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黑帮假冒警察持枪绑架勒索百万元无人理睬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2月2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受害者王庆华反遭汝州警方非法关押三月余
    
     尊敬的石野作家,您好!我叫王庆华,男,汉族,56岁,原籍宜阳县人,现住洛阳市西工区,身份证号:410327195812290134。原系河南省复林实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

    
    2014年春节来临之际,我怀着极为愤怒的心情,向您控告我被河南黑社会团伙周现伟、明书强等人持枪先是绑架威胁我和同事被迫签下字据,更令人发指的是,他们又公然冒充公安警察持枪抢劫现金公私财产价值70多万元,又在郑州龙门大酒店持枪公然抢劫走我的小车及相关财物70多万元;这伙有恃无恐的犯罪团伙又通过非法手段令远在案发地200公里之外的汝州市公安局进行所谓立案,又将我非法刑拘,并非法关押三个多月,后才以取保候审之名放我出来。如今,我的案情在郑州市各级政法公安机关报案申诉三年多了,至今无人理睬,那些持枪公然抢劫的黑恶分子仍然逍遥法外,2013年7月10日下午3点45分汝州市公安局自称是刑警队长的人给我打电话还威胁我说矿山的事,电话是13721887268,特别是,劫匪抢劫我的奥迪汽车被抓我的公安民警长期占用,至今没有结果。
    
    下面,我将案情的来龙去脉如实反映如下。
    
    国企法人代表洛阳被黑道绑架
    
    生命受威胁被迫签下矿山字据
    
    宜阳县二道河矿所有人是河南省复林实业有限公司。该公司当时在工商局注册登记企业性质是国有控股企业,是国有全民企事业单位(河南调研通讯社影视制作中心)投资,占投资比例80%。二道河矿山属河南复林实业公司,而公司法人是我。早在几年前,黑恶分子明书强早就想非法抢夺我们的矿山,而且早有预谋。他们在郑州宾馆公然持枪抢劫我之前,其实早在2010年1月16和17日就已经派人跟踪我和同事张保民。18日早上7点多,明书强其外甥(男、大约23岁左右、不知叫啥)和李海军跟踪到我们,把我们强行劫持到洛阳市纱厂南路金融大酒店1902房间,非法软禁到下午4点。在软禁期间,明书强、周现伟、李海军及一个叫洪涛的(还有三个人不知叫啥),共7个人轮替看守。他们抢走了我们的手机,令我们连报案的机会都没有。周现伟用手枪顶着我的脑袋恐吓我,并威逼我们写字据将矿山转让给他们。他们用非法手段折磨我们,逼得张保民差点从19楼跳下。
    
    当时,我担心天黑发生意外。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我只好违心地在明书强预先写好的那张协议上签名,并非是我们的真心意愿,而是在暴力的威逼下所签。正是后来我们的胆小怕事,没有及时报案,才导致明书强后来更加变本加厉地选择在郑州抢劫我我财物。
    
    所说的协议,是明书强写的纸条,根本不是协议。他说他投资不得少于500万元建一个选场作为投资才能成立去干,利润按三人所有,并非矿山是三人的。他们采取暴力逼迫我签的字。刑事诉讼法第43条有关证据的收集有明文法律规定,这个字条是受害人在被劫匪明书强非法拘禁中得来的,明书强提交这个所谓协议是违法的,公安机关不能认可。
    
    在强迫我们签字后的几个月中,明书强一分不投资,就是想继续威逼抢夺霸占矿山。2010年4月27日,他们在郑州绑架并抢劫我后,在我车里见到那张所伪造(宜阳县人民法院裁决书)的公文。在此期间借此要挟我们叫把矿山给他们没有结果。他们说矿山不给就动用汝州公安局抓我。直到2010年9月13日汝州市公安局温泉中队把我抓到监狱后,每次审问都要提出矿山的事,企图逼迫我写出字据让步,让明书强周现伟去干,就可以放我出监狱回家不再处理我。
    
    宜阳县二道河矿所有人是河南省复林实业有限公司。该公司当时在工商局注册登记企业性质是国有控股企业,是国有全民企事业单位(河南调研通讯社影视制作中心)投资,占投资比例80%。因为当时我和张保民都是在生命受到严重威胁的情况下,被威逼恐吓才违心签的字,是不具备法律效果的。谁也没有这个权力把国有控股的国有资产转给他人,否则,就是触犯国有资产流失罪。
    
