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江苏省灌云县:公、检、法合伙诬陷、欺凌百姓/王宽加,张爱华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3月10日 来稿)
    
    尊敬的领导:
    
     您好,我们夫妻俩叫王宽加、张爱华,江苏灌云人,住灌云县侍庄乡常荡村九组,联系方式:15298631708。
    
     我们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给您去信,请求您对我们家的事情予以关注,具体情况如下:
    
     一、事情起因
    
     我们家与王应、何希梅夫妇是邻居,从2011年秋天开始,王应夫妇口头上提出:他家门前的路被我家走坏、走烂了,意思是不让我家走。我们为了避免纠纷,就一直让着他们,尽量少从他家门前走。当我们提出将他家门前的公共道路用土或者石子铺垫一下时,他家却不同意。一来二去,造成路面低洼,再加上他们家平时存心往路中间倾倒脏水,因此,造成该路面非常难走。去年8月28日,张爱华从他家门前经过时,由于路面不好走,只好从紧贴路旁边他们家栽植的树木中间经过。当她走过超过王应、何希梅家50米远到达王钧家门口时,被王应夫妇追上,并斥责她的行为,王应接着伸手去打张爱华。张爱华认为他们蛮不讲理,存心欺负她,所以就和王应互相厮打几下,之后王应跑了大约50米远到我们家门口朝地上一睡,诬赖王宽加打他的,并伸手抓住王宽加。之后他家报警。
    
     二、警察插手,简单事变复杂事
    
     他家报警后,当时侍庄派出所来了四名警察,其中一名警察二话没说抓住王宽加,并指定说是王宽加打人的(后来才知道该警察姓侍,和王应是表兄弟)。王宽加对他的无端指责拒绝承认,而张爱华主动站出来说“是我和王应互打的,不是王宽加打的。”见此情景,警察说:你们互相各自看病吧,就走了。
    
     几天后,侍庄派出所多次到我家抓王宽加,因他有事没在家,所以没抓到人。这时王应家急了,一天早晨,何希梅无缘无故又到我(张爱华)家门前骂我,存心找茬。起初我没理她,但她却越骂越难听,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张爱华进行回骂,这时,他家立即报警,说我骂她。早饭后上班时警察赶到,直接找王宽加,当时王宽加下田劳动没在家。第二天傍晚时,王应的儿子王宽伟将警察带到我家,连夜将王宽加强行带到侍庄派出所逼迫他承认打王应的,还说王应已经被打成轻伤害。因我没打他,所以拒绝承认,结果直到半夜,侍庄派出所才将我放回家。
    
     十多天后的一天上午,侍庄派出所通知王宽加去一趟,王宽加去后,一名姓陆的民警接待了他,陆说:王利军(原县公安局干部)和我是战友,叫我将这事处理一下,还说这材料我没看过,等我将这材料看一下,下午两点钟你再来。
    
     到了下午两点钟,我又到派出所,陆民警对我说:“王利军说双方都是本家,给点钱就算了。”我问给多少钱,他说两天花了1700元。当时我认为这么多医疗费必然有假,我就说没有钱。陆民警说:“他家得人,关系多,给点钱算了。”我说我没钱,结果放我回家。
    
     三、不断找茬
    
     过了一段时间,王应家再次挑起事端,他家先将我家东边的路挖断堵死,接着唆使我家的西邻王宽钧找我家麻烦,王宽钧先要挖我家主屋的滴水坡,接着说我家的几块石头堆在他家地边,后经村支部书记调查处理,查清我家没有侵占他家的地,因此不准他挖我家滴水破。
    
     被挖断堵死的道路图:
    
    江苏省灌云县:公、检、法合伙诬陷、欺凌百姓/王宽加,张爱华
    
    江苏省灌云县:公、检、法合伙诬陷、欺凌百姓/王宽加,张爱华


    
    江苏省灌云县:公、检、法合伙诬陷、欺凌百姓/王宽加,张爱华


    
    江苏省灌云县:公、检、法合伙诬陷、欺凌百姓/王宽加,张爱华


    
    
     此事刚过不久,有人到我家买猪,因王应家已将我家东边的路挖断堵死,而西邻王宽钧家也不让车子从他家门前通过,因此,买猪的客户只有将车子停在离我家更远处的王洪伦家门前,王宽钧还不让人、车、猪从他家门前通过,此举在众人的一致反对下,他才勉强允许人可以通过,但仍然不让车和猪通过,可怜我家那天卖的18头仔猪全是靠人力一头一头抱着通过他家门口。在我家卖猪时王宽钧还乘人不备将买猪人的车钥匙藏起来不给人家,最后买猪人无奈用两件棉大衣才把钥匙换了回来。
    
