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一个对越自卫反击战老兵举报放射事故/凌再富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12日 来稿)
     中纪委监察部
    
     国务院信访局: (博讯 boxun.com)

    
    我去年(09年)3、9、12月分别举报到国家信访局、环保部、卫生部等部门的材料,他们分别转到了省政府、四川省环保局、四川省卫生厅,但他们省政府两职能部门匀以四川省电力公司公安处的一个虚假调查报告(说它虚假是因为放射源档案只需到政府相关职能部门调阅而无需另外调查)为晃子对我进行回复,他们具不履行政府相关职能对事故进行全面调查,出具真实放射源档案;反而以事故相关责任方四川省电力公司公安处自已搞的一个内部虚假调查报告对我进行塘塞,说是政府已经给了答复:放射源强就是3.18居里。省环保局并说对环境没有污染;请问一颗裸露的放射源在一个农民居住地裸露10多天时间居然对环境不会造成任何污染?具我了解当年的偷盗嫌疑人打开这个探伤机后已受辐射身亡,其他“夫妇”二人和当地居民的伤亡情况现在还不得而知。
    
    请问四川省电力公司能代表政府吗?为何政府要将他们(省电力公安处)的一个虚假内部调查说成是政府的调查?为何要对我继续隐瞒政府存有放射源监管档案的事实,帮助企业相关责任方逃脱应负的法律责任?为何四川省疾病控制中心08年要用虚假源强数据给我做职业病诊断、鉴定?四川省疾病控制中心职防所长谭利明10年4月26日正式电话告诉我说由于当年管理档案的工作人员已退休和部门合并,他们已查不到当年的放射事故源的档案,并说该档案5-10年自动消毁。我从发病当年(04年)就举报到了省卫生厅卫生执法监督总队,当时才4年时间,就是现在也还没有过10年的时间,可他们当年即不对事故进行调查,也不告知我政府存有放射源档案的事实,现在当我知道事实真相后他们却又以档案已消毁为由塘塞,请问政府:谁来保护我们公民的合法权益?政府在接到我这么多年的举报材料后为何不实事求是地对事故做全面详细的调查?为何要隐瞒政府对放射源负有监管职责和存有放射源档案的事实?为何有权调查的相关部门(环保、卫生、公安)非但不进行全面调查,反而由事故相关责任方——四川省电力公司来歪曲事实地进行“调查”?其用意何在?政府相关职能部门在此次放射事故事件中究竟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温总理在二会期间的“公平公正比太阳还要光辉”的格言至今仍在耳旁回响,可现实又是怎样的呢?我们政府相关职能部门又是怎样的在执法着的呢?我强烈抗议这样不公正的执法?请求国务院相关部门对这起放射事故立案进行调查。
    
    凌再富
    2010年5月10日
    
另附09年举报材料和省环保局、省卫生厅的回复见后:

    
    
     举报材料
    
    国家信访局 环保部
    
    卫 生 部 中纪委:
    
    本人姓名:凌再富 现工作单位:四川电力建设二公司保卫处干部
    
    本人住址:四川省成都市成华区槐树店路38号四川电力建设二公司宿舍3栋2单元1楼2号
    
    电话:028—84713488 手机:18982206627
    
    举报事由:因公受放射源照射导致患白血病,请求工伤鉴定过程中,因相关单位为逃避重大安全事故责任、掩盖事故事实,串通制造虚假材料,并导致鉴定结果完全背离事实。
    
    本人基本情况:1983年10月20日从成都市龙泉驿区应征入伍,原部队番号中国人民解放军86291部队,完整地参加了对越自卫还击战“两山”作战全过程,因表现突出,于1988年12月荣获三等功一次。1997年4月1日光荣退役,转业到四川电力建设二公司保卫处。
    
    公司地址:成都市成华区槐树店路38号。
    
    受放射源辐射经过:
    
     2000年5月20日,我作为一名保卫干部受单位专门委派前往我公司重庆珞璜华能电厂项目部处理一起放射源被盗案件。在公司未提供任何防护设备的情况下,经过6天的艰苦努力,终于在电厂外一农民居住地找到了已被破坏并且裸露在外的被盗放射源。
    