    黑团伙公然假冒警察持枪抢劫巨额财物
    
    河南郑州公安局推三阻四拒不依法立案
    
    2010年4月27日,我和宜阳县国土资源局的领导到郑州办事,当天我们分别入住龙门大酒店1407、1410、1411三个房间。当晚8点多,自称是汝州市公安局的警察周现伟带着李海军、明书强等三人闯进我住的1407房间,先是用手枪顶着我腰部,在限制我的自由后,即强行对我搜身,并搜出了三个房卡。他们在三个房间四处乱翻,并砸坏了灯具,不让我开灯。他们把我洗劫一空后,又用枪逼我写一张欠他们500万元现金的欠条,见我不答应,也不写,凶残的周现伟就抓着我的衣领把我往墙上撞,并用手枪顶住我的头说:“你想和我们警察斗没你好果子吃!今天不听话就整死你……”他们反复折腾我两个多小时,直到我被打得口吐白沫,晕倒在地。他们弄清我原本就有高血压和心脏病,看到我此时情形很危险,这才停止殴打和侮辱我。
    
    见我死活不愿意按他们的威协写欠条,周现伟就指示李海军拿着我的三个房卡到另外的两个房间再次搜查,并将我的汽车钥匙搜出来后直接交给周现伟。周现伟继续用枪顶着我的脑袋,恶狠狠地威胁说:“你今天如果不给我写欠条,我就把你车开到汝州去,一到汝州你就更没有自由了。现在,你再准备500万元可以了事,如果你敢报警的话,我叫道上的人(黑社会)把你灭了!”
    
    就这样,这伙假冒警察的黑恶团伙,公然抢走了我的奥迪车(车户口是河南社会经纬调研通讯社、牌号豫CR3339),连同我车内有75000元现金、1万元丹尼斯购物卡、5000元加油卡、4张银行卡(内存30多万元,以及价值12000元的手提电脑、5000元的GPS卫星定位监测仪(监测矿山边界用的仪器)、行车证、驾驶证、手包和背包,还有票据、宜阳县人民政府向河南省国土资源厅上报的文件资料等物品全部洗劫一空,共抢走我的财物70余万元。
    
    2010年4月28日上午,在医院接受简单治疗的我急忙赶到郑州金水分局刑警队报案。一位值班警官询问了相关情况后,让我写个详细材料到八中队去报案。又说:你过了五一节再来我们这里也行……
    
    5月4日上午,我和同事张保民又一次赶到郑州市金水分局刑警大队正式报案,张毅凡大队长看过材料,询问了一些细节后,就转交给裴警官办。裴警官又详细询问了案发情况后,就给汝州抢劫我的人(其中一个我认识,叫明书强、30岁左右)联系,对方称:他们已经在汝州公安局已报案了,是程队长负责的……
    
    当时裴警官就问:你报什么案?案发地就在郑州。你为什么不在郑州报案而跑到汝州报案?你在郑州把受害人的东西抢到汝州是非法的,谁给你的权利?你有什么权力私自抢劫扣押公私财产?裴警官接着又给汝州公安局温泉中队程队长电话。程队长回答说:王庆华的小车的确在我队院里放着,车上的东西清点了一下,拍了照。裴警官又问:是你们委托这帮人到郑州抢受害人的财物吗?车及相关财物你们队按程序清理并保管了吗?程队长赶紧回答:不是我们委托他们,他们那只是个人行为……经我们详细审查后,我们认为汝州不能立案,我们也不保管东西,只能由他们自己保管,是他们个人行为……又说:按照公安部有关规定,我们立不了案,抢车及财产的案件,此案子案发地在郑州,应由你们郑州立案,他们(指抢劫我的人)指控所谓在车里搜到王庆华的犯罪证据我们也审查了,是否属实够不够罪?都不归我们管辖,应归洛阳市或宜阳县管辖立案。我已建议他们到洛阳市或是宜阳县公安局报案,由洛阳市或宜阳县公安机关立案处理,或者由你们郑州一并立案查处。因为当时裴警官手机开着免提键,他们的对话我们在场的几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2010年5月15日,我和朋友一起又去找负责此案的裴警官。裴警官却说:“汝州公安局的程队长早与我沟通过了,他说你们这是经济纠纷,让我们郑州公安机关就不要管,还让你赶紧去汝州公安局找他领回东西……”满怀希望赶来的我,闻知此消息,气得心脏病差点发作!才十多天时间,裴警官为何态度发生一百八十度的变化?为何敢如此颠倒黑白?他们为何敢将此宗性质极其恶劣的假冒警察,持枪抢劫公私财产、殴打恐吓限制人身自由、敲诈勒索的刑事案变成经济纠纷?!退一万步而言,如果此案真的是经济纠纷,那么根本就不归公安机管辖,奇怪的是,远在汝州公安局的程队长为什么还要叫我到汝州公安局找他说事?!
    
