做的事,我们管不了。新区管委会姬主任说,修路管委会、阴塔村各出一半土地,道路双方共同使用,不存在占用阴塔村土地的问题。实际这两条道路都修建在管委会新建的单位两侧,是为这些单位使用的,与我们村村民的交通出入无关,我们村民一分钱都没见到。10月,村民们到修路工地阻拦,坚持了半个月,迫使停工。
    
    2018年1月25日,有19位村民到陕西省政府上访,当天晚上,副县长王平带着县信访局、公安局、镇政府和村里的干部到了西安。王平副县长叫我们回府谷,承诺回去后给我们解决问题。第二天晚上把我们带回府谷。2018年3月2日,府谷县纪检委郭副书记带着府谷镇张副书记、王副镇长到了我们村,把村干部和上访的二十多个村民召集到村委会。县纪检委郭副书记说,县委、县政府对村民上访反映的问题很重视,成立了专案组;在专案组调查期间,村民不要再上访了。专案组调查的结果是什么?处理意见是什么?我们村民不知道。
    
    2018年3月12日,公路修建又开工了,一二百村民又到工地阻拦,坚持了半个多月。3月29日上午,就发生了政府官员和警察到护地现场和村民家里抓捕村民的事件。
    
    2018年4月3日接近中午时,我们在省委附近的一家餐馆吃完饭出来,被几个自称是府谷县府谷镇政府的人叫住,要求和我们“找个地方商量一下”。我们说:我们不回去。有什么可商量的?我们年初已经到陕西省政府上访过一次了,王平副县长、县纪检委书记答应解决我们反映的问题,现在问题没解决,管委会还继续占我们的地修路。我们要求省上领导给我们解决问题。我们村有一块土地116亩,有开发商出600万一亩,村当时的主任郝则存不卖,后来这块地落在个体开发商杨买如手里。这116亩土地怎样被当时的村主任郝则存倒给杨买如的?按600万元一亩算,价值6.96亿元,这笔钱哪里去了?一分都没有分给村民。村民们至今不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我们村有220多户、750多口村民,三年多了,至今有154户、502名村民,联名举报村前主任、前村支书等人的严重违法乱纪问题。
    
    我们多次到府谷镇、府谷县、榆林市、陕西省的党委、纪检委、政府上访,至今没有对郝则存调查处理,反而是被我们举报的郝则存拿着违法签订的倒卖土地的《协议》,嚣张地对我们说:“这就是卖地《协议》,你们告我去吧!”还有府谷县新区管委会继续侵占我们村土地的问题······
    
    在我们与镇政府人员交谈时,参加上访的村民郝治平离开上厕所,半个多小时没有回来。我们很多人打电话与郝治平联系,两个多小时后,有个自称是警察的人接听了郝治平的电话,说郝治平因与人斗殴,被带到了西安育才路派出所。到今天,我们再得不到郝治平的确切消息。
    
