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邯郸联防队员因公被歹徒打死 公检法袒护黑社会/苗复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8月2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五凶轮番四阵施暴 联防队员因公牺牲
    小区法院降格乱法 中院无法无天敌顶
    黄黑法霸狼狈为奸 亵渎法律草菅人命
    访民13年矢志维权 冤魂屈尸至今冷冻
    胡、温号召倡廉反腐 人本和谐众志成城
血泪严正控告:河北省邯郸市、市、丛台区两级公、检、法

    众所周知,当今社会广大民众的不幸,不是天灾而是人祸,世俗日下、道德沦丧、恶欲横流、假货遍地、公权肆虐、亵渎法律、强奸民意、无恶不作,胡、温已经给那些祸国殃民的腐败分子敲响了丧钟,我们即将迎来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以人为本,文明和谐的新明天。
    信访=收容+拘留+软禁+劳教+判刑+坐牢=枪毙=死刑,这样的等式能成立吗?目前已成现实,古今中外过去不曾有,将来更不会有。苍天尚在!正义何在!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新闻媒体记者、各位专家教授、各位志士仁人您好:
    我叫苗复,妻子王爱芳现年同时64岁,河北省邯郸市魏县沙口集乡大庄村人。我是一名老党员,当过村主要干部多年、军属。现在被黄、黑、恶、法霸朋比为奸的腐败邪恶势力逼成了对头,可我们荣幸的成了胡、温领导的倡廉反腐大军中的一名坚强战士。尊一声胡书记,温总理,我诚心的向您保证,一定在您的指挥下勇往直前,义无反顾,宁可战死绝不苟安偷生。
    1999年3月22日,我儿苗清华和程金利(都是本市丛台人民路派出所联防队员)及郝旭辉和申冀南(都是正式干警)一行四人去巡查本辖区内的鑫鑫歌厅(离派出所很近)与以陈保峰、李延军为首的田、蔡、段等多名黄、黑、恶棍(均无任何伤证)发生争执,连续轮番四阵群欧致死,申冀南也被打伤,陈犯边打边不解恨的报复说:“叫你查!叫你查!”说白了就是因为当协警惹得杀身祸……。为啥不打他人呢?进一步讲,虽然把我儿打死,更是打公、检、法的脸……。儿啊!到如今那一小撮叫狗吃了心肝的人,袖手旁观,幸灾乐祸的虎朋狗首谁还来管你的事,这都是世态炎凉啊!我儿身上的钱物也被洗劫一空,110接警现场记录:系人民路派出所的一个帮忙的酒后(无法医技术鉴定)被打伤。后来是人民路派出所,所长吴斌把苗的尸体,送到市公安局尸检中心解剖冷冻,至今未入土为安,时常给我们托梦喊冤叫屈,为人父母及亲属坐卧不安,食不甘味、寝不入眠,真是生不如死啊!
    邯郸联防队员因公被歹徒打死 公检法袒护黑社会/苗复


    此案依法应由市检察院办理,而丛台区检察院降格诉至区法院,指控:1999年3月22日凌晨1时许,受害人苗清华、申冀南(大专本科生)酒后(没鉴定)到本市向阳路鑫鑫歌厅,苗将歌厅外墙装饰玻璃砸坏(用什么器物?这是群凶的自述和辩解,无任何人证实,是别有用心人的编造和胡诌)。试问他们一共几个人?名谁?在何时?何地点?喝的什么酒?抽的什么烟?吃的什么饭?坐落的方位?谈说些什么?为什么单独砸此处?起因何在?砸坏的面积?价值多少?更为重要的是用的什么器物?为什么不查请?
    这团团迷雾,重重疑点说明了什么?当事者心知肚明,该追究谁的责任?至今追究了吗?为什么?为什么?再问一声为什么?
