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这些人到底是有好高级呢??/毕节访民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2月02日 来稿)
    作者:未署名
    这是二00五年一月份的时候,也就是贵州省人大和政协在贵州省政府召开两会的期间;这个时期,也是我们毕节的五个上访人员被毕节市政府的有关部门诬陷为“聚众扰乱社会秩序”而于二00三年逮捕,再于二00四年被判一年半到八个月入狱后,而我于二00四年十一月份被释放出去不久的时间。在这几天,我也是带了上访的材料到贵州省政府去上访,当时我的外面穿了一件白衬衣,前面写的是:“老子永远不会屈服”,后面写的是:“诬陷老子的人要翻车死”的这几个字。这件衣服,还是我从毕节市看守所被释放出来时穿出来的那一件,是真品。
     那天早上八点过钟,我到了贵州省政府的那大门里面,还没有等到接访的人员上班接待,就被毕节市政府派去的截访的几十名截访人员抓住了。当时,有几个把我的一大摞材料抢去了,又把我的这件写得有字的白衬衣强行的抢脱去了,随即也就把我抓上了一辆警车,在好多人的押送下,也就把我押送到了毕节市政府驻贵阳市的办事处位于贵阳浣沙桥花香村的那房屋的里面七楼的一个大约有十来个平方米的房间。这个房间里安上一间床,放了一个不大的木柜,就没有多少空间了。我被他们关在这一间小屋子里,随时随地都有两个人把我看守住的,当然是害怕我跑了。 (博讯 boxun.com)

    话说这毕节市政府派到贵阳的这些截访人员,大约有二三十人吧,而且在这些截访的人员当中,公安局的、检察院的、法院的、政府的等等,只要是政府的部门,都要抽出人来干这件事情的呢。
    我就这样被他们安排的这两个人时刻都是寸步不离的看押着,就连进厕所都要有一个人陪我去,我在里面拉屎撒尿,这个人就在外面给我当警卫员为我站岗;我的这个警卫员还是很称职的呢,我在里面没有完事,他是一定要等到我拉撒完了,等我出来,再护送我回到那间屋子里去。那些县长大人虽说是配备的有秘书,可是现在的这个年代,他们还没有配备卫员的这个特权呢。虽说他们正县级的干部,但是,他们还没有享受到我们的这种连上厕所都要带警卫人员护送的这种级别的待遇呢。哈哈哈哈!!!
    我就是这样的被他们关押在那间十来个平方米的小屋子里,不准出那间屋子的门。到了中午,我的这两个贴身的警卫员把我带到了另外的一个地方去。去到哪里呢,去干什么呢?这两个警卫员没有说,我也没有问,我当然是不知道的。其实,也没有那个必要去问。当然是这个房子的另外的一个地方。到了那里,这两个警卫员把我安排在外面的沙发上坐着,他们也就走进了一间不大的屋子;我一看,这相同的屋子是紧挨着的两间,每间里面都有一张大园桌,桌子的旁边坐了一些人,又有一些人陆陆续续的进去坐了,等一会就有两个女的服务员端菜进去放在桌子上摆好;原来这些人是要吃饭了。这两桌人都是毕节政府派来的截访人员,有一些是我认得的,有一些认不得。不一会,两间屋里的桌子上都摆好了十来样菜,那园桌旁的人们也就动手吃饭了。嘿嘿,还把老子拿在外面坐冷板凳看着他们在里面吃呢。他们既没有哪一个喊我吃饭,也没有哪一个说些什么,就这样只顾他们自己吃饭,好像是忘了老子的存在似的。
    这时,他们的菜还没有上齐,那两个女服务员还在端菜进去。那被端进去的菜,每一样都要放在外面的一个小桌子上放一下,才端进去。不知他们这一举动到底是为了什么。我一看,机会来了;既然你们不给我吃饭,我也就自己动手。我看到离老子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小柜柜,里面放了一些碗和筷子,也就走了过去把那柜柜的门打开,拿出了一副碗筷,在服务员放在外面还没有送进去的那几个菜中,各样夹了一些放在碗里,也就回到我坐的那个地方坐下来慢慢的吃了起来。
    这时,里面的那两张园桌上正在吃饭的那些人看到老子也是在吃饭了,与那两个女服务员说了些什么我并没有听明,其时也没有那个必要去知道他们说的是些什么。随即,那两个服务员一出来,对我说是外面还没端进去的这些菜是我吃过的,他们不要,说是要卖给我,十八块钱一盘,喊我拿出钱来。
    哦,原来他们在里面给服务员说的是这个事情呢。
    我对这两个服务员说:“是他们把我抓进来的,你去问他们要钱。我还没犯法嘛,即使就是被他们诬陷去坐牢,一天还要给两顿不要钱的牢饭吃嘛。你去问一问他们,他们把我抓到了这里来,我到底犯了哪样法,怎么会连饭都不给吃?”
    那两个服务员进去把我说的话说给那些人听了,出来后也就再也没有问我要钱,也没有说是要把我吃过的那些菜卖给我了。
    后来,有一间屋里的不知道是哪一个人喊我进去和他们一道吃饭,我当然是不用推辞,也就进到了其中的一间,坐到了那园桌上去吃饭。
    当然,这喊我进去吃饭的这个人,大概也个当得有一点官的,不然的话,他是没有这个权利的。
    经过样的抗争,那些人钱也不问我要了,菜也没有说是要卖给我了,才喊我进去吃饭的。当然,我的脸皮是很厚的,只要你喊,当然要进去嘛。我这一进去坐好端了碗要准备吃饭的时候,有几个人竟连饭都不吃了,放下碗筷就出去。
    不吃饭出去的这几个人,大概也就是自认为高级;或许肯定也就是说是要把我吃过的菜卖给我的那几个人,他们想到菜卖不成给我了,才出去的吧。
    当然,出去的这几个人的那意思,好像是自认为高级,我不配与他们在一起吃饭吧。如果不是,为什会看到我一上桌子了就要走人呢?
    这些人到底是有好高级呢???
    我吃过的菜不要,要卖给我,我是用筷了夹出来吃,并没有用五爪去抓着吃嘛;这些人到底是有好高级呢?我一上桌子你就走人,你就不吃饭,你到底是有好高级嘛!!!
    你们竟忘记了你们的那祖宗三代到底是干什么的?翻开你们的祖宗三代的那家谱来叙一叙,看看你们的祖宗三代到底是干什么的嘛?我的祖宗三代在毕节城里做小买卖的时候,毕节城的哪个旮旮角角每天都要跑上不知多少趟的时候,你们的那祖宗三代的,不要说一年之中能有几天进毕节城的时候也未为可知,怕连毕节城是哪样的样子都没有看到过,毕节城是在哪个方向都还不知道呢。即使就是有的知道了,一年之中到底能有机会进毕节城来赶几趟场都还屈指可数呢;可能进了毕节城,怕是连路都找不到出去呢。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的时候,我到了毕节的边远地区去玩的时候,听到那里的人们说是他们的那个地方,有一些人活了几十年,连毕节城都没有去过,汽车是哪个样子都没有得看到过,那汽车到底有几个轱辘、那轱辘到底有好大,是用好厚的木枋子做的都不晓得呢。
    嘿嘿嘿嘿!!!这是真实的,我并没有吹牛逼呢,我的脾气是从来都不喜欢吹牛逼的,而且也是见不得别人吹牛逼,只不过是照实的把当时的所见所闻写出来而已。
    在前几天放的有一个电视剧,里面的那个男主角是从乡里来的,在城里经过打拼,虽说是没有成为大富翁,但还是小有一点成绩,在与一个女孩子表白的时候,他不是说到他的父母连汽车都没有得看到过吗?
    那是真实的呢。
    当然,那个电视剧是哪样名字,是哪一个电视台放的,我也没有过细的去看,只是看了这样的一个片段,也就去看其他的电视了。
    自认为高级的那些人,你们的祖宗三代的祖宗三代一定也是属于这一种人吧。
    说实在的,当时主要是那里有碗有筷子在那里;如果要是没有,我就真的要端着盘子,用五爪抓着吃呢。
    这几个人,你们好好的想一想,你们到底有好高级呢?或许你们的那上三代的祖宗就是我说的那些活了几十年,竟连汽车都没有得见过,车轱辘有好大都不晓得的那些人呢。哈哈哈哈!!!
    自认为高级,连饭都不吃就出去的这些人,你们自己评价一下自己,你们到底有好高级;你们给自己打一打分,看看你们能够得到几分呢?
    我被你们诬陷为“聚众扰社会秩序”而被抓进毕节市看守所坐牢的这一年,我在里面吃剩的饭,其他的那些坐牢的人都要争着的说是:“拿给我吃、拿给我吃”。如果你们与我一道坐牢,老子吃过而吃剩的饭,你们一定也会争着的说是:“拿给我吃,拿给我吃”的呢。
    关于我坐牢在里面把吃剩的饭赶给其他的人吃的情况,在我写的《我的狱中杂记》里面就有详细的叙述,现在正在作最后的修改,不久就会公布出来,到时你也可以看一看嘛。
    这,就像是不懂音乐的人在吹唢呐,还在是在哪里、哪里、哪里、哪里哪……呢。
    
