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武汉张人强诉江岸区发改委政府信息公开案被两级法院枉裁的再审申请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2月1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行政再审申请书

    
    申请人:张人强,男,46岁,住江汉区长提街938号1楼6号,私企老板,电话,13507157872。
    
    被申请人:江岸区发改委,法人代表,梁华勇 ,主任。
    
    再审事由
    
    武汉市江岸区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2014)鄂江岸行初字第00039号}、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2014)鄂武汉中行终字第00154号},现依据《行政诉讼法》之规定,原判决认定的事实错误、适用法律错误、审判程序违法,故申请人依法提起再审申请,请求贵院依法支持申请人的全部诉求。
    
    再审请求
    
    依法撤销《行政判决书》{(2014)鄂江岸行初字第00039号}、《行政判决书》{(2014)鄂武汉中行终字第00154号},并支持申请人的全部诉求。
    
     事实与理由
    
    申请人于2013年6月23日向江岸区人民政府申请政府信息公开,公开以下政府信息——江岸区吉庆街民俗饮食特色街项目立项、项目可研报告、项目初步设计、项目开工报告、项目竣工报告批复。而江岸区发改委于2013年10月28日作出《回复》,以中山大道763号的门面房所在地不属于吉庆街民俗饮食特色街项目范围内,拒绝公开上述政府信息,申请人依法提出行政复议,武汉市江岸区人民政府作出枉法复议。为此,申请人依法提起行政诉讼,将武汉市江岸区发改委告上法庭,然而,武汉市两级人民法院故意枉法裁判,致使申请人败诉,为此,申请人依法申请再审,其事实与理由如下:
    
    一、原审裁判认定事实错误
    
    1、被申请人提供的证据一分别是:
    
    《固定资产投资项目审批、核准、备案情况表》(截至2010年12月份情况)第七项吉庆街商业圈改造工程二期项目立项批复;《固定资产投资项目审批、核准、备案情况表》(截至2011年12月份情况)第二十三项吉庆街商业圈改造工程二期项目核准批复。而核准制与审批制的区别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第一,适用的范围不同。审批制只适用于政府投资项目;核准制则适用于企业不使用政府资金投资建设的重大项目和限制类项目。第二,审核的内容不同。过去的审批制是对投资项目的全方位审批,而核准制只是政府从社会和经济公共管理的角度审核,不负责考虑企业投资项目的市场前景、资金来源、经济效益等因素。第三,程序环节不同。过去的审批制一般要经过项目建议书、可研报告、初步设计等多个环节,而核准制只有项目申请核准一个环节。根据上述区别证明被申请人的向法庭提供的证据一是一个自相矛盾的证据,原审裁定却予以采信,显然原审裁定依据自相矛盾的证据认定事实错误,故必须依法予以撤销原审判决书。
    
    试问吉庆街商业圈改造工程二期项目是审批制项目还是核准制项目?如果是审批制项目?根据国家计委《关于重申严格执行基本建设程序和审批规定的通知》第一条:“现行基本建设前期工作程序包括:项目建议书、可行性研究报告、初步设计、开工报告和竣工验收等工作环节。只有在完成上一环节工作后方可转入下一环节”之规定,上述项目的批准文件是一个有机结合体,是一个项目在不同的阶段存在着不同的信息,也是一个项目深化过程中的政府信息。既然项目立项批复属主动公开的政府信息,为什么可研报告批复、初步设计批复、开工报告批复、竣工报告批复就不属主动公开的政府信息呢?显然这一逻辑不通,这是原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的事实证据。如果是核准制项目?该政府信息已经予以公开了,所以原审裁判支持《回复》:“经核查,中山大道763号的门面房所在地不属于吉庆街民俗饮食特色街项目范围内,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有关规定,因此不便向您公开您所申请的相关信息”是原审裁判认定事实错误的具体表现。
    
    2、申请人于2013年6月23日,依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之规定,特向江岸区人民政府申请公开如下政府信息:
    
     吉庆街民俗饮食特色街项目立项、项目可研报告、项目初步设计、项目开工报告、项目竣工报告批复,上述信息系基本建设项目审批制的政府信息。江岸区政府办公室工作人员要求申请人交给被申请人,申请人坚持请江岸区政府转交给被申请人,因为江岸区发改委是江岸区政府的一个工作部门。然而,江岸区发改委于2013年10月28日作出《回复》(显然超过时限,程序违法),以该门面不在吉庆街民俗饮食特色街项目范围内为由,拒绝公开上述政府信息。故申请不服,依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之规定,向江岸区政府提出行政复议,江岸区政府作出维持决定。申请人不服,诉至原审法院。
    
