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刘正清:我代理王炳章案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月31日 转载)
    一、无所不在的监控
    
     今年3月底4月初,王炳章家属通过电讯与我联系,称王炳章在韶关北江监狱受到非人道待遇,希望聘请我担任其申诉律师及会见王炳章。不料,不久广州市司法局就知道了此事,约我到司法局谈话(显然,当局对此事进行了全面监控)。

    
    当时找我谈话的领导要我找个什么理由退出这个案子,我向他阐明,我会见王炳章的目的仅是履行律师的职责,维护当事人的司法权益,我并且承诺绝不在媒体上炒作此案。该领导就要我写一个书面报告给司法局,他将请示上级看是否同意让我介入此案。
    
    二、这个制度让好人变坏人
    
    在这次谈话中,该领导说如果上级同意我会见,我需要将会见王炳章的笔录给司法局看一下。而这样的事涉及律师的职业道德,也是法律不能允许的。于是我说“这个问题,我要事先征得他家属和王炳章本人同意。虽然法律明确规定律师会见不得监控,但当局凭着现有技术对我们的会见内容会了解得一清二楚;当局秘密监控,是当局的事,但我如果不征得其家人和王炳章本人同意,就私下将笔录给你们看,这违背法律,也有违我们做律师的职业道德,因此这样的事我是绝对不能干的!”
    
    三、不可理喻的愚昧
    
    我不是人权斗士,也无意于挑战现行的政治制度。我会见王炳章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了解其在狱中的状况及代理其法律事务。有朋友为我担心,对我说中国政府认为王炳章是主张暴力革命的,我代理此案会有危险。我说,当事人的案情与律师无关,总不能说律师为杀人犯辩护,也就犯有杀人罪吧。当我谈了代理此案意图和具体操作后,许多体制外的精英都认为,代理王炳章案应该不会有什么风险,并说中国政府肯定会让我会见王,因为他们要做样子给美国人和国际社会看。
    
    根据司法局领导的要求,我于2013年5月5日给广州市司法局写了一份《关于能否代理王炳章案给广州市司法局的报告》,在该报告中我
    
    陈述了作为一个律师代理此案的正当理由,并说:撇开法律层面的规定律师有权会见在押犯不谈,单就政治角度考量,律师能会见王炳章有益于中国的国际形象。我还说:“革命年代需要敌人凝聚人心,但和平建设年代,少一个敌人,则多一条路。能双赢又何尝不可呢!”我郑重承诺:“我作为律师,处理此事务的立场是:中立,低调,谨守法律。”
    
    在后来与司法局领导的几次谈话中,我还口头表达“王炳章案涉及中、美、台三方的关系,如果我能代理此案,可起到疏通作用,有利于各方。如中国政府有意妥善解决此案,比如假释、减刑、保外就医等,将得到国际社会的肯定,合乎国家的利益。”
    
    我这样主张,并非要做政府的掮客,为中共涂脂抹粉;我的意图是,让中国政府在国际上有面子,而在事实上,维护王炳章本人的法律权益,改善他的处境——特别是他身体的状况很糟。可以说,这是解决王炳章案的双赢的好方式,然而这些却为当局所不容,并且在办理此案中,当局频频刁难,设置障碍。
    
    四、借律师事务所之手,从中作梗
    
    为了能会见王炳章,我多次与广州司法局交涉。该司法局作为律师的主管部门,理应维护律师的合法权利,但事与其反。在台面上,他们知道阻止律师会见当事人违反法律,说不出口,于是就借律师事务所之名来阻碍我会见王炳章。他们说“只要当事人与律师事务所手续齐全,你就可以会见”,但他们没有想到,我居然办全了律师事务所的手续;可是当我文件齐全地到韶关北江监狱去办会见王炳章手续时,当局又花样百出,从中作梗。
    
    五、鸡蛋里挑骨头,百般刁难
    
    2013年10月17日下午,我持王炳章姐姐王金环签的委托书、律师所函、律师证到韶关北江狱政科办理会见王炳章手续,办事人员却以要王炳章本人的签名并按指模为由,不让我会见。我据法力争说:“根据新修订的《刑事诉讼法》,律师第一次会见在押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时,只需家属在《授权委托书》上签名,然后由该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本人签名即可。如果这样还不行,那就让你们先将委托书带进去,让王炳章签名并按指模后,再交给我们不就得了吗?”他们说不行。为避免冲突,排除以后与办事人员纠缠,这次我只好空手而归,要王炳章家属寄一份王本人签名的委托书给我。
    
    2013年10月29日,我持王炳章本人签名的委托书,再次前往韶关办理会见手续时,一位自称是主管王炳章的狱警却说委托书的签名是假的。我说:你凭什么说委托书的签名是假的?未经当事人确认你怎么知道是假的?他无言以对,就改变态度对我说:“要先到广东省监狱管理局办手续,由广东省监狱管理局开具介绍信,就可以会见。”
    
    按照该狱警的要求,我于2013年11月6日到广东省监狱管理局去办理会见手续。接待我的人说要两个律师同时办理才行,并无理提出要看我与王炳章签的委托合同和收费发票。我说:“我与当事人签不签委托合同与你们无关;我作为律师收不收费,是我与当事人之间的事,与会见无关,法律也没规定律师与当事人签的委托合同要交给你们看呀!你们这不是故意找茬来阻拦律师会见吗?”他无言以对,但就是拒绝给我办理会见手续。
    
