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马亚莲强烈要求政府解决、弥补退休金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9月24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退休金等如此之低,概因政府违法所致强烈要求政府解决、弥补
       
    我叫马亚莲,住地上海市黄浦区,大专文化,会计师职称。2013年9月29日是我50周岁生日,也是我退休之日。若是正常生活状况且身体康健,我该享受退休养老制度,找寻使我快乐的各种新的生活状态。然而,我非但无丝毫欣喜,反心情沉重、郁闷、愤恨,因我的退休金、公积金……等等,与我相同工作年限和资历的人员比,是大大不如且属最低的,而造成此果的缘由,是政府长达近二十年来不解决下列公安和政府违法等一系列问题所致。
    
    一、公安违法:1994年7月37℃高温季节,我在小南门布料市场与邻居同去购料,莫名遭流氓诬害、被打且抢去所购物品和钱夹,岂料公安竟要报案的我自己找一帮人去“解决”,在我强烈抗议下,公安才无奈向路人、所购衣料摊位老板和同去邻居调查,然令我愤怒的是,在事实清晰、结果明确且公安让行凶歹人归还我被抢去的所有物品后,却因公安与行凶者的私下“协商、沟通”而将此诬损我名誉的案件说成“讲不清爽”,且公然违背区级公安的指令,坚不立案,还诬蔑督办此案的解放日报记者,我为此上访告状后,小南门派出所公安行使了一系列性质更恶劣、严重的违法乱纪行为,致我养了多年终于恢复正常的肝病慢性指标复发,无法正常上班而病休。此事我始终在告,从未中断。
    
    二、政府违法强拆和枉法劳教、拘留、羁押。我原与父母兄嫂侄住上海市黄浦区迎勋支路5号一幢三层楼朝南的独立私房,该房阳台、地窑和煤卫等各种设施齐全。然1997年违法动迁后我家陷入灭顶之灾,我已付1500元报名的注册会计师考试也无奈放弃。
    
    该基地1996年起实施拆迁,实施拆迁人老西门房管所按法规是不具备拆迁资格的,故拆迁许可证和资格证系政府违法所批。1998年我更因政府枉法强拆致无家可归、父母生活居所严重降低开始长达十六年的连续上访。期间非但受到政府、动迁人员的多次辱骂、威胁和施暴,还在无任何违法行为下被多次行拘、刑拘,并二次被枉法劳教,期间多次遭受酷刑,我还被无数次的黑监狱折磨(也受到酷刑),身体状况受到极大损伤,患多种慢性疾病:整个脊椎骨病变、腰三横突综合症、双脚踝距骨坏死、高胰岛素血症、低血糖症(入住重症病房)、乳腺病(手术)、脑垂体瘤、脑腔梗和神经波形异常致头眼剧烈疼痛、胃病、肝病、……等。
    
    2001年最高人民法院法官召开由我参加的三方协调会,下指令要求上海法院和政府必须先解决我的临时房,临时房必须有阳光、煤卫等,总之地段、设施、面积等不得低于我原生活水准。上海政府和法院当最高法官的面全部答应,但回到上海即以莫须有的罪名将我拘留、劳教。之后,走投无路的我网上撰文披露我被迫害的遭遇和批评信访制度,又被第二次劳教。
    
    2005年9月29日才由老西门街道出面解决的临时房远低于我原有的生活水准,且用品、设施全无(2008年起才陆续解决部分),在老西门街道官员言之凿凿、拍胸脯保证2005年11月15日前重新解决并书面敲章承诺后,我才无奈同意,配合国庆节时期暂先住入。孰料街道综治科长王素平无耻违背承诺,仅提供空房一间,甚至连煤气都没有,我进京告状被强行拖回后软禁,之后提供的简单坏家具味道浓烈、呛鼻、辣眼,系毒性严重的三无产品,我提出抗议后,王素平保证11月解决正式临时房后重新购置,让我住旅馆三天,等味道略散后暂先住入,等待街道重新安排。但时至今日,老西门街道却依然未兑现承诺。2012年我无奈强烈抗议,为此受到街道综治科长王义珏的威胁、施暴并毁损我的双拐,此事上告后也至今未解决,解决干部“四风”问题根本就是放屁!之后,街道领导虽表态已要求南房集团重新调整、改善,但时至今日仍无音讯,街道领导讲:南房集团称附近找不到房。但南房集团管辖的老西门物业公司(前身即房管所)和老西门动拆迁公司却占据了拆迁我家所在基地后建造的唐城商品房整个二楼层面。
    
    长达近二十年的上访,我大多数时间仅拿300多元长病假工资,却要负担远甚于我工资几倍之医药费的我,政府部门非但未给予半分钱的弥补和补助,还不断从各个方面对我施以打压,妄图逼迫流落街头的我息访。2008年我才借新上访人员的光,开始陆续得到政府远低于新上访户的“帮困”,而所借到的“光”,真是我们老访户十几年来不惧打压、前赴后继的泣血上告而让政府“法治”意识逐步“唤醒”、“进步”的结果。然尽管九十年代政府违法情况、性质远比现在严重得多,我们这些老上访所受的损害、迫害也更为酷厉,但因政府明知问题越大、积累越深,付出的利息也就必须越大,且认定系我们与政府作对、带动新上访所致,而不是从我们的血泪付出推进了国家民主、法治的建设和进步,故对我们这些老访户的问题反而搁置不理。
    
    我本是上海工具设备公司职工,该单位原为机关、后向企业转制。(……,网上省略单位介绍部分)。若非1994年底公安违法和1997年政府违法拆迁,1997年起就具有会计师职称、又非好吃懒做的我,怎可能长期不工作?
    