    2010年5月17日,我在郑州公安局多次投诉无果之余,只好求助于河南省政府办公厅领导打招呼,我再次向河南省公安厅领导反映情况。省厅办公室、法制处有关领导在查看了我的投诉材料后都说:你控告的案情简单,事实清楚,并不复杂。抢劫者不在案发地报案,竟然跑到案发地200公里以外的汝州异地报案,这不排除劫匪与他人钱权交易相互勾结,以报案为名掩盖他抢劫的犯罪事实。你的控诉一定会得到公平的解决。
    
    可令我大失所望的是,省厅领导将我的投诉材料逐级层层批转后,最后又到了金水分局刑警队裴警官手里。
    
    2010年5月28日上午,裴警官电话威协我说:告诉你,你不管告到哪都没有用,、厅长、局长、这些人不懂办案,也不会去给你办案,就你这个身份也见不着这些人,连大队长、中队长就不会直接去给你办案。什么法不法的,掐死你像掐死个蚂蚁。他们还是得批到我这里来办理。领导们只会听我的汇报,不会听你的,你也见不着他们。你来郑州找我吧,有啥想法就和我直说,破财消灾吧!我也花钱了,钱花的少,他们不满意,也不顶用。
    
    我当时因过度气愤,又一次导致心脏病发作而住入医院,准备做搭桥手术。29日上午,我只好委托我的同事张保民前往郑州见裴警官询问案情进展。没想到,他竟然对张保民说:你回去告诉王庆华,下星期一(即2010年5月31日)我去汝州见程队长和周现伟他们说事,看他敢不敢去?!然后他当着张的面打电话给汝州公安局程队长,大声说:“我去汝州到哪里找你程队长?”程队长回答称,他是温泉中队的,叫程建国,可以直接到温泉镇中队找他。若不方便,我们可以派车去郑州接你……
    
    直到5月31日,我们经多方打听才获知,原来那位程队长是温泉刑警中队长,周现伟和李海军等人就是通过与程队长的私人关系,以报案为名掩他在郑州抢劫公私财产的犯罪事实。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其中黑幕很多,如果王庆华真的涉嫌犯罪,那么,对方为什么不在案发地郑州报案,却要跑到远离郑州二百多公里外,而且是远离汝州市公安局几十公里以外的温泉中队报案呢?!
    
    2010年6月1日(即星期二)上午11时许,裴警官打电话我称,当天下午他来洛阳见我。我不满地回答:你不必他舍近求远来洛阳,可以直接从汝州回郑州。我到郑州见你。后来我了解到,实际是汝州抢劫我的周现伟等歹徒和他一起到洛阳,以说事为名,很想非法把我带到汝州,借用他们的黑恶保护伞,企图以暴力威协我,并逼我写下字据,从而达到抢夺我公司在洛阳市宜阳县价值上千万元的矿山所有权。裴警官又大声告诉我:程队长说汝州人周现伟、李海军、明书强是在侦查你王庆华的犯罪证据,才强行把你的车开到汝州的。稍有法律常识的人都明白:除了国家司法部门外,周现伟、明书强等有啥资格侦查公民的财物情况?我又犯了什么罪?是谁指使他们公然持枪抢夺我价值70多万元的财物?!我当时在郑州市,他们在郑州宾馆抢劫我之后为什么不到郑州市公安机关报案指控我,而把我的合法财产抢劫到汝州?为何郑州和汝州两地警察对此不闻不问?汝州市公安局个别警察为什么要保护怂恿周现伟这样的黑恶势力?
    
