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最后的救赎--- 一个维吾尔老人艰辛的上访之路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5月08日 转载)
    “维吾尔在线”首发 作者:Perhat Xalmurat(维吾尔在线核心志愿者)
    
     阿米娜木·艾买提,维吾尔族,56岁,她是一名来自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伊犁哈萨克自治州新源县塔勒德镇的普通农民。她说当她无助的站在北京的大街上时,有时候甚至想不起来为什么要来到这里。在穷尽一切合法的途径之后,她只能不断尝试越级上访——对于中国任何民族的底层平民而言,这几乎是最后的救赎。 (博讯 boxun.com)

    
    她有太多的痛苦;她有太多的委屈;她有太多的事情要讲……
    
     耕地被强占
    
    2009年3月,新源县塔勒德镇人民政府和塔勒德镇村委会将她的两亩良田以20000元的价格转让给了一个挖石头的包工头——作为土地实际承包人阿米娜木并不知情。3月的一天,公社公路队派挖土机铲平了她家的土地,当时她正在医院看望生病的孙子。回家之后,公社给了她10000元赔偿,其余的赔偿不了了之,同时,老人家里后院的果园也被破坏。
    
    事发后,老人得知情况,决定带着孩子们拦住铲平她家土地的施工队的车,阻止他们继续破坏自家的土地。这时前来维持秩序的派出所所长吐尔逊(维吾尔族)对老人说:“你们不能像这样堵车,这些铲车一天的工费就是1万元,如果因为你而延误了施工,你有钱赔偿吗?”吐尔逊接着对老人说:“开发商给我说钱已经给你了。”但是老人坚持称赔偿还没有付清。
    
    这样僵持的局面持续了几天。这时有一个叫王部长的人找到了阿米娜木老人,用夹杂这威胁的口气对老人说:“土地是国家的财产,你们没有权利不交出土地。” 老人争辩:“土地是我家的,是国家分给我们的,我为什么没有权利保护自己的土地?”
    
    老人的儿子不愿意就这样交出他们唯一的收入来源,因为他知道土地是他们能生存下去的唯一依靠。但是吐尔逊却将老人的儿子毒打了一顿。有个叫阿依丁(哈萨克族)人冲过来质问道:“谁给了你这样的权利?” “共产党!”老人大声回应。“那你去找共产党。”这个国家的干部对老人扔下了这样一句话。
    
    一家人都极其难过,他们想找回公道,他们想得到公正。但是他们不知道更大的委屈和不公正正在等待着他们。
    
     老人被关13天
    
    老人家里的土地被破坏后过了一段时间,王部长带了一车大约40多个公路队和公社的人来到老人家里。他们给出的理由是来给老人的儿子摄像取证,当老人问为什么要给自己的儿子录像取证时,王部长并没有给出理由。
    
    双方陷入僵持的局面。一个叫努尔买买提(哈萨克族)的人狠狠的拽住了想要反抗的老人的手。王部长的人强迫老人上车并试图带走老人,阿米娜木老人不愿上车,王部长的人抓着老人往车上狠狠的撞了3下,随后有人对老人下毒手殴打了她。事后,经医院的检查,老人的右手出了问题,医生称手部有积水。老人的左耳膜破裂,医生称可能会影响到右耳,最终可能会导致大脑受损。老人的心脏也出了问题。
    
    在双方的僵持中,老人的儿子为老人买的一部手机摔落,这部手机最后落到了陈书记的手里。每次老人去找陈书记要求解决这件事情时,他都会摆出嘲讽的笑脸从抽屉了拿出老人的手机在老人面前晃来晃去。
    
    就在王部长的人前来给老人的儿子录像取证未遂,并发生冲突的当天,老人被公社的人关了起来,一关就是13天。老人的两个儿子也被关了起来,大儿子被关了25天,小儿子被关了20天。
    
