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维权被政​府私设黑监狱迫害致残/浙江永康高传托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7月14日 来稿)
     我叫高传托,是浙江省永康市人,龙山镇四路上村的农民。现年64岁,身份证号:330722194803052571X。我因村里的土地被镇霸非法倒卖一事,受我居住地的村民委托到北京上访,却屡遭当地政府的疯狂镇压。多次被抓、欧打,将我残酷迫害。
    
     2006年8月24日,镇霸首先破坏8亩基本农田,逐步扩大到80亩,非法毁青,把即将成熟(再过10天就可以收割)的稻谷,用汽车推土机强行推倒填土石,把稻谷埋在土石下,使一片金黄色稻谷变成一片荒地。当时全体村民义愤填膺,奋起护卫稻谷和农田。镇领导吕剑新(原镇长现任党委书记)指使派出所民警,镇党员干部百余名,前来镇压村民。当时部分村民被打伤,我是其中一人。2006年9月30日将抢占的土地公开招标出卖,由于村民的强烈反对这次招标没有成功,但广大村民怜惜即将收割的稻谷,心在流泪。 (博讯 boxun.com)

    
    2007年10月11日,镇霸再次非法招标出卖土地。强行毁坏《基本农田》达180多亩,以商业老板建民房交了200万押金为由,将集体土地倒卖给商业主,做房地产生意。同时将良田谎报成沙地、荒地,来欺骗上级领导部门。广大村民集体联名签字表示坚决反对!本次招标又被保护农田的村民再次推翻,但被镇霸强占的共有土地至今也没有个说法。
    
    2008年7月28日,镇霸破坏扩占农田己达200多亩,并趁奥运期间,招标卖掉其中的30亩,成交价格每平方九百元左右。每亩地合人民币50多万元,但只决定付给我们村民每亩地人民币2万元。大多数农民不肯接受。其中强占我们家两亩半地,我分文没要。如此暴政的地方政府官员,只顾他们自己获取暴利,中饱私囊,不顾我们百姓的生存。我们四路上村全体村民是绝不会答应的。我们四路上村,平均每人半亩地,如果按照镇霸仅给我们的每个村民一万元赔偿,我们村民今后如何生存?我们的下一代又如何生存?况且镇霸强占我村民的土地高价卖出,谋取暴利。这种严重违犯国家法律,政策的行为,为什么不受到党纪国法的严惩?
    
    2007年5月18日,我再次同访友胡跃其、夏继法、施振强,到北京上访,书记吕剑新得知我们来京的消息,带领大批接访人员,坐飞机提前赶到北京。在北京堵截,抓捕我们。2007年5月19日,吕剑新等人在北京南站和我们相遇,冤民叶洪江、汉虎被当场抓捕。我和访友胡跃其、夏继法、施振强4人,在混乱中逃脱。
    
    我们到涿州住了一个星期后,2007年5月27日,我们重返北京,没想到吕剑新等人在北京火车站出站口抓捕我们。这次我和访友胡跃其、夏继法、施振强四人,全部被捕。野蛮无人性截访人员强行把我们押送到7省驻京办事处,仪华宾馆地下室。在那里我们遭受了非人待遇,一顿只给我们2个小包子,一瓶矿泉水。28日上午,突然冲进来四五个男青年不分青红皂白对我就是一顿拳打脚踢。劲、耳、腰等多处被打伤,打伤后未能得到任何治疗。让我很能难理解的是:中央提倡畅通信访渠道!为何又在京都私设黑监狱?为何在具体落实过程中却恰恰相反?
    
    6月1日上午,我们当地政府又抓进两个上访人,一个叫应苏樱,一个叫李秀女。她俩一进黑监牢,有五位身份不明的黑打手强行对她俩强行搜身搜包。李秀女据理和他们争辩,他们却野蛮大打出手!有一个胖子凶狠打了她三巴掌,把她嘴打得鲜血直流,一颗牙齿被打掉一半。惨无人道,泯灭良心的黑打手还嫌打的不够惨,又有两个青年抓住她的头发,我们几个对他们说:你们如此对一位女同志太不应该了吧?他们不但不听我们劝阻,反把我又毒打一顿。李秀女被他们打得比我严重多了。她趴在地上一动也不能动,真的太残忍了!这时一位打手竟丧尽天良用穿着皮鞋的脚踩搓她的手指。当时她高喊救命,昏死过去。在她昏死的同时,难友们提出要买药给她治疗时,黑打手还狂忘的说:她死不了!一条人命玩得起!这与胡锦涛主席倡导的共建和谐文明社会显而易见是格格不入,廖之千里,而这比山西黑砖窑事件还黑的北京黑监犹事件,至今没有得到最高政府有关部门的重视。
    
    6月3日,吕剑新等镇霸人员,强行把我押送回当地。同时逼迫我们每个上访人员写欠条。理由是抓捕,关押我们的费用及返乡车费。回到当地后镇霸的干部到处宣扬高传托在北京被我们打得半死了。我自己花钱治伤共花费2万多。老的问题没有解决新问题又出现,让我冤上加冤!
    
