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山西:退休警察被打致残,凶手长期逍遥法外/李苏阳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1月10日 来稿)
     我是山西省未成年犯管教所退休干部李苏阳,在2008年5月15日因与杜爱玲租房纠纷被其(女外地户籍)纠集段乐平(因盗卖汽车和多次盗卖管教所物资被关押一年多)吕永平(判刑两次)杨亮平(社会混混)围攻殴打,致使我头部积瘀血,鼻骨多处骨折,鼻血满身流淌。身体抽搐无法行走,生活难自理。案查三年四个月由营盘派出所经过分局刑警队到分局专案组、09年4月小店区检察院才将案卷移交法院,2010年4月1日省人民医院,7月8日山大一院对我伤情诊断为中枢神经损伤,我与家人10多次请求小店分局白安平局长查处,其一直推诿。
    
     由于小店区有个知名人士吴俊俊,人称“红帽子黑老大”,实际他是分局副政委,可他说话的分量却不在局长之下,不少局长都惧他三分,其与白安平局长、张朝龙副局长、刑警队长巩永林利用职权,充当杜爱玲团伙顾问,甚至把我家人举证,投诉材料传递给主犯,并造谣惑众;“我的伤是住院后被人打伤的。我曾出院半月”(为此武警医院为我出具了证明)医护人员、病人群众纷纷气愤不已,人被打成这样不是同情伤者,还陷害他、辱骂医生,哪还有人民警察亲民为民样。更可笑的是办案民警王爱萍竟多次乘坐主犯的小车单独来医院向我取证询问索讨一万元罚款,我家人当场指出其违法并将此情况举报给局长。由于他们为罪犯称霸一方保驾护航,在我被打伤后又有干警被这伙歹徒打伤。我与家人几十次将他们执法违法问题举报给有关部门,却被民警一次次抬送回医院。 (博讯 boxun.com)

    
     以下是刑警队长巩永林从营盘派出所接案后负责此案,令人质疑的办案经过:
    
     1、2008年6月15日,巩永林带四名干警来医院对我及家人询问作笔录,亲眼目睹我全身抽搐被抢救,6月23日在我及家属不知情、医生尚未查清伤情下,他利用其关系出了一份莫名其妙的《轻微伤鉴定结论》。
    
     2、他教唆主犯、歹徒只要不承认打就不承担刑事、民事赔偿责任,并教唆主犯到法院诬告我(此证可查2008年7月26日狄村法庭卷宗)。
    
     3、因我病情严重多次被抢救,我家人求他能早日解决,其答复“等我死了,他可以负责解剖”并多次遏阻我家属举证歹徒行凶撕坏我沾血的T恤物证及歹徒猥亵侮辱我女儿的人证录音。(交局长白国宝其交吴俊俊)吴未交检察院。
    
     4、巩永林利用手中权力篡改了口供及立案资料、炮制假象、黑白颠倒蒙蔽领导及督察的检查(可查其提供的本案材料)并辱骂白国宝局长算个屁。他承诺犯罪嫌疑人本案在他手中,保证不用赔我一分医疗费。
    
     巩永林承诺嫌疑人之后的一个月,我家人多次向白国宝局长反映,领导将本案交分局专案组长吴俊俊负责处理。以下是吴俊俊令人不可思议的办案经过。
    
     1、吴俊俊接案后没有依照办案程序向我及家人作任何笔供,甚至都没有立案,依然以巩永林方式拖沓不办理,对我与家人的申诉始终无动于衷。
    
     2、省武警医院多位主任医师根据我伤情会诊出具NO·217593号法医诊断说明书,吴俊俊多次代表公安局去医院蛮横宣扬“如果再敢给李苏阳出具任何鉴定就取消武警医院的司法鉴定资格,哪个医生再敢出证明就砸谁饭碗”可谓无所不用其极的干扰司法公证,因为他代表公安领导的身份出面。
    
     3、太原市公安局法医检验所领导和法医在09年元月排除了吴俊俊等人干扰,聘请了山大一、二院、省人民医院诸多主任医师专家举行听证会,根据我伤情损伤程度(因分局委托书只许对我鼻部检验)鉴定结论:双侧鼻骨骨折及上颌骨鼻突线状骨折,已构成轻伤。在二月发通知书00023号。吴俊俊忙让主犯与歹徒到省公安厅否认市公安局法医检验所对我的轻伤鉴定,3月12日省公安厅科技复核处牛处长与山大一院两位主任医师对我鼻伤重检为“粉碎性骨折”副所长吴利军、李东红在场并代主犯交了鉴定费。鉴定时医科大法学会焦副主任竟丧尽良知作梗,被2位主任医师拒绝,吴俊俊悉知即让主犯与歹徒向省公安厅申请撤销这次鉴定(二次联名申请均存省公安厅)。3月17日歹徒段乐平来医院向我认错:“他们不该听吴政委的,是吴让他们到省公安厅申请对我伤重鉴定的,并说赔我现住院治疗费。”我说你们从08年11月至12月5次来医院认错,至今分文未赔,总让我用医保卡付后期转院治疗费……
    