    老人被放出来后回到家,发现家里的窗户被砸坏,家里很多的东西都被拿走,其中包括现金和女儿的金银手饰。
    
     漫长的上访之路
    
    随后,公社打算给老人家里赔偿20亩地,但是这20亩地的质量没有原来的地好,属于还未开垦的地。老人不答应,要求赔偿和原来同等质量的耕地,最终老人没能得到耕地。
    
    于是,阿米娜木老人最终决定上访。
    
    老人先是来到伊宁市土地管理局。老人想找土地管理局的人解决问题。老人找到了一名叫肖克来提(维吾尔族)的负责人,并告诉他只有自己拿到这一证明,当地政府才会解决自己的土地纠纷问题。但是肖克莱提拒绝给老人开出证明,老人的这一次尝试以失败而告终。
    
    老人又来到一家报社,希望他们能提供一些帮助。但是当报社的人得知这一事件牵扯到维吾尔族,汉族,哈萨克族的干部后,因“害怕变成民族问题”为由,拒绝提供帮助,并告诉老人可以去乌鲁木齐上访。
    
    当自己所做的努力没有收到效果后,老人决定到乌鲁木为上访。当阿米娜木老人准备去乌鲁木齐时,新源县信访局局长伊尔夏提(哈萨克族)找到她,对她说这些事情他们会自己处理。但是,伊尔夏提并没有兑现自己的诺言。事情一拖再拖,当老人再一次找到伊尔夏提并询问自己耕地被抢占的事情为什么还没有结果时,伊尔夏提上前欲殴打老人,并扔下一句话:“你的事情去哪里都不可能解决,我已经将你的事情处理的到哪里都不可能解决的地步了。”
    
    随后老人来到乌鲁木齐。老人来先是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信访局,自治区信访局开了一封介绍信,要求伊犁州信访局着手办理此事。此前,老人还找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信访局,州信访局也同样开了一封介绍信,根据“分级负责,归口办理”的原则,要求新源县信访局办理这一土地纠纷。
    
    但是,当老人回到家里时,一切还是没有发生变化。这一土地的纠纷根本没有要被解决的迹象。
    
    老人回来后,夏利哈尔(哈萨克族)认定她告发了自己,并前后两次殴打了老人。老人生病需要住院,大儿子带着老人去医院时,夏利哈尔再一次威胁老人称会再将她关起来。
    
    老人来到伊宁市。她找到相关领导,领导问新源县信访局局长伊尔夏提为什么在没有解决纠纷的前提下就上报?伊尔夏提的回答是:“没有办法,规定的期限快到了,只能这样了。”
    
    老人再一次来到乌鲁木齐。
    
    她还是来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信访局,信访局还是给她开了介绍信,这一次自治区信访局要求新源县信访局处理此事。老人当天又去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国土资源厅,自治区国土资源厅在群众来访答复单中的回复是“正在转请地方处理,请你予以配合,具体情况向当地反映”。和上次一样,她所有的努力都以徒劳而收场。
    
    期间夏利哈尔也来到乌鲁木齐,并试图在自治区信访局的同学巴哈提(哈萨克族)的办公室将老人抓起来,老人在警察到来之前逃出了办公室。
    
     来北京上访
    
    老人决定来北京上访。
    
    但是对于一个从来没有出过新疆的老人来说,到北京上访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她在北京没有找到可以解决她的问题的部门。结果被警察带到了新疆办事处。老人被迫被带回新疆。新源县信访局局长伊尔夏提带老人回到了县里,并称事情会帮她解决。
    
    但是,伊尔夏提再一次食言,并消失了一段时间。当老人找到伊尔夏提并询问自己的事情为什么还没有解决时,伊尔夏提满不在乎的回应道:“你还想去上访?你想去就去吧。”
    
     法律算什么?在这里我说了算
    
    老人再一次来到北京,但是和上一次的北京之行一样,她再一次被抓了回来。这一次带她回来的是叫阿依努尔的公社职工和令一名公社的女职工。当他们回到乌鲁木齐时,阿依努尔等人将老人带到了机场附近的一所宾馆。与阿依努尔一起的另一名公社员工称自己会将证明(老人并没有交代是什么证明)交给人民政府,但是她出去后并没有去人民政府,而是去上街购物。最终,阿依努尔等人将老人带回了县里。
    
    当老人再一次回到家里后,陈书记找到阿米娜木老人,还是用嘲讽的口气问道:“你去北京了?”老人回答去了。“新疆也一样,北京也一样,随便去,你的事情到哪里都不可能办成。”这是陈书记对老人的回复。
    
     北京是禁区,你为什么要去?
    