    2007年10月9日,永康市政府为了进一步打击上访人员,精心策划一场不可告人的阴谋。于5、6月份到北京上访人员,一起被关押到仪华宾馆地下室,再被押回永康的有很多人。各街道乡镇用毒辣手段要求我们访民每人写欠条。其中,胡跃其被逼写下800元欠条。回到当地后,镇霸向胡跃其索要所谓的欠款。胡跃其提出异议。于是,镇霸将胡跃其告上永康市人民法院。当天下午开庭审判时,有很多怨民及广大群众前来关注。想不到镇霸工作人员,在法院内公然故意殴打上访者,引起上访者和百姓强烈不满,纷纷指责镇霸的工作人员这种不说理的野蛮行为。而永康政府不顾广大民众的反对,组织防暴大队疯狂镇压上访者和百姓。当场就有十五名正义的上访者被抓捕送进市看守所。我也是其中的一个,被拘留15天,临释放时没有罪名,只有释放证,没有拘留证。看守所工作人员对我们说:你们只是政府寄存在我们这里的。我们不管你们如何有理,如何冤!在这个腐败的社会里,真是有理没处讲,有冤没处告!
    
    2008年2月18日我再次到京上访,永康市政府驻北京办事处一位姓陈的领导欺骗我说:市政府来电话,让你马上回去。3月6日前,解决你的问题。我从北京回到永康,刚下火车就被当地副镇长李永祝早已安排的人员,把我带到永康市特警大队(老市府),原来李永祝得知我回永康的日期,车次,提前派人守侯火车站。在特警大队做完笔录后,晚上7点多,我被李永祝等帮凶押上汽车。车辆开进一条山路,行到一处僻静的山凹里。他们把我拉下车,四五名帮凶对我拳脚相加,大打出手。李边打边喊:你还去不去上访了?我就是要让你尝尝上访的滋味。他们把我打成重伤后,又把我拉到白云山黑监狱关押了21天。第一周由于伤势严重我卧床不起,连大小便都是有两名看守人员架着我。到了释放时,我的两条大腿内侧还是黑青。被释放后,我于当晚到永康市江南派出所报案。随后就到永康市红十字医院治疗。在住院期间市信访局长施天祥来看我,并且给医院打了招呼,随后医院就停止对我用药。这次毒打对我的身体造成严重损害。腰被打伤,天气变化就疼痛难忍,大小便都有於血,严重内脏挫伤。肾功能严重退化,丧失了劳动能力。我住院治伤,共花两万五千多元。当地政府如此的残酷迫害我。于情于理都不能容忍的。我受广大村民委托,来京为广大村民维权。何错之有?
    
    我认为:一个社会应该讲法。不应该说一套,做一套,弄虚作假,坑害百姓。当地部分官员的胡作非为,中饱私囊的做法,必然会得到社会严惩。广大冤民的合法权益得到保护。我个人受到的迫害,也会有个合理的说法。我被致残的身体也得到合理的医治,合理的赔偿。不管你是做什么的,官位有多高,如果你敢和广大的民众为敌,就绝没有好下场!愿我们的这个社会讲道理说法,文明发展。
    
    最近新的材料的举报
    
    永康市龙山镇四路土地被村霸镇霸占为己有,非法倒卖,非法占大量耕地,越权出台优惠政策小批多占严重违法行为,强征用农村集体土地,严重侵犯农民合法权益。
    
    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清理整顿各类开发区加强建设2003年7月30日国办发【2003】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办公厅(2003年9月11日,浙政办发[2003]64号)通知精神在2003年暂停审批新扩建各类开发区的同时,各地要对各类开发区进行全面清查的前提,他们还是继续进行犯罪行为,事实证明低价让给永康双飞公司建造车站30亩,实际审批8亩,小批多占22亩的违法行为。
    
    2009年五月份四路上村土地以7000平方米被永康市长卢跃东违法违规授权和出台优惠政策给方某某,每平方300多元。
    
    2009年6月22日四路上村土地以6000每平方米的价格官官勾结有镇霸低价出让给四路上村方某某,知法犯法,他们弄虚作假,欺上瞒下,把基本农田保护区改变成山地的欺骗犯罪行为。
    
    龙山镇人民政府镇霸与村霸相互勾结,还在继续侵犯农民的合法权益,从2006年至2011年强征、强占农民承包基本农田和土地400多亩,2010年有一地块拍卖每平方米3000元左右。
    
    地方政府官员得利多少,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把违法的土地化整为零。
    
    难道这些土地是贪官腐败分子的土地吗?
    