    原审法院在判决书上既采信了申请人提供的2013年6月23日向江岸区人民政府申请公开政府信息这一证据,又采信被申请人提供的从网上下载落款时间为2013年10月15日的请求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这一证据,显然上述两份证据的时间存在着明显的差异,故原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原审法院依据自相矛盾的证据,认定被申请人在没有接到申请人提出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的情况下,就自觉在网上下载了申请人的落款时间为2013年10月15日的请求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显然这一认定不合逻辑,荒诞无稽,是原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的事实证据。
    
     3、根据行政诉讼举证倒置的规定,被申请人应当出示证据证明申请人于2013年10月17日,向其提出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然而,被申请人却不能举证证明,相反被申请人的证据二——权利人意见征询单,证明了申请人提交申请书的时间一定是在2013年10月15日之前,故原审法院认定被申请人于2013年10月17日收到申请人的申请书是原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
    
    4、《民事判决书》{(2012)鄂江岸民初字第00823号},证明因吉庆街改造项目安排吉庆街的被拆迁户取代了张人强的门面,致使张人强三年不能正常经营,所以张人强依法提起民事诉讼,获得一审法院支持,故张人强与吉庆街改造项目的政府信息有利害关系。
    
    被申请人提供的《民事裁定书》{(2013)鄂江岸民重字第00002号},证明一审法院于2013年10月12日,裁定张人强与吉庆街改造项目的政府信息没有利害关系,但该裁定未生效。而张人强于2013年6月23日,向被申请人申请政府信息公开,在该时间段里,张人强是与吉庆街改造项目的政府信息有利害关系。
    
    被申请人提供的《民事裁定书》{(2013)鄂武汉中民终字第00998号},证明二审法院于2013年12月3日,作出生效裁定,维持一审裁定。因此,在被申请人于2013年10月28日作出的《回复》期间,张人强是与吉庆街改造项目的政府信息有利害关系。所以被申请人是不能依据上述民事裁定书认定张人强在被申请人《回复》期间,与吉庆街改造项目的政府信息没有利害关系。而一审法院依据被申请人提供的证据三,即民事裁定书认定张人强与上述政府信息与利害关系的事实,显属错误。
    
    二、两级法院适用法律错误
    
    1、申请人申请的政府信息为吉庆街民俗饮食特色街建设项目的批准文件,即:项目立项批复、项目可研报告批复、项目初步设计批复、项目开工报告批复、项目竣工报告批复。根据国家计委《关于重申严格执行基本建设程序和审批规定的通知》第一条:“现行基本建设前期工作程序包括:项目建议书、可行性研究报告、初步设计、开工报告和竣工验收等工作环节。只有在完成上一环节工作后方可转入下一环节”之规定,上述项目的批准文件是一个有机结合体,是不能人为地分割开来,是一个项目在不同的阶段存在着不同的信息,也是一个项目深化过程中的政府信息。既然项目立项批复属主动公开的政府信息,为什么项目可研报告批复、项目初步设计批复、项目开工报告批复、项目竣工报告批复就不属主动公开的政府信息呢?显然这一逻辑不通。这是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的事实证据。
    
    2、申请人当庭出示了张人强、武汉宝邦实业有限公司服装营销分公司与江岸区房地产公司、吉庆街被拆迁户孙太友就江岸区中山大道763号一楼门面租赁合同纠纷一案于2014年5月6日在一审法院公开开庭的传票,并指明民事裁定书生效时间为2013年12月3日,《回复》时间为2013年10月28日,显然时间倒置,故被申请人提供的证据三是不能证明申请人该政府信息无利害关系,故一审法院支持被申请人的《回复》是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
    
    3、申请人将提供的新的证据证明申请人与吉庆街的改造工程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而被申请人明知申请人与吉庆街的改造工程相关的信息与申请人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应当依法予以公开上述政府信息,却故意违法不予公开。然而,一审法院也明知申请人有证据证明与吉庆街的改造工程相关的信息与申请人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却故意不予认定,是一审适用法律错误的事实证据。
    
