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原来民意是可以制造的---驳《人民日报》陈家兴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2月01日 来稿)
    
     2011-01-30 刊登了《人民日报》时事评论“ 人民时评:谨防民意制造者利用网络推手误导舆论”,【《倾听网络民意须防恶意“病毒”》】作者陈家兴据说是人民日报的当家编辑,先不讲这篇文章的立意混乱,观点错误。我从中得出了一个未曾见到过的结论:民意不是来自人民,而是可以制造的。
     (博讯 boxun.com)

     什么是民意?
    
     百度解释为:
    
     中文解释  拼音 mín yì
    
     基本解释
    
      [popular will (opinion);will of the people] 人民群众的共同的、普遍的思想或意愿。
    
     解释得非常清楚不过了,民意是人民群众“共同的、普遍的”思想或意愿。
    
     问题出来了,是谁能有如此大的能耐,可以在人民群众中制造出“共同的、普遍的”思想和意愿。从1949年到今年,经过了半个多世纪的宣传教育,报纸、广播、学生课本、无数的政治思想工作者、无数次大大小小的会议、几十年的政治运动,依然没有能解决十几亿人的信仰问题。该信什么的还是信什么,愿信什么的还在信什么,一直不能形成一个“共同的、普遍的”思想。无数次含有大量水分的民意反映,已经丝毫再也不能提起中国人的兴趣了。
    
     陈家兴文章中,将引起网民广泛关注的乐清村长钱云会案称为“网络推手”、“网络水军”推动下误导舆论的“民意病毒”。将钱云会案与之前被证实为有“网络推手”推动的网络炒作事件等列。同时在文章中说,“背后那些‘网络推手’、‘网络水军’隐身于普通网民之中,身披马甲‘分身有术’,装得像普通网民一样发帖、‘盖楼’,或‘谣言惑众,或火上浇油’”。并指称这是“互联网时代令人棘手的一种民意病毒。”
     看到这里,我似乎又回到了文革当中,未曾开口先给你扣上帽子:“网络推手”、“网络水军”推动下误导舆论的“民意病毒”,只差一句”阶级斗中无处不在”,“阶级敌人时刻在搞破坏”。
     大家都清楚,钱云会案所以舆论汹汹,除了案情诡异,也显示出地方政府与民众之间的信任鸿沟。而钱云会交通致死案尚未庭审,多名与钱云会共同维权的村民仍被各种名义拘押,钱三次被判刑,极力上访背后涉及的土地维权问题,虽然经多家媒体披露,但仍未有任何解决的迹象。”
     依我看来,政府的网评员才是最早的水军,应该也是规模最大的水军。
    
     文章上纲上线的写道:“民意病毒”利用和裹挟健康民意,不仅伤害广大网民的感情,也损害网络民意表达的健康肌体,不利于互联网的健康发展。与此同时,公众情绪、社会舆论也存在被左右或误导的可能,一些社会矛盾问题就面临被激化或放大的危险。
    
     把人民群众的呼声说成是“民意病毒”,其实更含有深层的意义,那就是只要敢于和官员的意见不同,敢于对官员的观点提出相反的意见,很可能被贴上“病毒”的标签,就会面临被整肃。不管是不是大家的共同看法,也不露您是不是反映了真实的问题,“病毒”自然要被清除。
    
     文章用官方惯用的口气说:“----避免被欺骗、被误导、被蒙蔽”,谁被谁欺骗?谁被谁误导?谁被谁蒙蔽?为什么人民群众总会“被欺骗、被误导、被蒙蔽”?就是因为看不到真相。
    
     我不清楚陈家兴先生文革期间有多大,如果当年已经大学毕业,没有被选拔到“梁效”、“罗斯鼎”一类的写作班子里发挥才能,是在是个极大的遗憾。如果文革时代陈家兴先生没有出生或者年龄尚幼,那更是抱憾终生,错过了那样一个可以驰骋的岁月。
    
     在我看来,民意不可欺,民情不可辱,只要是民意,只要是来自人民群众,哪怕它只有极小的合理之处,也是需要引起当政者重视的。用“民意病毒”来掩盖矛盾,来攻击人民群众的呼声,表面开起来是给政府帮忙,实际上是在帮倒忙。小矛盾掩盖成大矛盾,最终将形成无法挽回的局面。
    
     我很希望看到,陈家兴先生制造出没有病毒的“民意”来,让中国人开开眼界,原来民意也是可以制造出来的。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天水市瓦寨村村民被艾滋、被痊愈/陈家兴
  • 车改货币化方向错误/陈家兴
  • 从治风、治官到治权/陈家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