    实际上,周现伟、明书强他们本身就以开公司为名,非法持有枪支、非法倒卖储存数十吨爆炸物品 (炸药、雷管、导火索)、抢劫他人巨额财产,他们有保护伞,有组织,是典型的黑恶势力!他们明知恶行已经暴露,就以到汝州公安局温泉中队程建国队长那里报假案为由,实质上是想得到对方的庇护,企图掩盖他们抢动我巨额财物的恶行。
    
    在案发后,周现伟多次公然打电话给恐吓我和我的同事说:其姐夫是平顶山市公安局领导,在汝州公安局说一不二,汝州公安局长也得让他几分……如果我不按时赶往汝州见他,并答应他们的条件,他就会通知汝州市公安局立案,动用公安机关的力量抓我,把我判刑关入汝州的监狱!
    
    为保财产矿山法人被迫制作假证
    
    埋祸根法人遭汝州警方非法关押
    
    2010年9月13日,我被汝州公安局抓走后,公安局办案人主动牵线介绍我家里人和这帮黑恶势力见面。这帮黑恶势力让我家里人给他们拿600万元,或签协议将矿山所有权转让给他们。只要按照他们说办的办,他们就会立即通知公安局让我办取保回家;如果不按照他们说的办,在汝州最少判我10年有期徒刑……
    
    在审讯中我受尽了凌辱。审讯民警想方设法对我进行刑讯逼供,企图让我向他们求饶,从而让我们在宜阳的矿山转让给叫他们去干。他们除了扇耳光,对我拳打脚踢外,更是挖空心思地让我学燕子飞,强迫我给他们下跪,目的是逼迫让我将我公司的矿山所有权转让周现伟、明书强他们。在多次审讯中,民警指明叫我让步,马上将宜阳二道河的矿山让给明书强、周现伟,或是给他们算干股。办案警察多次威胁我说;既然能关你进来,就不会轻易让你走出去。放你不放你是我们公安机关的权利!你伪造公文也算不了啥大的事,也没有后果,我们就不再追究了,让你回家。否则你病死(当时我有病比较重)在这里边(指看守所)也不会让你出去!
    
    指控我犯的伪造公文的罪
    
    2010年5至7月份我已向有管辖权的郑州市公安局金水分局、宜阳县公安局、洛阳市公安局四次投案交代事实经过等待接受处理。在等待期间汝州市这帮黑恶势力自称汝州公安到洛阳及我的乡下老家抓我威胁我父母,叫我父母拿钱消灾。
    
    为防不测,2010年7月15日,我和家人带着材料特意来到平顶山市公安局(汝州当时归平顶山市管辖),见到了平顶山市市长助理兼公安局长崔建平局长。当时我想,如果我的行为真的触犯刑法,我愿意投案自首,争取司法机关的宽大处理,但我不愿意再次受到那些冒充公安的黑恶势力手中对我的恐吓和威胁。崔局长看过材料说:按照公安部案件管辖规定和刑事诉讼法有关规定,你反映的情况都不归平顶山管辖,也不归汝州市管辖;你被抢劫的案件应归郑州市公安局管辖。至于你伪造公文的事情,不管是否够不够罪,都应案发地归洛阳市或宜阳县管辖,你已在郑州市金水分局、洛阳市、宜阳县公安机关投过案说明过情况,汝州市公安局没有理由也不可能违法办案。我建议你早点回去,耐心接受有管辖权的公安机关处理。
    
    可是,我做梦也没有想到,就在两个月后,也就是2010年9月13日,我又被根本没有管辖权的汝州市公安局温泉中队秘密抓到汝州,非法关押三个多月。
    
    我当时不知情上当花钱买了这个伪造的公文,是自我保护阻止汝州这帮黑恶势力对我公司的财产侵占和敲诈勒索,我的主观意愿并非有意犯罪,对社会及他人没有引起任何不良后果,只是自我保护方式不当。不管有没有后果我的做法触犯了法律有关条律,我犯罪我应该接受处罚,依照刑事诉讼法、依照刑法关押我、判我、我诚心接受处罚。我为了自保公司财产花钱买了一个假法院裁定书自己冻结自己的账户,目的是不受汝州的黑恶势力侵占敲诈我公司的合法财产而构成了这个罪名。
    