    老百姓看在眼里,狠在心里,难解心头之恨!
    
    2010年至2011还进京抓访。
    
    请求党中央执法部门依法查处
    
    浙江永康龙山镇四路上村村民:高传托
    
    年 月 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91236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张家口惊现“安元鼎式黑监狱”:女访民被按床上、、后送精神病院
·非法关押黑监狱,武汉访民李玉琴到北京控告 (图)
·杭州拆迁上访人被关黑监狱
·武汉访民在京被关“黑监狱”每天一顿饭 (图)
·北京警察和唐山市开平区栗元镇镇政府雇佣打手私设“黑监狱”
·拆迁难民王建芬 2010年第二次关进黑监狱经历
·苗秀芳:天津河东区房管局房地产公司关我黑监狱(图)
·世界人权日前夕,杭州访民被抓进黑监狱(图)
·控告安元鼎黑监狱/戴月权
·上海访民沈佩兰举报闵行区马桥镇设黑监狱关押访民
·上海冤民陈宝良的控告信:陈祥云私没“黑监狱”
·浙江黑监狱受害者连续3天到检察院申诉遭冷遇(图)
·北京黑监狱惨无人道 16岁中学生被打成脑震荡
·致信胡锦涛:控告上海政府在六.四期间将我囚禁黑监狱
·他们是畜生!在黑监狱衣服裤子全部剥光/王玉妹
·一个合法公民的遭遇--黑监狱
·南通黑监狱迫害老人几时休?!
·在上海闵行区政府私设的黑监狱里又度过了14天/沈佩兰
·上海章如华呐喊:私设黑监狱搞动迁,政治迫害案一百年都要被推翻(一)(图)
·韩璐:福建冤民北京上访被关进黑监狱(多图) (图)
·信访窗口与黑监狱合并,访民爆棚——北京久敬庄“黑监狱”实拍 (图)
·上访被关黑监狱,杭州访民夜逃遁 (图)
·上海访民项文寅家:18个月的孩子被关黑监狱81天 走投无路/视频 (图)
·危急!徐崇阳从黑监狱救出又被街头劫回 向陈元求救/视频
·南通黑监狱迫害残疾人夏萍
·著名草根律师倪文华被警察问话,法院不管黑监狱/王宁 (图)
·举报武汉副市长袁善腊哥哥的访民周新宝再被关黑监狱 (图)
·黑龙江下岗职工张淑芝患癌症仍被关黑监狱、劳教
·北京六里桥黑监狱非法拘禁女访民,其他访民试图解救未成功/视频
·武汉访民杨忠梅两会后再次被关“黑监狱”
·山西大同访民彭静梅、残疾人景山等关黑监狱已28天
·抚顺女访民朱桂琴两会期间被关黑监狱,回京后控诉/视频
·山西访民彭静梅被关押黑监狱已26天
·访民春晚总导演姜家文因拒绝支付黑监狱费用被劳教
·进京访民被暴力强制关进黑监狱/视频 (图)
·上海金月花黑监狱遭赤裸搜身被禁止就医
·黑监狱暴行:杭州沈利华成脑震荡 上海崔福芳喝水活命 (图)
·上海访民崔福芳被关黑监狱遭殴打虐待
·中国「黑监狱」再现的背后:权大于法/北方可可
·揭开黑监狱的冰山一角
·“黑监狱”正在无情阉割信访的权利救济功能
·刘玉红:我在唐山市“黑监狱”遭受的折磨(图)
·致信胡锦涛:控告上海政府在六.四期间将我囚禁黑监狱/沈佩兰
·市民被秘密关黑监狱 两会前俞正声被丑化/毕和英(图)
·5岁"三鹿"毒奶受害者孙女也关黑监狱,急需医治十万火急!/沈泉珍(图)
·取缔闵行政府黑监狱/上海维权
·上海市闵行区信访部门私设黑监狱/上海维权
·上海黄浦区75歲老妇香港喊冤十七大期间押住“黑监狱”/林继亮
·抗美援朝老战士十七大期间关进“黑监狱”/上海张师君(图)
·李国涛:谴责“黑监狱”,敦促胡温保障访民人权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