    综上:两级法院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错误,故张人强请求上级法院依法再审,以支持张人强的全部诉求,以维护党纪国法的尊严,以维护社会和谐,以维护张人强的合法权益。
    
    此致
    
    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
    
    申请人:张人强
    
    2014年12月18日
    
    武汉张人强诉江岸区发改委政府信息公开案被两级法院枉裁的再审申请


    
    武汉张人强诉江岸区发改委政府信息公开案被两级法院枉裁的再审申请


    
    武汉张人强诉江岸区发改委政府信息公开案被两级法院枉裁的再审申请


    
    武汉张人强诉江岸区发改委政府信息公开案被两级法院枉裁的再审申请


    
    武汉张人强诉江岸区发改委政府信息公开案被两级法院枉裁的再审申请


    
    武汉张人强诉江岸区发改委政府信息公开案被两级法院枉裁的再审申请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5091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张人强在京揭露房地产公司拒不履行法院生效判决枉法腾退函
·武汉张人强欣闻上海访民何红秀诉公安机关乱作为胜诉
·武汉维宪公民张人强在最高人民法院信访中心见闻 (图)
·武汉张人强在北京揭露江岸区房地产公司拒不履行法院生效判决枉法腾退函(12图) (图)
·武汉张人强大赞“落私”冷明说到做到让武汉市房管局自己撤掉了《上访须知》 (图)
·武汉依法维宪公民张人强对向财政局举报岸房公司被忽悠不服的行政复议申请书 (图)
·武汉公民张人强举报江岸区房地产公司财务作假又被区财政局忽悠(7图) (图)
·武汉张人强维权之强烈抗议武汉中院马拉松式迟到的指鹿为马的公平正义
·武汉张人强从枉法裁判看武汉司法生态存在的严重问题(8图) (图)
·武汉张人强等南岳进香返程中拜谒刘少奇故居纪念馆(15图) (图)
·武汉张人强等南岳衡山进香圆中国梦、宪政梦!祈求公平正义!(9图) (图)
·中国公民张人强正在北京维权被武汉中院行政庭急召“信息公开案”二审开庭在即(16图) (图)
·武汉张人强敦促江岸区法院撤换“不适格”审判长汤莉莉的申请书 (图)
·武汉公民张人强强烈抗议江岸法院汤莉莉枉裁枉判“指鹿为马” (图)
·张人强依法履行纳税人监督职能 (图)
·张人强要求武汉财政局履行信息公开义务 (图)
·张人强等依法诉湖北财政厅拒不履行义务 (图)
·张人强诉武汉江岸发改委撤销信息不公开 (图)
·武汉张人强申请江岸区政府信息公开遭拒进行行政起诉 (图)
·武汉张人强今天在京维权途中偶遇“Q”仔队在北京地铁“作秀”卖萌(16图) (图)
·武汉张人强依照生效法律文书敦促武汉市江岸区房地产公司履约 (图)
·武汉张人强等“国家宪法日”又被武汉冤案制造工厂忽悠(21图) (图)
·武汉金冬桂诉市国土资源和规划局二审案在市中院开庭张人强等旁听(5图) (图)
·武汉依法维权公民张人强等在汉宴请在京维权被获刑“北归者”(12图) (图)
·武汉三镇访民围观张人强遭“暴徒”非法腾退 (图)
·武汉金冬桂等探望因脑梗入院抢救的维权公民张人强母亲 (图)
·张人强等欲向在湖北高院检查工作的中纪委监察官员伸冤 (图)
·张人强等赴湖北咸宁参加刘汉等黑恶案庭审/视频 (图)
·张人强偶遇东星集团兰世立在高院重审开庭 (图)
·武汉张人强今凌晨在东交民巷最高检察院上访 (图)
·武汉张人强最高院上访偶遇山东牛哥驾车上访遭围堵 (图)
·湖北张人强等在红寺村11号全国各高院驻京办上访 (图)
·“人大会议”开幕武汉张人强到最高法院上访见闻 (图)
·武汉维权公民张人强今起在北京“参加”两会/视频 (图)
·武汉维权公民张人强北京国家信访局见闻 (图)
·武汉张人强不服湖北高法忽悠进京最高院讨说法 (图)
·武汉张人强不服湖北高法进京最高院讨说法 (图)
·武汉维权公民张人强不满敷衍的行政复议申请书 (图)
·2012岁末全球最荒诞最牛的法院/张人强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