    当时的放射辐射值测量及显示情况:初始探测,在辐射范围内设备显示为满格,且无法确定放射源具体位置,辐射值超出我单位的探测设备量程;为此,不得不到甲方单位珞璜电厂借来了大承载的FD—3013型γ射线探测仪设备,但在30米外仪器仍显示满刻度9999,超过了可探测剂量承受范围;鉴于此放射剂量的放射源根本无法靠我们公司自已回收,本人所属公司只得秘密高价雇请该放射源生产厂家销售科人员帮助回收,圆满完成任务后,我得到了公司200元奖励。
    
    白血病的发病与诊断:
    
    2004年3月我因身体不适到成都市第一人民医院检查发现患慢性粒细胞白血病,经诊断医生提示,疑与处理该起放射事故受辐射有关,立即要求单位按工伤事故伤害进行诊断鉴定。
    
    艰难、漫长的工伤认定申请过程:
    
    我一边治疗一边要求工伤诊断鉴定,其中经历了无数的曲折和痛苦。出于掩盖当年瞒报重大安全事故责任、逃避由此造成相关人员身体受到伤害重大后果的目的,我所在单位百般推诿、歪曲事实,甚至不惜做伪证,提供虚假数据。尤其在决定工伤诊断鉴定结果的关键数值上,提供了从专业知识上讲根本不可能的虚假放射源数值,导致工伤诊断鉴定结果的彻底不公。还有一些主管部门推诿拖拉,也使得问题一直无法解决。
    
    近五年的过程中,我先后找了所在单位解决问题,找四川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华西第四职业病医院请求鉴定被拒之门外,找了重庆市环保局、江津市公安局、四川省环保局、成都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四川省卫生执法监督总队等部门要求解决,都毫无结果。还有信访到四川省电力公司、市政府信访网站、四川省人民政府信访办公室、副省长黄彦蓉去信信访,结果都是转回省电力公司处理,同样毫无结果。为了保护企业和某些个人利益,企业拒不履行应尽义务,地方各级政府推诿应尽职责,对企业违法行为听之任之。
    
    基本经过如下所述
    
    出于前述目的,单位做伪证,事情败露后从拒绝提供鉴定所需材料到提供虚假数据做鉴定。
    
    公司责令安全处长姜广钊找来相关责任人及单位内部职工(单位退休职工周洪林、单位保卫处长张光荣、金属实验室主任简秀君、单位原机具站长廖光祥、原珞璜项目部经理谢仕永等),将寻找放射源被盗至寻回由实际的约18天改为24小时左右,并编造事故现场根本没有过的30米警戒线的说法,并以此编造情况做伪证;(其目的就是想方设法排除我到过事故现场的事实)。经党委研究决定拒不为我提供做伤害鉴定所需要的材料证明。
    
    后我到公司财务室查到了我当年去处理该案件时的出差旅费报销单,上面有公司安全主管副总经理黄光德同意报销的亲笔签名(到珞璜处理射元(源)有关事谊。同意报销 黄光德)字样。此证据直接推翻了前述多人共同捏造的伪证。
    
    由于本人所在单位私自回收未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令第44号《放射性同位素与射线装置放射防护条例》第四章 放射事故管理 第23、24条依法进行处理,最后还叫我本人拿出受到伤害的证据。不得以之下,我只得以个人名义到具有放射病诊断资质的四川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华西第四职业病医院要求做受辐射伤害鉴定,可上述二家医疗卫生机构均以没有单位出具的源强大小、受辐射时间、距离证明为由而将我拒之门外。
    
    之后我找到了重庆市环保局、江津市公安分局、四川省环保局、成都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等部门要求解决,都毫无结果。
    
    瞒报检查结论,错失评估病情最佳时机,不断申请,不断受阻
    
     2004年5月我向公司原总经理汪德权提出要求做职业病诊断的请求,汪经理让我5月28日随同单位放射工作人员一起到成都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做身体检查,检查结论上医生明明写着“连续复查二次(相隔半月)后将结果报我中心再作评价”。可金属实验室主任简秀君隐瞒检查结论一直未告知我本人,将检查结果押至2006年6月23日我追要时才复印给我,使我错过了当年医生再次评估我病情的最佳时机。
    