    陕西省榆林市府谷县府谷镇阴塔村全体上访村民
    2018年4月6日
    
    维权村民代表联系电话:
    郝爱军 13772910537;
    郝宏斌 18292203688
    郝大治 13659220264
    
    来源:维权网
    
    `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27213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广东佛山市顺德区龙江镇政府强征全镇农村土地
·陕西汉中铺镇大梁村土地被征用遭围攻 (图)
·上海闵行区181700㎡(约273亩)村民土地被官员造高尔夫球场高档别墅 (图)
·土地不应该是官员拿来卖钱的
·关于村干部贪污受贿造假,非法买卖村民土地
·河南扶沟汴岗政府:妄称土地证作废收取农民费用
·河南镇平晁陂栾营村:抢占农民土地,武力镇压反抗 (图)
·周家山镇明新村抢占土地 (图)
·河南淅川厚坡镇政府违法抢占我们村土地
·村官强行霸占土地殴打农民 (图)
·要求随州土地收储中心把卖地款还给村民
·河南安阳黄小屯村民控告村干部何福洲非法侵占村民土地
·吉林大安月亮泡镇村民举报水利局、镇干部发包土地谋利 (图)
·上海闵行区273亩土地被建球场别墅 村民无处栖身
·2670亩土地是怎样因靖边县政府、法院判决而丧失的 (图)
·武汉张人强支持市民对《武汉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实施办法》的修改意见稿的意见
·陕西扶风县董家村村民:我们要求政府按协议归还土地赔偿损失 (图)
·内蒙白玉芝为土地上访六次被送进精神病院 (图)
·上海闵行区邵铄兰母女无土地、无收入、无处栖身已十六年!
·河南息县项店镇十余名村民联名举报镇政府强征土地
·报告:土地退化正将地球推向第六次物种大灭绝
·人大代表:尽快明确住宅土地使用权 70年后怎么办?
·云南村民抗议强征土地 多次击退镇压警察
·顺德土地问题纷争不断 村民申请信息公开被警扣押 (图)
·西藏拉多乡牧民土地被强占 矿产资源仍被滥采 (图)
·中共政府在西藏江达县境内抢夺矿产强占民众土地 (图)
·北京将推出最长使用年限20年的土地
·鸿海布局大陆河南郑州 砸重金取得土地
·广东顺德土地征收引民怨 村民拉横幅抗议 (图)
·习近平:严守土地公有制性质不改变 (图)
·未来五年北京将供应1000公顷集体土地建租赁房
·山西临汾土地维权人士常珈瑄被打伤住院 (图)
·《农村土地承包法》时隔14年迎来大修,关乎6亿中国人生存 (图)
·土地承包期延长30年 农民可以得到些什么?
·各地土地交易繁忙中国房地产可能再增热 (图)
·深圳"土地新政"恢复行政拨地 学者:补公共服务欠账
·陆土地和房地产发展管理:有哪些新主张?
·江苏宝应“破除迷信”拆土地庙 道教人士称伤害信众情感
·北京发行全国首批土地储备专项债券 利率低于一般专项债
·强占土地施工 中铁八局打死3人伤数十人 (图)
·宁波鄞县华山乡的土地改革 有4地主被判死刑
·坦赞铁路:非洲土地上的中国印记 (图)
·亲历者揭日开拓团真相 占中国土地后变地主 (图)
·城市土地私有产权是何时消失的/章立凡(图)
·震惊:中国是世界上丢失土地最多的国家
·鲜为人知的明朝历史:朝鲜窃取中国东北土地
·铁流:土地改革记实(三)
·出乎意料:民国之后我们究竟丢失了多少土地?
·历史专家:日本人想要的 不仅是土地和财富
·话说土地改革/姚国祥
·越南土地上的中国烈士陵园
·我国为何把九万平方公里肥沃的土地让给印度
·琉球---中国的土地
·贵州农民人均有14亩土地吗?扶贫靠臆想 /汉评
·拆除违建之后 要动农村土地集体所有制? (图)
·阿行:解决中印土地争端问题并不是很难
·谢选骏:土地改革运动为何如此残暴
·在贫瘠的土地上收获着微博的希望/王玲 (图)
·老虎咬人的那块土地/王才亮律师 (图)
·高洪明:农民无土地权农会权,三农永远是个问题
·网文转载:每一寸土地都不是政府的
·李凤章:温州“土地使用权续期”折射土地权转型困境
·高洪明: 海口强拆之症结——土地公有与公权暴力
·胥志义:没有私有产权 土地还能是“我们自己的”?
·郑义:中国经济奇迹的核心秘密:变卖土地
·郑义:中国经济奇迹的核心秘密:变卖土地(下)
·刘军宁:土地是谁的?
·郑义:中国经济奇迹的核心秘密:变卖土地(上)
·周天勇:乱糟糟的土地年限 应改为永续制
·程惕洁:土地兼并与食品安全
·区诺轩:土地问题饮鸩止渴:一带就乱,一路粉饰
·李怡:生与死,热爱这片土地个个靠自己
·寇宇龙:南昌土地闲置7年 为何不见问责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