    几天后,我按他们的要求,带一位律师再次到广东省监狱管理局办理会见手续,这次他没话好说了,只好收了我们的会见材料,但却说:“能否会见,48小时内等电话通知。”结果是:第二天广州市司法局给了我一份《立案告知书》,有人投诉我私自接受委托;第三天广东省监狱管理局即联系该投诉人做调查作笔录。
    
    凭常识可以判断:这个所谓投诉人是当局安排的,无中生有地对我栽赃陷害。委托与被委托关系是我和当事人之间的事,外人怎么知道我是私自接受委托呢?何为私自接受委托?难道委托与接受委托这种私权利也要经投诉人批准?!此事曝光后,引起外媒哗然、上海访民上街举牌对之抗议。
    
    2013年12月5日我再到广州市司法局,索要对投诉我之事的处理结果。接待我的领导却向我吐苦水说“你把我害惨了,我跟你私下里说的话,你都全部曝光了,你也太不够朋友了”,并说“此事现在正在调查之中,不会有什么结果的”。
    
    有关王案,当局处的难处是:赤裸裸地以代理王炳章案来吊销我的律师牌,不仅国外反响会很大(中国不断宣称依法治国),国内也会引发抗议之声,毕竟我是在正常执业中所受到的迫害(上海就有300多访民在市政府门口打出“声援刘正清律师”的横幅);我手续齐全,与家属签了委托代理合同,王炳章家属就此事还向外界发了声明,当局还敢说我是私自接受委托呢?
    
    特别说明:根据法律规定,律师会见在狱中服刑人员,无需向司法局汇报,也无需到监狱管理局申请;我之所以这样做,目的是能见到王炳章,让此案走上法律程序,但当局对此案毫无解决的诚意,他们不在乎法律,就是要置王炳章于死地。
    
    2013-12-7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623063230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释放王炳章请愿日记199
·释放王炳章请愿日记198
·释放王炳章请愿日记197
·释放王炳章请愿日记196
·释放王炳章请愿日记195
·王炳章女儿中国签证被拒,其妹接力申签
·释放王炳章请愿日记(194)
·释放王炳章请愿日记193
·释放王炳章请愿日记192
·探望王炳章的艰辛路
·释放王炳章请愿日记191
·释放王炳章请愿日记190
·釋放王炳章請願日記190
·释放王炳章请愿日记189
·释放王炳章请愿日记188
·释放王炳章请愿日记(187)
·释放王炳章请愿日记186
·中国良心运动—营救王炳章与王炳章同囚(6)
·釋放王炳章请愿日记184
·释放王炳章请愿日记195 (签证给不给)
·释放王炳章请愿日记185
·王炳章书信称被转狱 王家接信疑患精神病
·张玉祥元旦当天南京闹市发起良心运动“营救王炳章” (图)
·释放王炳章请愿日记168,169
·与王炳章同囚活动继续燃烧,致北京张文和先生的感谢信
·王藏:与王炳章同囚! (图)
·王藏:民主墙老战士张文和在家中与王炳章同囚 (图)
·民主墙老战士张文和在家中与王炳章同囚 (图)
·释放王炳章请愿日记160,161
·王炳章家属向广东监狱管理局局长刘芳发出投诉信
·王炳章家属向胡佳开展同囚活动致谢! (图)
·北京著名社会活动家胡佳在党国眼皮底下与王炳章同囚 (图)
·释放王炳章请愿日记143
·释放王炳章请愿日记141,142
·广州律师代理王炳章申诉案 遭司法局恐吓拟起诉当局 (图)
·释放王炳章请愿日记(129,130)王玉华探视哥哥王炳章
·王炳章全体家属致网友公开信
·司法部退休干部:王炳章已熬不了多久,老家伙自身难保,不管他了
·海外民运第一人——王炳章/钱跃君
·王炳章激励了一代人是中国民运的1杆大旗/费良勇
·陈维健:革命形势呼出牢底的革命首领王炳章
·释放王炳章是共识/苏冀
·艾鸽词《满江红》题王炳章博士
·中共应必须立即停止对王炳章博士非人道的迫害/薛伟
·王炳章(中国广东韶关北江监狱)/秦晋
·钱跃君:海外民运第一人——王炳章 (图)
·紧急呼吁:将释放王炳章运动推向新的高潮
·王炳章弟弟给哥哥的信息
·强烈要求中国当局释放王炳章博士的声明
·关注王炳章 营救王炳章 释放王炳章 (图)
·香港大游行在即 王炳章「不自杀」聲明
·回忆王炳章和早期《中国之春》/汪岷 (图)
·各地營救王炳章大聯盟祝王炳章等所有被中共政權關押的政治犯父親節快樂! / 劉 泰
·解龙将军:纪念王炳章博士被捕七周年
·記王炳章博士獲提名諾貝爾和平獎
·呼吁中国当局在奥运期间准允王炳章博士保外就医
·黄河清:海外义旗首举谁,堂堂男儿王炳章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