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江苏法尔胜集团被掏空 老职工曝改制黑幕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26日 来稿)
     江苏江阴的上市公司法尔胜[6.35 -3.50%]股份有限公司(000890)在2009年8月26日随着上海证券报消息的发布,在中国又一个好端端的国有资产上市公司在静消消(凤凰网财经注:原文如此)的暗箱操作中落入了一伙窃贼的口袋,早前观其行听其言,虽知这一天终久会到来,却不知道来得会如此之早,盗窃得如此干净彻底, 而且还以法尔胜集团厂庆45周年的名义请省市领导莅临祝贺,披上美丽的外皮,似乎法尔胜的改革改制都画上了圆满的句号。而我们这些在厂工作几十年至今一无所获的老工人老干部带着一颗泣血的心无奈地在此写下下面的一些话。
    
     看到法尔胜股份公司的接盘者是泓升公司并不陌生,因为数年前以改制的名义先将法尓胜集团的所有优质资产均已转移到改制组建的泓升公司名下,在其中占绝对控股权的就是法尔胜集团的原董事长周建松,在台面上是占股份48%,实际再通过人头公司占的部分股份,其实际股份就已超过了51%以上,但在吞并了法尔胜集团的泓升集团中已不见了周建松股东的名字,而以周江(其儿子),张炜(其儿媳),周津如(其女儿),邓峯(其女婿)替代,因为做贼必心虚,心虚者一定会欲盖弥彰,但我们眼睛雪亮,盗贼就是以周建松全家为首的一伙。一句话,他们就是以所谓“改制”的手段先窃取部分优质资产,然后再以这些资产为资本用来侵吞全部法尔胜的资产以及原国营江阴纺织器材厂的全部资产和原国营江阴华士动力机厂的部分资产,还有原江阴市铁合金厂的大部分资产。利用他们手中掌握的垄断性权力,操控财务系统,或巧立名目、或移花接木,在帐目上肆意作假洗钱,且操作手法十分隐蔽,使广大员工蒙在鼓里,以此完成了“零成本”的“改制”! (博讯 boxun.com)

    周建松出身城市贫,农中毕业就进厂学徒,试想该人一直在本厂内担任厂长数十余年间,就算积蓄再多也绝不会在一夜之间有数千万万元之巨,改制泓升公司控股权钱从何来?我们想除了污别无他途。在此我们要剥开他们家族腐的画皮:
    一、从法尔胜改制成泓升公司之时,通过各种手段将连年赢利数十亿元的合资比利时贝卡尔特、台资华新钢缆等划入泓升公司,美其名曰为国家挑担子,解决职工就业问题,实质法尔胜集团从未亏损过,并一直是全国行业排头兵,乃至全世界同行业中的佼佼者,何来负债之有?这完全是巧立名目掏空国资脂,事实上泓升公司自改制至今的数年中从上述优质资产的两公司分利已达数亿,而被改制后的法尔胜集团却从此开始亏损,而我们广大员工在身份置换中未能从5000万元的职工安置费中获得分文,国资转为企的身份置换安置费更无说法,原法尔胜广大员工共同奋斗几十年所创造的数亿元净资产却在一夜之间变成了周建松家族的私有财产,这是一种典型的“零”成本改制国有资产的犯罪行为,另外被稀里糊涂改制入泓升公司的原国营纺织器材厂职工和原国营华士动力厂的职工也分文未得,而他们的工厂改制前家底颇丰,上亿元之巨的资产却在莫明其妙的改制中,变戏法般被周家侵吞了,数千员工共同创造的财富就这样在无声无息中全部打了水漂,想来最近他们也正在觉悟之中并会起来主张自己的权益。
    二、我们法尔胜股份有限公司是全国最后一家有职工股上市的公司,按规定职工股须二年后才能上市,在这二年期间,身为上市公司董事长,指使其女婿邓峯由股份公司出资到深圳注册名为“国特迈”公司(1999年~2002年)伙同上海一家上市公司非法炒股,获利达数亿元,除本金还给法尔胜股份公司,其它所有非法所得点全部被周建松家族占为己有,而上海这家合伙的上市公司反而亏损严重,为此2008年10月国交配证监委稽查局曾派以于红为首的调查组到法尔胜调查取证一月有余,但最后不知道通过什么原因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了,据说周建松派人到北京“摆平”此事了,但以我们老百姓的理解总不会逃脱行贿二字吧!