    2004年7月23日,我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病防治法》第2、4、36、37、40、49条及《工伤保险条例》第14、15、19条之有关规定以书面形式向公司工会递交了《工伤认定申请》,由于公司原工会主席聂启斌已退休,由公司原党委书记李祚富代管工会工作,交给他后杳无音信。
    
    2005年1月我检举至四川省卫生执法监督总队,要求对事故进行全面调查,省卫生执法总队于2005年12月6日给予书面回复:“认定你确实参与了2000年四川电力建设二公司珞璜项目部被盗放射源找源工作,但关于你是否因找源工作而导致放射性职业病,请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病防治法》等国家有关法律、法规规定,到具有诊断资质的机构进行诊断。”
    
    2006年3月13日上午,我拿着省卫生执法总队的回复和证人陈华、袁德安的证词找到了本人所在公司的李武副总经理,他看后说等开常委会提出来,后也杳无音信。
    
    2006年3月14日,我以一个党员的身份给四川省电力公司党委书记张羡崇写了封信,如石沉大海。
    
    2006年4月12日,我向公司分管副总经理李武提交《关于做职业病鉴定的请示报告》,4月26日李武在电话里告知找公司信访办,我到信访接待人杨庆蓉处进行了登记,要求单位提供放射事故相关材料让我做工伤鉴定。2006年6月1日,单位信访办对我进行了书面回复:“该问题已经成都市卫生执法大队调解,并已处理,该员工可以保留到相关权威部门申请鉴定的权利。”(之前没有任何单位和个人找过我了解和调查,何来调解?何已处理?)
    
    2007年10月14日我在市政府信访网站以《请组织为我作主》为标题向成都市政府提起信访,信访编号:200700000515,2007年10月15日政府在信访网上作出了回复:“省卫生执法监督总队的回复很清楚,只有到具有诊断放射性职业病资质的机构进行诊断,看是否因找源工作导致放射性职业病。你才能依法有据向有关方面申诉”。10月16日我同样在网上以《对回复不满意的原因》为标题再次提出信访,信访编号:200700000538,12月5日成都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以书面形式发给我《信访事项告知书》,成劳函第44-1-7号,内容:“凌再富同志你于2007年12月5日来信(来访)所提出的信访事项,根据《信访条例》第_条_款规定,不予受理。原因是:应向本单位提出;或先到具有诊断放射性职业病资质的机构进行诊断后,才能确定所患病的性质(即是否要做工伤认定)”。{请问单位不出具事故源档案你让我如何鉴定?}
    
    2008年1月14日,给省人民政府信访办公室、副省长黄彦蓉去信信访,省政府将信转到了四川省电力公司,责成省电力公司进行处理。
    
    受辐射原始数据在省公司调查期间被数次人工修改,强度被不断减弱
    
    2008年3月25日,省电力公司信访办下访到我公司开协调会议。
    
    2008年8月13日省电力公司调查组下来调查,调查组成员:省电力公司信访处长:罗蓓,省电力公司人力资源部工伤专责:易富川,省电力公安局副局长:黄小国。经调查确认我总共受辐射时间32小时,距放射源0米10.5小时、5米17小时、5~15米4.5小时。调查组称立即打印,三方(调查组成员、电力建设二公司、我本人)确认签字盖章,各执一份,可易富川拿到楼下去打印两个多小时才上来,称公司领导不在无法取得公章为由而中止。两日后经党委书记杜伟龙之口证实,当时领导们就在楼下等到我们晚上9:30分调查结束。
    
    2008年8月14、15日两天向单位追要证明,可单位和省公司都以要向省公司领导甘书记汇报为由拖延。一气之下我于8月15日买好了火车票准备进京上访,他们才立即将证明开给我,可他们将当初调查组确定的0米受辐射距离改成了0~5米内10.5小时。
    
    2008年9月19日,单位经专家建议又将受辐射距离0~5米内改为2米10.5小时、5米17小时、8米4.5小时,并要我签字确认,否则无法做鉴定。我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签字认可,因我不想让4年多以来的艰辛等待化为泡影,后送四川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进行职业病诊断。可在源强的数据上我始终一直没有签字认可,因无任何证据确定其真实性。
    