    
    二0一0年八月十五日
    
    二0一0年十月二十五日最后修改打印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401002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一个残疾人妻子的控诉/贵州省毕节廖沾英 (图)
·毕节残疾人付继修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呼吁书
·毕节市聂光华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呼吁书
·官员欺压百姓,依法上访反被拘留/贵州毕节胡银珍 (图)
·戴避孕套不算强奸?毕节公安局政委被免职
·贵州毕节市公安局政委因不当言论被免职
·贵州毕节一官员涉嫌强奸女教师被逮捕
·毕节市女教师遭官员强奸 警方:戴避孕套不算强奸 (图)
·贵州毕节“女教师遭官员强奸”事件调查 (图)
·黄策谈毕节生态经济:毁林毁草开荒只有死路一条
·毕节“三无路”东升路严重威胁上千小学生生命安全
·贵州毕节一水泥厂发生坍塌 致3人死亡
·贵州毕节访民刘俊春被起诉后的答辩状 (图)
·大旱灾区贵州毕节纳雍县实拍:农作物绝收(视频)(图)
·大旱灾区贵州毕节:干枯的河床、排队领水(视频)(图)
·贵州毕节刘俊春案明日开庭
·贵州毕节访民路言飞被判劳教两年(图)
·贵州毕节访民路言飞因上访被行政拘留
·贵州毕节一票难求,外出打工者被逼高价坐黑车
·贵州毕节访民路言飞被公安强行抓走关押(图)
·贵州毕节刘世达一家血泪的控诉 (图)
·贵州毕节陈明云一家房屋遭黑恶官僚强拆生活陷入绝境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