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新疆喀什地区伽师县巴仁镇阿地力·买买提的冤案申诉状(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8月26日 来稿)
    
    申诉人:阿地力·买买提,男,维吾尔族,41岁,1969年2月出生,1987年参加工作,原为新疆伽师县卫生局干部。现居住:新疆喀什地区伽师县巴仁镇7村4组。
    
    申诉概要:
    
    1992年8月22日,伽师县公安局因我阿地力·买买提涉嫌阿不来提·阿帕尔死亡案被错误逮捕羁押,1993年12月21日因患心脏病保外就医。1998年伽师县公安局建议从1992年8月15日被拘留之日起开除公职。因没有证明我有罪的证据至今没有作任何结论。18年来我多次上访申诉后,近期伽师县公安局重新审查处理了我的冤案,对我人身自由被限制的17个月(1992年8月15日至1993年12月21日)给予了4.5万元补偿,但国家赔偿、公职、名誉至今没有得到恢复。
    
    申诉要求:
    
    1、按法定程序正式宣告我无罪,向我公开道歉。
    
    2、恢复我的公职。
    
    3、按照国家赔偿法赔偿我无罪关押期间的及18年精神、物质、名誉损失,补发18年工资、福利300万元(叁佰万元)。
    
    申诉理由和事实:
    
    1992年8月3日晚,我和怀孕8个月的爱人一块推自行车回家,走到伽师县巴仁镇招待所门口时,正碰上伽师县十乡的阿布来提·阿帕尔抓住我的自行车,张口大骂我和我爱人,我一边劝阻,一边摧爱人快走开,但他拦在我的面前举起拳头向我打来,并用脚踢我,由于我躲开,他一脚踢空而自己摔倒在地上不动了,后及时送往医院治疗,7天后因脑枕骨骨折,脑溢血而死亡。1992年8月15日,伽师县公安局怀疑我与阿布来提·阿帕尔死亡有嫌疑,对我进行刑事拘留,于1992年8月22日被伽师县检察院批准逮捕,1993年12月21日因我患心脏病被伽师县公安局保外就医。虽然伽师县公安局对我案子进行长达70个月的侦查,但没有找到阿布来提·阿帕尔踢我时将他的脚钩倒的证据以及其他认定我有罪的证据(请阅《伽师县公安局1998年3月2日的处理建议》和《案件调解协议书》)。此期间,我想回单位工作,但我原单位伽师县卫生局领导说:“你不能继续工作,对你的问题伽师县人事局根据伽师县公安局的建议,还没有明确的处理结论,等到你的案子彻底查清并宣告你无罪时才能恢复你的工作问题”。因此,我曾多次找过伽师县公安局领导和办案人员要求对我案件作出最终结论,要求出具释放证明。虽然,对阿布来提·阿帕尔的死亡没有过错,更没有犯罪动机,发生争吵时我没有动他,是他自己因为喝醉了用脚踢我时身体失去平衡自己摔倒伤亡的,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我用脚或手碰他的一根毫毛。但伽师县公安局在这样铁的事实面前没有按《刑事诉讼法》和《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规定》办案:①把逮捕变更为取保侯审时,没有发给释放证;②取保侯审一年法定期限届满时,至今没有解除取保侯审;③受理案件后远远超过《刑事诉讼法》规定的最长的法定结案期限,至今还没有破案或撤案结论。伽师县公安局长达18年的这一违法违规行为没有纠正过来。《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168条规定:经侦查,发现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撤销条件:(一)没有犯罪事实的;(二)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不认为是犯罪的;(三)犯罪已过追诉时效期限的;(四)经特赦令免除刑法的;(五)犯罪嫌疑人死亡的;(六)其他依法不追究刑事责任的;
    
    伽师县公安局既然无法认定我致人死亡的犯罪事实,应该按以上规定做出撤案处理。也应该按《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169条第3款“公安机关决定撤销案件时,犯罪嫌疑人已被逮捕的,应当立即释放,发给释放证明,以便在群众面前证明不是罪犯”。《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83条规定:犯罪嫌疑人在取保候审期间,具有撤案条件之一的,在解除取保候审的同时,公安机关应当将保证金如数退还给犯罪嫌疑人。18年来,伽师县公安局也没有把我的案子移送检察机关,也没有按撤案处理给我发释放证,也没有解除取保候审,由于没有司法机关的无罪证明,背着“嫌疑人”这沉重的包袱连续18年不停地上访申诉。结果18年的汗水没有白费。在国务院及几大部委的督促和督办下,今年1月,伽师县公安局才同意我的部分诉求,2010年1月4日双方签订《案件调解协议书》,伽师县公安局对我从1992年8月15日至1993年12月21日无罪逮捕羁押的17个月给予了4.5万元补偿。又在《调解笔录》和《调解协议书》等文书中明确载明:“死者阿布来提·阿帕尔为踢阿地力·买买提自己摔倒伤亡。因此,不能认定阿布来提·阿帕尔的死亡是申诉人阿地力·买买提造成的;伽师县公安局1992年8月22日逮捕申诉人阿地力·买买提,因证据不足无法起诉;给予申诉人阿地力·买买提4.5万元包括他无罪羁押18个月的各项补偿金”。以上内容即证明我无罪,又表明伽师县公安局没有依法办案,没有按法定期限结案而侵犯公民人身权利的事实。伽师县公安局除了给予45000元补偿外,拒绝我其他一切合法合理请求,也没有给我出具无罪证明(释放证),也没有解除取保候审,也没有消除我在群众中因被逮捕而被损毁的名誉。虽然我得到极少部分赔偿金,但是我的名誉、国家赔偿、公职都没有得到恢复。
    