    单位为鉴定提供的关键数据——源强数据造假,至使诊断、鉴定结果的不公
    
    依据单位提供的源强证明,2008年12月11日,四川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预防医学门诊部出具《职业病诊断证明书》,《诊断证明书》上职业接触史一栏上写:2000年在寻找Ir-192放射源时受到照射。经估算患者累积照射量为5.055(R),受照红骨髓剂量48.63(mGy)。依据的诊断标准:《外照射慢性放射病剂量估算规范》(GB/T16149-1995)、《放射性肿瘤诊断标准》(GBZ97-2002),诊断结论:“所患慢性粒细胞性白血病与射线无关”。
    
    2008年12月9日我不服此诊断结论,向成都市卫生局提请职业病鉴定申请,并对源的强度提出质疑。
    
    证明原文:“四川电力建设二公司269号探伤机最后一次供源时间为:99年5月11日,源强:116Ci(99年4月28日测),源编号:99-04-05。到2000年5月20日时该源源强为:3.12Ci”。加盖中国核动力研究设计院设备制造厂销售科公章,时间2005年2月24日。
    
    质疑:
    
    (1)我至今无法证实放射源的品名,到底是何种放射源,根据省环保核安全处杨处长的叙述:我单位事故源为进口源。但具我到源生产厂家了到的情况是:铱-192为他们本厂生产的放射源。如果是进口源的话,根本就不可能是铱-192。怀疑单位和源生产厂家在源品名上假造假。怀疑可能是钴-60或其他的源。
    
    (2)开具源强数据证明的一方与我公司发生的这起放射事故有直接利害关系,真实性令人质疑。出具该证明的销售科主要人员就是当时四川电力建设二公司高价有偿请去秘密回收裸露放射源的人员,他们对这起瞒报事故也有不可推卸责任,他们而且也无法证明该编号为:99-04-05的这枚铱-192放射源,就是当初发生放射事故时的那枚放射源。且当年回收完源后,就是他们口头告知我单位以后都不能再提起这枚源的事。
    
    (3)依据专业知识、使用情况和现场探测情况,质疑证明提供的源强数据值严重造假。
    
    据专业探伤工作人员告知:3.12Ci的放射源已经是枚废源了(特别是对于金属压力管道探伤来说),用钴60做金属压力管道探伤时,过半衰期之后照出来的片就模糊看不清了,必须换源。据我所知,依192和钴60在同等源强条件下用来做金属探伤时区别不大,唯一的区别就是一个半衰期长(钴60为5.272年)一个半衰期短(铱192为74天),也即一个使用时间长一个使用时间短。另据2009年11月26日四川省环保局核安全处杨处长说:“我单位使用的放射源衰减至3个半衰期时必须换源”。我单位提供给我做诊断、鉴定的源强已超出了5个半衰期。并且还是在正常工作状态之下放射源。
    
    从专业人员了解得知,从应用角度讲,在数值15Ci左右的放射源就必须更换,否则无法完成金属探伤工作。事故单位当年丢失的这枚射源是正在使用中的放射源,发现丢失前十多天才刚用过,要再次用源时才发现丢失。而一枚3.12Ci的放射源只能被称为废源。
    
    所以通过这些就足以证明由源生产厂家销售科提供的这枚源强只有3.12Ci的放射源,根本就不可能是丢失的那枚放射源。如果依据这枚虚假放射源的源强度(3.12Ci)来估算患者累积受照射量,那么,这种估算的结果还会是真实的吗?
    
    综上所述,对源的真伪进行推断,公司提供的事故源强只有3.12Ci的这枚放射源必假无疑,我多次向单位提出,单位领导都不予理睬。
    
    (4)中国核动力院设备制造厂作为一家企业,他具备出具这种职业卫生诊断、鉴定的证明材料的资格吗?且它的销售科只是的一个销售部门,更不具备出具这种证明的资格。企业或企业的一个部门出具的源强证明具有法律效力吗?
    