    老人第三次来到乌鲁木齐。老人找到自治区信访局,这时巴哈提说:“他们上报的时候不是说事情已经解决了吗?”老人反问:“什么时候解决了?不信你自己可以去看看。”巴哈提称自己没有这个权利。老人说你和夏利哈尔想把我抓起来的时候怎么就有权利?巴哈提无言以对。最终巴哈提还是拒绝开出证明。
    
    就这样土地纠纷问题还是没有解决。于是老人决定再去一次北京。
    
    她第三次来北京上访,时间是2010年12月。新源县派出所的迪里拜尔(维吾尔族),公社职工艾孜孜(维吾尔族)和夏利哈尔(哈萨克族)等人随后也赶到北京,想再一次带老人回去。显然,这一次他们又成功了,因为他们面对的是一个根本没有什么“能耐”的老人,对付这样的人对他们而言简直是太简单了。
    
    老人来到北京后病倒了。迪里拜尔、艾孜孜和夏利哈尔等人找到老人后告诉她事情已经解决了,老人知道他们在骗自己,目的只是想骗她回去,因为这些一直在欺压人民的官员并不想让事情继续闹大。
    
    他们将老人带到了新疆办事处,吐尔逊与一个名叫索菲亚的女人再一次对老人动手。
    
    第二天,夏利哈尔等人带着老人坐火车回新疆。到了乌鲁木齐,他们将老人关了起来,自己却在一旁吃喝玩乐。老人已经五天没有吃饭,只是在回来的火车上吃了一包一位同胞给她的泡面。老人被关在屋里不准外出,吐尔逊与索菲亚轮流看守老人。夏利哈尔则再一次侮辱并殴打了这位无辜的老人。
    
    老人再一次被带回到了县城。他们质问老人:“你到北京上访了,北京是禁区,你为什么要去北京上访?”
    
    随后,夏利哈尔等人带着老人来到医院,医院开了一份老人“没有任何疾病”的证明,老人说这是为了掩盖他们殴打自己的这一事实而一手导演的。随后老人被骗到派出所。吐尔逊来到派出所的办公室,并要求老人在一张文件上签字。老人以不知道文件内容为由拒绝签字。吐尔逊又拿来两张纸,要求老人签字。老人问为什么要签字。吐尔逊告诉老人这是要将她拘留10天的文件!老人拒绝签字,吐尔逊拽着老人的手在文件上按下了老人的手印。
    
    老人并不懂汉语,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所有的文件几乎都是用韩文书写的,没有人知道他们在这一过程中制造了多少伪造的文件,并因此来证明老人是在无理取闹。
    
    随后吐尔逊告诉老人这是县常委夏依扎提(哈萨克族)和夏利哈尔的事情,不能怪他,他也没有办法,只能服从上级的安排。
    
    于是老人又被关了10天。在老人被关起来之前,公社里又来了4个人,将老人的东西都没收了。在此期间,老人的身份证掉落,被吐尔逊拿走。
    
    10天后老人被释放,回到家里,老人再一次病倒了……
    
     最后一次来北京上访
    
    2011年3月,老人与女儿再一次来到乌鲁木齐。但是公社的人却将她的女儿抓走了。他们最后还是被带回到了家里。
    
    这一次老人是绕道库尔勒,坐车到哈密,再坐火车,最终来到了北京。因为老人知道去乌鲁木齐自己还是会被抓回来。她说在北京自己也还是心惊胆战,她害怕自己会再一次被抓回去。她现在白天只能去一些没有人的地方避一避,晚上则睡在天桥下……
    
    就在老人到北京上访期间,她的儿子和女儿再一次被关了起来,这一次将老人的儿子与女儿关起来的是派出所的巴勒盼(哈萨克族),罗峰(音译)等人。这些人威胁老人的女儿称,她将在监狱里呆一辈子。女儿在派出所打电话通知老人自己被抓起来的消息。
    
    老人说自己现在都不想回到家里,她说一看到家里的惨状心里就非常难受。由于耕地和果园被破坏,老人家里已经3年没有任何收入了。老人的大儿子也因为盖房子的事情被从拖拉机发动机中洒落的开水烫伤全身。老人说要是耕地和果园没有被抢占,儿子的房子早就盖好了,也不会出现这次意外。老人认为是这些人强占自己耕地的人导致大儿子受伤。大儿子的伤情更是让原本就已经非常困难的家庭雪上加霜。
    
    说道这里,老人再也坚持不住了,她已经泣不成声。她问我为什么自己会受这么多罪,难道就是因为她过早的失去了自己的爱人吗?她说要是自己的爱人还在的话,他们也不会这么过分的欺负她。她已经说不出话,在她的眼里我看到的是无助,是无奈,更是受尽欺辱之后的辛酸。.
    