    我本是一个遵纪守法的公民,是受党多年培养的翻译工作者,是一个有发展前途的青年。但是在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因我的过错导致死者阿布来提·阿帕尔摔倒伤亡的情况下,我被伽师县公安局错误的刑事拘留,并报请检察机关批准逮捕,莫须有的所谓“罪名”我一背就是18年,这18年是我蒙冤的18年,是毁了我青春年华的18年!在这里我要向执政者和执法者提出几个问题,请求回答!
    
    一、早在1998年3月,公安局在对我阿地力·买买提的《处理建议》中称“我局在调查取证时,没有找到嫌疑人阿地力买买提在死者阿布来提·阿帕尔踢他时将他的脚钩倒的证据,无法对阿地力·买买提起诉,县政法委经过几次研究,并组成专案组进行调查,没有任何证据证明阿布来提·阿帕尔摔倒伤亡是阿地力·买买提造成的。”经过我多次上访申诉,县公安局于2010年1月14日对我被无罪关押17个月给予4.5万元补偿。法律需要的是确凿无误的证据!公安局即然没有找到证据,无法起诉,那么为什么不按《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168条,做撤案处理呢?是执法者不懂法还是另有隐情呢?2010年3月地区政法委委托地区公安局对此案进行了调查,至今未作出任何结论,是不是仍然没有找到证据呢?即然如此,我的案子是不是应该依法撤销,并发给释放证明,以便在群众面前证明我不是罪犯呢?
    
    二、公安局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向检察机关提起逮捕建议,检察机关为什么不以证据不足退回案件而作出逮捕决定呢?即然检察机关“无法起诉”那此案为什么久拖不决呢?
    
    三、公安局《处理建议》称“1998年2月17日县政法委对阿地力买买提一案进行重审后,做出如下结论:“决定从1992年8月15日起,即阿地力买买提被关押之日起给予开除公职处分,报送县人事局给予行政处理。”请问政法委员会有权作出开除公职的决定吗?是哪一部法律授权,又经过了哪些法律程序?人事局是否被报送,又作出怎样的处理呢?作为当事人,我为什么没有收到政法委的所谓〈决定〉呢?
    
    四、开除公职本是一项应当慎而以慎的程序,法律规定,开除公职由人事部门和监察部门作出决定并报县级人民政府批准。人事部门和监察部门是否对政法委越权处理行为提出过什么意见?而被开除公职的我从没有收到过开除公职决定,是否合法合理?当时连我的工作单位县卫生局都没有收到《开除公职决定》。如此草率的处理,何以服人!
    
    五、对如此重大的冤情,我本应有陈述辩解,申诉的权力,在本地执政执法机关不能依法解决的情况下,我还有上访申诉的权力。然而在每次上级大领导来伽师时,我被公安人员邀请谈话,限制上访申诉的权利,这是不是执法机关和执政者有鬼敲门的惧怕呢?郎郎乾坤之下,我何以有冤无处申呢?
    
    六、我的案卷材料在戒备森严的公安局不翼而飞,人事局亦无我的干部档案的踪影,如果说档案被盗,那我与盗窃者有何冤仇?如是说档案丢失,那档案管理者为何不被追究责任?事实是我的办案程序见不得光,经受不起考验!不得不令人怀疑我的案件有幕后“黑手”和“推手”。
    
    七、我在上访至中央政法委、国家公安部时,上级领导已作过批示,但为什么至今没有回音?是错是冤都应当对当事人有个答复吧?综上所述,我的冤情是铁定的。我请求法律的、请求执政者、执法者的公平、公正!!!
    
    我在18年的冤情中生育了两个子女,妻子因我无收入无能力养家糊口而与我离婚。此冤案已闹得我妻离子散,18年以来我失去了工作,我为了生活干过小工,打过短工,为人卖过货。如今我诉求无门,上访受阻。中国共产党在哪里?难道要我焚身于天安门广场,以求清白,以报党的多年培养之恩吗?!
    