    从检刑诉[1999]82号起诉书和(1999)从刑初字第115号刑事判决同称:陈先用木棍(多粗?多长?什么质地?)打苗的头部(第一阵子毒打),李又拿木棍(李、陈两人都用同样的木棍?)朝苗的后脑部,后脖子处打(第二阵子都是致死命部位)。试问还有几个人在摁着苗的双手和双脚?否则苗为什么不反抗?又不大喊大叫?还是没有还手之力?要是我儿自己惹得事,他本人开的小饭馆,人要是都去把凶手打趴下,自己还能被打死吗?或逃走?我儿没有致死群凶的动机,申冀南怎样被打的,难道说就不用查清吗?后田立功,蔡铁(均另案处理,为什么五凶不一并审理?)等人(段XX是一个厨师)赶到现场,伙同陈、李继续对苗、申殴打,将二人打倒在地,苗躺在歌厅内门口地上时,申躺在歌厅内沙发旁(第3阵子),当苗爬出歌厅门口时,陈又拿棍朝苗的头部猛打了两下(致命的第四阵子毒打,何为有自首情节,防卫过当?)。实际一定更惨,只有天知道。
    当时郝旭辉出示了本人证件,也没挡住打红了眼的群凶施暴。苗、申两人被群凶殴打在地,陈凶又给田、蔡、段三凶打电话,即刻到现场再次恶狼群殴,没有一点反抗、挣扎自己能力的苗、申遍体鳞伤,惨不忍睹。苗死、申包扎完,郝、程销声匿迹。试问为什么与五凶不一并抓捕,一并审理?因陈犯的大姐在市委宣传部工作,二姐在邯山区人大工作,哥哥在市物价局工作,丛台区公安局,副局长主抓刑侦的郭文祯、五中队队长徐德亮与陈、李、田三凶都是同一个县里的人,才上演了前面的一幕闹剧。当时陈、李二犯被抓捕,蔡犯投案自首,为什么三凶不一并起诉,因老乡得了老乡的钱财,若三凶一并审理,就成了团伙,作案性子就严重,因此才分开审理,是为群凶消灾减罪而为之。
    这起鲜血淋淋、骇人听闻的恶性命案,依法应由市中级公、检、法进行初审,而区公、检、法徇私枉法,仅只将陈、李二犯降格审理,葫芦僧乱断葫芦案,并且开庭不通知我方参诉,故意剥夺我方诉权,藐视法律,胆大妄为,仅用5个工作日(个案体现的公正与效率)?就仓促草率审结两犯,各自判四年刑(刑期不满就减刑放了)放纵犯罪十恶不赦。
    02年省政法委书记刘金国督办此案,才有转机,大恩大德终生不忘永远感谢。
     1、 陈犯施暴三阵,公、检、法第二次上网抓捕至今无果,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2、李犯施暴二阵,公、检、法故意纰漏,逍遥法外、伤天害理,令人发指。
    3、段犯(是厨师)施暴一阵,公、检、法故意包庇住址,名字不明。
    4、田、蔡二犯施暴一阵,08年各判刑十年,我为了感动陈、李、段三主犯投案自首,冤案早日审结,我不再继续受拖累之苦,事到如今也是枉然。
    时至今日,陈、李、段三头凶犯和公、检、法队伍中渎职不作为的害群之马逍遥法外,群凶家属狗道来、猫道去私语狂吠,官照升不误、工资照增不停安然自得。我记不清曾有多少次向市、公、检、法申请再审,他们依旧扯皮推诿。官官相护死猪不怕开水烫,厚厚着脸皮不害臊的伎俩一再重演,死心让区、公、检、法把本案做死!做臭!做烂!不可收拾而后快。谁都知道我国目前有4级法院,此案至今仍在区法院死呆着、泡着。何时能脱离区法院魔掌只有天知道。区法院先后出笼了8份漏洞百出、自相矛盾,此地无银三百两不伦不类的法律文书,把法律当儿戏,把冤民当猴耍,再次我警告暗箱操作本案的法痞们!你们听着,要么车轧马踏、碎尸万段成肉泥,要么断子绝孙遗臭万年,天要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谁也改变不了阴阳轮回,善恶终有报的天条。
