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山西:退休警察被打致残,凶手长期逍遥法外/李苏阳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1月10日 来稿)
     我是山西省未成年犯管教所退休干部李苏阳,在2008年5月15日因与杜爱玲租房纠纷被其(女外地户籍)纠集段乐平(因盗卖汽车和多次盗卖管教所物资被关押一年多)吕永平(判刑两次)杨亮平(社会混混)围攻殴打,致使我头部积瘀血,鼻骨多处骨折,鼻血满身流淌。身体抽搐无法行走,生活难自理。案查三年四个月由营盘派出所经过分局刑警队到分局专案组、09年4月小店区检察院才将案卷移交法院,2010年4月1日省人民医院,7月8日山大一院对我伤情诊断为中枢神经损伤,我与家人10多次请求小店分局白安平局长查处,其一直推诿。
    
     由于小店区有个知名人士吴俊俊,人称“红帽子黑老大”,实际他是分局副政委,可他说话的分量却不在局长之下,不少局长都惧他三分,其与白安平局长、张朝龙副局长、刑警队长巩永林利用职权,充当杜爱玲团伙顾问,甚至把我家人举证,投诉材料传递给主犯,并造谣惑众;“我的伤是住院后被人打伤的。我曾出院半月”(为此武警医院为我出具了证明)医护人员、病人群众纷纷气愤不已,人被打成这样不是同情伤者,还陷害他、辱骂医生,哪还有人民警察亲民为民样。更可笑的是办案民警王爱萍竟多次乘坐主犯的小车单独来医院向我取证询问索讨一万元罚款,我家人当场指出其违法并将此情况举报给局长。由于他们为罪犯称霸一方保驾护航,在我被打伤后又有干警被这伙歹徒打伤。我与家人几十次将他们执法违法问题举报给有关部门,却被民警一次次抬送回医院。 (博讯 boxun.com)

    
     以下是刑警队长巩永林从营盘派出所接案后负责此案,令人质疑的办案经过:
    
     1、2008年6月15日,巩永林带四名干警来医院对我及家人询问作笔录,亲眼目睹我全身抽搐被抢救,6月23日在我及家属不知情、医生尚未查清伤情下,他利用其关系出了一份莫名其妙的《轻微伤鉴定结论》。
    
     2、他教唆主犯、歹徒只要不承认打就不承担刑事、民事赔偿责任,并教唆主犯到法院诬告我(此证可查2008年7月26日狄村法庭卷宗)。
    
     3、因我病情严重多次被抢救,我家人求他能早日解决,其答复“等我死了,他可以负责解剖”并多次遏阻我家属举证歹徒行凶撕坏我沾血的T恤物证及歹徒猥亵侮辱我女儿的人证录音。(交局长白国宝其交吴俊俊)吴未交检察院。
    
     4、巩永林利用手中权力篡改了口供及立案资料、炮制假象、黑白颠倒蒙蔽领导及督察的检查(可查其提供的本案材料)并辱骂白国宝局长算个屁。他承诺犯罪嫌疑人本案在他手中,保证不用赔我一分医疗费。
    
     巩永林承诺嫌疑人之后的一个月,我家人多次向白国宝局长反映,领导将本案交分局专案组长吴俊俊负责处理。以下是吴俊俊令人不可思议的办案经过。
    
     1、吴俊俊接案后没有依照办案程序向我及家人作任何笔供,甚至都没有立案,依然以巩永林方式拖沓不办理,对我与家人的申诉始终无动于衷。
    
     2、省武警医院多位主任医师根据我伤情会诊出具NO·217593号法医诊断说明书,吴俊俊多次代表公安局去医院蛮横宣扬“如果再敢给李苏阳出具任何鉴定就取消武警医院的司法鉴定资格,哪个医生再敢出证明就砸谁饭碗”可谓无所不用其极的干扰司法公证,因为他代表公安领导的身份出面。
    
     3、太原市公安局法医检验所领导和法医在09年元月排除了吴俊俊等人干扰,聘请了山大一、二院、省人民医院诸多主任医师专家举行听证会,根据我伤情损伤程度(因分局委托书只许对我鼻部检验)鉴定结论:双侧鼻骨骨折及上颌骨鼻突线状骨折,已构成轻伤。在二月发通知书00023号。吴俊俊忙让主犯与歹徒到省公安厅否认市公安局法医检验所对我的轻伤鉴定,3月12日省公安厅科技复核处牛处长与山大一院两位主任医师对我鼻伤重检为“粉碎性骨折”副所长吴利军、李东红在场并代主犯交了鉴定费。鉴定时医科大法学会焦副主任竟丧尽良知作梗,被2位主任医师拒绝,吴俊俊悉知即让主犯与歹徒向省公安厅申请撤销这次鉴定(二次联名申请均存省公安厅)。3月17日歹徒段乐平来医院向我认错:“他们不该听吴政委的,是吴让他们到省公安厅申请对我伤重鉴定的,并说赔我现住院治疗费。”我说你们从08年11月至12月5次来医院认错,至今分文未赔,总让我用医保卡付后期转院治疗费……
    