     四、陷害王洪江
    
     又过了一段时间,一天上午,王宽加经过王应家门前时,王应一家三口无缘无故跟王宽加吵闹,张爱华及儿子王洪江闻讯赶到现场,当时王应与王宽加、张爱华与何希梅、王洪江与王海洋(王应的小儿子)都分别互相对峙着,王应家三口人主动向我们进攻,有些吵闹和互相推打的动作,我们每个人手里都没有拿任何器械。接着王应家就报警,侍庄派出所四个干警乘着一辆警车赶到现场,其中一个姓侍的警察自称是王应的老表(王应的奶奶姓侍),不容分说破口大骂王宽加(当时有很多庄邻在场)。由于我们之间当时是互相打闹,也没有什么伤势,结果警察将何希梅带走,到了中午侍庄派出所有用车子将王洪江带去并逼迫王洪江承认打了何希梅,并说有录像为证。王洪江因没打何希梅,所以他拒绝承认,最后侍庄派出所将王洪江非法拘禁一天半,要求王洪江交2000元钱取保候审。
    
     王洪江的取保候审决定书:
    
    江苏省灌云县:公、检、法合伙诬陷、欺凌百姓/王宽加,张爱华


    
    
     此后,王应家向侍庄派出所提出王洪江将何希梅打伤,要求我家赔钱,但是村领导和乡信访办叫我们到县司法部门处理,因此我们只有等待消息。
    
     又过了一段时间,县检察院通知王洪江去谈话,县检察院工作人员张飚问他有没有殴打何希梅,王洪江由于确实没有殴打何希梅,所以拒绝承认,检察院就将王洪江放了回来。
    
     到了2012年5月3日,县法院法官杨晓东打电话给王洪江说到法院来有点事情。王洪江到法院后,杨晓东说今天你被逮捕了,然后就没有让王洪江回家,接着被侍庄派出所干警直接送到县看守所羁押。
    
     不久前,县法院少年庭为王洪江的事开过一次庭,王洪江拒不认错、不认罪,法院少年庭的杨晓东法官曾经动员我的女儿做我家儿子的工作,他说:叫你弟弟承认打过何希梅的,态度好一点,承认了可以少判刑、少赔点医药费,如果不承认、态度不好,就要多判刑、多赔钱。但是王洪江始终不认罪、不认错,因此,他一直被非法拘禁着,既不判刑、也不放人。
    
     五、王洪江被枉法判刑
    
     2012年6月20日,灌云县人民法院在王洪江拒不认罪的情况下,对超期羁押的王洪江枉法判刑十个月。
    
     检察院的起诉书
    
    江苏省灌云县:公、检、法合伙诬陷、欺凌百姓/王宽加,张爱华


    
    江苏省灌云县:公、检、法合伙诬陷、欺凌百姓/王宽加,张爱华


    
    
     判决书见下图:
    
    江苏省灌云县:公、检、法合伙诬陷、欺凌百姓/王宽加,张爱华


    
    江苏省灌云县:公、检、法合伙诬陷、欺凌百姓/王宽加,张爱华


    
    江苏省灌云县:公、检、法合伙诬陷、欺凌百姓/王宽加,张爱华


    
    江苏省灌云县:公、检、法合伙诬陷、欺凌百姓/王宽加,张爱华


    
    江苏省灌云县:公、检、法合伙诬陷、欺凌百姓/王宽加,张爱华


    
    江苏省灌云县:公、检、法合伙诬陷、欺凌百姓/王宽加,张爱华


    
    江苏省灌云县:公、检、法合伙诬陷、欺凌百姓/王宽加,张爱华


    
    江苏省灌云县:公、检、法合伙诬陷、欺凌百姓/王宽加,张爱华


    
    江苏省灌云县:公、检、法合伙诬陷、欺凌百姓/王宽加,张爱华


    
    江苏省灌云县:公、检、法合伙诬陷、欺凌百姓/王宽加,张爱华


    
     六、法院与乡政府相互踢皮球
    
     2012年4月19日,张爱华的妯娌因道路交通问题到侍庄乡政府上访,乡政府却轻轻一脚将皮球踢走了。
    
     乡政府的告知单:
    
    江苏省灌云县:公、检、法合伙诬陷、欺凌百姓/王宽加,张爱华


    
    江苏省灌云县:公、检、法合伙诬陷、欺凌百姓/王宽加,张爱华


    
    
     2012年7月25日,灌云县人民法院以(2012)官民初字第1010号民事判决书,认定王应破坏道路从而影响通行的事实存在;2012年8月16日,灌云县人民法院以(2012)官民初字第1011号民事裁定书,认定王宽军家破坏道路的事实存在,但这两份裁判书都将处理责任推给了乡政府。
    
     判决书如下图:
    
    江苏省灌云县:公、检、法合伙诬陷、欺凌百姓/王宽加,张爱华


    
    江苏省灌云县:公、检、法合伙诬陷、欺凌百姓/王宽加,张爱华


    
    江苏省灌云县:公、检、法合伙诬陷、欺凌百姓/王宽加,张爱华


    
    江苏省灌云县:公、检、法合伙诬陷、欺凌百姓/王宽加,张爱华


    
    
     裁定书见下图:
    
    江苏省灌云县:公、检、法合伙诬陷、欺凌百姓/王宽加,张爱华


    
    江苏省灌云县:公、检、法合伙诬陷、欺凌百姓/王宽加,张爱华


    
    江苏省灌云县:公、检、法合伙诬陷、欺凌百姓/王宽加,张爱华


    
    江苏省灌云县:公、检、法合伙诬陷、欺凌百姓/王宽加,张爱华


    
    