    老人说自己在上访期间也遇到了不少帮助自己的好人,但是她内心深处的伤痕又有谁能抚平呢?
    
    老人说自己还是会坚持上访,她说不解决这些事情她心里的伤痛根本没有办法治愈。她说自己有信心,相信自己的事情能得到公正的处理,因为她相信世上还有公道可言,她坚信在北京一定能找回属于自己的公正与尊严,她说这就是她来北京的原因……
    
    这就是这位内心充斥着痛苦与辛酸,但却异常坚强和勇敢的阿米娜木老人的故事。这也是一段艰辛的上访之路,其中的痛苦与挫折只有她自己才能体会得到。
    
    那些勾结在一起从而欺压人民的无耻的商人和官员不知道的是,你可以用你手中的权利牢牢的控制住那些被害者的躯体,但是你永远没有办法抹灭一个寻求公正与尊严的心!
    
     公正、公平何在?
    
    这位维吾尔老人一再的上访,一再的努力地维护自己的权利。但是她没有能力与这些官商勾结而欺压人民的可恶行为作斗争。她受尽了各种侮辱,甚至多次遭到毒打!
    
    这样官商勾结,欺压百姓的现象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越来越严重。这位维吾尔母亲不是唯一有这样遭遇的人。还有很多无辜和无助的人正因为官商勾结而受到欺压。只是他们没有能力走出来进行上访,没有能力将某些官员的罪行公之于众。
    
    有一句话叫“得人心者得天下,失人心者失天下。”但是这句古训早就被现在的政府官员和执法者看作是一个笑话或是已经过时了的套话。他们靠手中的权利,利用国家的力量对付人民,对弱势群体大打出手。这些人认为自己无所不能,他们认为自己无法无天。在他们眼里法律就是一纸空文。
    
    这些问题并不是像前面提到的报社的人员所说民族问题,也不是什么政治问题。但是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由于一些原因原本是一些纯粹的社会问题很容易变成民族问题。这完全取决于官员的意见,官员们认为是民族问题,那它就必须是民族问题,因为一旦牵扯到民族问题,很多事情就会变得很容易处理,他们便可以以民族问题的名义对无辜的人民进行打压。
    
     现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领导已经在慢慢的改变以前的执政思维,那些以前遗留下来的思维与作风还能坚持多久?那些以人民的公仆自居,却又干着严重损害人民利益的,甚至公然践踏法律尊严的官员又能过几天舒服日子呢?
    
    和内地的很多省份一样,在新疆这样的土地纠纷和官商勾结欺压人民的现象每天都在发生,只是新疆的访民在上访时面临着更多的困难。语言,文化,饮食方面面临的问题使他们的上访之路更加困难。但是他们并没有因为这些困难而停止追求正义的脚步。
    
     单从这个案件中就能看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一些官员,尤其是底层官员已经腐败到了什么程度。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像这样的腐败的现象已经愈演愈烈,甚至可以说到了触目惊心的程度!有些人为所欲为,公然践踏这法律的尊严,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为此他们可以全然不顾人民和国家的利益。
    
     还有一点应该引起我们高度的关注。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官员仰仗自己的权利随意拘留访民和其他在他们看来对自己构成“威胁”的人们的现象及其严重。几乎所有来到北京的新疆访民都表示自己有过被拘留的经历。这种不经过任何司法程序,仅凭官员的个人意愿就对人民随意拘留的非法现象是愈演愈烈,可以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内的这种现象比内地任何地方的都要严重!到底是谁给了这些官员这样的权利?他们有什么权利不顾法律而为所欲为?又是谁在对这种现象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如果这样官商勾结、欺压人民,随意的对人民进行非法拘留的现象以及各种各样的腐败现象继续下去,那么法律的尊严会在哪里?国家的尊严又在哪里?如果这种腐败的现象不根除,谁又能为人民提供公众公正与公平?
    