    被没有管辖权的汝州市公安局温泉中队逮捕关押三个多月,在看守所逼我写下字据让汝州的黑恶势力明书强、周现伟到我公司的矿上算份入干股。周现伟、明书强等人在郑州抢劫我的犯罪事实,非法持有枪支(手枪)、非法倒卖、储存爆炸物品(炸药雷管导火索)等罪为什么受不到法律的制裁?是何人在保护?我被非法关押期间,只要有办案人员审讯我时,我都要指控周现伟等非法持枪抢劫我的财物、非法储存倒卖爆炸物品,但对方根本不理,反而对我殴打恐吓,并威胁说:你敢再乱咬别人,我们就会加重处理你,整死你!这个时候,我们只管你在洛阳伪造公文案治你的罪,按说你伪造公文的案也不归我们管,我们也不想管,但这是上级交办的。我们现在只管你在洛阳伪造公文的案子。至于你告明书强、周现伟抢劫你、持有枪支和倒卖储存爆炸物品等,那是郑州、洛阳(因贩卖使用地归洛阳)管辖的事,我们汝州不管。你如果不服,出去后想去那里告就去哪里告!你要是不让周现伟、明书强到你宜阳县二道河矿入股,你就别想出去,恐怕你连告状的机会都没有了……
    
    我出来后听说,具有黑恶势力的周现伟、明书强他们称,这次他们赔本了。为整治我,他们上上下下花了300多万,不但没有把我们的矿山弄到手里,最后也没能把我关入监狱,后来在检察院的审查后,才关押我三个多月就把我放了。
    
    我重获自由后,并没有害怕他们打击报复,反而继续依法四处投诉,控告郑州警方的不作为,以及汝州警方的非法办案的劣行。
    
    由于我的控告,劫匪买通河南省汝州市公安局个别警察,令我遭受被没有管辖权的河南省汝州市公安局个别警察非法办案,他们非法秘密把我从洛阳抓到汝州公安局,将我刑拘、逮捕关押三个多月,即达到令我不能继续控告这帮黑恶势力的目的,同时对方花钱利用警方的特殊保护伞,企图逼迫我就范
    
    从而趁机抢占我公司价值上千万元矿山的目的,继而庇护冒充公安警察抢劫我的黑势力周现伟、李海军、明书强等的犯罪事实。
    
    我被抢劫的发案地原归郑州市公安局金水分局,2010年10月份河南公安机关改革后归丰产路派出所管辖。2011年2月下旬郑州市丰产路派出所(又叫丰产公安分局)控申科生聚社科长见我不停的投诉,就给我打电话说:原金水分局刑警队移交的只有我的名字,但没有任何材料,还说材料找不到了,可能是有人弄丢了,让我最好能去一趟。我去后汇报了案情并又一次递交了详细的材料。几天后,生科长又带我去见了派出所主管刑侦的所长和大队长后,又没有消息。
    
    2011年3月8日,警方又通知我去派出所,政委又接待了我,每次接访给我和领导照了像,证明领导对案件的重视接访了我,让我写了接访满意。接待我的四位领导当时都对我说:你不要再到上边告了,你的案情事实清楚案情简单,按管辖区归我们管。我们一定会事非分明秉公办案,希望你能耐心等消息,并大力配合公安机关。
    
    谁知,到了2011年4月初,丰产路派出所一位警官又给我打电话说:你的案子经所党委研究我们不予立案,你想到那里告状就到那里告状吧,你也可以到北京去告。
    
    我的案三年多来多次向省、市公安、政法机关及领导控告反映至今也没结果。我的案件也不算太复杂为啥这么难?据我所知,抢劫我的黑恶势力明书强、周现伟花钱买通了河南省直政法机关一位副处级干部,对方以其特殊手段,用关系网络遮盖了他们的犯罪事实,至今三年多时间过去了,我的那宗性质恶劣的持枪抢劫案及我被汝州警放非法关押的案情一直无人理睬,令那些作恶的黑恶分子及他们的保护伞至今逍遥法外。
    
    汝州黑社会黑恶势力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汝州个别公安和黑恶势力勾结在一起。
    
    尊敬的石野先生,您是闻名中外的卧底记者,我和家人早从新浪读书相报刊上看到过,中国海军陆战队出身的您,一心为民,不畏强暴,长期以来利用手中的笔为勇揭黑幕,敢于弱势群体和基层百姓说仗义执言。因此,我在走投无路之余,辗转反侧,特意找到您,向你求助。希望您在百忙中能关注我的血泪投诉。请放心,石野先生,我所反映句句属实,我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有录音或证人作证,如果有不实之言,我愿意承担相关法律责任。期盼您能早日介入此案,能依法事实求是调查,并能及时将郑州警方及汝州警方个别警察的枉法丑行,从而掀掉抢劫我巨额财物,并令我含冤被汝州警方非法关押的黑幕公布于众,更希望您像往常一样,通过全国人大代表来关注我的冤情。能让公安局及河南省公安厅有关主管领导重视本案,能对我的案子依法立案,并尽快将周现伟等黑恶分子绳之以法,依法掀掉他们的保护伞,为民能伸冤。
    