    (5)这种证明能由事故单位单方面去开吗?(在单位去开具此证明之前,我的律师曾经到过中国核动力院设备制造厂要求查看事故射源的相关记录,但得到的回答是没有任何记录。那么,后来销售科出具的证明上的那枚射源及源强的数据又从何而来?)事故单位在发现丢失射源前十多天才刚用过这枚放射源,就是因没有责任心、管理不善,等十多天后要再次用源去取源时才发现射源丢失了。
    
    依据完全错误的源强证明和虚假比对资料,进行职业病鉴定
    
    1) 最关键的鉴定依据——虚假的源强数值证明;(有关说明见前段文字)
    
    2) 个别专家告知:源强证明出具方不具备证明资格,却不被鉴定委员会采纳。
    
    2009年3月2日我在职业病鉴定会上也对此向专家提出了申辩,个别专家告知:源强证明是不该由单位出具,应该由环保局等相关部门出具。可专家组成员明知源强证明有错却不予纠正后再做鉴定,而是认为这是我和单位之间的事,和鉴定无关。
    
    3)单位提供未参与事故现场调查人员作为到达现场人员的健康档案做比对,弄虚作假。就在这次(2009年3月2日)专家组鉴定会上,单位仍然继续弄虚作假,在提供事故相关人员健康档案时,将当年处理事故时从未到过事故现场人员张光荣、谢仕永等健康档案提交给专家组。其他几人(简秀君、廖光祥、周洪林)即使偶尔去过也是在安全区域内的。我也即时告知专家组的专家,单位是在谎报事故相关人员健康档案,但毫无意义。
    
    4)最终在诊断时还是以单位提供的虚假资料进行了鉴定,鉴定结论为:所患“慢性粒细胞性白血病”未达到目前国家放射性肿瘤的诊断标准。
    
    5)我对事故源的真实身份一直怀疑,一直要求单位出具事故源的档案;可单位一直以中国核动力研究设计院设备制造厂出具的一份虚假事故源强证明来代替事故源档案,达到混淆真相的目的。09年5月,省公安厅直属二分局(即省电力公司公安处)局长刘进、副局长黄小国要我和他们一同前往中国核动力研究设计院设备制造厂进行调查,中国核动力研究设计院设备制造厂以2001年前厂里管理混乱无放射源档案为由拒绝提供,却直接提供与四川电力建设二公司99-2000年的财务往来明细账、发票复印件等来进行核对,来间接证明事故源的身份,在匆忙的一个多小时调查中,我就发现核厂家出具的账务账有假,可省公司在长达一年的调查中却一直以此为真。我将账目带回要求和本单位财务账进行核对时,本单位工会主席戚强国以这是单位秘密为由拒绝。09年6月24日,省电力公安处(公安厅直属二分局)出具放射事故源调查通报,直接认定单位出具的虚假源证明为事故源。
    
    事故发生前本人身体健康状况和事故发生前后多年的职业经历
    
    作为当事人,在事故发生前,在多次常年体检中,均身体健康。我于1983年10月,经过严格的身体检查,入伍成为一名光荣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十多年来经过部队艰苦的磨炼,更使我身强体壮。1997年从部队转业至四川省电力建设二公司保卫科,进单位后也进行了全面的身体检查,身体也非常健康,这些都是我在2000年5月参加寻找丢失裸露放射源之前的身体情况。
    
    据大量科学研究表明:一次大剂量或多次小剂量照射均有导致白血病的作用,全身照射,特别是骨髓受到照射,可致骨髓抑制和免疫抑制,诱发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和慢性粒细胞白血病,其潜伏期约为2-16年或不足1年。
    
    我查阅了大量的电离辐射与慢性粒细胞性白血病之间的相关资料,慢性粒细胞性白血病具体病因迄今仍未完全明了,但现在大量科学研究表明已经较肯定的是:电离辐射及苯中毒是导致慢性粒细胞性白血病发生的主要原因。
    
    在我多年的职业经历中,苯我没有机会接触,唯一接触过的就是电离辐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病防治法》 第四十二条和《职业病诊断与鉴定管理办法》第十三条的规定,应该诊断我为职业病。
    
    如今,5年来通过以上种种努力就只能达到这样的一个根据不实的证明材料得到的鉴定结果,我对此结果不服。但只要单位继续弄虚作假,我的诊断鉴定永远是徒劳的,对于再一次申请省卫生行政部门的职业病鉴定也是不抱任何希望的。通过法律程序来解决我的问题更加艰难。
    