    三、我们江阴原铁合金厂倒闭之时因法尔胜集团替该厂担保贷款120万美元无法偿还以占地160亩的厂区和其它资产抵偿,这本是集团净资产,而在所谓改制中平白无故划入泓升公司,而此后周建松以每亩60万的价格转手卖给市府开发房地产,事后光厂区的机器设备及钢材等物资就卖了600余万元,总获利超过亿元。
    四、如此不法行径,实在令人发指,光天化日这下将国资脂纳入自己口袋,好端端的上市公司转眼间就被一个上下勾结,内外勾结欺世盗名的家族以“零”代价改制了!一个好端端的企业就这样被周建松家族鲸吞得毛干爪净,真是法理难容,人所不齿!
    五、领导全国人走向繁荣富强的核心力量是中国,我们相信的宗旨一万年也不会变,而目前这些改制中的不法“新贵”能得逞吗?我想和府决不会答应的,我们的结论是他们能得逞一时,决不会得逞一世,我们这些改制中的法尔胜老员工拭目以待。
    六、由于周建松家族的长期有预谋有步骤的暗箱操作,我们法尔胜的广大员工,对改制的内幕知之甚少,虽然他们也美其名的通过职代会的决议后进行改制,其实实质是以收买和蒙蔽的手段达到此目的,就这已知的一小部分已经让人如此触目惊心,我们希望各级府领导以此深入调查,同时能以此唤起有良知的知情人或者上了贼船的协从者千万别受一时蒙蔽,因为周建松历来卸磨驴的事数不胜数,我们大声的呼唤府领导能为我们百姓作主,千万别让侵吞国资脂的盛宴继续下去!
    七、为便于让府领导调整了解,我们希望能尽速尽快去找法尔胜改制内幕的知情者,原法尔胜股份公司总经理刘利华,原法尔胜集团付总经理唐菊芬、朱鼎明、吴玉君、蒋纬球、王平,法尔胜原委副书记赵昌信,陈秀网,以及其他集团中层如:刘邦庆、耿兆平、顾银芬、顾澄治、赵金才、张国春、张国方、张为、杨洪兴、曹士洪、曹亚明、包祥青、蒋富成、刘祥、魏、刘印、周展、梁乐天、周正华、谢建芬、唐福如、朱伟、陈炎等等人士,相信一定会对揭开改制黑幕大有帮助。
    八、我们广大员工怀着一颗相信和相信府的谦诚之心说出以上心里话,我们知道没有和府的支持和帮助老百姓将一无所就,对付这些贼,这些以“零”代价改制的所谓改革者只有请府作主,主持公道,让周建松家族一伙把钱都吐出来,但我们又非常担心此人心狠手辣,黑白通吃,因为有钱能使鬼推磨,更助长了他们的猖狂气焰,就因为有了污来的钱,从公司行贿上市起,开始非法炒本厂职工股,再到做假账欺骗证监会隐瞒掏空法尔胜股份和集团公司后的巨额亏损,无不好话说尽,坏事做绝!