    此致
    
    敬礼
    
    河南省洛阳市西工区市民
    
    电话13938812798
    
    2014年2月1日大年初一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622867111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上海浦东现百亿巨贪村官,派黑帮打砸控告人
·双汇你在黑帮势力的保护下毒害草菅多少中国人
·孙武俊渥太华国会山上访抗议之偷拆+强拆,法院+黑帮(2010年12月4日) (图)
·河南固始县黑帮当着警察的面殴打村民(图)
·比黑帮更凶残的是“红黑帮”——河南固始县人民上书胡锦涛
·湖南涟源公安局长另一身份黑帮老大/杨松涛
·苏北黑帮横行苏南,警察不管
·陕西汉中城固县黑帮错杀无辜案续:何时还张凯家属一个公道(图)
·陕西汉中市城固县惨案:黑帮错杀无辜,警察无作为
·中国黑帮在加拿大
·警方:港澳黑帮插手东莞色情业
·广东警方:港澳境外黑帮插手东莞等地酒店业 (图)
·港澳黑帮插手渗透东莞娱乐业 企图“分一杯羹”
·马胜芬在中山纪念堂举牌要求习近平解散世界上最大的黑帮!
·香港一黑帮老大出狱遭伏击 小弟护主被砍伤
·湖南建水电站断水电毁田逼迁 广东采石场涉贪黑帮打伤村民
·网友发帖造谣称黑帮火拼请警方高度关注被刑拘
·成都男子编造“双流黑帮火拼”谣言被刑拘
·张安乐:从黑帮“大佬”到政党角色
·杭州访民在马家楼门口遭黑帮殴打
·香港最大黑帮"和胜和"深圳聚会遭清查
·湖南:最大的乡镇黑帮覆灭记
·深圳黑帮成员受审自曝帮规:内斗砍1刀赔3万元
·政府雇黑帮征地爆炸品袭击村民
·深圳“新义安”黑帮当庭翻供称遭刑讯逼供
·维稳黑帮化,无锡蒋子春未出拘留所又被投入黑监狱
·广东增城黑帮寻仇认错人 当街枪杀无辜者
·东莞黑帮收保护费 称“局长说摊贩不给钱就打”
·薄熙来案不应该用黑帮清理门户式的政治手段
·李方:中共是国际黑帮的老大哥
·李宇:中共你们是黑帮还是政党?
·胡玫与何新把孔子拍成黑帮教主毛泽东/于德清
·廖祖笙:黑帮再庞大也仍然是黑帮
·内地黑帮势力向政府渗透
·红顶黑帮——专制制度的登峰造极之作/李宇
·就孙文广遇袭:声讨济南黑帮政府/中国人权论坛
·社会里很多组织和“黑帮”有相似之处
·声援郭泉专题:专制腐败如鱼得水,黑帮暴政注定灭亡/赵丽君
·上海强迁冤民向胡锦涛总书记呼吁—控告韩正市长在奥运其间指使黑帮打人 (图)
·余杰:玩偶、黑帮与过家家—读张素华《变局——七千人大会始末》
·廖祖笙:中共黑帮无耻至极
·云南风水十八怪!好人被欺!百岁老人冒死抗黑反腐败!黑帮横行贪官坏!正气浩然把黑势铲!
·云南风水十八怪!好人被欺!百岁老人冒死抗黑反腐败!黑帮横行贪官坏!正气浩然把黑势铲!
·要求胡锦涛主席及温家宝总理、公安部、中纪委、建设部清除云南黑帮爱信硅科技公司懂事长刘晓尘一家恒昌房地产黑帮巨骗集团
·黑帮不可怕,就怕黑帮有“文化”
·郑声:十论流氓文化是非评 [三]三个呆婊没好人,欺世盗名黑帮凶
·刘蔚: 唤醒国人之9—坚持共产党的领导就是坚持黑帮的领导
·我被徐州黑帮敲诈中国-需要唤醒良知/王承志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