    我是一个弱势冤民,维权无门,无奈被逼迷踏逐级,上访的不归之途,看哪个混蛋王八蛋,看哪个龟孙情愿在北京皇城天子脚下被逼良为娼,贼喊做贼掩耳盗铃自欺欺人,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反倒给我扣上莫须有的罪名,收容一次,拘留4次,软禁多次,劳教一次……雪上加霜到何种地步。栽赃陷害无赖和强盗,流氓手段不断更新,只许他们杀人放火、草菅人命不许冤民上访点灯,弱肉强食,岂有此理!他们把手中的权力当做是祖上遗赠,大搞权力寻租给钱办事是天大笑话。市、省、北京多个政法机关和领导多次批转函件到地方,它们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瞒上欺下,阳奉阴违,压案不处,激化矛盾,小事拖大、大事拖乱,乱事拖难,气死你!吓死你!坑死你!骗死你!拖死你!其狼子野心昭然若揭,我成了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心腹之大患。
    比我年龄大的小的孩子都比我多,我一个女儿已出嫁,她自己还顾不好自己,我二儿子为国戍边如有不测,人家养孩子为了送终养老,可我养孩子都成了阴影水泡,咱要来个将心比心,换位思考,有谁愿做我的干小?我为儿子讨公道,蓝天作被、路边、地下通道、广场作褥、捡烂菜、喝冷水、讨剩饭、穿破烂、蓬头垢面一身病患、债台高筑、人财两空、四处落个不待见、丢人显眼、惹得鸡狗不待见。人之初、性本善的好官好人,父老乡亲无权无势,爱莫能助,有灵性的禽兽也会为我的不幸含恨落泪,难道这还不够触目惊心?我骑虎难下坎坷峥嵘漫漫迢迢的上访路,何日才是尽头,只有天知道。谁能解救我啊!来世我给您当牛做马也甘。
    我一个幸福美满的五口之家,已临灭顶之灾,试问公平何在!正义何存!这是人类的大灾难!这是中华民族的大悲哀!这是当今社会的大不幸!是可忍,孰不可忍?为了彰显宪法和法律的尊严,为了以人为本和谐社会,科学发展,为我儿早日瞑目九泉。恳请人大监督,恳请各位党政领导,各位新闻媒体记者,各位专家,教授,各位志士仁人关注,为我主持公道。
    切切此盼,不胜感谢,我们全家跪拜在此。
    
    控告人:苗复 妻子 王爱芳
    电话:0310—3462209 手机:1331522628
    邯郸联防队员因公被歹徒打死 公检法袒护黑社会/苗复


    邯郸联防队员因公被歹徒打死 公检法袒护黑社会/苗复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91116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最有人权的河北邯郸“千古之冤”!/罗春生
·河北邯郸王翠英女儿被未婚夫灌药害死,公安不做为 (图)
·天理何容--北方孙志刚、学子冯文青在邯郸丛台区丛东派出所惨遭杀害!!!!!
·河北邯郸康波继续杀人干坏事
·邯郸驻军坦克旅(66075部队)又施暴行
·河北邯郸一家美容院发生火灾致13人受伤
·河北邯郸农民举家北漂 地下通道献唱月赚千元 (图)
·河北邯郸肥乡县李印的:女儿疑被打死 公安不予立案 (图)
·邯郸原三级警督田兰因揭露刑警队长贪污罚金被双开判刑 (图)
·视频:邯郸中大建筑机械技师罗春生被暴力拆迁
·邯郸市区长自杀引起对官员压力的关注
·河北邯郸认定邯山区长系抑郁自杀身亡 (图)
·邯郸区长办公室遭割喉惨死 疑与拆迁有关 (图)
·专案组认定邯郸市邯山区区长张海忠为自杀死亡
·河北邯郸一区长在办公室内被砍杀 (图)
·河北邯郸一拆迁区长被杀 (图)
·河北省天主没邯郸教区有两司铎失踪,是候任主教被捕仍未归
·邯郸取消晋牧礼,乐山非法祝圣如期举行
·河北邯郸陆续发现殷商时期酒器
·邯郸出租车大罢市 政府拟夺经营权惹不满
·邯郸市政府雇佣黑社会,北京南站抓人遇到反抗
·督促邯郸市长启动公车改革公民意见书
·邯郸少年勇斗歹徒受伤无人问 想割腕自杀(图)
·邯郸征地打死村民 数百人抬尸请愿(视频) (图)
·“开放”:技术上邯郸学步;文化上数典忘祖/杨思基
·邯郸北方学校,郭冬临你为何不站出来说话
·谁把农行邯郸分行任晓峰和马向景推上了断头台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