    故真是公安和政府的违法造孽行为,才造成我今日的困境和悲惨局面,才导致我长期拿最低长病假工资、直至退休都不能享受应有待遇的后果。
    
    我退休工资和公积金……等极低的主因是上访、关押、酷刑并导致健康受损,长期无法工作,仅拿最低长病假工资;次因是2001年、2005年二次劳教期间工资被单位停发,四金受损。
    
    政府违法犯罪,却要百姓承担后果,此荒谬逻辑乃封建、专制国家所为。而问题拖之越久,解决的难度势必越大,故在我面临退休之际,特致信于政府,要求就我退休工资、四金(养老金、公积金……等)、未能享受的福利和长期极低长病假工资、……等作出弥补和解决。
    
    此信同时公诸媒体,也让社会大众对此案中政府与民众孰是孰非作出评议,祈望能促进问题解决和国家法治的进步。
    
    附:马亚莲的会计师资格证等
    马亚莲强烈要求政府解决、弥补退休金


    马亚莲强烈要求政府解决、弥补退休金


    马亚莲强烈要求政府解决、弥补退休金


    马亚莲强烈要求政府解决、弥补退休金


    马亚莲强烈要求政府解决、弥补退休金


    
    马亚莲 2013年9月23日
    
    联系地址:(临时房)上海市黄浦区凝和路147弄1号102室,邮编:200010
    联系电话:手机:13761265924、父母宅电:021-636903116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122860131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马亚莲:从网上信访答复看地方政府对民施予的无赖和敷衍 (图)
·马亚莲:“法治”无望,“非访”趋烈!
·马亚莲/谁给了小吏们滥施淫威的胆气和霸气?
·上海陈建芳出境被阻,中共当局惧民揭恶/马亚莲
·上海维权人马亚莲等被押上返乡火车
·马亚莲:上海维权者陈宗来因寄信被拘十天
·上海马亚莲、奚国珍的抗议和呼吁——致全国二会、中央政府和社会各界
·马亚莲:违法又怎样?“人民”政府权撑腰!有法不依!与无法同!
·上海维稳升级 维权人士马亚莲10月5日被非法软禁
·紧急关注:上海马亚莲观看世博被关押
·马亚莲:访民程志英自残断指唤公理
·马亚莲:警察竟坐原告席强压邬玉萍开庭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44)——获“住房权利卫士奖”的黄浦区被强拆户马亚莲(图)
·上海维权人士马亚莲再次被软禁
·上海维权人士马亚莲因为世博会被关黑监狱
·马亚莲:欣看上海法院的“进步”
·马亚莲:可恶的访民 忠勇的警察_上海李惠芳、陈启勇、童国菁等被刑拘、劳教(图)
·为睹和平奖得主风采,上海张英被看守所唆令同监犯暴殴/马亚莲(图)
·马亚莲:大恐惧!
·马亚莲:谁给了小吏们滥施淫威的胆气和霸气?
·马亚莲:最“艺术”的国家
·马亚莲:上海私法受害者张雪英的血泪控诉之感(图片资料)(图)
·马亚莲:上访有罪?暴殴有理?——看上海私法受害者张雪英的血泪控诉之感(图)
博客最新文章:
  • 江中学子(视频)江西宜黄官员棚改拆迁暗箱操作导致邹引娇家破人亡
  • 李芳敏14400017我必使你的名被萬代記念;因此萬民都必稱讚你,直到永永
  • 王星星中共毒害澳洲
  • 李芳敏14400014她身穿刺繡的衣服,被引到王的面前;她後面伴隨的童女,也
  • 王巨烛光之夜
  • 金光鸿金光鸿律师YOUTUBE视频“革命改变中国”,欢迎访问
  • 李芳敏1440009你的貴妃中有眾君王的女兒;王后佩戴著俄斐的金飾,站在你
  • 蔡楚蔡楚:谈谈四川的赶场和摆地摊(多图)
  • 李芳敏1440006神啊!你的寶座是永永遠遠的,你國的權杖是公平的權杖。
  • 人民最大美方觊觎香港金融地位,中央撑腰坚定一国两制
  • 李芳敏14400025我們俯伏在塵土之上;我們的身體緊貼地面。
  • 谢选骏博讯20年博客遭到锁喉断气——损失过亿!
  • 李芳敏14400024你為甚麼掩面,忘記了我們的苦難和壓迫呢?
    谢选骏美国加速了香港的灭亡
    李芳敏14400022為你的緣故,我們終日被置於死地;人看我們如同將宰的羊
    张千帆张千帆:吴淦(“超级低俗屠夫”)案中的法律问题
  • 胡志伟「生為明人,死為明鬼」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