     对这些官员的纵容只会让更加积聚人民不满的情绪,只会对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稳定与发展构成巨大的威胁!
    
    希望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最高领导们能高度重视自治区内愈演愈烈的官商勾结现象以及越发严重的腐败现象,不要让这些“蛀虫”和“国家的敌人”影响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发展的前景。
    
    希望一向以亲民形象示人,并将民生问题放在首位的张春贤书记能重视这些严重伤害国家和政府形象,践踏法律尊严的现象。希望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各级领导能还人民以公平、公正的发展机会与权力。
    
    这不仅仅是阿米娜木老人的愿望,更是所有新疆人民的愿望。
    
    希望阿米娜木老人不顾生命安危而进行的努力不会白费;希望老人无助和辛酸的眼泪不要再出现在其他人的眼里!
    (笔者发稿时老人仍然在北京上访。新源县塔勒德镇的领导们又派人来抓老人,老人一直在躲避这些人。他们一直在电话中威胁老人称要将其抓起来。他们还告诉老人她的事情不可能得到解决,并表示政府不会给她任何的赔偿。)
    
    (维吾尔在线首发,转载请注明取出)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护照对维吾尔人而言成为一种奢侈品
·一个维吾尔母亲艰辛的上访之路
·正在扩大的云南瑞丽维吾尔人墓地
·国际笔会严重关切维吾尔诗人阿布露莎因文被捕
·中国寻求国际助其打击维吾尔分裂主义
·调查显示:99%的维吾尔人认为新疆汉人很坏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塔城地区沙湾县3.6级地震
·在京维吾尔族大学生对新疆双语教育的态度调查
·我不想当小偷——内地维吾尔族流浪儿生存调查/凤凰周刊
·维吾尔族流浪儿童问题与政府的责任
·内地维吾尔大学生存状况调查,81%对未来预期过于悲观
·促进少数民族毕业生在内地就业与维吾尔自治区内的用工荒
·喀什一维吾尔男子刺伤六名汉人后割喉自尽
·库车“汉唐风格“航站楼封顶,维吾尔人对文化的未来忧虑
·流亡活动家热比娅说中国镇压维吾尔人
·最高法院核准死刑判决 7名维吾尔人面临处决
·新疆培训汉族狱警维吾尔语能力
·民族外交:中土关系中的维吾尔障碍
·北京软化与维吾尔族穆斯林打交道的基调
·新疆来的信:周五礼拜维吾尔人为日本地震受害者祈祷
·7.7事件视频:军队向准备攻击维吾尔族的“暴徒”发放凶器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与主席出现距离
·98.65%的维吾尔人对人大代表和政府真不知该如何相信
·维吾尔内高毕业生:我们享受的是以被同化为代价的优惠政策
·维吾尔语---30年后我为你立墓碑
·浅谈维吾尔民族国际国内发展环境/甘草
·维吾尔人需要有出国的权利/万延海
·做维吾尔人,难道错了吗?/伊利夏提
·“双语”枷锁下挣扎的维吾尔教师!/伊利夏提
·保护母语是现阶段维吾尔人和藏人应有的法律权利/伊力哈木
·20个“维吾尔恐怖分子”是怎样“炼成”的?/伊利夏提
·我们与我们的权利-2 (维吾尔族)
·当前是最需要维吾尔人有政治敏感性的时期
·我们与我们的权利-1 /维吾尔族
·中美关系和维吾尔人
·让中国政府与维吾尔人安心的方法
·维吾尔在线:沉痛惦念维吾尔生物学家阿巴斯博尔汗先生
·新疆女人们,你们的孩子注定不能成为党的宠儿!/维吾尔在线
·浅巴州:民族,人口,政治/维吾尔在线
·毛泽东的维吾尔血统揭秘(图)
·伊力哈木.土赫提是维吾尔人的良心
·我的青春,我的故乡——读世界维吾尔会议日本全权代表伊力哈木自传新书/寒江雪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