     4、根据我国《刑法》第26条234条237条294条305条之规定,主犯杜爱玲、累犯段东平、杨亮平、吕永平行为已构成团伙故意伤害罪,在共同犯罪中,杜爱玲起主导作用,其犯有组织歹徒行凶系主犯,应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而吴俊俊却逼我家人私了。我与家人多次将他们沦为杜爱玲团伙保护伞问题举报给市公安局,苏局长多次指示严查,吴俊俊忙让主犯杜爱玲,歹徒段乐平写证指证是杨亮平一人致我伤害。在09年4月16日刑拘了杨亮平,30日将其批捕。
    
     5、我女儿问吴俊俊为何不抓主犯杜爱玲及两名凶手,其说要抓了他们他也得进牢房。这正如主犯杜爱玲扬言“关系是一部分但摆平事也得烧香拜佛,她已送了几十万,都给了公安也不赔。”吴俊俊还挖苦我女儿:“你们不是告到省市委、政府、政法委、纪委,最后还是批回分局处理,不服你们去告吧,告到哪都没用。省委、省政府、省人大信访局算啥,没本事才找信访局有本事让省、市委书记、省市长来。”
    
     6、吴俊俊等人在管教所领导出具了歹徒曾多次求领导出面私了证词及我家人举证案发晚省武警医院法医对我伤情诊断病历及主犯纠集歹徒通话记录(公检法均已认可),其竟为主犯狡辩,杜爱玲打电话纠集歹徒是帮助协调处理。从省司法厅与管教所宿舍人所共知是杜爱玲纠集歹徒致伤的我。管教所在09年将我被歹徒殴打致残情况通报全所。
    
     由于吴俊俊、白安平、张朝龙、巩永林的行政不作为,偏袒行凶者,歪曲事实颠倒黑白,捏造假象诬陷,在我被打致伤事实清楚。且行凶人员明确的情况下,非但不对行凶者采取任何措施,不对案件侦查,反而偏袒纵容行凶者,致使主犯和行凶者至今逍遥法处。
    
     案发后,由于我没有得到及时救治,身体落下终身残疾。为此我多次上访,省公安厅长杨司也曾为此作出批示,但承办人员一直顶着不予处理,凶手至今逍遥法处。
    
     李苏阳电话:13007033026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791453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无神论者战胜不了共产党
  • 监控摄像统一全球
  • 粉碎薄熙来的成果:比薄熙来还不如的人在继续薄路线
  • 首届世界律师大会与政治往往撞弯了法律的腰
  • 铺满了鲜花与死亡的道路
  • 春秋的壯盛陣容
  • 陳希同說:歷史是勝利者寫的
  • 日本是一个共妻国家——难怪自称“大和民族”
  • 香港最長壽的雜誌:《春秋》
  • 中华民国背叛了中国
  • 老干妈希拉里又出来帮川普竞选了
  • 所谓民运还不如共产党的问题,是中共五毛炮制的伪问题
  • 成也废垃败也废垃
  • 《我的前半生》作者李文達為何不能分享版權
  • 高幹子女張戎所撰《毛傳》引起的法律訴訟
  • 《霸权论》连载之2第一章《自主行为系统》
  • 博客最新文章:
  • 廖祖笙廖祖笙致函境外出版商及广告商
  • 胡志伟列寧受德國賄賂八千萬元
  • 谢选骏学习就像雕刻
  • 非智【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各有心思
  • 生命禅院我与魔王的又一次对话/雪峰
  • 谢选骏共产党就是共妻党
  • 潘一丁香港法治已大乱高院勿做保护伞
  • 谢选骏川藏线上十英雄不知道毛主席夜御十女的的勾当
  • 穿越精神的戈壁人类历史最重大的转折点
  • 滕彪中共为什么要举办世界律师大会
  • 谢选骏一盘散沙变成了一堆废垃
  • 陈泱潮11.12.有望確保中國國運柳暗花明、峰回路轉的要訣
  • 谢选骏华尔街金虫的末日
  • 胡志伟《毛呼蔣委員長萬歲》
  • 严家祺《霸权论》连载之3第二章《国家行为体》
  • 生命禅院爱含量与生命的层次\沁心草
  • 陈泱潮11.11.國運逆轉的教訓必須牢牢記取!否則,中共國滅亡在即
    论坛最新文章:
  • 北京取消了今年的德中人权对话
  • 曾赴港记录反修例示威运动 大陆律师陈秋实被限制出境
  • 709律师王全璋之妻李文足获2019法德人权奖
  • 中国大使施压要求丹麦自治群岛使用华为5G设备
  • 诺奖得主昂山素季在海牙为缅军种族灭绝罪行辩护
  • 罗兴亚危机:昂山素季将在国际法院为缅甸军方辩护
  • 香港年轻女子怎样炼成了勇武派
  • 任正非为何觉得孟晚舟写那封信不合适
  • 私隐先行 香港放弃以人脸识别发展智慧灯柱
  • 国际警务专家集体请辞 对港府检视警方工作报告投不信任票
  • 加国会设小组检视 中加关系势雪上加霜
  • 台外长诺如解放军干预将助港人 料引北京震怒
  • 港府惊曝乱象 律政司长摔倒滞英请辞遭京下令回国
  • 陆再警告 美航母到台湾恰好送解放军机会武攻
  • 栽赃黄之锋持美国绿卡 编造笨技术露馅沦笑柄
  • 独立中文笔会等组织籍“国际人权日”发起示威抗议
  • 莫斯科被惩罚出局 奥运谁渔翁得利?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