     4、根据我国《刑法》第26条234条237条294条305条之规定,主犯杜爱玲、累犯段东平、杨亮平、吕永平行为已构成团伙故意伤害罪,在共同犯罪中,杜爱玲起主导作用,其犯有组织歹徒行凶系主犯,应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而吴俊俊却逼我家人私了。我与家人多次将他们沦为杜爱玲团伙保护伞问题举报给市公安局,苏局长多次指示严查,吴俊俊忙让主犯杜爱玲,歹徒段乐平写证指证是杨亮平一人致我伤害。在09年4月16日刑拘了杨亮平,30日将其批捕。
    
     5、我女儿问吴俊俊为何不抓主犯杜爱玲及两名凶手,其说要抓了他们他也得进牢房。这正如主犯杜爱玲扬言“关系是一部分但摆平事也得烧香拜佛,她已送了几十万,都给了公安也不赔。”吴俊俊还挖苦我女儿:“你们不是告到省市委、政府、政法委、纪委,最后还是批回分局处理,不服你们去告吧,告到哪都没用。省委、省政府、省人大信访局算啥,没本事才找信访局有本事让省、市委书记、省市长来。”
    
     6、吴俊俊等人在管教所领导出具了歹徒曾多次求领导出面私了证词及我家人举证案发晚省武警医院法医对我伤情诊断病历及主犯纠集歹徒通话记录(公检法均已认可),其竟为主犯狡辩,杜爱玲打电话纠集歹徒是帮助协调处理。从省司法厅与管教所宿舍人所共知是杜爱玲纠集歹徒致伤的我。管教所在09年将我被歹徒殴打致残情况通报全所。
    
     由于吴俊俊、白安平、张朝龙、巩永林的行政不作为,偏袒行凶者,歪曲事实颠倒黑白,捏造假象诬陷,在我被打致伤事实清楚。且行凶人员明确的情况下,非但不对行凶者采取任何措施,不对案件侦查,反而偏袒纵容行凶者,致使主犯和行凶者至今逍遥法处。
    
     案发后,由于我没有得到及时救治,身体落下终身残疾。为此我多次上访,省公安厅长杨司也曾为此作出批示,但承办人员一直顶着不予处理,凶手至今逍遥法处。
    
     李苏阳电话:13007033026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791453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苦难三部曲之二《兽影》(长篇小说节选13)
  • 废垃民族需要暴君的暴力混凝土
  • 张志新获奖与杀鸡儆猴
  • 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连载)
  • 废垃民族热爱黄赌毒
  • 香港危急!习近平以大陆公安凌迟香港民运,港人该如何自救
  • 苏联分裂中国自己灭亡
  • 浦志强自相矛盾
  • 中国大陆民众的巨变
  • “中国梦”来自《红楼梦》的四大皆空
  • 特疯子对华贸易战的草包结局之因,及对中国局势的影响
  • 印尼人都比香港人值钱
  • 落井下石的废垃社会
  • 战争让人透视了人生的真相
  • 蘇俄文學的深度-重看影視《這裡的黎明靜悄悄》有感
  • 穆斯林不能回家
  • 博客最新文章:
  • 吴倩救恩之母:許多忠信神职人员的頭銜將被剝奪。
  • 徐沛為了韭菜不再為鐮刀唱贊歌
  • 谢选骏汉化不是共产党化
  • 徐永海信心没有行为是死的我们必须走好耶稣的十字架道路——2019
  • 胡志伟《張學良口述自傳》校注後記
  • 少不丁吃中国这口饭(林夕)
  • 陈泱潮習近平必讀:中共國【聖君立宪-光榮革命】64条理念與政纲/
  • 谢选骏全世界示威者联合起来
  • 徐永海10月17日被上岗的徐永海致信肢体朋友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养生
  • 谢选骏香港事起赵紫阳安息
  • 高洪明美国有虚伪的言论自由而中国真真无言论自由
  • 陈泱潮祭先父趙紫陽百歲冥壽文(文:趙家兄妹)
  • 曾节明华人在美生存兵法:考小车驾照的策略
  • 金光鸿赵紫阳是大丈夫
  • 陈泱潮視頻:邓聿文、裴毅然、罗慰年:香港局势分析中国模式批判
  • 谢选骏失去了中国就失去了中国消费者
    论坛最新文章:
  • 廖天琪谈比尔曼自传中文版新书:《唱跨柏林墙的传奇诗人》
  • 对两位开明老者的纪念
  • 陈同佳案:台湾法务部指中国媒体掩饰推卸港方责任
  • 一篇安葬文网上流传 透露赵紫阳埋葬地点
  • 布鲁塞尔的奇迹会在英国国会再现吗?
  • 土耳其指责库尔德人破坏停火协议
  • 香港法庭否决禁同性婚姻违宪 但促港府检讨
  • 林郑叫停为记者注册构思 不排除日后改组班子
  • 中大校长促正视 德国大律师会开腔 港府设独立调查压力续增
  • IMF、世银秋季年会共同呼吁成员国解决贸易分歧
  • 加泰罗尼亚52万人抗议独派领袖被囚 警民发冲突
  • 香港民阵20日游行申请遭禁 多区示威者筑人链戴面具抗议
  • 前国际货币基金前总裁拉加德再成欧洲央行首位女总裁
  • 涉杀害女友案犯要求赴台自首 港台对后续处理均不积极
  • 香港:中国异见人士要求欧洲给予更多的支持
  • 法国熟食名厂进攻零防腐剂美味熟食市场
  • 墨西哥警方遭重武攻击后 释放大毒枭古兹曼之子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