     申诉人:阿地力·买买提
    
     电话:13899188828
    
    
    调解协议:
    
    新疆喀什地区伽师县巴仁镇阿地力·买买提的冤案申诉状
    
    处理建议-1:
    
    新疆喀什地区伽师县巴仁镇阿地力·买买提的冤案申诉状


    
    处理建议-2:
    
    新疆喀什地区伽师县巴仁镇阿地力·买买提的冤案申诉状


    
    处理建议翻译件:
    
    新疆喀什地区伽师县巴仁镇阿地力·买买提的冤案申诉状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党员公勇狗急跳墙,新疆呼图壁县法院抛弃法治不立刑案/马兴龙
  • 新疆伊犁高级法院分院枉法,请还我一个司法公正/ 张秋月(图)
  • 新疆呼图壁县村民的公开控告书(图)
  • 新疆玛纳斯法院违法违纪控告书/马兴龙
  • 反对重建乡政府办公楼却遭受迫害/新疆鄯善县吐屿沟乡农民
  • 宝钢集团新疆八钢被诉违反劳动法案二审代理词及上诉状
  • 宝钢集团新疆八一钢铁有限公司四千多内退职工集体诉讼案4月23日二审
  • 新疆呼图壁马兰英劳教因公摔伤索赔,无赖劳教所与法院狼狈为奸(图)
  • 马兰英控诉新疆昌吉劳动教养委员会上访被劳教的申诉(图)
  • 新疆呼图壁县园户村镇和庄村五组居民致信全国两会代表(图)
  • 揭露新疆兵团106团党委书记集体掠夺血汗民财
  • 新疆石河子市高中家长的呼吁!
  • 新疆弱女子方秀兰的紧急呼吁书
  • 新疆:要办免税政策花的钱,比免得税都多
  • 博讯特稿:那场远去的大火,至今烧着我们的心--新疆克拉玛依12.8大火十周年祭
  • 曹长青:新疆的三光政策──吃光,抢光,分光
  • 新疆"抹黑警察"闹市再行凶 乌鲁木齐市民群起攻之 警察成了过街老鼠
  • 新疆阿克苏致6死15伤爆炸案告破 凶犯全部抓获
  • 新疆阿克苏自杀式爆炸 多维族联防员辞职被抓
  • 新疆和静县境内发生车辆相撞事故7人死亡
  • 7·5后,新疆青年离奇死亡,内脏被掏空(图)
  • 北大教授强世功:在新疆问题上走了错路
  • 新疆哈密一家煤矿瓦斯爆炸致2死23伤
  • 被抓走84岁新疆维族访民的上访材料:开垦土地被非法侵占(图)
  • 贾庆林在新疆和田与宗教界代表人士座谈
  • 新疆阿克苏市爆炸肇事者是访民,因此北京开始抓捕
  • 新疆阿克苏突查全城维人 网上禁谈爆炸见帖即删
  • 新疆爆炸:事发后阿克苏市已全城戒严(图)
  • 新疆爆惊天血案 自杀式炸弹袭击7死14伤(图)
  • 新疆7名联防队员被炸死 官方称是有意行为
  • 新疆爆炸案细节披露:与08年袭击极相似
  • 新疆自杀式爆炸事件 公安局还在否认(图)
  • 新疆阿克苏市郊发生爆炸
  • 新疆库尔勒一油罐发生爆炸 一死一伤 系工人违规导致(图)
  • 新疆阿克苏发生爆炸案致7死14伤 警方抓获嫌疑人
  • 北京警方协助新疆抓走维族访民(图)
  • 怒斥新疆都市晨报:你到底是谁的喉舌?/牛行江湖
  • 北京的新疆政策换汤不换药/林保华
  • 伊力哈木: 建喀什特区同派建设兵团一样不能解决新疆问题
  • 支持新疆自治,维护祖国统一/高洪明
  • 给新疆新任领导提建议/abdulmajeed
  • 尊敬的新疆张书记:并非私人信件
  • 新疆网断了,网开了,丢失了什么,留下了什么?
  • 新疆女人们,你们的孩子注定不能成为党的宠儿!/维吾尔在线
  • 清晰地民族“边界” ,从消费者角度看新疆维汉关系
  • 大笔投资新疆,北京全力维稳/叶宣
  • 新疆从胡子到护照
  • 叶小文:推动西藏新疆跨越式发展
  • 三无的新疆政府/牛行江湖
  • 原新疆经济报资深记者海莱特.尼亚孜,我等你请我吃饭!/苏禅
  • 新疆7.5骚乱的三大教训
  • 新疆7.5骚乱的三大教训/毕研韬
  • 新疆7.5事件敏感审判恐维汉两面不讨好
  • “法学家”们不当评论新疆“7.5”事件/李进进
  • 孙文广:请最高法枪下留人——六评新疆事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