    
     七、谈谈王应、何希梅夫妇
    
     说起王应、何希梅夫妇,庄邻很多人对其畏之如虎,仅举几个例子,足以说明其为人如何:
    
     1、王应、何希梅夫妇与邻居王洪伦家闹纠纷,何希梅从其十多里外的娘家(住在南岗乡)调集多名打手来打人,将人打过后敲诈了3000多元;
    
     2、王应家与庄邻王宽益家因为一次小火情索要500元钱,结果王宽益为了息事宁人给了他家280元;
    
     3、去年王应在瓦房村做工,一个工友和他半开玩笑地轻轻地拍了他一下,他就睡在地上不起来、不做工,结果该工友赔了他600元钱息事;
    
     4、多年前本村干部到他家筹土地款,他家的狗咬人,村干部为了不被咬着,就用被子去阻挡,他家却说被子被狗咬坏了,要求赔偿,村里不知道赔了他家多少钱才算了事(当时村支部书记是李晋);
    
     5、邻居王宽喜误砍了他家一棵小树,被他家索赔100元;
    ……
    
     他家就是这样一个只讲钱、不讲德、只讲钱、不讲理、只要钱、不要脸的“碰瓷专业户”。就是这样一个“专业户”,在各种错综复杂的关系网保护下,越碰越专业!越碰越狂妄!我们坚信,他们只要这样坚持不懈地碰下去,到头来一定会碰得头破血流,搬起的石头一定会准确无误地砸中自己的脚的;那些助纣为虐的保护伞,同样会自食其果的。
    
     尊敬的领导,我们现在已经被迫搬离了我们的家,我们充其量就是老实巴交的农民,灌云县的公安、法院、检察院联手欺负我们这样的农民算什么本事?从内心来讲我们并不想出领导的丑,但是,我们实在是没有任何办法了,才借助网络向您求助,如因此影响了您的“光辉形象”,出了您的丑,这绝不是我们本意,我们只想请求领导救救我们,还我们一个正常的生活环境,还我们一个公道。
    
    
     请求人:王宽加 张爱华
    
     二〇一三年三月十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219201111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江苏灌云县:小小村干贪大财/曹恩波 (图)
·江苏省灌云县:共产党还有救吗? (图)
·实名控告:江苏省灌云县政法委书记谢兆英庇护罪犯 (图)
·江苏灌云县:法医作伪证 该当何处分 (图)
·乌烟瘴气的江苏灌云县:见义勇为却沦为阶下囚/朱从义 (图)
·江苏灌云县:共产党如此邪恶 (图)
·江苏灌云县继续动用黑社会迫害人民/任华 (图)
·江苏灌云县:押金被挪用,百姓讨要难 (图)
·江苏灌云县:政府该不该依法 百姓要不要生活 (图)
·江苏省灌云县伊山镇暗无天日/周开前
·令人惊心动魂的“学习班”/灌云县陆庆梅 (图)
·江苏灌云县:招干18年,苦干18年,为人搞保障,自己没保障
·对江苏省灌云县人民法院的控告(4)
·对江苏省灌云县人民法院的控告(3)
·对江苏省灌云县人民法院的控告(2)/陆庆周
·对江苏省灌云县人民法院的控告 (图)
·江苏省灌云县:共产党员向李洪志求救 (图)
·关于江苏灌云县下车乡原党委书记李祥克扣贪污的举报 (图)
·江苏灌云县拆迁拆疯了
·江苏灌云县侍庄乡政府官员为何如此冷酷?
·江苏灌云县:共产党就是黑社会?
·江苏灌云县:警察、黑社会、泼妇、残疾恶人合伙强占土地
·江苏灌云县:五毒俱全人员夜袭大陆庄向“十八大”献礼
·江苏灌云县城发生汽车爆炸 主人为某局长大人 (图)
·喜讯:江苏灌云县陆庄村民即将沉冤得雪
·江苏灌云县:暴力圈地,毁坏青苗和树木 (图)
·江苏灌云县公安局包庇犯罪民警
·江苏灌云县再次动用“学习班”折磨访民 (图)
·江苏灌云县:如此“信访工作先进县” (图)
·江苏灌云县:陆增波无缘无故被拘留 (图)
·江苏灌云县:索钱救命又丧一命 (图)
·江苏灌云县:接访人员自曝家丑 (图)
·江苏省灌云县:黑社会打了派出所所长
·江苏灌云县陆增罗死亡:大陆相对客观的报道
·江苏灌云县:拆迁人员打死房主陆增罗毁尸灭迹——死因浅析 (图)
·强拆打死人、点煤气灭迹:江苏省灌云县人民政府想掩盖什么? (图)
·江苏灌云县暴力拆迁:拆迁人员点燃煤气罐炸死房主 (图)
·子夜时分,江苏省灌云县人民政府继续作恶
·江苏省灌云县的大局究竟是什么? (图)
·毛骨悚然的“三个讲清楚”学习班/连云港市灌云县 陆金洋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