    单位违反《职业病防治法》第三章第23条,在放射工作场所未对我配置防护设备和报警装置及佩戴个人剂量计;当事故处理结束后未按《职业病防治法》第34、49条送我去进行诊断或者医学观察和救治。当发生职业违害后果时,单位违反职业病防治法第48条,未如实提供诊断鉴定所需材料让我进行诊断、鉴定。
    
    现在依据《职业病防治法》第12、36条对单位提出检举和控告;依据第65条、71条请求政府对单位作用出处罚,并追究相关责任人刑事责任。
    
    我的时日已经不多了,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通过上访途经向党和政府提请信访,把我这么多年来所受的委曲、痛苦和基层领导对我生命权的践踏向我们的党中央诉说,望党中央能救救我的家庭,挽救我的生命。如今我的家庭经济已达到负债累累的地步,请党和政府为我做主!现我请求政府及相关职能部门,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公安部第16令《放射事故管理规定》彻查此次放射事故,对裸露放射源遗弃在当地农民居住地十多天之久所造成的人员伤害后果进行评估,澄清源强大小真相。
    
    今年5月,省电力公司公安处曾要我和他们一道到源生产厂家去调档案,厂家谎称01年前他厂没有建立放射源档案。靠提供源生产厂与二公司财务往来明细账来证实;但我就从他们提供供的账目上也看出了他们在造假,是本假账(我手里有证据可以证明)。可电力公安处却不顾我的质疑,坚持已见,草草下调查结论,认定单位出具的源强数据属实。这是明显的滥用职权(因他们打着的是公安直属二分局的晃子)。
    
    后经环保部证实,放射源是有档案的,2004年前是由政府卫生行政部门监管,之后移交政府环保部门,我到四川省环保局要求他们出具当年放射事故源原始档案时,得到他们工作人员告之:04年前的放射档案还在省卫生行政部门,他们只有之后的档案。现我已查实,2000年我单位的事故源档案还在省疾病控制中心职防所内,但他们拒绝对我个人提供,现我请求卫生部责令他们提供;并对为我做诊断鉴定时瞒报事故源档案的相关责任人进行处理。当我04年将此次放射事故举报至四川省卫生厅卫生执法监督总队时,他们并未对该次放射事故进行全面调查与评估,并对我瞒报卫生存有放射事故源原始档案。现我请求国家公安部、卫生部、环保部及政法委对此次事故进行全面调查,如实出具当年这起事故放射源档案,对我和其他受害人的伤害情况进行评估。并依法追究相关责任人的责任。
    
    当年的放射事故受害者应该不止我一人,当地人至今仍不知情,根本不知道曾经有一枚裸露的放射源遗弃在他们的住所;而作为事故单位当年在确定了裸露射源遗弃地后未曾加以警戒和疏散住户,也未告知我放射源的危害性;还下死命令:“就是用手刨都要给我刨出来”。为了维护我和其他受害者的合法权益,请求还原事实真相。
    
    现在我对这起被长年瞒报了的重大安全事故向国务院信仿局、公安部、卫生部、环保部、中央政法委进行举报,请求中央组织工作组对这起重大安全事故进行调查,弄清事实真相,提供真实放射事故源强档案数据让我进行伤害鉴定,追究相关责任人的刑事责任。
     举报人:凌再富
     2009年9月14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我是成都的“张海超”;受到放射源辐射32小时/凌再富
  • 广州隐瞒放射源事故 知情公务员逃走(图)
  • 广州番禺放射源被卡48天 附近10万居民多不知情
  • 北京121枚危险放射源被集中收储入库
  • 河南杞县辐照厂放射物卡源故障处理启动
  • 中国放射事故发生率高出美国20倍 辐照食品是否安全
  • 专家:中国放射事故发生率高出美国20倍
  • 千万吨高强放射大陆四散 核废料倾长江
  • 河南杞县钴60放射源泄露事件
  • 陕西富平一家钢厂炉渣中测出放射性物质铯-137
  • 陕西铜川所丢含放射源设备已被找回 正进行清除
  • 陕西铜川放射源设备已被“熔炼”/BBC
  • 陕西环保厅称丢失的致命放射源可能已被熔炼
  • 陕西环保厅称丢失的致命放射源或被熔炼
  • 惊世冤案——放射性核元素谋杀8岁幼女/钟亚芳 钟知含(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