    九、目前以“零”成本改制的策划者因恐树大招风已退居幕后整天吃喝玩乐,四处摄影、游玩,每年挥霍钱财数百万元,更无耻的是将照片印制成册强卖给下属企业,获利几百万元收入个人囊中.。而取代其父成为法尔胜和泓升掌门人的其子周江也非好鸟,早年凭关系到江阴海关工作,表现极差,实在混不下去又假借名义,说是借调到江阴外贸工司工作,实则一天也没去上班,又摇身一变为法尔胜进出口公司驻美国办事处负责人,但从未做过一单业务,却厚颜无耻得从进出口公司出口美国的商品中提取10%左右的利润供其买豪车,购别墅,吃喝赌肆意挥霍,数年下来已有数千万,有人反对却受到无情打击,是可忍,孰不可忍!象这种所谓的“富二代”没有广尔胜员工的金钱和血汗就是个名符其实的穷光蛋!试想周建松全家吃喝拉撒甚至连周江的老婆生孩子做试管婴儿人工授精的费用也要公家报销的腐之人能去执掌堂堂上市公司吗!因此他们这一腐的家族绝不是什么企业的改革者,不管他们一伙所谓的改制就是想尽一切手段将公帑变为私钱,将黑钱洗白,但我们员工的眼睛是雪亮的,相信和府是决不会放过他们的。
    十、为了国家的长治久安,和谐会,为了改革开放的成果,为了小老百姓的应得利益,请和府领导为百姓为作主,立即展开深入调查,揭开黑幕,夺回已经被周建松家族以“零”成本摄取的不义之财,到时我们定会走上法庭实名指证这窝蛀虫,将之绳之以法!
    十一、如果和府能尽快派员调查解决上述问题,我们广大员工将通过一切合法渠道不断申诉检举,并斥之舆论,配合纪检法部门,使周建松家族污的国资资上缴国库和回归众。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无锡航道公司改制 腐败2010
  • 因企业破产和改制、多年不予安置、不办退休申请发放在京乞讨证/江武兴(图)
  • 向光明:人民的财产是如何流失的(看改制)
  • 四川新津中交集团改制中侵权严重(图)
  • 新闻网站改革全面铺开 转企改制是突破关键
  • 民企老总爆出中国国企改制真相
  • 江西华源江纺工人罢工抵制改制
  • 林州钢铁改制职工抗议 徐光春退让
  • 虚伪全国总工会:企业改制未经职代会通过则无效
  • 吉林通钢事件调查:职工称改制不公是矛盾根源
  • 通钢改制:腐败当权派害民的活标本/阳国亮
  • 查一查国企改制后的腐败
  • “七一”变“上访日” 石油银行国企改制员工大规模进京上访维权
  • 十堰市审计局下属单位改制职工讨要安置费十年无果
  • 株州运输集团领导非法改制、贱卖、侵吞国有资产及非法集资
  • 南京中山集团改制被指巨额国有资产流失
  • 古井腐败窝案调查:原总裁通过改制获千万股
  • 扎兰屯水泥公司领导层借改制巧取豪夺
  • 原桂林第二机床厂改制涉黑,职工宿舍面临强拆(含录音)(图)
  • 村企数亿资产改制后去向不明 书记老婆成大股东
  • 国有资产是这样流失的——湖北宜昌市自来水公司改制一瞥
  • 宜昌自来水公司“改制”,造成国有资产的严重流失
  • 关于通钢改制的一封信:130多亿资产,评估40多亿,重组参股仅18亿多
  • 新医改不是以改革、改制之名化公为私
  • 绩效工资改制最怕权力自肥/朱大鸣
  • 无视工人利益,国企改制风险犹大
  • 铁路公检法改制终于提上日程:谁相信“儿子”不偏袒“老子”?
  • 国企改制世上最无耻的掠夺/陈维健
  • 国企改制普通职工什么时候明过真相/蔡晓辉
  • 赣州市商业储运有限公司改制黑幕
  • 改制下岗失业,痛心甚于痛苦——为50多岁下岗失业人员说几句
  • 安徽殡仪馆改制的利与弊
  • 退役军人郑树好原部队改制后被遗弃(图)
  • 陈维健:熔化血躯的钢水背后的国企改制
  • 建议对国家大剧院进行“改制”:一卖了之
  • 牟传珩:劳改制度之弊——山东省第一监狱里的“采风”
  • 举报:湘潭商业大厦改制破产贱价出让房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